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制内外:同工不同酬的故事——同为警察,协警干着同样的活,却拿着正式民警几分之一的待遇

龙泉利剑 收藏 56 22794
导读:编制内外:同工不同酬的故事 [img]http://img3.itiexue.net/1366/13660743.jpg[/img] 同为警察,协警干着同样的活,却拿着正式民警几分之一的待遇 时间:2009-12-31 来源:四川宜宾—《新三江周刊》 记者:黄影平 同工无法同酬,都是编制给闹的:一方面,有编制的人在“铁饭碗”和“高待遇”的体制内轻快舞蹈;另一方面,无编制的人在干着编制内人员不愿意干的繁重工作的同时,还面临着随时被清退的风险。 同工同酬

编制内外:同工不同酬的故事

编制内外:同工不同酬的故事——同为警察,协警干着同样的活,却拿着正式民警几分之一的待遇

同为警察,协警干着同样的活,却拿着正式民警几分之一的待遇

时间:2009-12-31 来源:四川宜宾—《新三江周刊》 记者:黄影平

同工无法同酬,都是编制给闹的:一方面,有编制的人在“铁饭碗”和“高待遇”的体制内轻快舞蹈;另一方面,无编制的人在干着编制内人员不愿意干的繁重工作的同时,还面临着随时被清退的风险。

同工同酬,在强大的体制面前似乎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美好愿望。虽然,同工不同酬,已有违宪和违法的嫌疑……

着警服的“二等公民”

几个月前,26岁的孙俊宇还是宜宾某县一名巡警。说他是警察,只因他上班着的服装与正式警察相比,除了胸前的警官号有略微差别外,其他的装束与正式警察无异。普通市民很难看出他协警的真实身份。

“我们属于‘辅助工’,平时大多就是跟着正式民警巡逻。”孙俊宇给自己曾经的工作这样定义。3年的协警身份对年轻的孙俊宇来说,有过期待,也有过彷徨,“最终我还是选择进父母所在的工厂上班。”在厂里刚转正不久的孙俊宇如今每月能拿到近2000元的计件工资,这与当协警时不到800元的月工资比起来,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能(有资格)缴个人所得税了。”

回忆起那段警察岁月,抓小偷、送过迷路老人回家,这些旁人认为无足轻重的事情对孙俊宇来说却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原本想把自己的青春岁月全部奉献给儿时梦想的警察事业,两次正式警察招考中几分的差距击碎了孙俊宇的梦想:“考不上正式警察,就没有编制,而没有编制,就意味着一辈子要当二等公民。”

编制,“通常是指组织机构的设置及其人员数量的定额和职务的分配,由财政拨款的编制数额由各级机构编制管理部门确定,各级组织人事部门根据编制调配人员,财政部门据此拨款。编制通常分为行政编制和事业编制”——这是百度对编制的定义。

“机关、事业单位的编制,从大的方向来说就是控制人员盲目增长,控制财政支出。”2009年12月23日,宜宾市编办事业机构编制管理科科长李志平谈到国家实施人员编制制度的目的时,这样说到。

“(编外聘用人员)应该是机关、事业单位用人机制的一种探索,这相当于政府购买公众服务。”市人事局一位知情人士如此描述,“这些被聘用的人大多数情况下被称为‘编外人员’。”

机关里的“计件、加班族”

每天上下班时,刘莉都会经过庄严、肃穆的法院大门,看到周围意气风发的同事,刘莉却丝毫没有一点归属感。“我在法院上班”,刘莉工作的地方被同龄人羡慕,不过,她也是一名“编外人员”。

每天的工作,对负责法院调解一般民事纠纷案件的刘莉来说,琐碎而机械。“计件工资”占到她每月近千元收入的大半。“感觉自己像个机器,做得多但很难在收入上有所平衡。”为了多挣钱,加班对刘莉来讲绝对是家常便饭,“每个案子的卷宗和资料必须整理齐备,说是辅助性工作,但要求却很严格,一旦出错随时可能丢掉工作。”

“临聘”是张磊给自己工作的定义。在交警部门负责输入交通违法信息的张磊和单位签有几年期的劳动合同,也享受了三险一金的福利待遇。但每月600—800元的收入对年轻的张磊来说明显不够。

张磊说,在交警部门有着截然不同的几类人:正式民警属于公务员序列,“旱涝保收”自然很正常;紧随其后的则是有着事业编制的工勤人员,他们与正式民警的待遇相差不大;而协警与单位的文职人员又属于同一档次,所不同的是“协警”有正式的警察制服,而文职人员则没有制服。除去工资外,上述三种人员每月都有200元的饭卡和相应的值班补贴,而饭卡在指定的小超市还能按市价换取米、油等生活消费品。

