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十年前,五毛钱,一个傻子的惨死。

新新故人 收藏 2 336

本文有些内容可能引起反感,请谨慎阅读。

来铁血好长时间了,从未发表过帖子。最近心情不大好,总是想起一件往事,想着心里更觉得难受。说来大家听听吧。我的家在边境县的一个小村庄,九零年春天,十三岁的我离开了家,到临乡我叔叔家,原因是我们村的小学教学条件比较差,叔叔家在DF乡政府驻地,学校条件好点,而且我婶婶就是小学教师,正好教五年级。到了叔叔家一切都挺好的。过了些日子,我发现有个人经常从叔叔家门口过,大约不到三十岁的模样,个子不高,很瘦弱的样子,穿着很破旧的衣服,戴个破帽子,往西走时提着镰刀,往东走时扛着两三捆柴禾。(我叔叔家住在村西头,往西过了公路就是山)。好像有点罗嗦啊,不就是个砍柴的吗?有啥奇怪的呀?其实在我看来他很怪异,我们虽是边境,但不是穷地方,那时他的行为真的不正常,农村人不大讲究穿戴,但也没有穿那么破烂的;正常的砍柴,其实我们是叫割柴禾,都是找好了地方割几天,割好了用车拉回家,没有四轮子(拖拉机)的用牛马车,最次也是手推车拉回家,而他是扛,他扛的那个柴禾,用我婶婶的话说,“狗脖子粗的捆儿”,还松松垮垮的,一次扛个两三捆,路上还要歇息四五次,其实满打满算不超过一里地的道。我对这个人很好奇,有天吃饭时我问叔叔,叔叔说那人叫立新,是个傻子,(现在说该叫智障人士),没妈,跟他爹过,有个弟弟结婚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什么也不懂,就知道干活,可勤快了。我问他怎么扛两捆柴禾要歇那么多次。我叔叔说,立新人是勤快,就是身体太差了,听说他爹也不是玩意,老领他去卖血。挺可怜人的,一个傻子,没妈,还摊上这么个爹。事情就这样了,日子一天天过着,我和小伙伴们见到立新也逗逗他,和我一起玩的几个伙伴家教都挺好的,也都知道他的情况,没有人去欺负他,反而有时有啥吃的还给他点,他总是傻傻的笑着,嘴里嘟囔着,谁也听不懂。没多久,立新他爹死了。大家都说,他爹死了,立新的日子好过了。还真是让这些人说准了。立新跟他弟弟过日子了,还是一样的干活,但眼看着慢慢的胖了点。看来传言的卖血的事情是真的。转眼到了冬天,好久没看见立新了。一天,邻居大勇来找我,说是去看看立新,婶婶问立新怎么了,大勇说听说立新手脚都冻坏了,挺吓人的,他想去看看,有点害怕,来找我。婶婶刚好蒸的包子,给拿了几个,嘱咐说要是害怕就别看了,包子给他就赶快回来。虽然心里挺害怕的,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俩还是进了立新的房间去看了。立新躺在炕上,身上盖着被子,手脚都露在外面,黑黑的,好像是擦的药水,现在想起来应该是皮肉坏死发黑再加上擦的药水。两只手,关节之间的地方直接露出了骨头,白森森的,好吓人。脚上裂着几道大口子,得有韭菜叶宽,深深地,长长地,仔细看能看到里面的骨头。我俩看了一会,放下了包子就出来了。出门大勇问我害怕么,我充大胆的说不怕,其实我头皮都发麻了,大勇说你别扯了,还不怕呢,我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俩哈哈的笑了。其实大勇平时的胆子挺大的,我猜这次他应该是真的有点怕了,头发竖起来也是真的,奶奶的,他本来就是寸头。几天以后,吃晚饭的时候,我叔叔带回了事情的真相:立新在江边(某界河)的HT镇(附近有林场)有个亲戚,叫立新去干活,在林场里倒木头,(解释一下,林场都是深山老林,没有路,伐好木材都要等冬天下雪以后,用骡马拖下山,再装车外运,绝对的重体力活,虽然赚钱多,没有好身板是不行的。)山里的冬天零下三十多度,立新穿着淡薄的衣服,破胶鞋露着窟窿,戴着单线手套。活动着,人倒是也冻不坏,干了一冬天,活完了,亲戚打发立新回家,给了三块钱。立新到车站坐车,上车售票员让买票,立新拿出了那三块钱,售票员一看是个傻子,说钱不够,把立新撵下车了。哎,都是丧良心的人啊,车上有本村的人,说售票员,一个傻子,就拉着他吧,售票员不愿意拉他,硬是把他撵下去了。其实三块钱可以从HT镇坐到QF农场,离DF村还有六里地。售票员就是嫌立新脏、臭,却没成想,却要了这个傻子的命。撵下车,他也不知道再回亲戚家,住上一晚再要点钱,傻子毕竟是傻子啊。他就走着回家了。从HT镇到DF村,五十八公里。那趟车发车时是下午两点半,高纬度地区的冬天黑得早,三点多天就大黑了。没有人知道立新走了多长时间,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几点钟到家的,(农村晚上都不锁门)。第二天他弟弟家人八九点钟起来才看见立新睡在西屋炕上,手脚都肿的老大的。有经验的人应该知道,手脚冻伤不能直接在热地方暖,要先用雪使劲搓,搓到有知觉了,再用凉水边泡边搓,这样才能保住手脚。傻子冻了一晚上直接钻热被窝,后果可想而知。已经这样了,要保命只能截肢,医药费说是要二十万,他弟弟也是个缺心眼,家穷得要命,给他截肢了,保下命也是个废人,只能好好伺候着等死了。等死是一定的了,好好伺候是大家说的,事实上他弟两口子根本就不管他。乡、村政府都去送了钱,说买点吃的给立新,邻居想起来也送点吃的给他,但是据说除了你去当场喂给立新吃的,大部分都让他弟两口子吃了。开春天暖和了,人还没死,手脚就都生蛆了。六一学校开运动会,不知谁用手推车把他推到校园边的高地上来看热闹,那时手脚都脱落了。趴在车上傻傻的看着学生们进行各种比赛,期间有胆子大的还喂他吃点东西。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个人了。

本文内容于 2011/9/8 22:49:54 被新新故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