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异军突起

雪山猎人 收藏 0 7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饶是叶俊神勇,林梅和玛丽大夫枪法过人,弹弹咬肉,也架不住湖匪人多势众,不少兵痞出身的枪法挺准,十几条快船对准一条画舫开火,他们被压在舱里抬不起头。那挺水压式重机枪在洪八爷威逼下又复活了,威力奇大,火焰象毒蛇一样窜过来,将薄薄的舱板凿出来许多大窟窿,只是因为射角不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饶是叶俊神勇,林梅和玛丽大夫枪法过人,弹弹咬肉,也架不住湖匪人多势众,不少兵痞出身的枪法挺准,十几条快船对准一条画舫开火,他们被压在舱里抬不起头。那挺水压式重机枪在洪八爷威逼下又复活了,威力奇大,火焰象毒蛇一样窜过来,将薄薄的舱板凿出来许多大窟窿,只是因为射角不好,否则叶俊等人早光荣了。两个船夫一个受伤嗷嗷直叫,一个吓得大小便失禁。女医生为伤员包扎了伤口。

被逼无奈,画舫在一步步退入芦苇荡,湖匪仍不甘心地盲目射击着,但不敢继续追踪,因为敌明我暗,贸然闯入只会成为叶俊等人的枪下亡魂。

洪八爷火大了,咆哮着说:“围住他们,放火烧死他们、熏死他们。”

湖匪们一看绵延几里的芦苇荡,个个犯了难,怎么包围啊,咱们百十号人,十几条快船堵得了东边防不了西边哪。

有湖匪说:“八爷,他们如果真是共匪,个个身价很高哪,这要一把火烧死了就什么也得不到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样啊。请八爷三思。”

洪八爷低头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不由高看他几分。“那你说咋办?”

那湖匪说:“八爷,他们都是旱鸭子,咱派几个弟兄游过去把船凿沉了,他们还不是任由咱们摆布吗?何必这样死打硬拼,白白损失弟兄们的性命哪?”

洪八爷连连点头,就这么办,他回头招呼一个手下:“马二拉子,带三五个兄弟过去,把船凿沉了,事情要办成了,赏你头功,那两女的随你挑一个乐和。”

一个敞着胸脯,黑布包头的虬髯大汉跳出人群,“八爷,用不着那么多人,小菜一碟,你看我的吧。”说完口里噙着一口钢钎,腰里插着钉锤,紧紧腰带“噗通”纵进水里,肥大的身躯溅起一片浪花。

两军正在对峙,突然传来一声浪花声,虽然细微,但立即引起叶俊的警觉,他前世的军种就是三栖侦察兵,下海就是蛟龙,对水战自然不含糊。他听说过玛丽大夫就是被凿沉了船而失手被擒的,因此早在提防呢。

他命令两女在船上监视,自己隐藏在船舱底的水中。星泽湖的湖水碧蓝澄澈,那个年代还没有“环境污染”一说,几乎所有东西都是原生态的,蔬菜都是绿色食品,优良的水质使得在水底能看出很远,他远远地看着一条黑影像条择人而噬的鳄鱼一样游了过来。

马二拉子的视力也不差,却没有发觉同样在水底虎视眈眈监视他的叶俊,也是轻敌,毫无防范地游过来,一百多米的距离他只换了一口气,此刻感觉到面前就是画舫底了,心中大喜,满脑子都是金钱美女的幻想。大嘴一咧,拔出钉锤就要干活,猛觉胸脯下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一看从左边第三根肋骨斜斜向上插进一把雪亮的军刺,这一刀极准极狠,非常专业,被刺中的人来不及反应就被扎中心脏,神志清醒却喊不出,马二拉子扭头看见李副官一张冷冰冰的脸失去了知觉。

洪八爷等了好一阵子,不见动静,不耐烦了,“再上,这会儿去四个兄弟。”

四个湖匪口含芦苇杆跃进了湖中,叶俊紧贴船舷将眼睛伸出水面,换气的同时瞄见四根芦苇杆飘飘荡荡地过来,他明白怎么回事,也不想逞匹夫之勇了,一个鱼跃进了船舱,船中的两女大吃一惊,待看清是他又松了口气,眼中仍是质疑。

叶俊也不解释,将两颗手榴弹像扔飞刀一样扔了出去,正扔到四根芦苇杆的中间,“轰”的一声,水面泛起几米高的水柱,几条白花花的尸体被炸出水面又坠落湖底。

洪八爷及手下众匪一看,倒吸一口冷气。洪八爷血灌瞳人,“再上,分几路上,我就不信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上天去了。姓李的,咱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在咱这一亩三分地上,你还能反上天去了。”又是几批湖匪下湖。

旁边那个献计的湖匪凑上前来低声说:‘八爷,这里头不对啊,姓李的哪有这么强的火力,又是机枪,又是炸弹的,恐怕有内鬼呢。“

洪八爷点点头,“这事儿先搁一边,抓住姓李的就什么都清楚了,弟兄们上啊,抓住姓李的,无论死活都有重赏。”

他话音刚落,又是几声巨响,侧边还传来机枪扫射的声音,一会儿又趋于平静。不用说,十几个弟兄又报销了,洪八爷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他猛睁双眼,狂吼着:“姓李的,你既然不甘心束手就擒,还伤了我这么多兄弟,我要把你和两个女人烧成灰,你们到阴司去做鬼夫妻吧。”洪八爷在恼恨之际还不忘幽默一把,真是个可爱又可恶的土匪。

