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最后晚餐(3)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1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五十三章: 最后晚餐(3) 我闻令后答“是!”,然后,规规矩矩地如受审的犯人一般端坐在椅子上,呈现标准的“腰板挺直、双手放在膝上,头正颈直,双眼向前平视姿态。” “李冰,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骨干,在校期间也做出了一定的成绩,这是全队干部对你的一致评价。”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五十三章: 最后晚餐(3)


我闻令后答“是!”,然后,规规矩矩地如受审的犯人一般端坐在椅子上,呈现标准的“腰板挺直、双手放在膝上,头正颈直,双眼向前平视姿态。”

“李冰,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骨干,在校期间也做出了一定的成绩,这是全队干部对你的一致评价。”队长在说话的过程中,目光始终紧盯着我的眼睛,仍旧保持着严肃的神情。“明天就要毕业离校了,对于你自己的分配方向,最后有什么想法吗?”

“服从组织分配,坚决要求到最艰苦、最危险、最能锻炼我们的地方去!”我不加思索,《决心书》里的豪言壮语立即脱口而出。

“操——,别跟我瞎扯淡!说点实际的,我现在不是让你在全体军人大会上发言、表决心,喊那些口不对心的口号有什么鸟用!”队长的话像一盆冷水,一下子便浇灭了我陡然升腾起来但又十分底虚的激情。

也就是被队长这么一下打断,我当即便卡在那里、没话可说了!

让我说点实际的,什么才是最实际的?要求分配到青岛、海南岛?还是去常州、肥东、、我刚才从宿舍出来直到队部门口的一路上都在反复思索着这个令我头痛的问题,就是没有找到答案呀。

当下,迷茫中的我只好伸长了脖子,嘴巴微张,傻呆呆地看了看周队长,稍倾,又木愣愣地看了看队长身后的许教导员。

“李冰,你坐好了。现在,我和教导员代表学校首长和系部领导,向你宣布一件非常重要的决定。记住,这项马上要宣布的重要决定,不仅关系到你的个人分配和今后在部队的发展问题,更关系到我们海军航空兵的未来建设!”

看着队长那异常严肃的眼神,又听着他这夸大其辞的语句,我暗自思量:不好!一定是自己那份大吹大擂、充满豪言壮语并受到系部领导重点表扬、在各队间宣传的《请战书》终于惹出麻烦来了。看来,我明天铁定是要被分配到海南岛去了!

可是,那《请战书》或《决心书》大家都写了呀,为什么单单看我的文笔好就偏偏要选上我当这该死的典型呢?这TMD也太不公平了吧!

想到这里,我突然在内心深处无比地厌恶起这本来和我毫无瓜葛的海南岛来了。先前对那些碧海蓝天、椰树银沙的美好憧憬和无限向往,顷刻间便荡然无存了。我目前所表现出的这种矛盾心态,看来,是属于典型的“叶公好龙”心态。先前还不太明显,但在这关键的一刻就彻底暴露无疑了。

但是,去就去呗,可我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光头小大兵的分配去向,怎么又会关系到海军航空兵的未来建设呢?这、、这也太拿我李冰当个人物了吧。

“队长啊队长,我这临要毕业走人了,你还跟我整这虚词、逗我玩干嘛?”

就在我思绪混乱、对队长说出的一番话完全不得甚解的时候,只听到办公桌对面的周队长又语气更加庄重地开口说道:

“李冰,经过一段时间以来组织上对你的认真考察和重点培养,经我们学员队推荐,系部报请校部批准,决定将你留校‘以战代干’、在学员五队担任“86级”学兵区队的区队长。这个任务很艰巨,也很光荣,它会成为你军旅生涯中一个新的起点、、、”

什么?让我留校“以战代干”、担任学员队的区队长!没弄错吧?我就这样一下子从一个即将毕业的“新兵蛋子”、普通学员提升为能够管理37个人的学员队区队长了?这种变化是不是意味着我很快就会有机会提干了呢?不久的将来,我就将成为穿着四个兜干部服、威风八面的海军军官了呢?

在清楚听到队长宣布我留校命令的这一刻开始,我的脑子中就已经彻底地乱了,徒然而降的意外惊喜已经把我整个人给彻底地整傻了和喜呆了!

这时候,坐在屋角那张办公桌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许教导员终于开口说话了:“李冰,再向你特别明确一下,刚才,队长是在向你口头宣布‘命令’,而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更不是在跟你在讨价还价。所以,对于以上决定,你必须服从,也一定要认真完成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同时,更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和组织上的期望。我们都相信你具备这个能力,也相信你能够担得起这副担子。此外,你个人还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和要求吗?”

