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来自人大法学论坛,本人深有同感,认为确是一篇好文章。


实践中,许多当事人对公安机关的行为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时,公安机关总喜欢以其行为是刑事侦查行为而非行政行为的理由进行答辩。按理说,刑事行为比行政行为严肃,受约束程度高,对公安机关来讲是不应该出现这种就高不就低的反常现象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发生?是《刑事诉讼法》存在的严重漏洞,最关键的是没有对公安刑事侦查期限作出应有的规定,再则没有辅之以检察院对公安机关该撤案却不撤案的明确监督权。


正因为《刑事诉讼法》赋予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的权力无边而没有约束,导致了公安机关刑侦部门为所欲为的心理,产生了大量假冒伪劣的刑事案件却得不到纠正。假冒伪劣的刑事案件指的是只能处在公安侦查阶段的无法向检察院移交的刑事案件。


表面上看,刑事诉讼由指控方负举证责任,被控方只要进行辩解就是了,公安机关在侦查中发现不行时就走不下去了。可实际中,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就把案件摆在那里,哪怕放一辈子。当事人向他们要结论时,被告之曰还在“进一步侦查”之中。这样,就出现了侦查十年、二十年甚至永远也未结的刑事案件。


对于当事人来讲,明知公安机关在侦查中干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却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发呆,不像行政案件,可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为实在没有法定的正常途径可走,逼得当事人只好走向“雄关漫道真如铁”的申诉之路,被别人誉为“信访不信法”。


尽管这次大家在讨论《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时,讲的主要是“关押该告知”、“律师在场权”、“审讯要全程录音或者录像”、“沉默权”、“零口供”、“排除非法证据”等,如果在刑事侦查期限问题上没有解决的话,所有要求即使达到了,但有何用呢?公安机关来个“拖”字就行了,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以,对《刑事诉讼法》这部程序法来讲,刑事侦查期限是程序中的程序,该问题不解决,其他规定的基础不稳,以“法律为准绳”的钢绳却是橡皮绳了。即使这次修改后出台了,最多只能算是半拉子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