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67章 甄别

亦浩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这时,川崎里俊在门外报告,还没等到义田伍男的允许就推门进来了。

正在气头上的义田大佐刚要发火,一看是川崎,一愣,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人。

川崎里俊向义田大佐敬了个礼,大声报告,“报告大佐,大日本皇军华北方面军义田大队川崎里俊准尉伤愈归队,向您报到。”

义田大佐这才确认,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军官确实是川崎里俊准尉。

义田本来就很喜欢川崎,才对川崎还是有些关注的。自从几个月前的那次战斗结束后,他在业没有看到过川崎,问了几个军官都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的,就连川崎的中队长也没说,川崎小队执行迂回任务这个细节,只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推进战斗中人员战死而得不到尸体的事情多得是,就一律按阵亡处理了。

义田也以为川崎为天皇尽忠了,当时还难过了一会。听川崎报告完毕,看着川崎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义田高兴的上前张开双臂拥抱了川崎。


川崎说他是跟着渡边队长回来归队的,这真是让义田喜出望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义田大佐有点原谅渡边了。八路军伤员没有抓着,把川崎带回来了,嗯,算是功过相抵了。

看到低垂着脑袋的渡边队长,川崎知道,渡边肯定是因为没抓到人挨了大佐的训斥,就帮着渡边说好话,“大佐,我头天晚上,亲眼看见一小队八路军进了村子,把伤员都接走了,本来也要带我走的,我假装拉稀走不动路,说过几天好了再走,他们没有勉强我,才留下来的。”

渡边还要试图解释什么,义田大佐也懒得听了,挥挥手让渡边走了,而把川崎里俊留下了。


义田大佐留下来川崎有两个目的,一是要对川崎询问甄别一番,毕竟是失踪了三四个月的时间,要是真的甄别出问题来,那义田伍男对他也是不会含糊的,这不是开玩笑的。这第二嘛,如果川崎没有问题,那也就算叙叙旧了,毕竟川崎是他的小老乡忘年交嘛,战场失踪失而复得,总算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川崎早就做好思想准备了,这事绝对想了不是一天两天,把个谎话编的天衣无缝。

川崎说,“我在战斗中负了伤,打断了腿还有肩膀上也挨了一枪,流了很多血,就昏迷了,等我醒来以后,我发现躺在一个农民家里了,这个村庄是曹家庄,之前,我们扫荡的时候去过的。那些人还给我治伤,从大腿里取出来一颗子弹,对我还不错,你知道八路军是优待俘虏的。对了大佐,你看,落下两个疤呢。”

说着,川崎就脱了衣服,露出肩膀和大腿上的伤疤给义田大佐看,大佐还伸手摸了一下,是枪伤留下的疤痕。

川崎继续说道,“大佐啊,这一开始,我在村子里根本不敢露面,大佐您知道,这曹家庄原来可是八路军的老根据地,那些人对咱们日本人恨着呢,可是,我得活下来,只要我不死,还得想办法归队为天皇效力啊。

我看那小姑娘挺善良的天真无邪的对我还有那么点意思,我就顺着她的意思走了,哄着她开心,只要她开心了,她那个独臂的哥哥就好办了。

后来,村子里来了几个八路军伤员,这丫头家里也住了一个,还是个指导员,之前度过大学,有文化有想法,这八路军是想争取我做反战义士,我看强扭着不答应也不好,所以就干脆也来个顺水推舟,我想反正咱们的队伍有的是机会到曹家庄去的,只要是见到自己的队伍,我脱离他们归队还不容易吗?这不终于等到渡边队长带队到了曹家庄。

武安县这片地界不是归大佐您管着的吗?我只要回到大佐您的身边,那还怕说不清楚啊。劝我做反战义士他们太天真了,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日本川崎家的后裔,大佐,别人不了解我,您是最了解我的呀,再说,还是大佐您把我带出来到了中国的呢。今天我回到您的身边,真高兴,又能见着您了,能为天皇效力了。”

川崎这番话,是真话合着假话一起说的,大实话哄人一点都不含糊,听起来可是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又把个义田大佐当成前辈一样捧着,像迷魂汤一样把义田大佐灌的晕晕乎乎的,也就由不得他信不信了。

老义田把川崎的话先后想想也没发现什么纰漏,就放心了一些。再着说了,打仗作战也正是缺人的时候,自己难得有个贴己的。关键是这里是战斗部队不是谍报机关,看的是冲锋陷阵带兵打仗,没那么多事。

