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三卷 交锋 第二章 内鬼(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黎万春道:“是啊,咱们也应该好好想一想,怎么来对付这些特务了。哦,对了,乔占江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乔占江也在等着咱们的消息,说起来你不一定相信,今天的事,乔占江已经预感到并不会那么顺利,”周玉山站起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说道,“因为他在哈尔滨市公安担任过侦察科长,对市公安局里潜伏的特务,他比我们了解的多一些,他和小何就是被那些潜伏的特务陷害的。”

黎万春点了点头,道:“乔占江很不一般啊!咱们这套捉‘鬼’的行动方案也是他提出来的吧?”

“是啊,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用这招引出公安局内部潜伏的特务们,然后再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虽然咱们这个计划失败了,可是我想乔占江可能已经想到办法了。”周玉山说道。

“哦?这么说,他已经有办法了?”黎万春的眼睛一亮,似有所悟地说道。

“我想是这样的。”说着,周玉山转过身来,目光炯炯地看着黎万春,“今天我就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他,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高招。”

“好!我现在就让警卫连长回去,把事情经过告诉马长文。”黎万春说道。


江边。

道外埠头街的一个饭店门口,一辆马车驶来,在饭店门口停下了。

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从马车上跳下来,四下看了看,一挥手,马车夫扬鞭而去。

中年人快步走进了饭店,伙计连忙迎了上来:“老板,回来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有客人来吗?”

伙计道:“来了一位,哦,是哈尔滨松江制板厂的公子吴盛,他现在楼上等着您呢。”

中年人点了点头,夹着公文包向楼上走去。

这个中年人来到楼上的一个单间门口,停下了脚步,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进来!”门里有人说道。

中年人推门进屋,见屋里的餐桌旁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中年人拱手道:“哈哈哈!吴公子!久违了!”

吴公子笑了笑,道:“曹老板最近发福了!看来你这儿的生意不错嘛!”

“哪里哪里!马马虎虎吧!世道艰难,生意不好做啊!”曹老板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在吴公子的身边坐了下来。

吴盛压低了声音说道:“最近风声太紧,你告诉手下的弟兄们,这几天不要四处活动,等特派员来了咱们再研究行动方案。”

曹老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刚才我去市工商协会了,过几天他们有一个大型的活动,我觉得这是个机会。”

吴盛摇了摇头,道:“不!咱们现在不能乱动,特派员已经来了,可是昨天晚上却被共军抓走了。”

曹老板听了,大吃一惊,道:“什么?有这事?那咱们的计划?”

吴盛摇了摇头,道:“没关系,我已经打听好了,估计用不了几天,特派员就会出来的,只可惜,我又折了一个得力的手下。”

“那我们?”曹老板似乎对这个吴公子很畏惧,见他的脸色有异,连忙试探着问道。

“静观其变!相信‘狐狼’会有办法把特派员弄出来的!”吴盛咬着牙,目露凶光地说道。


乔占江坐在椅子上,眼睛望着窗外的风景。

昨天晚上,梁岳和成风成雨他们很晚才回来,梁岳真带着成风和成雨到三合坛去找成风他们的师父去了,可是他们赶到那里的时候,三合坛已经被一群身穿灰布军装的民主联军战士占领了。

乔占江道:“你们有没有打听一下,成风的师父是否在那里啊?”

梁岳叹了一口气,道:“别提了,据那些大兵们说,三合坛里的那些人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们是一群暴徒!”

乔占江故作惊讶地说道:“什么?暴徒?你不会听错了吧?”

成风道:“没有,那些大兵们确实是这么说的!”

梁岳也点头道:“是真的,那些大兵还盘问了我们好半天呢!我跟他们说了成风他们师父的事情,可是那些大兵们说,他们也是执行命令,具体怎么回事,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大兵还说,这伙暴徒非法集会,而且还私藏枪枝,严重威胁到了哈尔滨市的安宁。”

乔占江道:“那么你们打听到成风他们的师父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梁岳道:“我问过了,那些大兵们说,三合坛里那些暴徒都被押到他们军区去审查了,我向他们问清了地址,到现在才回来。”

乔占江早就已经知道了,周玉山昨天夜里带人抄了三合坛,成风和成雨的师父,也就是国民党的那个特派员,此刻就在周玉山他们的手上,之所以说那些特务是暴徒,这也是为了不走露消息,所以乔占江笑了笑,道:“成风,成雨,你们不用担心了,我很快就能帮你们找到师父了!”

