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三卷 交锋 第一章 内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夜色笼罩下的哈尔滨市公安局大楼。

会议室里,灯火通明,烟雾缭绕。

哈尔滨市公安局长马长文坐在椅子上,身边坐着新任的侦察科的卢科长,还人其他一些科室的负责人,他们正研究怎么采取行动来粉碎潜伏的国民党的阴谋,并将他们一网打尽。

自从原来的侦察科长耿耀武和副局长丁越离奇地死在了耿耀武的宿舍里,距今已有一个多月了,在这期间公安局的勤杂工老哑吧又死了,经过他们的分析,认为卢科长的前任乔占江有很大的嫌疑,可是乔占江和小何却在审查期间逃走了,现在公安局所有的人都认为乔占江和小何是国民党特务,他们到公安局来是另有企图,可是他们的阴谋败露之后,便仓皇出逃了。

公安局长马长文对此很是恼火,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虽然乔占江担任侦察科长是军区副司令员推荐的,可铁的事实摆在面前,老哑吧的死,特务蒋三的死,似乎都和乔占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马长文也不相信乔占江会是国民党特务,但谁又能证明他是清白的呢?

更让马长文恼火的是,乔占江和小何逃出去之后,方记永饺子铺的杜老板也离奇地死了,这一切似乎更加深了马长文对乔占江的怀疑,所以他命令新任的公安局侦察科长小卢抓紧时间查找乔占江和小何的下落,可时间过去半个月了,乔占江和小何却音讯全无,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军区的情报部又抓获了大批的特务,马长文感觉面上无光,这是他这个局长的失职,所以他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

“卢科长,说说你的看法吧!”马长文又点了一支烟,对正在埋头记笔记的卢科长说道,“国民党特务活动猖獗,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卢科长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同事,他略加思索,道:“是这样,今天军区的同志们送来的这些特务,他们的资料我都看过了,也对他们进行了初步的审讯,可是这些特务都非常顽固,根本不想交待问题,这充分说明他们这是死心塌地想和人民为敌,根据以前的资料来看,这些特务只是哈尔滨潜伏的特务中的一部分,我在想,要想挖出所有的特务,就得从这些特务身上打开缺口。”

马长文点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关键是怎么才能让他们开口说话,你想过了吗?”

卢科长道:“在这些特务当中,有一个姓黄的头目,我觉得他也许会知道情况,我正准备对他进行严格审讯。”

马长文按灭了手里的烟头,站起身来回走了几步,道:“其他的同志们有什么建议,也都谈一谈吧!”


这时,一个身影悄悄地接近了会议室的门口,他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一闪即逝。

公安局后院的看守所里,警卫排的王排长正带着几名端着冲锋枪的战士在院子里来回巡视。

看守所里值班室里,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全神贯注,警惕地盯着院子里的动静。

王排长和几个战士的身影刚刚走过,另一个身影从暗处闪了出来,他四下看了看,见没院子里没有其他的人,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迈步向值班室走去。

两名战士听到脚步声,警觉地握紧了手里的冲锋枪,厉声喝道:“谁?!”

当他们看清来人的时候,都放下了手里的冲锋枪,敬礼道:“首长好!”

那个人摆了摆手,道:“好了,不用多礼,有什么动静吗?”

一个战士答道:“一切正常!”

他点了点头,道:“马局长说过,这些特务对我们非常重要,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那个战士答道:“是!”

来人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几步,说话间,他已经来到了两个战士的面前,突然,来人猛地一掌砍出,正中一个战士的后颈,那个战士吭了一声,仆倒在地。

另外一个战士见状,刚要举枪,这个人随手一拳,打在了他的太阳穴,这个战士闷哼了一声,也倒在了地上。

这个人四下看了看,转身进了看守所。

走廊里站着几名荷枪实弹的战士,见到这个人,也都纷纷举手敬礼,可是当他们看到这个人手里握着的无声手枪时,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有两个战士想端枪,却已经来不及了,“噗噗噗”一连串的轻微响声过后,几名战士都倒在了血泊中。

这个人快步来到了一个监室的门口,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抬起手里的枪,对准门锁扣动了扳机。

“哗啦!”门锁被击碎,他抬脚将门踹开,一闪身冲了进去。

监室里的人听到了走廊上的响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此时见到这个人,他不由得又惊又喜,道:“你来了?!”

