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最后晚餐(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五十三章: 最后晚餐(1)


在航校行将度过的这二百多个日日夜夜,之前,我和身边几乎所有的兄弟总感觉时间过得实在是太慢!大伙仿佛是在一天天的度日如年中苦熬,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盼望着能够早点毕业分配前往机场,离开这令人“痛恨”的航校,进入到那想象中无限美好且自由自在的地勤兵紧张而又稀拉、单一而又多彩的生活和节奏之中。

为了能够早一点逃离这“囚牢”般的航校、远离学员队,有的人早在距离7月15号这个毕业离校最后的时间还有二、三个月的时侯就开始了倒计时,藉此量化自己还将在航校度过的每个日夜。

在这件事情上,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九班众人之中最有心的居然是夏东海。因为,他小子早在距离毕业离校还有100天的时间就画好了一个标有100个方格的日历表。他把这个画得歪歪斜斜的日历表端端正正地贴在自己头顶的铺板上,每天熄灯前洗漱完毕后,在床铺上躺下时,他都不会忘记用圆珠笔重重地勾掉一格、、、

突然有一天,我和身边的众人惊喜地发现:毕业离开航校的日子已近在眼前、屈指可数了!

面对这一刻的猛然间到来,想象中,大伙原本是该表现出无限喜悦的。

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我和身边的战友们却似又有许多的牵挂和不舍一时间都涌上了心头!让人欲罢不得、、、

7月15日,是“85级”学兵毕业分配将要全部离开航校的日子。在这个时间即将到来的最后几天里,学员们都在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各自忙碌着自己认为在离校前重要的事情。

有心宽的伙计开始约起战友或老乡在航校校园的各个角落里摄影留念,为短暂的航校生活打下一些难忘的印记。还有一些特别有心的人,则是为了自己即将的分配去向而开始了紧张的奔波和公关。

在此之前,学员们就从来自校内、外的各个渠道了解到一些不很准确、但却会让大伙不得不产生无限联想的消息。比如说:南航及北航有几个机场部队的条件相对比较艰苦。由此,便产生了担忧,生怕自己被干部们在定方案时一不小心给分配了过去。

而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尤其是害怕被分配去了海南岛,那里传说中的酷热天气和恶劣环境已使我们想而却步、畏之胆寒!

当时,在航校大院里流传着关于海南岛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和传说。其中,最有趣的当属海南岛几大怪的顺口溜——两只蚊子一碟菜,一只老鼠一麻袋;山怪、水怪,石头怪,老太婆爬树比猴快;厕所旁边别洗青菜,雨帽当锅盖、、、

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要是真被分配到那里,再被巨大的蚊子或老鼠咬上一口,是何等恐怖的结果!

二区队的王睿区队长学习的是“歼七”机械专业,他曾经在“南航”三亚的一个机场里呆了一年多的时间,他在聊天时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海南岛如何酷热的骇人故事,直听得我们这些“傻蛋”是不寒而栗!

他说:在海南进行“歼七”飞机的新机种改装培训期间,有一次,恰逢下午最酷热的时间到外场进行机械维护。当场务人员从洞库里拖出飞机后,在掀去机身上的蒙布时,大家赫然发现:蒙布下面的机翼上竟然盘卧着一条一米多长的剧毒蝮蛇。

大家实在猜不出:眼前的这条蛇究竟是怎么爬上机翼的、又是如何钻入蒙布下的。

就在众人吃惊和感叹之际,这条神秘的毒蛇因为强烈感受到了外部的高温,于是,冷血的牠便开始从“歼七”飞机的机翼上遛到了地面,试图通过宽阔炙热的水泥跑道,进入到远处相对阴凉的灌木草丛中去。

因为天气实在太热,酷热难耐并急于抓紧时间完成工作的王睿等一干人实在懒得去理会这条已然遁走且对人极具攻击性和危险性的毒蛇,所以,大伙丢开这条爬走的毒蛇不管,继续挥汗忙着自己手边的工作。

忙活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工作之后,王睿在休息喝水时无意间抬头一看,居然发现那条早应游走的毒蛇竟然静静地卧伏在距离飞机二、三十米的地方一动不动。见此情形,他和其他机务人员均感到非常奇怪。

带着好奇和不解、王睿顶着热浪小心地走到近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原本鲜活的毒蛇居然已经死亡多时了!

