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遇上法西斯 墨索里尼血洗西西里

军中姐妹 收藏 2 2541
导读:当黑手党遇到法西斯 墨索里尼铁腕血洗西西里   2010年3月15日,意大利警方在西西里发动突袭,逮捕了19名意大利黑手党嫌犯,他们涉嫌组成了一个“邮差网络”,为在逃的意大利黑手党“头号人物”马泰奥·梅西纳·德纳罗通风报信。破获这个“邮差网络”是意大利警方近十年来打击黑手党最成功的一次行动。   19世纪末以后,黑手党已发展为国际性犯罪集团,成为犯罪最多、历时最久的黑社会组织。2009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意大利黑手党每年的非法收入高达1280亿美元,占意大利国内生产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黑手党遇到法西斯 墨索里尼铁腕血洗西西里


2010年3月15日,意大利警方在西西里发动突袭,逮捕了19名意大利黑手党嫌犯,他们涉嫌组成了一个“邮差网络”,为在逃的意大利黑手党“头号人物”马泰奥·梅西纳·德纳罗通风报信。破获这个“邮差网络”是意大利警方近十年来打击黑手党最成功的一次行动。



19世纪末以后,黑手党已发展为国际性犯罪集团,成为犯罪最多、历时最久的黑社会组织。2009年10月份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意大利黑手党每年的非法收入高达1280亿美元,占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的7%,俨然成了意大利的“最大企业”。


几百年来,黑手党的兴盛与低谷都与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人们历尽艰险赢得的民主制度成了黑手党滋生的温床,而就在上个世纪20年代,万恶不赦的法西斯却成为了瘟疫一样蔓延的黑手党的克星。


黑手党前传:由复仇旗帜到“黑色王国”


黑手党最早起源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作为欧洲大陆亚平宁半岛的顶端,西西里岛是连接地中海和欧、非两个大陆的天然纽带,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自公元5世纪开始,众多侵略者在这里肆意掠夺瓜分。公元12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人来到了西西里,他们在日耳曼大帝的率领下,对异教徒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大批阿拉伯人和本地居民被屠杀或流放,在西西里人心里埋下了复仇的种子。1282年,法国阿拉贡王族开始统治西西里。一个偶然事件点燃了西西里人对侵略者复仇的燎原之火。


这一年复活节的第二天,巴勒莫的教堂响起了清脆的晚祷钟声,人们向教堂走去,一位脸带稚气的姑娘刚走到教堂门口,就被一个法国人拖进了怀里。姑娘呼喊着,周围的人们开始时只是冷漠旁观,这种事情太司空见惯了,只是这次换了时间和地点。但姑娘的声音最终盖过了钟声,人群愤怒了,皮靴和拳头有力地砸在这位法国绅士身上,几分钟后,这个体面的法国人就咽了气。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西西里晚祷事件”。


“晚祷事件”发生后,西西里人自发组织了一支武装力量“我们的事业”,暗中传递“法国人的死亡,意大利人的事业”(Morte Alla Francia , Italia Alela!——这句意大利语的词头,构成了“Mafia”黑手党一词)的口号。“我们的事业”成了西西里人复仇的旗帜,它也是黑手党的雏形。


16世纪末17世纪初,黑手党在西班牙统治下的西西里岛逐步兴起。这时的黑手党组织只是由血缘联系在一起的家族体系,真正使它成为现代意义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是西西里的传奇人物——唐·维托·卡西奥·费尔罗。


出生于1862年的唐·维托被称为“黑手党百科全书”,他组建了黑手党武装“光荣社团”,并制定了大量的内部规章。“光荣社团”有严密的帮派体系,帮派内有明显分工,完全有别于早期的黑手党组织。另外有所不同的是,他们还干起了敲诈勒索的勾当,对于向他们交纳保护费的领主提供保护,如果有人偷了被保护者的一点玉米,那么这个人就会被人打死在玉米地里,并且把两只手砍掉丢在一旁;如果有人调戏了他家的女人,那么过不了多久,这个人不仅会被杀死,他的生殖器还将被割下来塞在自己的嘴巴里,手段之狠毒令人毛骨悚然。


到19世纪末,维托已经使黑手党告别了依附于领主的时代,演变为一个以他为核心的“黑色王国”,他们利用保护之便,渗透到各种行业,成为“合伙人”。据官方统计,此时的维托手下已经有39支派系,他们的产业已经渗透到了赌场、妓院、戏院、酒店、建筑和运输等各个领域,整个意大利的江湖游医和小商小贩,甚至达官显要们的企业都不能幸免,他们向黑手党交纳的利润占到收入的20%。黑手党在意大利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独裁者遭戏弄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意大利的法西斯势力迅速发展,20年代初期,墨索里尼已经拥有100万党员和50万的军队。对于这股新兴的法西斯势力,维托不屑一顾,甚至不理会与对方交际的礼仪惯例,他曾经轻蔑地说:“如果这种不入流的家伙也能统治意大利,那我们命里注定就应该统治西西里。” 1921年底,在决定法西斯能否上台的关键选举中,西西里没有向他们输送任何法西斯议员。


