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43章 良好的开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王文桐这几天的心情又紧张起来,镇里组织的去杭州的旅游团回来了,然而,王大庆却没有回来,同去的李镇长告诉他,王大庆提前两天就回来了,说是有一笔特殊的业务需要他亲自办理。王文桐有些蒙了,这一切他都不知道。他问王大庆的具体情况,李镇长说不知道。

“这个混蛋王八羔子,整天就知道玩女人泡小姐,他能有什么正经业务可谈?他现在究竟去了哪里?这个时候可别玩出什么事?”王文桐心里想道。

王文桐知道儿子的坏毛病,见着女人就动不了窝,他到哪里都得想法干这种事,不然会感到浑身不舒服。可现在不是个时候,这时候没有回来,也应该打电话告诉他,拨了王大庆几个手机号码,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他预感到情况不妙,马上去农业银行的办事处,查了信用卡的使用情况,营业员告诉他,卡上的五十万元已被现金方式支取。王文桐急得又多次拨通王大庆的几个手记号码,结果还是一个都没有打通。

“这个败家的玩意,这个时候能够跑到哪里去?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干嘛不死在外头,省得整天为他提心吊胆,搅得自己一点好心情都没有。”王文桐心里骂道。

王文桐现在急的倒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担心的是王大庆的下落,他如果是因为害怕被抓而自寻生路,躲在一个边远偏僻的地方,这正是王文桐所希望的,如果是出了意外或遭遇不测死亡,这对于他来说,也并非是他所担心的,他现在唯一所害怕和担心的是王大庆是因为其它事情被警方抓了起来,王大庆是个花花公子,到处寻花问柳,如果被外地警方抓住,那一切事情可就麻烦了,因为外地警方是不会手下留情,把他审个底掉,那手法可是高去了,由不得你不说,什么事情都会被逼问出来,这小子撑不住一定会把实情全都说出来,到时案子一定会转回县公安局,无疑会暴露整个事情的真相,那时胡治国也无能为力,现在看来,马勇生根本不把他当回事,不把他夹在眼里,一些事情都是冲着他来的,他自身都难保,还有心思管别人的事,如果那样,灾难便会接踵而来,王文桐不敢想下去了。

他想了许久,拨通了朱世斌的手机,他说:“表弟吗?情况有些不妙,大庆他失踪了,我不怕别的,我就是怕他落在外地公安局的手里,他们可不会心慈手软,一定会问出事来,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可就全完了。请你想想办法探听他的下落。……是,这都怪我想的不周到,可事已经出了,那有什么办法,好,好,我听你的消息。”王文桐说着挂断了手机。

“真是他妈的越渴越吃盐,事情全都乱了套,我是前世造了什么孽,怎么生了这么个混蛋败家子玩意,到处惹事生非,没有让你省心的时候,一天到晚总是为他擦不完屁股。”他自言自语地说。

王文桐又给胡治国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从公安局内部查查有没有王大庆的下落,胡治国告诉他没有王大庆的消息,他会从其它渠道调查有关信息。王文桐心里没有底,急得在屋子里直转圈子,嘴里不时地发出叹息声,王大庆的失踪已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感到此时是危机四伏,已走入了绝境。

孙耀章到治安科上任后,工作开展很是不顺利,治安科的同志对他的戒备心特别大,对他所提出的问题总是采取回避态度,或者干脆回答说不知道。这让孙耀章极为恼火,这是有意和他作对,真想大骂他们一顿,但一想到自己的工作,他忍了下来,没有过多的责怪他们,凭心而论,孙耀章对他们也很是理解,多少年的工作关系了,难免有一些私人感情,再有丁德顺在公安局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其能量非同一般,况且他现在又是副局长,人们都在静观事态的发展,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丁德顺的工作作风是独断专行、十分霸道,据说在离任以前,专门召开了一次小型会议,具体内容不得而知,无非是一些对付孙耀章的办法和措施,给孙耀章的工作开展制造难度和障碍。因为丁德顺必定提升了副局长,是党委委员,以后结局如何还是个未知数。他们对孙耀章他们还是不了解,也许是年龄小,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一点孙耀章有所察觉,于是他改变了工作方法,主动和同志们接近,和他们交心、谈心,逐步拉进了同志之间的距离,这一招果然奏效,同志们也主动和他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但对一些实质性的问题还是避而不谈,他没有急于求成,而是从各方面关心他们,逐渐打消了他们的戒备心理和对丁德顺的恐惧心理,致使工作有了一个新的突破。

早晨,孙耀章找马勇生汇报完工作,回到他的办公室,他刚坐下。内勤王术华独自推门进来,见只有孙耀章一个人在屋里,“老王,快进来坐。”孙耀章见他进来,连忙站起身来招呼道,同时为老王沏了一杯茶水。

