匕首 正文 第三十章(1)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自从上次的暴力事件以来,公安部和武警加强了地方的保护,在主要的广场和接到增加了大量的警力巡逻,市民们走在街道上的时候随处可见成队的武警和特警,这给市民们带来了些许安心,社会秩序逐渐恢复过来。 展鹏去市局的时候特意开车绕道来了这里一趟,街上还有些暴力遗留的痕迹,在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自从上次的暴力事件以来,公安部和武警加强了地方的保护,在主要的广场和接到增加了大量的警力巡逻,市民们走在街道上的时候随处可见成队的武警和特警,这给市民们带来了些许安心,社会秩序逐渐恢复过来。

展鹏去市局的时候特意开车绕道来了这里一趟,街上还有些暴力遗留的痕迹,在主要街道出入的市民的惊慌还没有褪尽,他们走路的脚步都加快了许多,展鹏有些叹气的摇摇头,加快车速。

“暂停!陈玉,看见敌人为什么不开枪!”于晴突然叫停了演习。

陈玉拿着枪过来,枪口朝下,说:“报告副队长,她的子弹突然卡壳了。”

于晴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了一遍:“啥?”

“她的子弹卡壳了,这对她不公平。”陈玉也单纯的回答。

于晴脸上的表情不能用气愤来形容了。

“哈!我还以为我没听清楚呢!”于晴在愤怒中讥笑的说,这有些不合乎常理。

“你知道武警战士一年能牺牲多少吗?他们遇到过的战场从来没有公平可言,你现在在这里跟我讲公平?你脑子里那根弦是怎么长的。”于晴不可思议的说。

陈玉听到这话沉不住气了,她说:“这是演习,不是正规的作战,副队长。”为了不让自己的话显得那么唐突,她在最后加了“副队长”三个字,可是话已出口。

于晴看着她,点点头,回身对队员们说:“平时的演习教给你们什么,教给你们游戏?那还不如直接去真人CS呢!也省得国家花钱培养你们装备你们!”

“现在告诉我演习是为了什么?”于晴走进陈玉,后者不说话。

“很好,”于晴最后看一眼陈玉,说,“远了不说了,就近说,薛凯,陆江华,他们的环境有过公平吗!”于晴对着已经士气大跌的队伍喊道。

“演习就是为了将来的格斗!你们现在的每一滴一毫都是为了将来的战斗,我只希望你们在战斗中少受伤害一些,”于晴忽然有些揪心的说,“现在你们也别演了,我对你们很公平,每人一个十公里越野!这荒唐事别传出去!”于晴彻底气愤了,她不是曲解了陈玉的意思,是因为这帮女兵太不会保护自己。

“晚上以班为单位,回班写检讨!就为了你们的演习!”于晴看着队伍出发。


这一幕被路过的高建收尽眼底,他看着队伍跑过去,说:“没那个必要吧?”

“不会保护自己的人怎么谈保护别人!”于晴全然没管过来的是谁。

高建有些施施然:“她们毕竟是一群女孩子啊——”

于晴这才想起身旁站的是谁,她回过头,眼里的怒气还没消,到那时说话的声音冷静了些:“她们先是军人。”

高建看着一个司机开车过来载于晴,于晴告别高建之后就撵上前面的队伍,她现在窝火的绝不仅仅是刚刚的事了。


“刘坤,你和小刘去在市郊的那条大道上看看,我担心那个地方最近会有什么乱子。”展鹏把自己埋在一队文件里。

“那不是治安的事吗?怎么轮到咱重案组的了?”话虽这么说,但是刘坤还是穿上自己的衣服,把手枪放在身上。

展鹏抬头看了她一眼,也就这一眼,低着头看着文件继续说:“这种非常时期讲什么职能啊!现在那边抽不出太多的人手了,上面要求我们不分职能不分时间保护好这里的每一寸的治安。”

