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战斗机很难对付盟军的空中堡垒机群!(下部分)

在纳粹德国空军服役时的施坦因霍夫

接上部分——德军战斗机部队与美国重轰炸机群的激战



今天大家都知道,很大一部分喷气式战斗机根本就没有交到担负截击对方轰炸机群任


务的部队手中。直到1945年初,这种情况才稍有好转。希特勒根本就没有认识到它


们的价值,甚至可以这样说:他对于天空中的战斗毫无概念可言。但同时我也承认,


即使所有的喷气式战斗机在一开始就投入对敌轰炸机群的战斗,这场战争的最后结果


也是改变不了的。 在参加过这场与盟军轰炸机群之间宏伟战斗的德国飞行员中,只有


少部分人活了下来。幸存者们都同意我的看法:攻击这些“空中堡垒”可不是一件令


人愉快的事。那些和我一样穿越过天空中浩荡轰炸机“溪流”的飞行员中没有人能忘记这幅画面,而


且我也可以肯定每个人能够完整回到基地时没有不感到欣慰的。


我希望通过我的描述,可以反映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极为重要和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


场斗争中的一些方面。


注释:

1943年8月17日,美国空军第8航空队第一次袭击位于德国施魏因福特的轴承工厂,2


30架轰炸机损失了36架,还有多架受伤;10月14日的第二次空袭简直是一场灾难,29


1架轰炸机中60架被击落,重伤17架,121架带中等程度损伤返航。两次战斗的战损率


之高是美军也无法承受的,以至于昼间轰炸暂停了一段时间。


约瑟夫·普利尔:德国空军著名的第26昼间战斗机“史拉格特Schlageter”联队联队


长,佩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101架击落记录,全部在西线取得,是一名对付盟国空


军的老手。在著名的战争影片《最长的一日》中,那位带领唯一一对德国战斗机在6


月6日飞越登陆场进行扫射的原型就是他。1942年10月9日,当时担任JG26第3大队大


队长的普利尔上尉第一次与B-17交战,当时的普利尔拥有西线77架的击落记录,是这


个王牌联队的首席空战专家。但B-17巨大的尺寸使他连续两次误判接战距离,最后在


第三次才成功达成拦截并击落一架轰炸机。由此可见拦截四引擎轰炸机的难度,而这


也是普利尔所击落11架四引擎轰炸机中的第一架。


当时施坦因霍夫担任驻西西里的第77昼间战斗机联队联队长。


自从美军四引擎轰炸机出现后德国空军就开始研究各种对付美军轰炸机的方法。来自


2./JG1的HeinzKnock中尉与DieterGerhardt少尉研究出以Bf109携带一枚250kg


炸弹并设定让其坠下一定高度之后爆炸以攻击轰炸机的方法。


这个提案於1943年三月廿二日进行第一次实验。5./JG11的Knock中尉(此时JG1已经


分裂成JG1和JG11两个联队)攻击一群刚轰炸完威廉港(Wilhelmshaven)的B-17,该枚


炸弹在机群中爆炸,击落了1架B-17。


当日稍晚Knock的这项“创举”层层上传。当天深夜帝国大元帅戈林还亲自打电话给


这位小尉官道贺。这个实验在Knock晋升5./JG11中队长之后继续进行。七月廿八日


携带炸弹的5./JG11的Bf109G击落了12架来袭B-17中的7架,其中一位飞行员只花了


一枚炸弹就击落了3架。


这种攻击法的困难在于需要先将战机飞至轰炸机机队上方约1,000公尺处,然后必须


将航向与航速调得和轰炸机一样,在设置延发引信之后将炸弹抛下。只有炸弹刚好在


通过机群时引爆才有效用,因此对高度的判断也是很重要的。由于事前准备工作太多,


所以这个方法很容易引起底下轰炸机机群的注意。不过显然地美军并未发现这个新战


术,因为他们将轰炸机的损失归咎于空对空火箭的攻击。


这个攻击法在美军护航战斗机大量出现后就没有实用的可能性了,因此便被打入冷


宫。 原文如此,这种代号为WFr. Gr.(Werfer-Granate) 21的空对空火箭发射器发射的应


该是210毫米火箭弹。


沃尔特·诺沃特尼WalterNowotny,德国空军第5号王牌,258架击落记录,钻石佩剑


橡叶骑士十字勋章。指挥过德国空军第一支喷气式战斗机试验部队——诺沃特尼大队


KommandoNowotny,1944年11月8日被美国P51“野马式”战斗机击落身亡。死后,德


国的第一支喷气式梅塞施米特Me262战斗机联队——第7昼间战斗机联队以他的名字


来命名。


1294架生产出来的Me262中只有200-300架被用于防空作战中。


正在投弹的B24“解放者式”重轰炸机群


梅塞施米特Me262喷气式战斗机的原型机正在试飞约瑟夫·普利尔空军上校在他的FW190飞机上,能让这种身经百战的飞行王牌感到畏


惧,证明了美国重轰炸机群的可怕


德军战斗机很难对付盟军的空中堡垒机群!(下部分)


“火刺猬”B17轰炸机的炮塔(图中可以见到尾炮塔和顶部炮塔)


德军战斗机很难对付盟军的空中堡垒机群!(下部分)


德国的王牌飞行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