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芦沟桥事变后统帅部历次会议记录看凇沪会战起因无责任乱弹版ZT

长津湖 收藏 8 1094
导读:奥斯卡.冯.罗严塔尔 这些统帅部的会议都是在何应钦官邸召开的,从7.11开始,开了20次,基本上是为了应付7.7事变后的复杂形式,大家讨论初期的战略政略和各方面准备情况的。斗胆自行胡乱分析了一下。 7.11第一次汇报: 这次汇报主要是检讨弹药粮秣储备情况和新武器分发情况的。当时储备有5亿发步机枪弹,3亿发是库存,2亿发分发到部队。库存中有6000万发在黄河以南,长江以北,武昌有4000万发,南京1亿发。山野炮弹22万发,步兵炮、迫击炮弹50万发,战防炮弹3万发。这些弹药够二十个德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


这些统帅部的会议都是在何应钦官邸召开的,从7.11开始,开了20次,基本上是为了应付7.7事变后的复杂形式,大家讨论初期的战略政略和各方面准备情况的。斗胆自行胡乱分析了一下。


7.11第一次汇报:

这次汇报主要是检讨弹药粮秣储备情况和新武器分发情况的。当时储备有5亿发步机枪弹,3亿发是库存,2亿发分发到部队。库存中有6000万发在黄河以南,长江以北,武昌有4000万发,南京1亿发。山野炮弹22万发,步兵炮、迫击炮弹50万发,战防炮弹3万发。这些弹药够二十个德械师三个月用。

粮秣储备有50万人,10万匹马一个月份,正在购办两个月份的储备。

以上储备黄河以北是一点都没有,首要任务是将以上粮弹储备一部推进至黄河以北储备。

韩复渠各师计划每师补充2000支汉造新步枪。

通信兵团1个营调至新乡,1个营调至郑州待命,随时北上。

评论:第一次汇报可以看出中央当时准备将一部德械整理师调往北方作战,所以军实先行筹备,同时安抚韩复渠,稳定山东局势,当时最担心的就是日军在青岛、海州登陆,切断津浦路,断绝中央与北方的联系,所以优先补充韩复渠的部队,通信兵也向北推进,切实掌握好北方情况。


7.12第二次汇报:

计划派遣熊斌至保定,并向二十九军承诺,如果需要子弹和军实,中央将源源补充。

评论:害怕二十九军擅自妥协,华北进一步特殊化。


7.13第三次汇报:

增拨2师补充旅(后独立)一个团驻守上海,95师北上填防。

评论:南方开始注意守好后门,陆续开始调兵北上。


7.14第四次汇报:

熊斌在保定说二十九军并不希望中央军北上,只希望到津浦路北端填防。十一日宋已经签字认可日方条件,中央对北方可能丧失极度担忧,同时觉得平汉、津浦路空隙过大,需要调兵北上。但应注意不能全用德械师,应夹杂其它稍差部队。

北方既不可恃,长江封锁就需要切实进行,开始撤除长江之灯塔、航标。海军设立封锁线,巩固吴福阵地,江阴要塞强化,原定装海州的8.8炮,移装江阴。

评论:当天是中央对北方局面最为沮丧的一天,认为北方已被二十九军出卖,已经准备在淮河占领守备阵地(抽调部队填补平汉、津浦路空隙),原来计划在海州建立要塞,防止日军上陆切断津浦路的计划在当天被放弃,准备转而退守长江,强化沿江要塞,邀集日本军沿江而上的部队,并在当天成立各预备军序列。当时中央对北方唯一的期望就是能拖至长江设备完成,可以确实控制长江之安全。战略意图至为消极。(当晚秦德纯打电话至庐山代表二十九军表忠心,气氛开始转为谨慎乐观)


7.15第五次汇报:

主要讨论防空兵力分配计划:庐山的十门2公分炮调南京,3.7公分炮部署若干在太原,武汉分配3.7公分炮4门,石家庄2公分炮4门,保定2公分炮3个连,开往北方的高射炮兵统一开彰德,由第10师控制。

航空兵根据地拟设立于太原,空军主力北上。

评论:防空兵分为两个重点,南京和河北前线,空军也开始北上,可以判断在短短一天内,国军决心又发生变化,准备在华北地区集中兵力会战,以确保华北。


7.16第六次汇报:

这次汇报主要讨论了战争局部化和全面化德不同因应方法:如果是局部化,不能绝交宣战,如日军有在青岛、海州登陆的意图,我必须在上海先动手。如果全面化,则是绝交宣战局面,则最忌惮的是日军沿江而上,在长江腹地到处开炮,至为不利。

