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摔倒了,一个民族纠结了,扶一把老人真的有那么难吗?

只因我是天蝎 收藏 0 166

9月3日上午,武汉市一位88岁的老人在菜场口摔倒后,围观者无人敢上前扶他一把。1小时后,老人因鼻血堵塞呼吸道窒息死亡。(9月4日成都晚报)


相信会有很多读者,读过这则新闻后,唯有一声长叹发自内心、一丝哀愁掠过脑海。却不会感到惊愕或震憾,尽管逝去的生命无法复生,尽管死人的事是最大的悲催。因为这是人们意料之中、迟早必然要发生的悲剧,自从南京“彭宇案”判决生效后。至于何时发生、何处发生这悲剧,何人成为悲剧的主角,纯属偶然。一位老人摔倒了,一个民族纠结了。帮助他人能否有乐?悲悯之情何处安放?


站在道德高地,对旁观者进行道德谴责,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说服不了大众。人人都要吃菜,家家都要买菜,菜场上的人们来自各个家庭、各个社会阶层、各个年龄阶段。整整一个小时,没有人上去扶起老人,难道说全社会的人都冷漠到冷血了?不相信!附近摊贩的说法值得相信,“没人敢上前扶一把”。不是人们不想上去搀扶,而是没人“敢”!一个“敢”字,几多无奈却无限矛盾,几多悲情却无限悲哀。


这不仅是一个老人的悲哀,而且是一个社会的悲哀。这不仅是一代人乃至几代人的悲哀,而且是一个民族的悲哀。这悲剧注定是一个民族道德史的耻辱,也是法律的耻辱,我们这一代人注定成为子孙的笑谈。扶起面前摔倒的老人,能为而不敢为,想为却有所顾忌。做好人好事需要极大的勇气,需要能被法律承认不是做了坏人坏事(肇事者、侵权者),需要不被麻烦缠身付出巨额赔偿。


如果说南京的“彭宇案”,是由于审判的法官,把“疑罪从有”的错误司法原则,用在帮扶者身上,那么南通的老太,直到车上录像证据真相大白时,才从诬陷改口为致谢,就直接暴露了部分人之“人心不古”、“恩将仇报”,就直接告诫人们做好人好事之前,先要考虑保护自己。据说,南通案,车上乘客和随车员都能证明司机的车没有撞倒老太,但是这人证警方未予采信,录像物证面前,采信了。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歌词写于国家主权遭遇外侵之时。但是中国人民没有屈服于外侮,坚决反击侵略者,最后站起来了,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可是如今,社会信用的丧失,导致人们互相交往的成本高昂;社会良心的丧心,导致人们互相帮助的成本高昂。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别人不能打败,却可以自己把自己打败。如果我们互相难以信任,互相不敢帮助,那么,未来的希望在哪里?


至于88岁的老人,家人还该不该让其单独出来买菜;或者88岁老人倘若是孤独者,买菜又能怎么办;至于围观的人们为什么不打110请求警方来解救,或者警方能否应付;至于如何搀扶老人才符合医学道理,而不会误伤老人;至于如果好心人拨打120抢救,谁来向医院付费;至于如果有人上前搀扶,如何甄别老人的死亡与搀扶者无关等等,这些都是本文提出来的题外话,或是没有能力讨论的话题。无所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