“孙科长,我有些事想和你说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王术华说。

“您不要太客气,不要把我当什么科长,就当是一般同事,我今天没有其他事情,有什么话您就说吧。”孙耀章说。

老王疑惑地看了孙耀章一眼,孙耀章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把办公室的门关好。

“老王,不要着急,先喝杯水,您老在治安科年纪最大,可以说是科里的元老,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有什么话和要求您尽管直说,我会尽力想办法帮助解决。”孙耀章态度和蔼地说,同时坐在他的身边。

王术华把这几天的情况说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科里几个人琢磨了好几天,丁科长在治安科工作了这么些年,脾气暴躁极为专横,工作作风特别霸道,不过在职工福利这方面还可以,比起其他的科室相应要给的多些,这一点他们感到很满足。在他离任的那天晚上,专门召开了一个会,告诉同志们,好些事多长些心眼,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自己心里要有个数,不要满嘴里跑火车,嘴里没有的把门的,跟新来的科长胡说八道。

并告诉大家他现在可是副局长,虽然不直接管辖治安科,但他是党委成员,有些事情他还是说了算,如果有谁胡说八道,让他知道了绝不会有好果子吃。事后,在帝都大酒店请了治安科全体人员,并许愿说,大家伙只要好好干,绝对不让大家伙吃亏,那天酒喝的很多,也许是升任了副局长,他特别的高兴。

酒后,让会计给治安科每人发了两万元现金,只说是给大家的特别奖,至于是什么钱他没有说,并告诉大家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他一定会帮助解决,以前他也曾以各种名目发过一些钱,但是没有这么多。

大家虽然觉得很突然,也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是想堵住大家的嘴,但什么也没有说,给大家发钱毕竟是好事。事后,大家都觉得钱发得太多了,万一以后出了事,这都会受到牵连,但又都惧怕丁德顺的报复,所以大家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觉得这钱有些烫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大家都觉得孙科长是个好同志、好领导,有好些事情应该和你说说。不然,万一丁德顺出了事,大家都得跟着吃瓜落,工作这么些年了,为了这点钱而受到牵连根本犯不上。

虽说算不上贪污,但如果丁德顺出了问题,把这事说出来,可以说是私分公款,这罪过可也不轻。

“昨天,科里负责财务的张英、贺洁她们俩人跟我说了一些情况,因为我年龄最大,对我也比较信任,她们不敢跟你直接说,怕你对她们采取措施,她俩的小孩都不大,万一你要……。”王术华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

孙耀章心里明白他的意思,是怕他断然采取措施,到时她们无法说清楚,必定她们是负责治安科财务工作,丁德顺要是耍起坏心眼,把责任全部推到她俩身上,她俩是吃不了兜着走。丁德顺这样做有关手续肯定不全,会计法是有具体规定的,她们这是严重失职渎职行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看来科里同志们转变了对他的看法,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孙耀章心里十分地高兴,急忙说道:老王同志,首先感谢科里同志们对我的信任,也十分感谢您,作为一名老公安同志,您给大家起了一个表率带头作用,说明您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事业心,这样极有利于治安科以后工作的开展,您转告张英和贺洁她们俩,不要有什么思想顾虑,要正视自己的问题,一些问题不是她们的过错,我相信局党委会正确处理的,把有关帐目好好整理一下,可以随时来找我,这是我们科里工作一个良好的开端,完全相信大家。回去告诉张英和贺洁她俩,要注意工作方法,有关财务问题暂时不要对外泄露,以免出现意外情况。

“这我完全明白,我会告诉她俩的。说实际的,一些事情不能赖她们俩,这些都是丁德顺他们干的,丁德顺和吕玉莹他们俩是正副科长,一些事情都是他们当家作主,还有张景明,这个人心眼极其的坏,把丁德顺当作他亲爹一样孝顺,和他穿一条裤子,一些事情丁德顺都和他商量,他们俩狼狈为奸,从中捞了不少好处,科里的人们都骂他是秦桧、哈叭狗,这不丁德顺走了,把他也带走了,不然他没法在治安科呆下去。”王术华说。他又和孙耀章说了其他一些事情,使孙耀章对治安科的情况大致有了基本了解。

送走了王术华,孙耀章心里很是兴奋,这几天的工作没有白做,总算取得了同志们的信任,这对以后治安科的工作开展起了决定性作用。他拨通了马勇生的手机,向他汇报了刚才王术华反映的情况,马勇生听了很是高兴,要他趁热打铁,以财务问题为突破口,查清治安科存在问题的内幕,彻底挖出公安局内部的蛀虫,捣毁社会上的黑恶势力,给全县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是,保证完成任务。”孙耀章信心十足地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