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测绘设备配合我战略武器 西方未必有

唐人玉 收藏 2 9362
导读: [img]http://img4.itiexue.net/1366/13661656.jpg[/img] 用双脚丈量土地的“野战军”——记总参谋部第一测绘大队 如果一个人酷爱户外运动,愿意一年中至少7个月上高原、去海岛、钻密林,当测绘兵倒是挺适合的。总参第一测绘大队官兵的工作就是这样,不过他们在跋山涉水时,还要肩扛手抬沉重的精密仪器,而且身负艰巨任务。 那些价值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全站仪、卫星定位仪、经纬仪,能够测出点位坐标、发射方向、重力参数,这些精密数据是战略导弹发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先进测绘设备配合我战略武器 西方未必有


用双脚丈量土地的“野战军”——记总参谋部第一测绘大队


如果一个人酷爱户外运动,愿意一年中至少7个月上高原、去海岛、钻密林,当测绘兵倒是挺适合的。总参第一测绘大队官兵的工作就是这样,不过他们在跋山涉水时,还要肩扛手抬沉重的精密仪器,而且身负艰巨任务。


那些价值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全站仪、卫星定位仪、经纬仪,能够测出点位坐标、发射方向、重力参数,这些精密数据是战略导弹发射、神舟飞船飞天须臾不能离开的。几乎每次重大战略演习背后,都有测绘兵默默工作的身影。


有人计算过,大队的官兵年均行程130万公里,一代代测绘兵的累计行程相当于绕地球1500多圈。官兵们爱唱的《测绘兵之歌》道出了他们的心声:“热血绘经纬,铁脚走河山,背囊一个家,使命千斤担,把忠诚写满陆海空天。”


工作在人迹罕至之境


总参第一测绘大队的官兵们自称为“野战军”,因为他们作业的地方,很多都是坡陡路险、野兽出没的人迹罕至之地。


2001年初,大队接到命令,派测量小组赴神农架地区执行某国防重点测量任务。太阳坪是神农架的中心点,由美国和澳大利亚探险家组成的探险队1992年为了寻找野人,曾到过距离它12公里的地方。测量小组的队员指着军用地图上的神农架中心区说:“我们一定要征服它。”


汽车到达简易公路尽头,向导拒绝再往前走。官兵们步行不远,就看到当年美澳探险队留下的警告牌,上面用中英文标明了这里可能遇到的危险以及野兽伤人的记录。测量小组依然决定继续开进。


当小组快到测点时,预料中的事情发生了。30米外,一只金钱豹瞪着铜铃般的眼睛看着他们,队员们按照预想方案,一动不动,瞪大眼睛盯着金钱豹。


10分钟后,金钱豹懒洋洋地张了张嘴巴,转身离去。路上,他们又碰到一头黑熊、3头野猪,还有一只“长得像狼”的动物,好在有惊无险。

完成全部任务,测量小组在归途中再次经过美澳探险队留下的警告牌时,队员们在牌子背面留下一句话:“公元2001年,我们用双脚丈量过这片美丽的土地——一群普通的中国测绘兵。”


这些测绘兵还仔细丈量过祖国的边境线。1993年,时任中队长严银江带队执行中缅边境联测任务。云南边境漫山遍野开满鲜艳的木棉花,但这美丽之下隐藏着致命危险。


小组进山不久,就看到路旁的警示牌:雷区,禁止进入!严银江无奈,只好到附近寨子里租了两头牛,牛在前面走,队员们踩着牛蹄印跟着。


突然,一声巨响,一头牛立时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溅了严银江一脸,另外一头牛惊得往前狂奔,严银江沿着牛脚印又把它找回来。赶着牛,测绘队员们穿越雷区,圆满完成了所有点位测量任务。


这些让人心有余悸的故事已经过去一二十年,如今,先进的装备在不少方面已经减轻了人的劳动强度,但大队总工程师朱汉泉说:“今天的测绘工作依然充满艰辛。”


测量水平已达世界先进


按照经典定义,大地测量学是测绘地球表面的科学。这门学科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大地控制网。


除了经济上的广泛应用,在军事上,这张特殊的网将为导弹的发射和精确打击提供发射点和打击点的精确坐标,没有它,导弹就成了“瞎子”。


随着全球导航定位系统在现代战争中的出色表现,我国上世纪50~60年代建立的天文大地控制网已不适应现代战争需要,必须尽快建起与国际接轨的以地球质心为原点的高精度卫星定位大地控制网。