“最低层次的就是我们这种临聘人员”,张磊对记者苦笑。饭卡与补贴没有考虑到他们这部分人,而他要想增加收入,几乎只有一个途径——加班。“每周六加班在电脑上录入信息资料,每天有50元的加班费,每月就能多挣200元。”

不过,在交警部门除了正式民警和有编制的工勤人员外,协警的身份也同样受编制所限,不属于“体制”内的人员。

正式民警工资“以一抵仨”

李志平介绍,国家公务员待遇由财政全额拨款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事业单位的财政拨款方式主要分为以下三种: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这主要是一些管理型、纯公益性的单位(如中小学义务制学校);差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主要指带有部分公益性,部分经营性的单位,对其差额的不足部分,由单位自己补足(如市青年川剧团等);而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则主要是纯经营性的单位(如宜宾的酒都饭店)。

李志平说,最近几年,由于国家对机关单位的公务员、事业单位的人员实施“凡进必考”的政策后,每个单位正式公务员与事业单位人员的人数都必须经过人事部门的严格审批。但为了完成大量工作,有些政府机关及部分事业单位存在一些辅助性的工勤人员岗位也就不足为奇。“例如医院等带有经营性的单位,如果按照编制配备的人员数量肯定无法满足病人的需求,这也是客观造成大量编外人员的主要原因。”

但也有观点认为,这些辅助性的岗位,也是各单位中“杂、烦、急、险、脏”的工作,往往由临聘人员或编外人员承担。1990年代初期那种“价格双轨制”的模式与现在的“用人双轨制”模式十分类似。

以城区某巡逻大队为例,该大队一共只有9名正式警察,其他的80人均是协警。与正式警察相比,协警不受尊重的时候更多。“跑二排”这种带着蔑视的称呼,对城区巡警大队的周林来说已经习以为常。2008年初,周林经过考试后成为一名协警员,工资只有700多元,加上晚上的巡逻补助100元,也就800多元。

“一个正式民警的工资可以养三个协警。”与周林同一个大队的协警方勇说,很多协警员都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心中的那个警察梦。

“前不久才有人考起了正式警察。”这让两名协警很是羡慕,考公务员成为几十名协警共同的目标,“会上有领导说过,如果笔试过了,面试会优先考虑,毕竟我们是工作过、有经验的。”

对协警来说,除非翻身跃“龙门”考上正式警察或者公务员,否则还只能佩戴着协警号牌的标志,承受着体制内人员对其俯视的态度、面对社会上的复杂眼光。

“双进钱”与留后路

“没有上班拿工资”,这样被一般老百姓认为天大的好事,在一些有编制的事业单位并不鲜见。

胡立江供职的医院几年前就施行了“停薪留职”的政策,原本与科室领导不和的他,正因为有“编制”故而毅然选择了在外谋职。作为交换条件,医院按照其档案工资的一定比例每月支付胡立江生活费,并且保留其人事编制。凭借过硬的医术和副主任医师的“pass”,胡立江在外面发展的一直不错。然而几年后,随着政策的收紧,这样“挂”起的现象不再被人事部门允许,最终胡立江选择离开医院,卸下了“编制”,但回想起这段“双进钱”的日子,胡立江言语中仍有一些惋惜之意。

此外,诸如“承包权与编制对等”的案例在现实生活中也经常发生。这种现象,往往发生在一些差额拨款的事业单位。

陆晓是城区翠屏山公园管理部门的一名正式在编人员。同样也是在几年前,他就以“单位只给其买社保、医保,不发工资、奖金”为条件,承包了单位在公园内的一家农家乐的地盘,在自负盈亏的同时,每年还要向单位缴纳一笔承包管理费。

“一般人承包不到。”陆晓有些神秘的说,作为单位职工,陆晓所交的承包费与外单位人员相比,价格上肯定有些照顾。而让他感到最重要的却是,“农家乐开得顺利那自然最好,而如果亏本或者倒闭,还是可以顺利的回单位上班。”对这种留条后路的操作方式,陆晓将其形象的总结为“进可攻、退可守。”

陆晓说,与他情况类似的正式在编人员在单位里不在少数,不过是各人承包的经营方式与地盘有区别。

对这一现象,宜宾市人事局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重申,对事业单位在编人员“停薪留职”或者采用其他变相“留职”的方式早被明令禁止,但该官员也承认,这样的事情掌控的“阀门”主要在单位手中,要杜绝这一方式确实很难。

节约成本向编外人员开刀?

