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孔二小姐挥舞着大雪茄,紧随其后开始了表演,“只是这样一来你们的价格就需要做些让步,卫霖兄你看五成如何?”

艹!你们怎么不去抢呢?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吧?

“呵呵。。。。。。”李卫霖干笑了几声,“不是我不想做这个生意,而是盘尼西林的成本实在高昂,你们给地这个价格我们不是要亏地倾家荡产?”

“我们孔家一向比较注重自己的脸面,当然不会巧取豪夺。卫霖兄,你就说说自己的底线吧,生意本来就是谈成的嘛。”孔令侃阴阳怪气地强调了自己的脸面,在他看来李卫霖有点不给他们孔家的面子。

“不瞒两位,我们销售盘尼西林也就两成的利润,价格太低我根本无法向其它股东交待。要知道那些洋人可不会客气,到时说不定搞出什么事来。”实在没办法,李卫霖只好拉大旗作虎皮。

“我想卫霖兄应当在公司中占有一定的股份,不知道能否把这部分利润让一些给我们?”

你女马的怎么不去抢呢?李卫霖看着孔二小姐的俏脸腹诽不已,恨不得把这个LAS按在胯下狠狠蹂躏一番。

看到李卫霖有点上火,孔二小姐笑吟吟地说道:“听说你们公司对君山有兴趣,好象宇天兄现在还在君山吧?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以交易的,卫霖兄,只要你答应我们的要求,君山就是你们的了。”

“呵呵,二小姐说笑了,山东应当是韩复渠的地盘吧,即怕是蒋总统的号令在那里也不会多么的好使。”

“那是我们孔家的事情,我们孔家祖宗不就是在曲阜么。后面的事情你们根本不用管,无非是做些交易罢了。”孔二小姐毫不在意地说道。看来这种勾当他们可没少干,门路熟着呢。

“呵呵,说起来我对峄县还真地有些兴趣。”

“如果你把盘尼西林的价格降到六成,我保你当上峄县的县长。”

“孔二小姐,你的提议虽然非常诱人,可是我实在无法答应你。我最大的权限只能把价格降到七成,而且还有数量上的限制。所以,你的提议我必须要和其它人一起商量,暂时无法答复你。”

“既然如此,那就请卫霖兄抓紧和你的朋友联系,我们孔家非常希望这次合作能够成功。哦,对了,听说卫霖兄准备安排一部分人到德国学习,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

看来这孔二小姐比孔令侃难对付多了,她很清楚自己的安排。李卫霖也不想节外生枝,三天之后他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以四十九美元一克的价格出售一吨盘尼西林给孔家。不过,交货期一直被他拖到了二十八号峄县县长的任命下达之后。

李卫霖并不是搞什么不见兔子不撒鹰,他的主要目的是要稳定当前的销售价格。

实际上李卫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贪婪的孔家非但没有降价销售,而且把一克分成了五瓶,赚了百分之一百好几十的利润。当然,这笔单子主要是国民政府买单,反正财政部就是他们老孔家当权,直接以战备物资的名义购进就是。

至于峄县,郑宇天暂时就让余长水代管着。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无非就是组织人员建设君山堡垒和训练民团。当然,那个县长的名头还是很管用,君山直接被县政府划给了前来投资的腾飞公司。

另外,腾飞公司出资,以政府的名义组织劳动力搞建设也算是一项富民工程,可以大大提高新政府的形象。毕竟那笔建设资金是腾飞公司提供的,可没花政府一分钱,而当地的民众却得到了极大的利益。

此外,郑宇天在峄县境内强制实施的识字活动同样得到了地方士绅的支持。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睁眼看世界了,谁也不想一直愚昧下去。

峄县的事情耽搁了李卫霖几天时间,不过,相应地为他笼络人才提供了充足的时间。与此同时,腾飞公司通过卡尔的关系在上海与青岛招聘了十多位德国人,然后以德国方面的名义在海州成立了一家海狼商贸公司。

成立这家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以后物资运输的畅通,毕竟李卫霖也不清楚战争爆发之后他是否还需要从他国采购各种军需物资。所以,暂时先埋个伏笔吧。

“李总,我回来了。”

“王五,你这家伙终于舍得回来啦。怎么样,挖了多少人马过来?”

“李总,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原本计划从税警总队拉出五千来人马,没想到他们部队控制的很严,没有达到目的。”

“那你到底拉了多少人过来?不要告诉我只有几十个哈。”

王五挠了挠头,“嘿嘿,那怎么可能,虽然说少了点,怎么也有两千多人。后来,我又在周边地区招了一些人,终于补足了三千人马。”

“呵呵,有三千人就够用了,以后可以再招嘛。谢谢你了,王五。”

“李总,他们那个待遇你看是不是。。。。。。”

“噢,这事你放心,我马上安排财务人员按人头发给他们。你先组织他们去澡堂洗洗,打整一下个人卫生。以前的衣服都集中销毁吧,我可不希望虱子跳蚤到处乱蹦,把脸面都丢到国外去了。新服装都已经准备好了,每人两套,就在仓库那里,直接带他们过去领就是。”

没隔两天,郑宇天亦赶回上海。“你小子再不回来我们可就不等你了,公司租地汉堡号六号准时出发,那些德国佬可讲究时间观念了。”

“艹,这次又不是我一个回来,那四五百人总地要照顾一下吧?”

“你小子竟然招了那么随从,怎么,有什么新计划?”

“计划个屁,都是大头兵的料,先弄到德国锤炼一番。”

“这些人不会都是峄县的吧?”

“当然是啊,我哪里有时间到别人的地方去招人?这段时间在君山我可忙死了,你小子在上海不要太轻闲哈。”

轻闲个屁,差一点没被孔家搞死。“车队都留在君山啦?那台发电机放啥地方了?”

“不说那台发电机咱还不来气,你知道咱们是费了多大的劲才弄到山顶吗?什么杠杆、滑轮、行车啥的,哪个着没试过,结果楞是花了六天时间才把它搞到君山崮顶。”

“正是因为上山难我才要求在山腹中开凿直通崮顶的通道,如果没有电梯,以后那么多的物资怎么可能运输上去?”

“算你小子狠,这个工程差不多有一百多米,估计够余长水他们干上大半年的。”

“我原本就计划用一年时间来建设这个堡垒,你小子翻什么白眼呀?我心里有数呢。”

“你有呼吸树还差不多。反正我是不管了,我去书院潇洒去了哈。”

“你小子的二弟就不能老实一会,以后不死在女人肚皮上你是不甘心,快滚球蛋吧你。”李卫霖一脚踹在郑宇天的屁股上。

《德意志之路》这本预言性质的文稿早已经通过卡尔的网络传递到德国国内,据说此书已经引起德国决策层高度重视,希特勒为此还专门做了指示。对于他们来讲这本书的内容太详实了,就是决策层还没有决定实施的内容都已经在文稿里出现。最近一段时间,德国秘密警察可是忙坏了,到处排查可能泄密的人员。结果他们还真地排查出很多他国潜伏下来的特工人员。

不过,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德意志之路》都可以说是一本神书,至少指导德国进行二次世界大战不成问题。所以,德国政府很快就传来最新的指示,要求卡尔在最短时间内买下这本书的文稿,万万不能让它流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