这项十分浩大的工程,测区遍布全中国,计划任务完成时间为20年。担负此项任务的总参测绘第一大队成立攻关小组,革新仪器设备,改进测量方法。


从1990年到1997年,军人的使命感促使他们仅仅用了7年时间,就完成了计划书中20年才能完成的任务,实现了我国卫星定位一、二级网数据的采集,为2000中国大地坐标系奠定了数据基础。


2008年7月1日,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后,2000中国大地坐标系全面启用,从此我国拥有了自主建立的三维高精度空间控制基准,使我军作战指挥、武器装备试验和军事行动具备了全球统一的高精度坐标框架。


重力场也是大地控制网中的重要数据,它直接影响人造卫星精密定轨、远程武器的精确打击,但长期以来,我国重力场的信息探测,主要靠陆地、海上重力测量,效率低、劳动强度大,陆海交界、沙漠地区还存在不少空白区。


总参第一测绘大队联手科研单位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套航空重力测量系统,彻底改变了过去的数据采集模式,工作效率提高了100倍。


这套国际最先进的航空重力测量装备迅速转化为保障力。2005年,大队成立我国第一支航空重力测量队,很快填补了浅海大陆架地区重力数据的空白,高精度地完成了我军航空重力测量任务。


精度是体现测绘水平的重要标志,总参测绘局局长薛贵江说:“测绘大队的测量水平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有的方面已经进入领先行列。从装备上讲,外国有的装备我们都有,我们有的,他们未必有。”

前些年,我军使用的某型天文测量仪器是进口产品,这种仪器服役到期后,外国对我实施新一代天文测量仪技术封锁。


大队干脆与科研院所合作研发,经过3年攻关,成功研制出新型天文测量系统,这套系统彻底改变了传统天文测量模式,原来五六天的工作量如今只需5小时即可完成,计时精度也提高了3个数量级,成果最终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为战略武器提供高精度测绘保障


作为军事测绘的“国家队”,总参第一测绘大队任务繁重,每年3月到10月,官兵都在外执行作业任务,他们常常自嘲为职业“驴友”。


大队长李海介绍,近年来,官兵们先后参与14次重大战略演习,为多种型号战略武器提供600多次高精度测绘保障。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大队受领某型号导弹井下发射测绘保障任务,作业难度很大。“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说的就是我们。”李大队长说。


他们研究采用了井下方位角传递对瞄法,使精度不断提高,并对测量结果进行相互检核,相互验证,确保了战略武器试验圆满成功。


与此同时,他们还开始承担航天发射的最高等级测量保障任务,从“神舟”系列到“嫦娥”系列,作业官兵遍及雪山、草地、林海,内、外作业总工天每年都在8000天以上,每次都为发射区和国内外测控站提供精确的测绘保障,上亿个数据信息形成立体多维的高精度测控基准。


2008年,大队荣获“军事测绘重大工程建设奖”。

与载人航天工程同样振奋国人信心的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是我国自主发展、独立运行的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


1997年以来,大队承担了保证北斗导航定位卫星的准确发射和维持系统空间坐标基准的重任,他们先后完成数十个地面站数百次测量和多次发射射向测量,提交的上百万组数据无一差错,确保了卫星的发射成功和系统空间坐标基准的实时统一。


在测绘大队军史馆,一张军委首长接见测绘兵的照片被放在醒目位置。那是2007年,大队为某型战略武器成功试射提供了精准的定位定向测量保障。


试验成功后,军委几位首长专门接见了他们,并高兴地说:“你们辛苦了!发射用的点和射向都是你们测出来的,你们的工作很重要,也很辛苦。只有测得准,才能瞄得准、打得准!”


“几乎每一项大型武器试验我们都要参与保障。”大队政委李红兵说。


上世纪90年代初,大队执行我国首座紧缩场测绘保障任务,这是一个全新课题,其测量精度将直接关系到某新型装备的性能。


官兵们运用自主研发的精密工业测量系统,将测量精度较理论要求提高1倍,为我国某高技术装备研制提供了基础性技术支撑。


近年来,大队还对南海、黄海等区域中上百个海岛礁进行测量,精确测定坐标、方位和重力信息,为军事斗争准备提供有力支撑。


测量数据事关国家利益,官兵们精确把握测量尺度,不误测一尺也不少测一寸,测量成果优秀率达100%,为维护我国海洋权益和国家安全作出了突出贡献。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