1923年秋,已经出任意大利总理的墨索里尼第一次造访西西里岛。在巴勒莫行政长官官署里,墨索里尼一边口沫横飞,一边不时用文明棍在地上敲得“笃笃”响,显露出对这群西西里乡巴佬的深深蔑视。然而会议结束时,墨索里尼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帽子,他顿感尴尬,在场的西西里人却哈哈大笑起来。维托指挥他的手下用这种方式戏弄了这位国家领袖,盛怒下的墨索里尼回到罗马,接连摔了2只名贵的中国花瓶。


然而,墨索里尼仍然看重这股西西里的黑暗势力,妄图拉拢他们为自己服务。一年以后,墨索里尼再次光临这座岛屿。


5月里的一天,墨索里尼乘坐的专机第二次降落在西西里空荡荡的机场,没有礼炮,没有鲜花,也没有意大利其它地方常见的欢呼人群。墨索里尼走下飞机,不由得对左右的随从冷笑道:“这种场面倒是也令人耳目一新!”


当他带着几百名警察走到市府门口时,巴勒莫市长库恰才缓缓地从市政大楼那650级的台阶上走下来,库恰微笑着说道:“尊敬的阁下,你为什么要调动这么多的警察?这笔开支简直就是一种浪费!如果西西里人想做什么,那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的。” 墨索里尼忍住心中的愤怒,拿出一副元首的派头:“不许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是意大利元首!”“可是阁下,这里是西西里!”墨索里尼没有再回答,他牢记着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收买黑手党人为自己服务。墨索里尼对自己流利的口才颇感自豪,他决定像在其他城市那样,进行一次场面浩大的广场演讲。


库恰答应了墨索里尼的要求,下午2点整,巴勒莫广场上聚集了近10万市民。他们很有秩序地排成一个个方阵,等待演讲的开始。墨索里尼站在装饰华丽的大理石讲台上,心中有一丝窃喜。他急不可待地打断了市长库恰的开场白,还没等开口,意外却发生了,广场上的方阵突然一队队地退去,几个面目狰狞的黑手党分子在他面前咆哮:“滚回罗马去吧,元首!别在这里耽误我们赚钱!”不到5分钟,近10万人消失了,代替的是20几个乞丐排着整齐的队伍向演讲台走来,“我的元首,救救你的子民,给口饭吃!”


面对这一切,墨索里尼尽量保持着镇定,因为他深知,“即使是上帝来到西西里也得面带微笑,发怒会把自己毁掉。”一回到罗马,墨索里尼立刻召集国会,歇斯底里地叫嚷道:“我要向西西里那帮绑匪发动全面的战争!” 在这以后,西西里黑手党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墨索里尼任命了隐退到佛罗伦萨的心腹大臣,前内阁部长切萨雷·莫里为巴勒莫总督。报纸上出现了对莫里连篇累牍的报道。《欧洲人报》对莫里的评述是,“虽然他天性好静,与世无争,但他光明磊落,嫉恶如仇。这种天性恰恰像一条狗,正好与西西里的凶暴相斗,从而成为西西里的克星。”


这条法西斯的“狗”与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黑帮组织之间,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战争,很多人都在等着看这场好戏。

血洗西西里


出人意料的是,莫里接到任命后并没有立刻走马上任,而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家里查阅资料,在西西里明察暗访,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这使得墨索里尼有些耐不住性子,他亲自来到莫里家中,不耐烦地说:“先生,你的骨头是不是被西西里的那伙匪徒给吓酥了?”莫里不紧不慢地回答:“元首,请再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到时我会给你一个后勤所需物品的清单。”墨索里尼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对西西里黑手党已经了如指掌的莫里上任伊始,就以强硬的姿态逮捕了黑手党市长库恰,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巴勒莫总督府门口就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市民,他们高呼着:“我们要市长!”“莫里滚出来!”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正是大名鼎鼎的唐·维托。莫里召集了4000名别动队员和6000名警察,双方僵持在总督府门口,剑拔弩张。


莫里下令打开铁丝网,用机枪瞄准了愤怒的人群,一时间,人群反而安静了下来。莫里命人把巴勒莫市长押上来,大声宣布:“库恰侮辱元首,蔑视法律,对抗政府,将永久被放逐到圣索罗岛!”他的宣判把所有人都镇住了。这时候传来两声枪响,两名企图对莫里开枪的黑手党人被警察击毙了。莫里愤怒地高喊:“我不会死在这里,抬出去的只有黑手党人!”曾经在墨索里尼面前趾高气昂的库恰泪流满面,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末日。囚车载着库恰穿过人群远去。随后,闹哄哄的人群也陆续散去。莫里在西西里的第一炮打响了。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罗马,各大报刊都同时刊登了这个消息和大幅的照片。墨索里尼立即召开国会,宣布对莫里的嘉奖令,并大声说:“在三个月内,莫里就会把西西里变成意大利的花园。”