义田大佐高兴的拍着川崎的肩膀说,“好小子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义田还说,“念你顶住了策反,成功归队,给你提升一级,”义田的一句话,川崎的准尉就升为少尉了,还喊来了一水军需官,给川崎佩戴了新的军衔。


在义田大佐办公室的时候,渡边就看出来了,川崎和义田大佐的关系真是不一般,所以,他本来憋在肚子里还有好多的疑问也就不好再说出来了,大佐都已经不计较了,自己也别再找不痛快了,还是顺溜着点顺势而为的好。

义田挥手,让渡边出去,渡边灰溜溜的退到门外,可他没有马上离开,站在门口想等着川崎出来。

等川崎从义田大佐的办公室里出来,肩上的军衔已经换成少尉了,更让渡边觉得川崎这人还真是了不得。


这渡边本来不是义田的原班属下,是战斗减员整编后划归到义田大佐手下了,与大佐的关系自然就远了一些,想想自己来到义田大佐手下这阵子的种种不顺,义田大佐对自己更是不怎么待见,渡边就想,说不定还得指望这个川崎少尉在大佐眼前帮自己说话呢,就主动和川崎热络了很多,那些疑问的事,就统统扔到脑后了,大佐都不管了,我还管个屁啊。


川崎里俊机智勇敢的救下了几个八路军,而且顺利归队过关,继续获得义田大佐的信任,还被委派接替阵亡的一个中尉,在渡边的中队里当了小队长,他这心里就踏实了很多,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上峰如何了,在这个地方,只要有义田大佐,那就是说一不二的。


川崎是回到日军队伍了,他的心却已经留在曹家庄了,留在妮子那里了。川崎经常做梦都梦见妮子,梦见妮子已经披红戴绿的成了他们川崎家的新娘。

他实在是太想妮子了,他甚至都敢胆大到借着单独带队外出巡逻的机会,到曹家庄去走一趟,还在妮子家门口转悠了一圈,妮子和强子都不在家,没见着人,川崎就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川崎信守了他对妮子和任智的承诺,绝对不伤害中国人。


有一天,川崎他们中队出城收缴粮食,遇到一支迎亲的队伍。

看到日本鬼子来了,吹鼓手和迎亲的人一下子就跑散了,新郎拉着新娘一起也往庄稼地里跑。

庄稼地已经秋收完了,地里已经藏不住人了。

新郎被渡边开枪打死了,新娘子就被抓了,由几个士兵拖着扔到了一个破败的田间小屋的墙里面。

新娘蜷缩在墙角上,一个劲的磕头求饶,请求放过她。

川崎远远的看见了,就知道渡边这混蛋要干什么坏事,就跟着走了过去。

川崎走进去的时候,新娘头发凌乱,衣服的前襟已经被扯开了,露出了半边Rufang,前胸有两个红红的手印,裤子也被解开了,渡边正在猴急的脱自己的裤子,手枪军刀也给扔在一边。

川崎上前什么都没说,飞起一脚把渡边踹到在地。

渡边一个咕噜爬起来,裤子已经掉到了大腿下边,渡边拿过军刀抽出来就要劈,川崎拔出手枪“啪啪”两枪打在渡边的脚下,这两枪让渡边一愣,骂一声“巴嘎”就要发作,这才看清是川崎,立刻软了下来,他知道川崎虽然是自己手下的一个少尉,那是义田安排下来看着他的,是惹不起的。只好咽下这口气,悻悻的走了。

新娘跪在地上连连给川崎磕头,川崎佯装生气的,“还不快滚?招惹我们队长也不分个时候。”女人听了连滚带爬的跑了。


回来以后,渡边是有恼火又害怕,恼火的是川崎坏了他的好事,妈的,老子也是很久没碰过女人了,害怕的是怕川崎在义田大佐面前奏他一本,本来他在义田大佐面前就不吃香,再让川崎奏一本,还不又得一顿耳光子。

川崎当时也是一时的冲动,手起枪响镇住了渡边,再加上有义田大佐撑腰,他也不怕渡边,再说,他也犯不上给渡边奏一本,救得那新娘子幸免于难,过去也就过去了。

渡边看看没什么事了,觉得川崎还算仗义。所以,渡边总想找机会和川崎搞搞关系,川崎也不好烟酒,机会还真的不好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