事到如今,还问我个人有什么想法和要求?没开玩笑吧!留校“以战代干”、担任区队长,这可是件磕头烧香都求不来的天大好事呀。对此,我还能有什么其它想法和要求,那、、那我也太不自量力、太没有JB系数了吧!

想到这里,我“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以标准的立正姿态昂首挺立。正打算摇头和开口表示:“服从上级命令、没有任何想法。”但也就是在与此同时,我脑海中在一瞬间却突然浮现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心想:豁出去了,现在把这个请求提出来,可能就是最佳的时机。”

于是,我借着七分的酒劲和三分的冲动、大着胆子、厚着脸皮打了个立正。继而,低头带笑地向队长和教导员柔声说道:“报告,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同时,感谢队领导的信任、关心和培养!但是,我、、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请求。”

说到这里,我不自觉地停顿了一下,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但身体却站得更加笔直,眼睛直视着二位领导座位之间的空挡处,刻意避开他们目光的锋芒。

继而,再猛地一咬牙,抱着豁出去的想法,语气坚决地说:“鉴于九班学员甑广灏同志后期的个人优秀表现,特别是在纺织厂救火中所表现出的勇敢行为,我请求撤销他的个人处分决定,请队领导予以批准!”

队长、教导员听我说完以上这番话,在停顿了数秒后,相互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会心的浅浅一笑,却并没有马上对我的请求作出应答。

就在我心中乱打鼓的忐忑不安中,只见,坐在办公桌后的许教导员向后闪身、缓缓地拉开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取出一个蓝色档案夹,从中抽出了一张表格。然后,他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把这页薄薄的表格按在我眼前的桌面上。

我抑制住激动异常的心情和砰砰乱跳的心颤,保持着立正姿态,伸长了脖子仔细望过去。眼前清晰看见:赫然在目的这份表格正是那份加盖了队长和教导员印签并且已经重重压在我和甑广灏心头几个月之久的—— “关于甑广灏违纪打架一事的警告处分决定”!

“看清楚了吧?”教导员伸手又重新拿起了这张在我心头重愈千斤的处分表格,然后,他伸手从军装的上衣兜里掏出了一只打火机,“啪嗒”一下打着后,缓缓从一角将表格点燃,迈步走向了垃圾桶。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甑广灏的那张处分表格在他的手中慢慢点燃、翻卷和逐渐燃尽,直至最终化作片片灰烬,飘落在屋角的那只铁皮垃圾桶中。

此情此景之下,教导员这潇洒的烧表格动作,让我禁不住联想起了苏联电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在筑路工地的工棚中,党代表烧开小差人员党员证的那组经典镜头。

“李冰,我必须严肃地告诫你,这是你最后一次在工作中和组织上讲条件和小哥们义气!今后,在你留在学员队担任区队长的过程中,决不允许再有类似情况的发生!”教导员站在队部房间中央,此时的语气和表情突然变得比队长还要严厉几分!

“是!”酒已全醒且出了一身大汗的我当然懂得他最后这几句话所包含的巨大份量!

走出队部大门站在二楼的走道中,我发现:刚刚这一小会,自己竟然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大汗!搞不清是由于惊恐还是惊喜而导致。

除此之外,我还牢牢记住了许教导员最后的几句特别叮嘱:“撤销甑广灏处分决定一事,要注意保密。你留队担任区队长一事,更要严格保密!”

我轻松地吹着口哨,一路小跑回到一楼,从区队部取来行包,开始打背包和整理个人的全部物品(即使得知了自己将继续留在五队的命令,也还是要做好准备接受分配命令、随时出发的样子)。

在我忙碌的过程中,班里外出串门的众兄弟也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看见我已开始整理行装,他们也都不声不响地随着我的行动取来了各自的内务包、整理起个人的行包和物品来。

又过了好一会,甑广灏才晃晃悠悠地从门外走进来。

仍是满口酒气的他也随着大家的动作,从储藏室拎来了自己的行包。待在上铺闷声不响地整理了一会后,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就将自己打了一半的背包扔在床铺上,跟谁都没打招呼,跳下地、穿上鞋又风风火火地出门了、、、

寝室门口不断有人拿着行包和物品在进进出出,还有人在走道里大呼小叫、唱着不着调门的队列歌曲,间或还听到值班区队长一、二句训斥声。

因此,我并未注意到甑广灏此刻的这个举动有什么异常,所以,仍旧自顾自地边整理着个人物品,边憧憬着自己未来的前途,边在心中暗暗喜悦着。

突然,只穿了一件海魂衫的杨伟民慌慌张张地闯进了我们九班的寝室。进门后,他三步并做二步便来到我身边,也不说话,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就朝外拽。

