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平壤惊人见闻:朝鲜人竟然是这样看待中国发展的

臣本布衣1978 收藏 1 5842
导读:刚刚朝鲜外交部新闻司官员请所有香港记者吃饭,想必是因为下午,有香港同行趁着工作空档充当游客,拿着相机在酒店附近拍照,结果被官员要求检查相机,删除了三张照片,包括清洁工人扫地,一排在同行看来毫无问题的房屋,蹲在地上的行人。理由是,这些照片不大好,至于不好在那里也没有详细解释,想来想去,可能是觉得无法表现平壤的完美。 不过在饭桌上对方没有谈到这件事情,只是徵询大家有哪些采访要求。看来这些新闻官也是淮备来“感动”记者,希望大家只展现好的一面,千万不要有负面新闻。 只是说实话,要找到负面也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刚刚朝鲜外交部新闻司官员请所有香港记者吃饭,想必是因为下午,有香港同行趁着工作空档充当游客,拿着相机在酒店附近拍照,结果被官员要求检查相机,删除了三张照片,包括清洁工人扫地,一排在同行看来毫无问题的房屋,蹲在地上的行人。理由是,这些照片不大好,至于不好在那里也没有详细解释,想来想去,可能是觉得无法表现平壤的完美。


不过在饭桌上对方没有谈到这件事情,只是徵询大家有哪些采访要求。看来这些新闻官也是淮备来“感动”记者,希望大家只展现好的一面,千万不要有负面新闻。


只是说实话,要找到负面也真的很难,因为大家可以看到的听到的,已经是精挑细选,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如此高度紧张,生怕被拍到不好,只能说因为没有自信,尽管对方表现得非常自信。


早上在机场看到金正日了。很意外,因为日程表上没有这样的安排。到是朝鲜人心中有数,因为机场的排场,绝对不是为了一个外国的领袖。


发现金正日出现,是因为突然身边响起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而这个时候,温总的飞机刚刚降落,还在远处的跑道上。虽然是朝鲜语,但是听得出来口号是:金正日,万岁。转头一看,穿着金正日装的金正日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


虽然消瘦,左腿也有一点点僵硬的感觉,但是看上去走路并不吃力。也许是习惯了民众的欢呼声,他似乎对周围的这些没有反应,自顾自向前走,没有向人群挥手致意,甚至连看都不看。在温总和金英日走过三军议长队的时候,他站在后面,非常随意,背着手,叉开右腿。可以看到他的爆炸发型下面头发稀疏,有点秃。温总走过去和民众握手,他也是站在远处,和金永男边走边聊,等温总走过人群。


这次是金正日在传出身体有问题之后,第一次被国际媒体拍到。虽然之间他接见了现代的董事长,还有克林顿,加上中国的国务委员,但大家看到的,都是朝鲜官方媒体发放的照片。虽然对于朝鲜民众来说,还是看到他之间在公开场合露面,但是对于国际社会来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走动的情况。


不知道金正日的突然出现,是显示对中国的重视,给中国面子,还是藉这个机会告诉全世界,健康没有出现问题?

从机场到市中心,除了中间一段因为道路狭窄,其他的全部站满了拿着金达莱还有金日成花的民众。


女的全部穿传统服装,男的清一色西装。请教当地人,原来男式传统服装被视为不够现代。于是正式场合下,男性都穿西装,平时,则有很多人穿金正日装。至于有没有牛仔裤,对方想了老半天,回答说,反正自己从来不穿, 商店里面似乎也没有看到过。


凯旋门下,少先队员举行欢迎仪式,看着穿着白衬衣,蓝色百摺裙,带着红领巾的女孩子们,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外宾来到,也要穿戴整齐列队欢迎。


被告之,街头的欢迎队伍有几十万人。而能够有这样盛大欢迎仪式的外国领导人,除了中国,还有俄罗斯,普金访问的时候,街上有三十万人。另外就是韩国总统访问朝鲜。


街头的欢迎队伍还挑起了中国民族舞蹈,而普金来的时候,跳的则是俄罗斯民族舞蹈。


同行们拼命拍照,高呼比阅兵还好看。询问组织方式,陪同的官员告诉我们,由每个区负责组织。


聊起平壤人的生活状态,被朝鲜的官员告知,依然缺电,家里面没有热水,要到公共澡堂洗澡,食物供应依然不足。除了使用票据,可以用现金到商店买东西。


平壤的电脑普及率很高,在商店里买一部电脑,贵一些的大约一千美金,便宜的,一百美金也有。


但是市民们使用的是内联网,不能连接境外的网站。这些软件大部份都是朝鲜自己的电脑人才写的。至于这些人才怎样培养,对方说,依靠的是那些到外国工作学习过的朝鲜人当老师。


于是聊起了另外一个话题,那就是为何这些在国外学习工作的朝鲜人不留在外国。官员很自豪的介绍,大部份都回来,培养下一代。


大学里面很多的先进设备,都是这些人带回来捐出来的。当然,这样的说法,无从考证。


陪同的官员很年轻,英文很好,原来是英文专业出生,因为工作的关系,去过很多的国家。


小时候去过北京,觉得和平壤差不多,但是前几年再去北京,翻天覆地的变化。


问他是否希望平壤也能够发展的像北京那样,朝鲜是否想走中国的发展道路,他很婉转的说,中国的那套,那是中国为了自己的利益,那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朝鲜要走自己特色的社会主义。他用了这样一句话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其实,看他的表情言下之意,中国已经和资本主义差不多了。


问他如何看待资本主义,他说,既然别人觉得好,那就是别人的选择,就像他自己,选择社会主义。


聊起朝鲜发射导弹,发展核武器,他很认真的解释,这是因为朝鲜是一个被大国包围的小国家,尔历史上也有被侵略的历史,因此需要把发展军事放在首要位置。


他说,发射导弹,民众都很兴奋,因为不怕被人欺负了。


聊起六方会谈,对方斩钉截铁的说,已经死了。


朝鲜需要的是和美国对话,因为如果美国不能够和朝鲜关系正常化,那其他的问题都无法彻底解决,而美国,毕竟还侵占着韩国。


不过从聊天中,又可以感受到他对美国的喜爱,为没有看到柯林顿尔觉得可惜,说起在学校看美国电影学习英文的时候显得眉飞色舞。


似乎所有表白反美的国家,民众对美国都有着一种爱恨交织的感觉。


星期一早上午五点多要出发去桧仓,距离平壤四百多公里,曾经是志愿军的指挥中心。


不过有兴趣不是因为那里有毛岸青的墓地,而是终于有机会看看平壤以外的地方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