炮兵第7团委座要求必须北开。

评论:注意!从这些意见可以看出,中央在抗战初期是始终希望将战争控制在局部化的范围内,所以计划将国军主力调往北方会战,利用顽强抵抗换取一个较好的和平条件,无论如何不能轻易丧失华北,如果日军试图在青岛或海州登陆,以囊括整个华北再进行谈判时,华北丧失是中央不能接受的,所以可以考虑在上海先行动手,吸引日军对华北的注意力于江南,通过顽强抵抗后再提出和平,可能还能保证华北大部完整。同时认为全面开战对自己极度不利,长江将会成为自己的死穴。当时中央的战略可以说是相互矛盾,既认为要保全华北不能在江南开战,又认为只有在上海开战才能保全华北。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计划在上海开战是为了吸引在华北侧背登陆的日军,确保津浦路的畅通,而不是转变日军进攻轴线,让日军沿江仰攻(这恰恰是中央最害怕的事,日军海军强大,自己抵挡不了)。



7.17,第七次会报:

炮兵七团已奉命开赴保定归属孙连仲指挥,这个团装备的是克式野炮,属中央嫡系。

商震的32A抽调四个有力团组成一师进驻石家庄。

长江要塞炮位重新划定,总体向下游推进。

8.8炮四门仍装海州,要塞工事未完成前,先放置滁州。

长江航标灯从速撤除,由各要塞司令,各警备司令切实负责。

日方警告商用民航客机不得飞赴北平,否则击落,欧亚、中航飞机仍飞北平无误。

通信兵团需要充实,各行营电话排调回。

…………

仍继续讨论全面化与局部化问题,如果全面化后,日本海军占绝对优势,可以以交战国地位通告各国,禁止一切军需品和军需原料输入中国,其范围甚广,现我国一切军用品能否自给,大有问题。而且我国在日本侨民无法保护,我无如许船只装载侨民回国。如不表示绝交,则军需品输入在年内还有办法,否则全无办法矣。

空军汇报前年飞机应当退伍,去年飞机精华期已过,明年补充飞机尚未到达,且北方燃料、炸弹、飞机场等均无准备,须到明年一至三月,新飞机补充齐全,方为我空军有利时期,但何应钦指示,日本在北方更无机场准备。

评论:在这个第七次汇报中,只看到两个字“强硬”,继续向北方增兵,但是仍从人地相宜来考虑,但绝非只调弱旅杂牌。孙连仲军是部分德械,半中央化的整理师,商震的32A参加过长城抗战,素称晋军中能战者,炮七团亦是嫡系,而且克式野炮射程良好,可以在平原与日军炮兵抗衡。南方也将防线向下游推去。

另外在外交折冲当中,日本人威胁要击落我们民用客机,但仍命令照飞不误。空军认为准备未全,不能开战,就直斥空军畏缩。但是仍然抱定不将战争全局化的宗旨,着眼点又考虑了后勤输入的问题,认为不全面开战可为军需输入争取一年时间。但是基调已经是定了的,在北方会战。南方将敌人拒之门外。


7.18第八次汇报:

这次汇报主要是讨论部队向北方机动时的防空问题还有战时费用必须节省。

评论:从此次汇报可以看到统帅部战争气氛逐渐浓厚,炮七团和三十二军开进时遭到了日军飞机扫射轰炸,使得中央对日军克制态度所抱的幻想渐渐破灭。从对行驶列车的编组,高射MG的架设等很细微处都不厌其烦的教导,可见其实中央对战争扩大虽然有准备但是心中无底,对手下部队素质没把握。另外通报全军在未正式作战前不能发给许多特别费用,较剿匪时给予还要节省,因大战发生后,财政与经济统制,能有饭吃尚属幸事。从这些悲观话语,可见中央渐渐有了最坏准备。


7.19第九次汇报:

当天何应钦与喜多领事会见。何应钦在汇报中表示两点:一点是对喜多,表示极端和平,但是是为了掩蔽企图。二点是对自身内部,军队质量和训练,尚不够现有武器之地位。

二十日上午派员(程潜、徐永昌)赴庐山向蒋汇报这几天讨论的军略政略办法。

评论:何应钦仍然不是主战派。连日逐渐就开战事宜已渐渐形成共识,该向蒋汇报决断了。


7.20第十次汇报:

蒋于今日返宁,3.7公分炮和2公分炮进入阵地。

刘峙希望将95D调回河南,以沈克或杨渠统师代替,但被驳回。

海琛等舰连日在下关与日舰实弹对峙,请示办法。

评论:蒋已回宁,大政需要他来确定,这日汇报所以较为平淡,都在等待最高层圣心独运。


7.21第十一次汇报:

蒋转发了蒋百里的战略意见(即著名的凇沪开战并扩大之,引诱日军沿江而上),但蒋予以批驳,并调整战斗序列,中央军10D、17D、25D、83D二次北上。

熊式辉提出三点抗战主张: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移民坚物,坚壁清野;避实击虚,昼伏夜动。