一方面,有些事业单位对有编制的人员采用“怀柔政策”;而另一方面,在面临单位“节流”选项时,编外人员群体无疑成为首选。

最近,零距离网络上有一篇《宜宾县人民医院不给招聘人员买医疗保险》的网帖称:“宜宾县人民医院从2010年元月开始不给招聘人员买医疗保险了,喊招聘的自己买农保或者居民医保,然后拿回去报”。

2009年11月24日,宜宾县人民医院医保科科长唐玲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承认确有此事,但帖子的内容与实际有出入。唐玲认为,医院并未侵犯到招聘人员报销医疗费用的权利,虽然是要求招聘人员自行购买医疗保险,但通知中也明确申明,招聘人员如果因病住院发生的费用,在农保(农村医疗合作保险)或者居民医保报销后,与社保医疗保险的报销比例相比的不足部分,医院会给予补差。

“实际上,招聘人员每年出的钱要少些,但得到的保障是一样的。”唐玲解释说。对此记者提出“社保每年还有返还门诊费,而且报销总额要明显超过上述两种险种”的问题时,该医院一位部门负责人默认了“单位想节约为招聘人员缴纳社保医疗费用这笔开支”的说法,但他随即认为,“这属于内部事务,单位有权这样做”。

“没有办法,这是单位的规定。”宜宾县人民医院门口,作为招聘人员的张丽,这名年轻的护士对单位的如此规定有些无奈。

“领导官位 宁有种乎”?

编制是特定的历史产物,有编制者“天然”享有诸多特权;而无编制人员几无升迁通道的情况,正在这些双轨运行的单位里成为常态——这似乎正印证了那句“宁有种乎”的古老诘问。

在宜宾市一家园林绿化部门,几种层级的管理现象同时存在,在正式编制的干部、职工之后,临聘人员作为“合同工”紧跟其后,而处于最底层的,则是那些真正在一线从事园林绿化的“季节工”。

除了岗位津贴、通讯补助、书报费这些正式编制人员才专享的待遇外,单位内部,合同工哪怕工作出色,也要面对“升迁”上的身份之困。在这个单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科长以上的干部选拔,原则上都是在单位正式编制人员中任命,合同工能担任的“领导”,仅限于班长、组长一类的角色。

在一些管理者眼中,有编制的人属于“体制”内“可以信赖的人”,当然,也有些事业单位出现一些特例——即外聘人员依然能做到单位高层领导的——但这种任命无一例外属于“内部任用”,都是上级任命。

而在某些正式编制名额少的单位,“有编制”与“有官位”几乎可以划上等号:城区某交警大队,在20多名正式民警和80多名协警的组成名单中,除了少数几名年龄偏大的正式民警不是领导外,其余的正式民警都任有中队长、中队指导员、副中队长等职务,协警只有个别任中队副职。

“正式民警与协警之间,大多是以30岁为年龄段来划分。”有知情人士谈到,“协警也有当上副中队长的,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同工同酬 尚待时日

不同事业单位间不同形式的财政拨款方式,甚至决定了这个单位对“编制”的倚重程度。大多数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编外人员的数量最少,而那些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里,编外人员超过编内人员的现象十分普遍,这对单位人员间待遇横向比较提供了参照对象。

不可否认,在多数事业单位中,同工同酬的提法被领导多次提及,在一些单位,没有编制的人员收入超过有编制人员的收入也不少见。

目前,正值年末,“年终奖”的话题逐渐升温,一些单位职工在思考今年能拿到多少年终奖时,2009年年初时网友发出的宜宾媒体年终奖调查表曾引起网友热议。在这份“酒桌上”拿到的数据显示,在我市部分媒体中,有编制的人员拿到的奖金达到没有编制人员奖金的两倍。

有学者指出,当前,我们国家的分配原则是按劳分配,同工同酬也是社会公平的具体体现。既然如此,在同一单位同一岗位的职工就应拿一样的工资,享受一样待遇,否则就是违宪、违法。

“(同工同酬)应该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实际上也应该这样做,但在目前情况下,短时间内还很难做到。”宜宾市人事局一位官员谈到。

2008年施行的《劳动合同法》给部分事业单位的外聘人员吃上了“定心丸”。一旦劳动者和单位连续订立二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后就应该“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自然在法律之下,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同样适用于此条款。

在此基础上,即将于2010年拉开帷幕的事业单位绩效工资改革,带给编外人员的“憧憬”也更多,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差额拨款事业单位的绩效考核制度业已成型,正在上报上级部门等待认定。

也有网友认为:对于自负盈亏的企业如银行、电信等来说,完全可以按照成本核算,确定员工的数量。对于由财政供养的单位来说,财政拨款的总额是一定的,原有人员不能适应工作,其收入完全可以降低,或干脆调离。何必再另聘人员分担编制内人员的工作量,把在编人员当“大爷”养起来?

