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六十章:冒死冲锋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在一俊子机枪子弹射出去后,那个向前蠕动爬行的中国士兵在也没用动了。 看到自己一下就打中了,阿芬兴奋的对着自己的班长报告说:“班长,打中了。” 在旁边弯着身子观看的阮小香也看到那个蠕动的中国士兵在没有动了,也是放下心,表扬了阿芬几句,又去了其他的工事进行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在一俊子机枪子弹射出去后,那个向前蠕动爬行的中国士兵在也没用动了。

看到自己一下就打中了,阿芬兴奋的对着自己的班长报告说:“班长,打中了。”

在旁边弯着身子观看的阮小香也看到那个蠕动的中国士兵在没有动了,也是放下心,表扬了阿芬几句,又去了其他的工事进行排查。

那一阵尖锐的枪声,在他们听来是那么的动听悦耳,但是在我们听来是那么的愤怒,那是一种死亡的声音。

清晨的高地上吹起一阵阵山风,把那些没有完全散去的暮霭,还有那些炮弹炸向后所产生的硝烟,一同的向着西边吹去。如果注意闻一下的话,在潮湿的空气中还有一丝丝的血腥味,那是一种专属于战场上才有的味道。是人类相互残杀所产生的味道。

就在唐继东快要被我们救下的时候,山上的机枪也开始响了,噗噗一俊子弹打在了唐继东的身上,距离这么进,飞溅来的血有一些落在我们的身上,脸上,我看见唐继东在最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是看着我们的,嘴唇动了动,但是并没有讲出话来,最后就这样去了。

我的内心被唐继东看我得最后一眼给震撼了,那是及其复杂的眼神,有不舍,不干,有怀恋,痛苦,有解脱,很是复杂,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来面对唐继东的那一对眼睛,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该想些什么,我只是机械的把握住绳子的手放开,抄起在身边的冲锋枪,身体也站了起来,拉动枪栓,对着山上盲目的扫射着,

“啊,啊,啊·······。

我的叫喊声在这个刚刚经历炮火后的宁静山头是那么的洪亮。那么的刺耳。

我在宣泄着,我的恐惧在我的呐喊声中向外宣泄着,我要用射出去的子弹来告慰唐继东,为唐继东送行。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害怕了,但是当想到唐继东临死前的样子时,我就不由自主的扣动扳机,用枪声来填补我内心的虚脱。

正在山上的阮小香突然听见山下传来的声音,说实话,这声音比家里面给小猪阉割的时的声音还难听,阮小香在心里这样想着。

我被血腥王跟毛子强硬的拉了下来,最后是血腥王在我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耳瓜子,才把我从惊愕中扇醒过来,刚才,全连都看见了我愚蠢的样子,我以为大家一定会嘲笑我,这个平时装鬼的茅厕里出来的又臭又硬的石头上了战场,原来也只是一个脓包。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嘲笑我,而是一个个的用深切的眼光看着我,刚才发生的一幕被他们全都看见了。他们知道我是 想着为自己的战友报仇,战友就死在我们的面前,我冒着被敌人干掉的危险向山上开着枪,而他们就只是在旁边观望着,对着战友的离去,他们无动于衷,什么也没有表示。所以,在他们的眼神里还有一丁点的内疚。

此时此刻,连长跟指导员正在和另外两个排长商量着办法,二排长安世强慌急的问道:

“连长,指导员,怎么办啊,现在,要是再在这里耽搁一下,不知道又要死几个人。”

二排长的问话迎来连长的一顿骂:

“慌你妈批啊,你这个排长怎么当的。干部素质哪里去了。小心老子第一个蹦了你。”

连长的一顿骂弄二排长很是委屈,本来他也是为了能快点占领高地,减少我们的伤亡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遭到了连长的一顿骂。

其实连长现在心理面也是一团火,打了那么久,就只是打到了敌人的半山腰,而且还牺牲了好几个兵,要是在规定的时间完不成上面的任务,处分枪毙是小,影响到了整个全局那就是大问题了。

一旁的指导员对着大伙说道:“目前敌人在前面埋设有地雷,我们这样强攻的话肯定会吃很大的亏,但是不抢攻的,如果能绕道敌人背后去的话,伤亡可能较小,要花费很多时间,到时候肯定完不成上面的任务。

经过一番的商讨,最好还是选择强攻,但即便是选择强攻,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由于没有了炮兵的火力支持,所以现在只有靠我们自己了。

连长先是把我连的82迫击炮安排在后面,先是对着敌人的工事和暗堡进行一顿炮击,然后把我连的40火箭筒手分散开来,一部分就地隐蔽,一部分跟随步兵前向进攻,随时对敌人出现的暗火力点进行打击,掩护我们冲上去。

迫击炮先是对着我们前方的空地打去,埋藏在越军阵地前沿的防步兵地雷也跟着被引爆,迫击炮弹几乎是挨着我们的头皮擦过,我们只是看到一阵阵拖着菊红色火焰的炮弹落在前方。趁着烟雾还没有散去的时候,在连干部,共产党员的带领下,我们向着敌人的枪口冲去,山顶山的越军的枪哒哒的响起来,全部向着我们打来,顿时整个战场上是打得一片火热。

我们一排作为先锋排。冲在全连的最前面,当我冲出那道山岗,我跑到已经是一团血糊糊的唐继东面前,他的眼睛还没有闭上,还在向前方盯着,他所看的方向,正是北方,我们的祖国所在的北方,当然,他的家乡也在那里。

我把唐继东的双眼和上,望他安息,正准备往前面冲的时候,我看到在唐继东胸前的一样东西,那个东西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一半,我把他从唐继东的胸前拿来,擦了一下上面的血迹,放在包里。提着枪,又开始往上面冲,去为我们的兄弟报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