就在他势如疯虎,不顾一切想要了叶俊三人的命的时候,船尾有小匪嗅着鼻子说:“唉,这是哪里来的火药味啊?”探出船舷低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不好,快逃命吧,有炸药。”说着连衣服都没脱,蹦下了湖中。

洪八爷大惊回头,怎么回事?所有的在他身边的湖匪全吓傻了,全都脸色煞白,呆若木鸡,那一刻就像城隍庙里的小鬼一样。只听“轰”的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如同晴空霹雳一样,巨大的火光将双桅大船上的群匪笼罩了,一下就将支离破碎的尸体像天女散花般漫天抛撒,双桅船被震得蹦出湖面两米多高,摔落湖水中时,船尾整个消失不见,巨大的漩涡将所有的人和物都吸进了黑洞之中,爆炸声传出几里开外。

洪八爷很幸运,他正站在船头,巨大的冲击波将他甩出船舷外很远,当时就摔昏过去,耳鼻流血,幸亏是掉在一艘快船的附近,那艘船也遭到池鱼之殃,但情况好多了,掀翻的湖匪落水后拼命扳正船,将他救上船。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远处响起了枪声和威武雄壮的呐喊声,“缴枪不杀”的声音在湖面回荡,三十多艘快船包围上来。

湖匪们急的满头大汗,脸色煞白,拼命地抢救洪八爷,又是掐人中,又是捶打前胸后背,连喊带叫,好容易洪八爷睁开了眼睛。“啥,共产党的星湖大队来了,完了,完了,快逃命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老子输得起。”

湖匪一面乱纷纷地放枪,一面调转船头准备逃逸。突然,他们惊呆了,李华明手下的三艘快船拦住了去路,他手下的人驾着一挺机枪,还有两门粗大的大抬杆,正威风凛凛地对准他们,“放下武器,红军优待俘虏。”李华明一挥叶俊赠给他的那支驳壳枪,大声喝令。

洪八爷一看,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狗日的,竟然是共匪的卧底,我和你们拼了。”说着拔出三号左轮信心满满地瞄着李华明扣动扳机。唉,他忘了,三号左轮哪有一百米的射程呢?子弹早不知飞哪儿去了。

李华明警觉地一低头,一挥手“轰洪老八这个老驴日的,他恶贯满盈,今天终于要算总账了。只听”轰轰“两声巨响,两条巨大的火龙直窜过来,像两把巨大的扫帚将洪八爷周围的三四艘快船都打烂了,湖匪死伤无数,剩下的魂都飞了,浑身颤抖地举手投降。

叶俊他们早已将画舫划出芦苇荡,夹击扫荡湖匪。李华明跃过船来,跳上叶俊他们的船头,向叶俊庄严敬礼。叶俊回礼后,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李副官,你国民党军官扮的好啊。”“哪里哪里,你的湖匪头目装的很成功啊。”双方握着手仰天长笑。

“看,那是洪八爷,他在逃跑。”这是女医生的声音,二人回头一看,只见洪八爷时而潜水,时而将头伸出水面换气,已经逃出三百多米远了。原来狡猾的洪八爷一看李华明发出攻击的手势,就知不好,翻身滑进湖中避过一劫。本来他水性很不错,但有伤在身,潜游时非常吃力,还得不时露出水面换气。

“他跑不了,上次他捡了一条命,这次没有这样的运气了,看我的。”这是林梅冷冷的声音,只见她取过狙击步枪,拉开枪栓,还剩一粒子弹。她熟练地推弹上膛,熟练地调好焦距,采用跪姿,稳稳地将洪八爷套进光圈十字刻度线正中,就在洪八爷再次探头换气时,“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这条狡猾的鳄鱼终于脑袋开花,死尸沉入湖底喂王八了。

众人都开心地笑了,红日当头,一片云兴霞蔚,又是湛蓝的晴空。

这时星湖大队的队员们的船上来了,一个腰插双抢,头裹毛巾的俊秀青年轻捷地跃过船来,宛如鹞子翻身,非常优美漂亮,稳稳地站在叶俊面前敬礼“您好,我是贺龙军长手下的星湖大队的副大队长贺锦云,我们大姐贺英来看你们了。”

叶俊一听愣住了,贺锦云、贺英?连忙回礼。“你是贺龙军长手下‘火龙师长’贺锦斋的弟弟,你们大姐是贺龙军长的姐姐吧?”

周围人一听都惊呆了,这些都是响彻半边天,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啊。

尤其是叶俊,他知道贺锦斋已经英勇战死,他新婚的妻子为他守了一辈子寡,无儿无女孤独地度过一生誓不改嫁,她要等她结婚只有一天的丈夫回来,留下了凄美哀怨的故事。

贺英更是传奇的人物,身怀绝技,曾经一人深入匪窝,活擒匪首,招降了几百匪众。为创建洪湖苏区建立了赫赫功勋,后因叛徒出卖,英勇战死。等等,她不是牺牲在1933年初夏吗,难道现在她还健在?

只听贺锦云面色凝重的低下了头,“我正是贺锦斋的弟弟,我哥哥已经牺牲了。贺大姐正是贺军长的姐姐。你看,她已经来了。”说着手向后一指。

叶俊举目一看,一个短发健美的中年女子,斜跨驳壳枪,在众人的簇拥下,英姿飒爽地大步走来,嘴角含笑,和蔼可亲。正是叶俊记忆中的贺英形象,整个人就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