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战役以后,隆美尔要求指挥1个装甲师 ,当时德国仅6个装甲师,希特勒将各



个集团军下的零散的坦克组成第7装甲师交与隆美尔,主要由捷克38t/35t 型坦克组成性



能不如德国3号坦克。法国战役第7装甲师冲到前面。



1940年6月初,被希特勒的闪电战打得晕头转向、行将崩溃的法国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



怪现象:成群结队的老百姓欣喜欲狂地向行进中的德国军队挥手致意,德国的装甲车上被



撒满了鲜花,一个大胆的法国农妇还冲到一辆德国指挥车前,拉着一位德国指挥官的手臂



,激动地用英语问:“你们是英国人吗?”德国指挥官摇摇头,毫无表情地说:“不,我



们是德国人!”那农妇吓得一声尖叫,扭头就逃,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苍茫暮色之中。



原来,人们都把他们当成了能解救自己的盟友——英国军队。



这个指挥官就是德国第七装甲师的少将师长埃尔温/隆美尔,他的装甲师以每天50英里的



速度飞速前进,到后来甚至每天100英里、200英里,犹如一把插向法国纵深地区的尖刀,



把自己的主力部队远远地抛在身后,难怪法国百姓要把他们当成英国人了。



第七装甲师是越过比利时进入法国的。比利时军队只作了轻微的抵抗,他们一路上破坏桥



梁、炸毁公路,以图迟滞德军,自己则撤向内地防线。但是德军工兵劳营飞快地架起了便



桥,坦克则从田野间、小路上迅速向前推进。只是在马斯河畔,才遇到了法军的顽强抵抗



。马斯河两岸都很陡,法军的火力点隐藏在西岸的小山后面,对着河面猛烈射击。德军的



几次强渡都失败了,伤亡惨重。法国的援兵正源源不断地开到西岸,相持的时间一长,德



军突然袭击的优势就渐渐消失了。



隆美尔仔细观察了形势,命令将岸边所有的房屋都点火焚烧,借着烟幕的掩护,又命令坦



克在东岸一字排开,每隔50码大炮转90度,又调来几门榴弹炮,一发现法军的火力点,就



立即开炮还击。于是各种炮弹雨点般地泼向西岸的碉堡、房屋、岩石间,法军的火力终于



被压下去了。隆美尔又命令4艘渡船在两岸之间搭起了一个缆渡,他亲自带着一些军官,



随着最早的几批渡河部队渡过了马斯河。



法国人从震恐中恢复过来,立即组织了反击,轰隆隆的坦克也向着德军的滩头阵地压过来



,而德军的坦克却一辆也未能运过河,连反坦克炮也在东岸,面对着这些来势凶猛的钢铁



怪物,一些士兵惊慌失措,德军脆弱的桥头堡很可能被碾得粉碎,形势危急万分。



隆美尔异常冷静,他冒着法军的炮火,一边在阵地间不断地巡视,一边高声地下达命令,



及时地恢复了正在丧失的士气;他又命令所有轻武器一齐向着坦克射击。于是奇迹出现了



,冲在最前面的几辆坦克都被打瘫,有几个坦克手跳出来,但立刻栽倒在弹雨中。后面的



坦克缓缓后退,跟随坦克的步兵也撤了回去。德军的滩头阵地保住了。



第七装甲师的钢铁洪流滚滚向前,惊慌失措的法军由撤退变成了溃退,由溃退变成了逃跑



。德军很快就绕过马其诺防线,攻入了法国北部平原,法军的零星抵抗不久就平息了,沿



途到处是法军遗留的大炮、卡车和坦克,还有大批等待投降的官兵。隆美尔不愿因为收拾



俘虏而影响了进军速度,把他们都留给了后勤单位。有的德军坦克手甚至操着生硬的法语



,傲慢地说:“你们自己往后走吧,我们没功夫收容你们。”



隆美尔的指挥车是一辆经特殊改装的马克3型坦克,他常常乘着它冲在装甲师的最前



面,身边的副官或参谋不断地有人被击伤击毙,他却全无惧色,丝毫也不放慢速度。冲入



敌阵时,他会顺手抓起手边的一支步枪或机枪,对着敌人射击。他的装甲师冒着暴露侧翼



和被切断后方的危险,大胆地向前方全速推进。因为前进得太快,有时候竟和主力部队失



去了联系。如果对方采取坚决而果敢的行动,完全能够将其围而歼之。可是,正如隆美尔



预料的那样,法军过于恐慌和混乱,不可能采取果断的行动。



“事实证明,要取得胜利,最重要的是重创敌人。”隆美尔总结说,“我命令所有



武器一起开火,闯入敌阵,以及坦克不坏不停火、大炮不哑不停射的打法,虽然消耗了大



量弹药,却减少了坦克损失和人员的伤亡,敌人对这种打法至今还毫无对策。当我们用这



种方法突然袭击时,敌人的精神崩溃了,甚至许多重型坦克也纷纷投降。倘若他们知道我



们的实力远远不如他们、坦克的装甲也比他们的单薄得多时,结果也许就完全不同了。”