成风和成雨互相看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迟疑着说道:“张大哥,这是真的吗?你认识那些当兵的吗?”

乔占江道:“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我让你们见到你们师父不就行了?”

“太好了!张大哥,太谢谢你了!”成风高兴地蹦了起来,手舞足蹈地叫道。

梁岳也很奇怪,那些民主联军的战士们已经占领了三合坛,并且带走了他们的师父,现在乔占江竟然说能帮他们找到师父,难道乔占江在民主联军有什么熟人吗?

乔占江看出来梁岳的心思,他拍了拍梁岳的肩膀,道:“明天我再去打探一下,如果他们的师父真的被民主联军抓了,咱们想办法把他赎出来。”

梁岳道:“真能把他们的师父赎出来更好,不行的话,咱们就……”

乔占江一笑,道:“怎么?你想去劫狱吗?别瞎想了,民主联军那些大兵可不好惹啊!好了,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有事明天再说!”

梁岳拍着成风和成雨的肩膀,道:“听到张大哥的话了吗?去吧,回你们的房间睡觉去。”

成风和成雨答应一声,进了他们的房间。

梁岳和乔占江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分头回去睡觉了。

早上,天还没亮,乔占江就爬了起来,独自一人来到了院子里,活动活动筋骨,打了一套拳,身上有些冒汗了,这才收住拳脚,上楼做饭,然后把梁岳、小何还有成风成雨他们叫了起来,大家吃了一顿饭,梁岳说带着成风和成雨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去看他们的师父总不能空着手去,那些大兵也得给点好处,不然不让他们见成风的师父。

乔占江有心不让他们去,可是为了大局,也只好由着他们去了。

现在乔占江跟小何两个人坐在窗前,正等着梁岳他们回来。

小何道:“咱们真的带他们去见那个特派员吗?是不是还要把他救出来啊?”

乔占江点了一支烟,道:“那是当然,不然我带他们去干什么?”

小何听了这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道:“啊?咱们好容易才抓住他们的,你却要把他救出来?为什么?”话一出口,小何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噢,我知道了!你是……”

乔占江含笑不语,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这时,楼下的门被人打开的声音传了上来,接着,楼梯上噔噔噔响起了脚步声。

梁岳带着成风成雨回来了,为了去看师父,成风和成雨买了很多的礼物,烟啊,酒啊,还有一些点心之类的东西。

他们把这一大堆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成风道:“张大哥,您看,我们买这些东西够了吧?”

乔占江故意问道:“这是干什么啊?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

成风道:“去看我们的师父啊!张大哥,我虽然小,但是师父经常对我们说,求人办事,都得给人家点好处。您带我们去见师父,不给那些人买点东西,他们要是不让我们见师父怎么办啊?”

乔占江苦笑,道:“你这么大的孩子,怎么学会了这一套?”

成雨在一旁说道:“张大哥,跟你说实话吧,我们师父这次带我们从江南到这里来,一路上没少给那些国民党的大兵们买东西,有的还伸手要钱呢!要是不给他们,我们也来不了这里。”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难得你们对师父这么有孝心,好吧,买就买了吧!”转头对梁岳说道:“兄弟,你也去吧?”

梁岳有些迟疑地说道:“我?我就不去了,张大哥,你和那些当兵的好好说说,他们的师父只不过是个武师,犯不着跟他一个跑江湖的为难,再说他也是被人绑去的,不行的话,给他们点钱,求他们把人放了吧!”

乔占江想了想,道:“我看你也去吧!哈尔滨市里的道路我们不熟,怕找不到那些大兵们说的地方,再一个,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等见了成风的师父,咱们也好商量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啊!”

梁岳想了想,认为乔占江说得也有道理,便答应下来。

乔占江看了看大伙,道:“咱们都是第一次跟这些大兵们打交道,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人让咱们见成风他们的师父,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成风,成雨,把你们买的东西拿上,咱们走吧!”

小何走过来,帮着成风和成雨拎着大包小裹的东西,一行人向楼下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