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切~,你这个周扒皮的话只能趁热听听,要不是厂里只有我一个技术员在,你老小子会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不过,李卫霖脸上仍然布满了谦恭与谢意,不住地感谢周扒皮的功德。

实际上李卫霖并没有多少东西需要收拾,毕竟已经进入五月份,上海那里的气温可不低,随便带些单衣就可以应付了。

“电脑、手机、数码相机、衣物、洗漱用品、生产工艺,好象都齐活了。嗯,再给小妹带些土产,那丫头嘴馋地很。”随后,李卫霖顺手带了一本《二战史》,以备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

“小李,你怎么还没到工厂呀?等着你安排装车呢。”靠!这装车还要我在那里看着呀?还真是周扒皮啊,休息一会都不行。

“对不起,周总,小的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正在路上呢。”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看来你小子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到华新公司可千万不要这样,否则,我们鲁抗那脸可就丢到上海去了。”周总叮嘱道。

“呵呵,周总,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李卫霖直拍胸脯。

哇噻,不会这么奢侈吧?就三十吨原料药竟然出动这台六十吨的奔驰重卡?

说起来这台奔驰重卡可不简单,这可是德国佬最新的产品。16L排量,450千瓦的柴油发动机,完全可以满足后面那个巨大的冷藏厢的需要。

“呵呵,这有什么,他们就是购买一吨产品公司也会使用这台汽车去运输。领导考虑的不是成本,而是面子问题。”

“唉哟,是老郑啊,今天是你出车呀?”

“还能是谁,其它人都出去玩去了。再说了,这车一直都是我在驾驶,领导也不放心交给别人。怎么,不会是你这家伙押车吧?”

“同命相连啊,这种好日子别人怎么会在家?早TMD的出去玩儿了。我们命苦呀,竟然被周扒皮抓了壮丁。”

“你小子可比我舒服多了,听说派过去的技术员要在华新呆上一个多礼拜,直到对方理顺了才会回来。我就惨喽,明天必须赶回来,后天还要去兰州。”

“呵呵,难得我们两兄弟一起出差,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了。”

李卫霖与郑宇天都是枣庄周村水库附近的人,两家相距不过十来里地,是真正的同乡。不过,由于两人都是前年参加工作,粉嫩的新人当然比较忙碌。所以,这两人一直没有机会一同返回自己的老家。再说,这厂里一年难得放几天假。

因为年龄相当,再加上又是老乡,所以,李卫霖与郑宇天两年前就相识。再加上都是单身,懒地做饭,没事的时候这两人就买些卤菜凑在一起喝酒。

李卫霖原本就是一个愤青,虽然他的英语、德语、日语说地溜溜顺,他仍然对那些外国佬没什么好印象。真要说起来他可能就对德国的印象略微好一些,至少这个国家有担当,不象小鬼子搞什么“进入”。

郑宇天以前是在三十八王牌军历练的坦克兵,所以,这家伙对于有轮的东西都是门儿清非常熟悉,要不然他也没机会进入鲁抗集团当司机。

这军迷碰到愤青,那完全是天雷勾地火。所以,这两兄弟没事就在一起扯淡,从天上扯到地下,从潜艇扯到飞机,时不时论战一番。

李卫霖并不是专业出身,所以,他很快就暴露了伪军迷的本质,几乎每次争论都搞地自己灰头灰脸。这种情况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于是,这小子就拿出了求学时候的劲头,从武器资源到战略战术研究了个通透。两年时间下来他是收获多多,就是专门搞军史研究都不遑多让。

正因为这个原因,李卫霖换地最勤的就是手机存贮卡,眼下他使用的就是三十二GB的大肚子汉,辩不过的时候就直接打开手机来查资源资料,再不用象最初那样灰溜溜的爬开。所以,现在李卫霖手头的二战资源不要太全乎,他自己的军史水平亦随之噌噌地上涨。

“老郑,你说这一次我们怎么打发路上的时间呢?”李卫霖贼兮兮地问道。

“切,又皮痒不是?那咱们再找个主题辩一辩,希望你这次收集的资料比较齐整。”

“呵呵,WHO怕WHO?是不是现在就开始?”

“咋没长眼神呢你,没看到现在比较忙呀?路上我们有的时候,到时你不要耍赖哈。”

“看你那牛逼闪闪的样子,你真以为自己能赢呀。”李卫霖很不愤地撇了撇嘴。

假期,值班的人手比较少,结果这次装货一直拖到将近六点才完工。李、郑二人一直就在车边监督着,生怕出什么差错。不过,这两人的嘴里就没有清闲过一会,斗嘴斗地不亦说乎。好在两兄弟早已经习惯这种活动,倒是不用担心他们着急上火。

东部的傍晚黑地早,李、郑两人一番鏖战下来嘴巴都说干了,肚皮亦说咕噜咕噜响。

“老郑,你看这天也黑了,东西也装完了,我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吃饭呀?再搞一会人也饿死球了。”

“你这是两点一线上班习惯了,到点就需要填肚子。我们这些司机可就惨喽,哪一天不是饱一顿饿一顿的。”

“呵呵,我又不是周扒皮,朝我抱怨没用。”李卫霖促狭地笑了笑,“据说,你们这些当司机的都是狗鼻子,别废话,快找一个味道比较好的餐馆。”

“你小子才是狗鼻子,哥那是看地多经历地多,再加上无事的时候同事们经常在一起闲聊,掌握的信息当然比你多。你就羡慕哥吧。”

“我羡慕你个鸡儿,快点找地方,再拖下去真要饿死了。”

“我车上有吃的,要不你先垫垫肚子。我约了人装货,咱们先把正事办了,然后吃饭也踏实。”

“我靠!你这家伙公车私用,比周扒皮他们还牛逼。说,你小子是不是经常这样干?”

“那是当然喽,要不然我们司机吃什么,难道就凭那点死工资?”

“你不会还卖油吧?老郑。”

“干那种事的多着呢,厂里那些司机哪个没干过?不过,偶是好人,自从接了这台大奔之后还真没干过。”

“切,这是纯进口的新车,油耗有定数,你小子要是乱搞的话绝对会查出来。”

“其实很多领导都是知道这中间的猫腻,想来他们心中也有一个标杆,只要大家不过份就稀里嘛啧的过去了。”

“以后我每个礼拜都要到你家去补一补,家里多备些牛肉啥的哈。”

“呵呵,只要我没有出车,你随便什么时候来。”

“切,没诚意,你小子十天都有九天在出车,想吃一顿太难了。我看你还是把东西买好放冰箱里,我想吃的时候就找贾姐帮我做。”

“那你不如直接让她去买就是了,还用地着我买来放起?”

“这你就不懂了吧,真要那样干的话,以后贾姐不会让我进门。”

“合着你的意思就是花我小金库里的钱?”

“要不我就把你暗中搞小金库的事情告诉贾姐,某人还结婚就搞这些名堂,其心恶毒啊。”

“你这家伙良心大大地坏了,即使老~子在家那也不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