(以上部分人员为化名)

(据宜宾《新三江周刊》)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王孝付:协警和代课老师都是剥削制度的产物

时间:2011年5月26日 来源:新浪网—新浪博客 作者:王孝付

最近,“协警之伤”、“协警之困”的新闻成为了焦点。

舆论认为“一线执法岗位尤其是处于较弱势地位的协警岗位,实际上已沦为极易受到伤害和不公平待遇的‘高危岗位’。”还认为应当“从制度上给予协警呵护,让协警队伍制度化、法律化、标准化”。

我却认为应当取消协警制度,就象取消代课教师制度一样。因为从深层次制度层面来说,协警和代课老师实际上是剥削制度和剥削思想的产物,是剥削制度的遗毒。类似现象在宋朝就已经很普遍了,武松打死了老虎,阳谷县聘他当督头,宋江当运城县的押司,等等,梁山好汉们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但是却被封建社会剥削制度压制在低端的岗位上,他们忍无可忍,最终被逼上了梁山。

虽然从表面上来说,剥削作为一种制度在现代社会已经被取蒂,但实际上这种剥削残存仍然在一定的范围内灵魂不死。既然干得是同样的工作,就应当同工同酬,给予相同的待遇,而不应当有嫡庶之分,正协之别。如果协警或代课老师占据的这些岗位是必需的,那么就应当给予法律上的保障——编制;如果协警或代课老师占据的这些岗位不是必需的,那就是人浮于事,必需予以精简,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果协警或代老师从制度上被消除了,那么也就不会有“协警之伤”、“协警之困”、“高危岗位”这样的负面新闻了,人们之所以敢对协警或代课老师不理解不支持,不善待和尊重协警和代课老师,就是因为协警岗位和代课老师岗位只是“低端岗位”。协警相对于正式警察、代课老师相对于正式老师,“处于较弱势地位”,充其量不过是“小妾、二奶、偏房”,小老婆生的孩子能得到人们的善待和尊重吗?

所以,要想不再有类似的“协警之伤”、“协警之困”、“代课老师之困”现象发生,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制度上消除协警和代课老师之类的事物。

(作者系青年作家)

警察是公务员,是公务员就存在资格甄别的问题。现在用考的方式,无可厚非。考试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警察队伍的素质,虽然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毕竟正规了许多。

辅警不是公务员,不是警察,只是辅助警察做些辅助性的工作,好多国家也有,待遇有高有低,但总体上比不上公务员的待遇,这应该也可以理解。因为你毕竟不是通过公务员考试考进去的。如果你的待遇和公务员一样了,那公务员就会有挫折感。

辅警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因各地的情况而有不同,有多有少,有的城市几乎没有。

辅警避免不了腐败的因素,我专注过辅警的问题,在街头上看到很多的辅警,无论是形象和警容,都无法和正规的警察相比,是些什么人加入了辅警的队伍,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如果辅警和警察一样有执法权,待遇也一样,那还不乱套啦?在辅警队伍没有严格的招考制度的前提下,放开只会混乱。所以我还是认为辅警和警察应该有不同……制服上本来就不同的,某些城市的警局自行一套,应该改正。待遇也应该坚持不同。

对于个人来说,你有本事,或者加上运气好一点,关系也有一点,你就去报考正式的警察,你如果没有本事,比如说考试差几分的话,你就留在辅警的队伍里,但你不能要求太高了,毕竟你们只是做辅助的工作(不排除危险性,上次西安的牺牲警察里面,不是也有辅警嘛)。如果你有本事,也有别的更好的发展,你就应该勇敢的离开辅警的队伍。走自己的路。

这就是我们伟大中国的产物,我是在县级市的供电部门上班也是没有编制过着“二等公民”的日子,正式工可以拿到他们应得工资和福利我们“二等公民”只有看的份,也曾经和领导协商过美名曰“上级公司要求的”在我们国家同工同酬只不过是个口号而已,大家不要当真就当一次玩笑!!!

我倒是挺理解这些小协勤的,20多岁开始干,一点盼头都没有,哎,一堆呆着不干活的倒是拿着好几千去遛鸟了,剩下我带着一群20出头的孩子干活,这世道。。说真的,每次吃饭都是我给钱,他们要掏钱我都给拦着,哪好意思让人家出钱,活人家没少干,一个月一千块钱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