刘坤点头表示明白了。

“不用老把枪随身带着吧?”法医陈静看着刘坤麻利的动作说。

刘坤淡然一笑:“习惯。”

不消片刻,两人已经在院子里的地方开车了。

展鹏从自己的办公室抬头看了看外面刘坤他们的车,然后继续忙自己的事。

市郊的大道——

这两天这里没出什么大乱子,但是警方已经将这里列入了重要的监察范围之内,因为这里的流动人口很多,还有很多外来务工人员,这里时不时的会安排一些警方的人过来巡查一番。

刘坤看着周围安静的街道,她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

“在那停一下。”刘坤有些难受,他示意司机小刘把车停在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

小刘应声减缓车速,把车停靠在路边。刘坤下车,外面的风吹得她舒服了些也清醒了些。

“我过去看看,你往前看看,有什么情况立刻通过对讲器向我汇报。”刘坤指指自己身上的通话器。

小刘看出了刘坤的脸色有些不对:“你没事吧?要不我陪着你。”

刘坤摇摇头,说:“我没事。”

“你一个人安全吗?这里人员活动太复杂了。”小刘还是不放心。

“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放心,这点应急能力我还是有的。”刘坤笑着把车门关上,然后自顾自的往那边走去。

小刘无奈的摇摇头:“二十分钟我过来接你。”

“一个钟头。”刘坤把自己的右手食指举过头顶,头也不回的大声喊着。

或许是侦查员天生的敏锐力,也或许是女人特有的直觉,刘坤不自觉的朝一个平时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她沿途问了问几个过路人,这里一切都还好。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从自己身边跑过去,后面气急败坏的追着一个妇女。

“我让你捣蛋,打扰人家!”妇女看起来很生气。

刘坤嘴巴嘟起来一下,看着小男孩躲在自己身后。

“你给我过来!哦——对不起,孩子太调皮了。”等看到刘坤身上的警服的时候,妇女不好意思的说。

小男孩在刘坤身后做着鬼脸:“不!我从来没看见过那么真的。”

妇女眼中明显有一丝戒备:“胡说什么呢!你看见什么了!”她的样子急躁不安。

刘坤抓住了妇女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戒备和掩饰,她看了妇女一眼,蹲下来温和的问身后的小男孩:“乖,告诉阿姨看见了什么?”

“不许胡说!”妇女瞪着孩子,孩子有些害怕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老师和爸爸妈妈不让我说谎的。”小孩眼睛里不是刚刚的调皮捣蛋了,他也是被刘坤身后的妈妈吓着了,看来这位妈妈从来没对孩子做过这样的事。

刘坤更感觉出其中的异样了,她有些强迫小男孩看着自己:“来,孩子,告诉阿姨,阿姨是警察。”

妇女脸上不是愤怒了,现在是惊恐和绝望。

小孩可没想那么多:“在那看到一个叔叔手里拿着一把很大的玩具手枪,我想要。”

意识到小孩子不会撒这种谎,刘坤下意识的警觉了一下,她掏出自己身上的配枪:“是跟这个一样的吗?”

小男孩点点头又摇摇头:“那叔叔的比这个大,阿姨你也有玩具枪啊?”小男孩兴奋的说,全然忘了刘坤身后妈妈表情的由愤怒转向绝望。

刘坤脸色凝重起来,她站起来回身看着那位妇女,后者脸上现在是绝望:“他们给了我五百块钱不让我乱说,我半个月也挣不了这么多啊!”

刘坤看着小孩刚刚指的那个方向说:“那里?”