如果隆美尔只会猛冲猛打的话,那他后来就不会被称为“沙漠之狐”了。1940年5



月中旬,隆美尔到达切丰特轴森林。法军的地堡防线在森林后面,森林里构筑了前沿工事



。隆美尔要尽快地闯过这片森林,以便在天黑之前出其不意地出现于地堡防线之前。怎样



才能顺利地通过森林而又不让地堡中的法国人察觉呢?隆美尔拿起话筒,低声下达了一个



奇怪的命令:“各指挥官注意,你们通过前面这座森林时,不许放一枪一弹。坦克中的全



体成员——炮手、电报员、装弹手和指挥官,一律坐在坦克外边,摆动白旗前进。”人人



摸不着头脑,但又不得不服从命令。隆美尔由一个上校陪同,坐在一辆马克4型坦克外面



。更为吃惊的是法国人,他们无不被这支庆祝狂欢节似的队伍弄得目瞪口呆,士兵们忘了



射击,指挥官也忘了下达命令,大家都惊奇地看着这些不可思议的德国人,不知他们是不



是打算投降。切丰特思森林被安全地抛在身后了,隆美尔让最后一个通过的坦克营断后,



以防林中法军清醒后追击,接着就向其余部队发出了进攻信号。于是,德军坦克先向地堡



群射出了一串串烟幕弹,担任突击的士兵便向前爬去,用喷火器烧毁了最近的地堡。紧接



着,坦克咆哮着冲上前去,履带碾过被轰开的突破口,机枪、大炮打得法军抬不起头来。



子夜时分,防线崩溃了,法国人万万没有料到颇为坚固的防线竟会如此轻易地被突破,像



没头苍蝇似的四散奔逃,有的向内地逃去,有的却向德国人涌来——当然,不是来交战,



而是来送死或是做俘虏的。



在进攻阿拉斯市时,隆美尔遇到了强大的炮火阻击。对手是英国人,他们害怕补给



线被切断,便组织了一批部队,在74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德军发起了进攻。隆美尔及其部



下只知道一味进攻,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反击,尤其是集团坦克反击,都吃了一惊。德国



人很快又发现,英国的马蒂尔达坦克虽然笨重,装甲却很厚,德军37毫米的反坦克炮打在



上面就被弹了回来。英国的坦克冲过来了,它碾翻了炮车,大量射杀着德国士兵。有一辆



还冲进了德军防线,击毁了一辆马克3型坦克。德军大为惊慌,甚至忘了反击。 隆美尔乘



着指挥车在战场上往来奔驰,鼓励炮手们冷静地开炮还击,组织士兵们把所有的武器向英



军发射。一座榴弹炮的所有炮手都让坦克吓跑了。隆美尔追上炮手们,命令他们回到阵地



继续战斗。他自己也跳下指挥车,跑到炮手身边,为他们指引目标。突然,一枚炮弹飞过



来,就在隆美尔身边爆炸,然而只炸死了他的副官。英国人的坦克逼近了,隆美尔命令所



有的炮:高射炮、野战炮、反坦克炮都用最高速度对准英国坦克开火。一名炮兵中尉抗议



道:“将军阁下,敌人的坦克太近了,您这种打法违背了射击条例。”隆美尔大声答道:



“我的命令就是条例,射击!”英国人的坦克被击毁了好几辆,他们的攻势总算被顶住了



。隆美尔又调来全师所有的88毫米高射炮,其威力远远超过了37毫米反坦克炮,一场混战



,击毁了英军28辆坦克,英国人终于退下去了。



第二天,两军又进行了一场坦克战,结果是两败俱伤,但德军的战术目标达到了,



他们的这一次横击迫使英军退回了阿拉斯,再也无力南攻了。第七装甲师也作了短暂的休



整。就在这时,希特勒命令德军停止前进;也正是这时,英法联军完成了举世闻名的敦刻



尔克大撤退。



敦刻尔克大撤退后,法国只剩下一条沿索姆河和艾斯河的防线,它的精锐部队已经



消耗殆尽了。6月5日,德军一举突破了索姆河防线。隆美尔的坦克几乎一刻不停地向前开



,法国人还来不及集中兵力布防,就被他用装甲部队冲散了,一路上翻山越谷,如入无人



之境,仿佛是在进行一场军事演习。由于进攻的速度太快,第七装甲师又一次与大部队完



全失去了联系,有时候还受到自己后续部队炮火的威胁,甚至希特勒也担起心来。希特勒



要求德军迅速占领法国最重要的深水港瑟堡,隆美尔便在高速行进中攻克了瑟堡--- - 那



天的行程超过了220英里,比希特勒要求的速度快了好多倍! 隆美尔在写给妻子露西的信



中说:“由于我完全失去了联系,近几天和近几个小时来的战况不得而知。唯有拼命加快



速度,我们才能完成元首要尽快占领瑟堡的特别命令。”



攻克瑟堡后,隆美尔在法国的闪电战基本结束了。在希特勒发动的这场“六星期战



争”中,隆美尔的第七装甲师俘获盟军97000名官兵,而自己仅仅损失了42辆坦克。



在攻克瑟堡前,隆美尔还攻克了凡勒里城,俘虏了12位英法将军。一位满头银丝的



法国将军拍着隆美尔的肩膀说:“你的行动太快了,年轻人!”隆美尔生于1891年11月5



日,其时已快49岁了,不过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另一个面色苍白的法国将军带



着病态的好奇心问:“阁下指挥的是哪个师?”隆美尔答道:“第七装甲师。”“天哪!



”这位法国将军叫道:“又是这个师!最先是在比利时,然后在阿拉斯,然后在索姆,现



在又到了这里,它一再地切断我们的进军路线,我们可是把你的师叫做魔鬼之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