这好端端的一条毒蛇怎么会突然间便死了呢?大家都看得清楚,既没有人动手打它,也没车辆经过时碾轧它,更没有发现有什么天敌对它实施了致命的攻击,而这条一米多长的剧毒蛇怎么就这么离奇地横尸当场了呢?这不能不令王睿等人感到十分地费解。

后来,几个无聊、好奇兼好动的伙计上前仔细一番观察和研究,结果发现:这条毒蛇沾地行走的肚子一面竟然都被烫焦了!

原来,牠是在游走的过程中被身体下高温中的水泥地面给活活地烫死了呀!

乖乖!居然会出现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你说海南岛这种鬼地方到底有多么的酷热?这那里还是人呆的地方呀!

王区队长给我们这些学员讲的这个故事当然是有些夸张,以致于听完之后我非常怀疑其真实性!就如同有人杜撰说:“东北的冬天异常寒冷,小孩到屋外撒尿时一定要带根棍子,借以去敲打由刚尿出的小便而即时结成的冰溜子一样。”

虽然故事有点夸张,但海南岛的气候炎热和环境恶劣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因此,即将毕业分配的我们就都对那片土地充满了恐惧,生怕自己届时会非常“不幸”地被分配到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去。

事实上,临近毕业前夕,我和“江南七怪”中的大部分兄弟,对于自己今后的分配去向,还是基本上都有个相对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尽量争取能够被分配到“东航”系统所属的几个距离家乡B市相对较近的机场。以方便自己将来探亲和亲朋好友的随时走动。这一条,对于热恋中的我,尤其重要。

对于眼下这人人关心的毕业分配一事,我倒是表现得非常心安神定。因为,我坚信:以我身为队里优秀骨干的良好表现,队领导在做分配计划时一定会考虑并安排我到一个相对满意的地方去。而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青岛。

同时,我内心又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希望自己能被分配到海南岛的渴望。毕竟那里的银沙碧波、椰树阳光,对年轻且爱好游历的我有着无比巨大的诱惑力!如果在当兵之机,能够利用这不花钱的机会去“旅游”上一趟、呆上个三年、二载,也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计划吧。

为了能使自己最终分配到一个相对满意的地方去,学员中的一部分人便开始偷偷地走起了“上层路线”。他们托关系、走后门,找当初熟识的接兵干部帮忙。向队里的领导请客送礼。还有少数的学员家长干脆亲自来到部队,为自己的子弟疏通关节。

以上所做的这些工作和努力,是在期望分配到一个理想机场或部队的同时,也在想方设法避免被分配到条件艰苦的地方去。

为了制止这种不正之风的蔓延和对全体学员的影响,维护学员队毕业前夕秩序的稳定和正常,各员班队便适时开展了针对性的思想教育工作,教育大家:身为一名革命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听从安排。坚信: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够锤炼我们的意志、、、

正当有人为了分配方案而在私底下积极找路子、托关系的时候,队里那几位从来就不甘于寂寞的河北Q市兵又联名向校部领导写了一份《请战书》。这次,他们是积极主动要求把自己分配到最艰苦的机场去!

在这份长达万言、慷慨激昂的《请战书》中,被几位“勇士”列在最艰苦地方首位的就是地处海南岛的几个海军航空兵机场。

同为新兵、同是当代青年的我,实在是搞不明白:这几个家伙这么爱出风头和积极表现自己,莫不是脑子里面真的进了虫了不成?还或者,他们是遗传了家中上一代先人“文革”期间写大字报、决心书、汇报信和检举信的基因。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如此热衷于给领导和上级写信和表决心呢?

仔细算起来,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给上级领导写《请战书》或意见信了。

令大伙都没想到的是,这次,他们的这种“积极”表现,还真破天荒地受到了学校首长以及系部领导的高度赞扬。

为此,学校政治部的韩副部长汇同一系的杜政委亲自来到五队,看望并鼓励了这几位联名上书要求把自己分配到到最艰苦地方去的“好战士、好学员、好青年、好榜样”!

同时,五队为此专门召开了全体军人大会。

在会上,几位Q市的“先进分子”面对一百多名战友,情绪激昂地宣读了这份经过许教导员亲笔修改的《请战书》。最后,他们还就此事向全体“85级”员班学员发出了“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建功立业!”的倡议书。

一石激起千层浪!恰逢此毕业分配的关键时刻,几个“傻小子”的“积极”举动,立刻成为了各学员队教育学员安心毕业后期工作、服从组织分配的典型性教材。一时间,针对此事,校报连续报道、黑板报专题宣传、广播反复宣讲,四个员班学员队也都在以此为据大造宣传攻势。