妇女点点头,不敢看刘坤。

刘坤安慰了小男孩一下,对妇女说:“你比不上你的儿子。”然后匆匆朝那边赶过去。

妇女看了一眼刘坤,拖起自己的儿子就快步走出去。


刘坤掏出随身的手枪,然后从一个隐蔽的地方凑近上去,不管是什么,光天化日的使用管制武器已经造成了违法,考虑到自己现在只身一人,她知道自己不能硬来,她看看周围的环境,这里实在不能让一个正常人想到这里来散心或者什么的。

“小刘,朝我这面赶来,我在我下车的东南方向约莫半公里的地方。”刘坤冲自己的对讲器说。

“明白,明白。”小刘收到,然后飞一样掉转车头。

刘坤等不住小刘,她自己先走进去,她走了约莫四百米的时候就听见了一声枪消音器的声音,她心里一紧,看着一个男人举着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对着一个在地上哀号的人,刘坤仔细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来,是武警的参谋高建。

刘坤对通话器压低声音说:“发现有人携带重火力武器伤人,请求支援。”

小刘听到刘坤的汇报后一脚踩下油门,拉开了警灯,一个电话打回重案组,然后任务立马分配下来。

刘坤想的不仅仅是私自持有枪械伤人的事,她在乎的是高参谋想弄什么,至少搜集更多的关于高参谋的证据,她灵机一动,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到录像的状态,然后拉进距离,能看清对方人脸的时候她把手机固定在一个地方上,然后把手枪子弹上膛,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事。

高建手里的枪又响了一下,本来在地上的哀号的人又痛苦的嚎了一声,奈何这里的风大而且人烟稀少,被伤害的人的叫声传到刘坤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只能听见一半的声音了。

“你可是真行啊,本来我不想杀你的,可是你也太不知足了吧?”高参谋手上的枪指着地上的人,那人惊恐的看着高建。

刘坤真想冲上去,她虽然八九不离十的猜出地上躺的那个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紧接着她又看见一个人,是看过资料里面的刘经理,他表情冷漠,手上拎着一个箱子。

“兄弟,我错了,我马上走,我只拿走一半,其余的都给你——”看高建的枪口又抬了抬,地上的那人改口,仍然贪心他的钱,“不,三分之一,我也要活啊!”

“不是不想让你活,是你不让自己活。”高建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住手!”刘坤忽然从隐蔽的地方站起来,她手上的枪对准了两人,她小心的走过去,她自己也知道这很鲁莽。

高建明显的慌了一下,刘坤认识他,他往后退了几步。

“警官,这个人就是春节期间广场大道的暴力混乱的主要策划者。”高建指着地上的人说。

刘坤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本来这三人凑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她的枪口对准了高建:“高参谋,你堂堂的一武警高级参谋跟这些人厮混在一起干什么呢?”

高建哑然,现在这种场合这种状态,的确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我劝你回去好好做你的本职工作,掺和进来对你有什么好处!”高建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刘坤把枪口明显的对准了高建:“我正在我的本职工作!盯你好久了,今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刘经理慢慢的从后退两步,刘坤没注意刘经理提箱子的手动了一下,然后箱子掉在地上,随着箱子落地的声音,一声不符的枪声响起来,刘坤顺着山坡滚落下来。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透,刘坤挣扎着要去抓掉落在身边的手枪,被跑过来的高建一脚踢开,压低声音对后面的刘经理说:“你干啥打死她!”

刘经理冷冷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刘坤没有了反应,说:“要不让她揭穿你你等着死?”

高建叹口气,不忍的看了刘坤一眼。那个身上中枪的人已经被吓傻了,他现在感觉不到痛苦了,最后一丝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绝望的乞求,高建愤怒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手轻轻的一动,那个人眉心中间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远处的警笛声拉响,刘经理见势不妙:“赶紧走!”然后和高建一起狼狈的从一条小道逃走。


于晴和王志文今天的轮值,他们带了各自的一部分人在接到消息后就立马开到现场,在车上的于晴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最后检查一遍枪械,子弹上膛!”王志文像往常一样下令。

车门开的时候大家迅速的冲出去,看见一辆警车亮着警灯停在那,上面没人,于晴过去检查了一遍,心里觉得咯噔的一跳,按照讯息传过来的地点跑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