“李兄,赶紧跟我去找甑广灏!这小子不知从那里弄到了一把匕首。他刚才到我那里,借着酒劲说:今天晚上一定要到饭堂去找跟他打架、害他受到纪律处分的那二个X厨子。另外,他还说要去农场一趟,为你们B市兄弟找‘小土豆’讨一个说法、清算一下总账!”来到了大门外,杨伟民急迫地说道。

杨伟民语气急速、气喘吁吁,二眼瞪得溜圆,显见是十分地担心。“我劝他不要冲动做傻事!正要拉着他来见你,因为我们区队长正好在这时找我有事,我就没来得及过去。没想到,这前后才几分钟的时间,等我回到班里宿舍时,就看不到这小子的人影子了。”

我闻听杨伟民这么一说,也感到事态十分严重,头立马就开始大了起来,原本的酒意也重新涌上了头。“甑广灏呀甑广灏,我这边好不容易刚给你把处分撤销掉(当然这件事暂时谁也不能告诉),你就又要‘破罐子破摔’地去找人寻仇,这还了得!”

不行,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绝不能再让他搞出什么是非和麻烦来了。这不光关系到他一个人的事,同时,也关系到我李冰未来的前途,事情出在我班里的人身上,这无论如何也是没法交代的、、、

我俩不敢再有一秒钟的耽搁,立即拔腿朝着五队食堂的后排辅房的黑暗处疾步赶过去。经过分析,我和杨伟民都认为,这时候,急于报复的甑广灏只会有二个去处,第一个是五队食堂、第二个就是学校农场。

当即,我们二人脚步慌乱、心急气喘地赶到了食堂的宿舍后面。

来到这里,当我还在四下观望、寻找时,身边的杨伟民一眼就已看到在不多远的黑影处有一个人身着白色短袖衫的半蹲在那里,正在向屋内看着电视大声说笑的几个伙头窥视。而这个伺机而动的伙计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焦急寻找着的“热血青年”甑广灏。

看到这种情景,我俩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幸亏及时赶到,一切尚未发生。假如再迟来一会的话,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了。

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我轻轻拍了拍杨伟民,对他做了个包抄的手势。于是,彼此相互会意,就静悄悄地从二侧向甑广灏所在位置围拢了过去。

悄无声息地来到近前,趁全神贯注盯着屋里的甑广灏还懵然不知之际,我俩同时扑上前去,猛地一下就将他给牢牢按在了草地上。

紧紧抓住他持刀的右手,我颤抖着声音低声呵道:“别动,甑广灏。我是李冰。老实一点听话,跟我们立即回去。”

“、、、”听到我和杨伟民的声音,挣扎了几下的甑广灏无奈地停止了反抗、、、

把甑广灏扭回到系部大楼的楼头间,我不客气地查收了他那把当兵时就从家里带来、新兵“点验”时藏在晒衣场栅栏处的精钢匕首。

看着半醉中的他还不是很清醒,一时间同倔在那的他也没什么好谈的,于是,我就嘱咐杨伟民把甑广灏留在他们班的寝室,并要求对他这一夜一刻也不能放松,轮流安排几个老乡一定要把他给看住了!免得他一时冲动,真的再去做出什么无法弥补的傻事来。

本来,这行将离开航校的最后一夜,就很少有人能够安安稳稳、心无旁骛的睡上一觉,更何况现在身边又多了甑广灏这个异常危险、随时都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我更是睡意全无。

于是,我就给自己额外分配了任务,那就是:不动声色地借着聊天和窜门为名,反复对一楼三、四区队的各寝室“巡查”了起来。这之中,二个区队的几个“重点”人物当然是我关注的重点。

这一夜,不仅我无法安眠,五队的全体干部也都是彻夜未睡。他们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在队部里吵吵嚷嚷地打着“够级”,其实,都在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内紧外松”地紧张关注着全队人员的动静。

也就在这即将离开青岛的前夜,肖小军所辖的十班那里还搞出了一个小插曲。

那就是酒后一时冲动之下的田小光,可能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十班这个集体的愧疚和对班长“肖大侠”的刻骨难忘,他竟然学着肖小军的做法,异常冲动动地用烟头给自己的右手腕处歪歪扭扭地烫出了一朵梅花状的六个“戒疤”。

最后,酒醒后不甘其痛的他,为此又捂着被子生生地干嚎了半宿。

另外,在五、六队晒衣场后面的小树林中(也就是我们时常聚餐的地方),缠绵中的杨少波和梦兰忍受住蚊虫的叮咬,整整厮守了一夜。

为了确保他们这宝贵的甜蜜时光绝对安静和不受人打扰,身为B市“大哥”的李建国,什么事都没敢做,他抽光了整整的一包“大鸡”烟,坐在晒衣场边,熬红了双眼硬抗了一夜。

在这最后的夜晚,他用尽可能的付出,为自己兄弟站好这最后的“一班岗”!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五十四章:战友分别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