为了顺应眼前这恍如七十年代城市青年积极要求“到农村广阔天地练红心”的进步风潮,五队全体学员无论是否出于自愿,人人都在各自区队长的号召和监督之下,书写了一份“坚决服从组织分配、积极要求到海航最艰苦的部队去!”的《决心书》、《申请书》或《请战书》。

这件事情,我在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也觉得我们当时的举动和想法非常地幼稚和可笑。本来,当兵入伍来到部队,目的就是为了吃苦、受累、磨练和摔打自己的。因为,除了你被提干,将长期留在部队。除此之外,无论机场部队的条件好坏,其实,分配到哪都是那么不长不短的四年,本就不应该有太多的想法。更何况,如愿地分配到了一个条件好的地方,你未必就能混得好,同样,分到了一个差的地方,你也未必就没有机会!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同为“85级”学员中的一个安徽C县兵起初就是被很不情愿地分配到了地处海南岛的一个偏僻机场。结果,人家在退伍几年后就利用机会再次回到海南岛,和别人合作搞起了房地产开发。最后,赚了个盘足钵满!

毕业离校的前几天,只要一有机会和时间,各队学员就开始相互间的频繁地走动、串门和告别,交好的战友之间互相留下家中的通讯地址,给与自己关系密切的战友和兄弟留下照片和笔记本等纪念品!

(那时侯还没有移动电话,家里有条件装有住宅电话的战友更是微乎其微。所以,我们相互间留下的基本上都是家庭住址或各自父母的工作单位。但随着时间推移和几经变迁,很多人都联系不上了,甚为遗憾!)

在当兵四年的漫长时间里,好像临近从航校毕业的那最后几天是过得最快的!快到还没来得及多想、多看和多说,就到了战友、兄弟即将洒泪分别的最后一天了!

7月14日下午,在学校大礼堂举行完“‘85级’学兵毕业典礼”后回到五队营区,我们一百多名学员整齐列队、身姿挺拔地站立在二楼俱乐部中,接受周队长及全队干部的最后一次点名。

这是学员五队这些朝夕相处了二百多天的战友兄弟,最后一次感受令人难忘的全队点名。

身着海军干部制式夏常服的周队长昂首站立在队前,眼神中闪现出的依旧是我第一天来到航校五队时所看到的那种坚毅、果敢、威严和热情。

他标标准准地向着眼前站立着的全体人员敬上一个军礼,然后,语气沉稳、声调淡定地说道:“同志们,今天,是我们‘85级’学兵在学员五队举行的最后一次全队点名。明天,你们就将接受命令、奔赴到祖国的四面八方,分布到我们海军航空兵的各个机场和部队。可以说,在此之后,我们永远不可能再有机会让全队人员重新聚集在学员五队的这间俱乐部中。

因此,明天的分离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人而言,就意味着——永别!所以,此时此刻,我和你们一样,想说的话语、需要表达的情感实在太多。在此,我不想赘言,千言万语就用这最后一次的点名来替代吧!”

“龚利斌”

“到!”

“ 蒋贤良”

“到!”

“ 孔令刚”

“到!”

、、、

“李冰、孟哲群、夏东海、吴志杰、葛秋生、赵立君、曾宏伟、甑广灏、沈玉强、刘畅、、、”

“到!到!到!到!、到、、、!”

一声声响亮而坚决的答“到”声连续不断地在屋宇中回荡。这声音中,已经没有了七个月前的生涩和稚嫩。我们从一个个初涉社会的毛头小伙,已经蜕变成为一名名精壮干练的时代军人。军营将我们捶打得更加成熟,军营使我们锻炼得愈加坚强,我们已成为海军航空兵地勤部队的新鲜血液和有生力量。这就是我们的进步历程,这就是我们值得骄傲的成长轨迹。

听着耳畔响起一声声熟悉的声音和在这名字之中闪现出的一张张亲切面孔,我的眼眶不觉间已开始湿润起来。七个多月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却充实,这期间,我经历了太多人生的感慨,也懂得了许多生命的哲理。

忘不了战友间兄弟手足般的情感,忘不了干部们父兄慈爱般的关怀,忘不了危难时舍身救人的壮烈,忘不了失落时悉心关切的安慰,、、、

明日这一别之后,正如周队长在点名时所说的:对于我们中间的大部分人而言,真的将是一次永远的诀别! 我们可能此生都再难重逢和相见,甚至是天各一方、音讯全无!从此之后,唯一牵绊的就是那装在每个人心间、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是那始终无法忘却、亲如兄弟的战友之情和天各一方的永恒思念!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