评论:蒋拿出了自己意见,就是将华北投入的力量扩大,同时必须保证津浦路的畅通。他的意见是和统帅部讨论意见相同的,但是规模更大。希望在华北与日军打成胶着,南方确保陇海路,掩护津浦路侧背。总体战略是以战迫和。希望通过激烈抗战不在谈判桌上失去太多东西。


以后的汇报就是一些例行性的东西了,几点比较有资料价值的就是:

中央军沿沧保线集中,随时增援北平。

中央军编制调整,以后哪怕是整理师每师也只发步枪3500支。

计划弹药由比、法包造,每月购买5000万发左右。

规定各战区、集团军、军、师战时经费标准。

…………等等等等


结合一些日后事态的发展,小生就做出了自己的绝对无责任乱弹分析版。

国军抗战初期的战略就是一个方针,不扩大。

但是需要以战来迫和,决战地域是在华北,因为离中央精华地区较远,不仅不怕糜烂,而且可以源源接济,希望通过在华北的强势抵抗来换取和平。一可以平复国内高涨的民心,二可以在和平谈判中少丧失一点利益,多争取一点时间来积蓄力量。对日军的判断也是不想扩大态势的。此时最惧怕的就是二十九军妥协,拱手将华北让出。这样就毫无战略缓冲余地了。所以对二十九军是信誓旦旦,保证不断给予援助。而援助的大动脉就是浦口到天津的津浦路。但是津浦路有个致命弱点,就是陇海路。陇海路和津浦路在徐州会合,陇海路的东面起点海州离徐州距离就在马足之下。所以最担心的就是日军在海州登陆然后直扑徐州,切断津浦路后华北自然被日军囊括,而且徐州到南京也是一马平川。只有一道长江水障,连淮河都被日军抛在身后,至于长江对有着强大海军的日军来说,只是优势而不是劣势。所以最担心的就是日军在海州青岛方面的动作。所以不惜在上海方面先发制人,防止日军切断动脉。

但是矛盾在于中央绝不希望江南糜烂,所以统帅部抱着冒险主义的想法,也许可以将上海日军一鼓作气的清除吧?也许通过封锁江面可以阻止日军海军突入吧?但是最主要的期盼是日军看到战事在无限制的扩大后,可以立即回到谈判桌上。(其实国军最忌惮的还是日军海军一直突入长江中游,一下控制武汉,那就大事去矣,政府想往西南退都没路了,不管水路陆路都要经过武汉)

华北日军扑向武汉统帅部反而并不担心,因为日军由北向南只有两条路,一条沿平汉线,一条沿津浦路。平汉线要过黄河,侧翼是山西的山地,如果不把晋西北清除出一条安全通道出来,平汉路是不保险的。而进军山西的话,那仗就有得打了,全是山地大家慢慢拼吧。津浦路沿途都有部队,日本人扑过来正好节节抵抗。至于说由陕西入四川,那是国民政府迁到四川后才有的想当然的说法,当时日军往四川迂回做什么????

国军的战略绝症就是长江。所以说国军希望日军沿江仰攻那只能说明国军都是傻子。

所以归结到最后,国军抗战初期的战略如果从“不扩大,局部化”的六字心态来看待的话就显而易见了,就是:

抽调人地相宜的适量部队在华北配合二十九军顽强抵抗,确保津浦路畅通,源源接济华北。如日军有在海州动手意图则在上海先下手,确保津浦路侧背安全。通过顽强抵抗使日军觉得战争付出代价太高,重新回到谈判桌上。这样既能保证华北的大部完整又能安抚国内民心士气,更重要的是,赢得时间。

所以才有蒋在凇沪抗战时的念念不望的九国调停,他一定在想:“都打得尸山血海啦,小日本怎么还不提和平?”到了最后才发现大事去矣,华北兵败如山倒,连江南都引火上门,对手直扑首都。两路日军一路扫荡了山西后沿平汉线南下,一路沿津浦路急进。而中央军的精锐嫡系已经在上海和南京损失殆尽,此时确实已经是亡国态势了。

幸而日本人其实也没有大陆作战的实力,兵锋似锐实钝,津浦路的日军遭到了台儿庄的惨败,又花了四个月时间来捕捉徐州国军野战军主力,丧失宝贵时间。平汉路的日军虽然进军顺利,其实也是遭到了一定打击,加上花园口一场大水,停住了脚步。只好重新集结兵力沿江而上。国军才得以在武汉周围喘气整补。通过粤汉路运来了国外军需物资不断输血。凇沪会战其实才是真正对抗战总体战略有着极大的损害。

以上就是我的无责任结论,欢迎大家指正

-----------------------------------------------------------------------------------

转自音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