那个人摆了一下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抬手一枪,打碎了那人手上的铐子,道:“别说话!跟我来!”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然而,他一只脚刚刚迈出监室的门,十几道雪亮的手电光将他罩住,接着,周围响走了震耳欲聋怒吼声:“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顿时呆住了,只见眼前站着几十个手持冲锋枪的战士,一个个怒目而视,手里的枪口对准了他。

为首的一个人,正是今天刚来的军区警卫连的连长。

面对着几十只黑洞洞的枪口,这个人绝望地叫了一声,抬起手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砰!”一声枪响,他手里的枪被人一枪打飞,开枪的是警卫连长。

警卫连长怒目圆睁,喝道:“妈的!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来人,把他捆起来!”说着,一挥手,冲上来几个战士,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个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监室里的那人见势不好,连忙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这时,王排长也听到枪声,带人赶了过来,见此情景,他不由得愣住了,因为这个人他认识,是公安局宣传科的于干事。

“于干事!原来你是个内鬼!”王排长怒气冲天地骂道,走到于干事面前,抬手“啪啪”就是两耳光。

警卫连长说道:“这回你明白了吧?这些特务们无处不在啊!好了,把他们都关好,特别是这个内鬼,我去向马局长报告。一会儿我要把这个内鬼带走!”

马长文听到这个消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道:“这……这怎么可能?于干事竟然是潜伏的特务?”

警卫连长道:“千真万确!我们抓住他的时候,他正想把那个姓黄的特务救出去。马局长,我现在要把那个于干事带走,黎副部长曾经说过,如果有人想救这些特务,让我们不要打死他,因为他的身后还有很多的秘密,我们要从他的身上查线索。”

马长文点了点头,道:“好吧!你把他带走吧!转告黎副部长,有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们!毕竟咱们军警一家嘛!”

警卫连长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一辆军用吉普车停在军区门口,车门打开,警卫连长从车上跳了下来,道:“把那两个特务押下来!”

一个战士从车上下来,走到警卫连长的面前,道:“连长,他们下不来了!”

警卫连长一愣,一把抽出了手枪了,道:“什么?!妈的!还反了他们了!给我拖下来!再不下来老子毙了他们!”

那个战士道:“他们死了!”

警卫连长大吃了一惊,道:“什么!?死了?怎么搞的?”说着,他向车里一看,也呆住了。

只见于干事和那个姓黄的把头靠在车后座上,头向后仰,一动也不动。

警卫连长伸手拨拉一下于干事,他的身体一歪,倒了下来,一缕黑血从他的嘴角上流了下来。


军区情报部的办公室里。

黎万春在来回地踱着步子,从他的脚步声中可以听得出来,他的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着身穿长衫的周玉山。

刚才,黎万春听了警卫连长的报告,他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本来这是他、周玉山还有乔占江早就制定好的捉“鬼”方案,满以为只要抓住了潜伏在公安局里的内鬼,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那些潜伏的特务,却没想到,这些特务竟然服毒自杀了。

黎万春马上派人叫来了周玉山。

周玉山看着焦躁不安的黎万春,道:“黎副部长,先别着急,敌人是非常狡猾的,所幸的是,我们毕竟揪出来了一个内鬼,当然了,我们内部肯定还有敌人的眼线,所以,我们要重新制定一个行动方案,您不是说过吗,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黎万春苦笑道:“是啊,人常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那个姓黄的把头是咱们套狼的‘孩子’,现在倒好,狼和孩子都死了,这不是白忙活了吗?”

周玉山想了想,道:“公安局方面知道这个消息吗?”

黎万春摇头道:“还没有,人是在咱们的车上死的,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周玉山道:“经过这一个事儿,公安局内部的那些特务肯定坐不住了,得马上向公安局的马局长通报一下,然后咱们再想办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