然而,事情并没有墨索里尼预计的那样顺利,在之后的日子里,维托和他的手下策划了一系列的暗杀活动,他们把巴勒莫地区的黑手党按帮派组成12个暗杀小组,每个小组3到5人,由一些职业杀手或者“光荣社团”的骨干分子充当。一年当中,维托亲自策划的暗杀行动就有60多次,其中针对莫里的达37次之多,一时间西西里警方人人自危。


莫里则对黑手党实行了更加严厉的抓捕,他指挥法西斯军警逮捕了近千名黑手党分子。未经国会批准,他就取消了西西里“民主权益”的法律条款,废除了许多对西西里人保护的法令。下令停止西西里法院的工作,授权军人全权处理法律事务,他还授意军警对于黑手党分子,“感觉就是最好的证据,只要有必要,抓起来就是了,只要有必要,就发出枪杀令。”近千名嫌疑犯,未经正式的调查审判,就被定罪或是被处以死刑。


为了逼迫被抓获的黑手党人与警方合作,莫里甚至恢复了许多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酷刑,包括臭名昭著的“牛筋木箱”等等。牛筋木箱是一个长100厘米、宽70厘米、高50厘米的木箱,受刑人被仰面按在上面,手脚悬空着捆在木箱的两侧,用力拉紧,然后全身淋上盐水,用特制的牛筋抽打。受刑者奇痛难忍,却不留下任何伤痕。如果还不招供,就一撮一撮的拔下身上的毛发,一个一个敲掉指甲,最后用烙铁烫脚掌,用钳子夹生殖器,两手接上电源,折磨致死为止。


一些黑手党人在酷刑和利诱之下,开始出现叛变行为。这不仅违反了黑手党绝不与警察合作的《缄默律令》,也激起了黑手党人的极大愤怒,于是暗杀小组还将矛头对准了这些叛变者。西西里变成了抓捕与暗杀的人间地狱。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西西里至少有2500人被流放、判刑或是枪决。巴勒莫的大街上,经常是囚车呼啸而过,警笛刺耳狂鸣。从1925年开始,在西西里,法律已经堕落到丧失了起码的公正,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黑手党人被步步紧逼,频临绝境。

黑手党的终结者:国家机器


1926年冬天,西西里最后一个黑手党集团被包围在甘集镇之内。莫里把当地老百姓都驱赶到一块空地上,94门大炮对准了甘集镇,莫里高声宣布:“再等5分钟我就下令开炮,我不要巷战,让黑手党人肮脏的血玷污我士兵的手,我要让他们变成炮灰,让甘集镇变成一片废墟!”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了得得的马蹄声,五位黑手党头目,各自骑着一匹马由远处依次缓缓走过来,仿佛他们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莫里再也无法忍受这些乡巴佬的傲慢,命人把他们押起来,乱枪打死。这次军事行动就是意大利历史上著名的“甘集之战”。


随后,莫里却惊奇地发现,64岁的黑手党首领维托是由别人假扮的,维托逃脱了。


但是此后不久,在圣诞节之夜的巴勒莫广场,维托却出现在墨索里尼演讲时曾经站过的讲台上,为了造成黑手党被剿灭的假象,他在记者和民众的包围下,自己走进了囚车。


莫里去狱中探望这个昔日的黑手党教父。他拿起维托正在阅读的《圣经》问道:“你认为你死后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我不知道,反正不会和你是同一个地方。”维托轻松地回答。面对同样双手沾满鲜血的法西斯,黑手党人反而没有了罪恶感。


用自己的牺牲终止了法西斯血腥抓捕的唐·维托,很快就在狱中建立了威信,哪里出现了斗殴,监狱长只有求助维托的帮忙,维托只要出现在那里,口里叼着大雪茄,一句话不说,一切都变得风平浪静。他甚至获得了定期去监狱长家打牌的特殊待遇。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太久。1927年,莫里命令监狱长把维托安排到一间单人牢房,使他终日不见亲友,不见同伴,不见喽罗。没有了赞美,没有了欢声笑语,甚至发给几个至爱亲朋请他们来探望的信也遭到了冰冷的回绝。


仅仅6个月,孤独寂寞的维托就死在了监狱。人们发现他牢房的墙壁上刻了一行小字“监狱、疾病和贫困见真心”,这应该是维托离世前最后的人生感悟。这句颇多拼写错误的话,使无数黑手党徒铭记在心。至今,碰巧关进这间牢房的黑手党人,仍因与唐·维托共同分享这一小空间而倍感自豪。


随着甘集镇失利和唐·维托的死去,西西里黑手党在此后17年中,基本转入地下。法西斯的独裁统治和疯狂剿灭,使这个起源于13世纪的古老黑社会组织,一度消失在意大利的靴型版图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