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十一章 拳头碰拳头(三)

ld6365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南张村,刘小顺营部,勤务兵端来了午饭,从民联军建立的第一天,李想就要求官兵平等,同吃同住同劳动,在组建初期,由于经费困难,实行官兵同酬,所以到现在还能留在民联军的,更多是为了世界大同理想,而不是个人的前途,官兵关系相当容洽。 两人坐着桌边一起吃着,勤务兵问道:“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南张村,刘小顺营部,勤务兵端来了午饭,从民联军建立的第一天,李想就要求官兵平等,同吃同住同劳动,在组建初期,由于经费困难,实行官兵同酬,所以到现在还能留在民联军的,更多是为了世界大同理想,而不是个人的前途,官兵关系相当容洽。

两人坐着桌边一起吃着,勤务兵问道:“营长,敌人好象不行啊,这仗都打了五天了,各连各除了消耗点弹药,还没遇到难缠的对手。”

刘小顺大口的扒着饭,头也不抬,“这些都是炮灰,还不是直军的主力,恶仗还在后面,听总指挥说,对面的冯玉祥可是名将,能征善战,我们的兵力只是他们的三分之一。那个叫什么,什么,对,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咱们的总指挥真有学问,本事又大,你说,他以后会不会当总督,当皇帝。”勤务兵越说越神秘。

“扯淡,我们是新社会了,皇帝老儿那一套,早就不存在了。”刘小顺三口两口扒完饭,拎起驳壳枪,道:“走,查阵地去,”勤务兵三口两口吃完,跟着跑了出来。

村口是一连阵地,视界障碍物都被清除了,三百米的开阔地前,依然有未清理的刘锡元部阵亡者,战士们正在加固阵地,补充弹药,李想深知解放军以劣胜优的传统,每次补充弹药,给的最多的就是手榴弹,西安有一定的基础,可以生产一部分,李想按龙海的要求,将弹壳的生产交给民间小厂,这质量不一的铸铁壳,很容易炸裂,虽然减小了装药量,杀伤性能却不减,大大节约的成本。而足够的数量,让官兵很容易接受性能上的不足,而一些质量较高的手榴弹,则专门配给了投弹兵,他们扔的更准。还有龙海制作的一批投弹器,可以轻松的把手榴弹投到一百米外。当然,引信也相应延迟到六秒。

一连长将刘小顺接到指挥所,报告了今天的战斗情况。

低沉的嘶嘶声划破长空,前沿观察兵大喊:“炮击,炮击,隐蔽,隐蔽。”一阵扑天盖地的炮火砸在南张村阵地,铁与火一转眼间就覆盖了阵地。猛烈的炮火打的南张村阵地一片零落。

炮火刚停,刘小顺和一连长王得水冲出指挥所,大声呼喊战士们进入阵地,这一次的炮火比前几次都更为猛烈,给一连造成了不小的伤亡。阵地上到处都是受伤呻吟的士兵。一面命令医护兵抢救伤员,一面组织大家巩固阵地,刘小顺大声呼喊着,没受伤的战士纷纷进入预设阵地。

一阵喊杀声传来,对面一眼望不到头的土灰色军装,人人身后背着一把大刀,推进的速度很快,很多人甚至直着身子飞跑。士气很盛。

“哒哒哒,哒哒哒。。。”一连阵地上的机关枪响了。四挺交叉火力的马克沁喷出长长的火舌,舔着进攻的人群,不断有人倒下,后面一往无前的继续冲锋,一场恶仗上演了。

双方的战术几乎一样,这也是落后火器决定的无奈选择,一阵密集的手榴弹,之后就是白刃战,陕军久受战火洗礼的民联军,有着思想灵魂的民联军,向他们的前辈解放军一样,有敢于刺刀见红的精神。而作为二十九军前身的西北军,以大刀队的勇悍著称的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一样有敢于拼杀的作风,这一场龙争虎斗,双方谁也不肯后退半步,为了自己军队的荣誉。陕军双人刺刀组合与十六旅的大刀队碰撞在一起,雪亮的刀光在撞击中发现剌耳的金属摩擦声,夹杂着刺入人身的“扑扑”声,濒死前的惨嚎声,不绝于耳,双方的战斗意志在用最血腥的办法进行比拼。

刘小顺一枪托打翻一名直军士兵,来不及喘口气,忙冲向前,将一个从背后砍向一连长的敌人刺倒在地,阵地上乱作一团,十六旅人数的优势很快发挥了作用,一连将士虽奋勇拼杀,却渐渐被进攻的人潮吞没了。守在村外的二连不等命令,就在二连长的带领下杀入村中,依靠一个冲锋枪班强大的火力,终于将直军赶出了阵地。

望着一地的尸体,让陕军切身领会到直军冯玉祥部强悍的战斗力。三营迅速打扫战场,后运伤兵和尸体,重新巩固阵地,一连已经被打残了,不得不用二连替换下去,一连长是被担架抬走了,他被一名直军士兵砍断了右臂,从此将告别军队了。白刃战虽然气势压人,却是最血腥的战斗方式。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望着一具具被抬下来的尸体和伤兵,团长赵登禹又气又痛,向传令兵发布命令:“报告冯长官,我部在南张村遇到陕军坚决抵抗,伤亡过大,不得不暂时休整,敌军装备了大量手提机枪,采用与我军相似的近战与白刃战,战力强悍,与一般陕军不同,怀疑是陕军主力,另外,他们还装备了投弹器,可以把手榴弹投到近一百米,对我部造成较大杀伤,故我部拟在夜晚发动下一次攻击。”

整整打了多半天的战斗,让三营的阵地沉闷了下来,一天时间,无数的好战友好兄弟离开了,士气一下子低落了很多。李想给民联军各营都配了学生出身的政治教官,刚经过恶战的政教官沈鸿,手臂上一道刀伤还在隐隐作痛,这还是警卫舍身保护,替他挡了下来,才没有卸掉他的胳膊,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早忘记了自己的伤痛,急忙找到刘小顺,道:“营长,这样可不行啊,士气低落了,明天怎么打。”

刘小顺也心中担忧,多次战斗让他明白了军心士气的重要性,对起初安排政教官有夺权之嫌的排斥也变成了接受和欢迎,忙问道:“沈教官,今天弟兄们伤亡太大,都有点受不了,我也觉得这样子闷着头不行,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要不,让大家活动活动?”

“我估摸着成,试试看。”沈鸿摇了摇胳膊,示意警卫伤口没问题,然后站了起来。

沈鸿走出指挥所,阵地前官兵们正在沉闷的吸着烟锅,或是做着其它事,由于民联军严禁吸大烟,本来这是战斗间隙唯一的娱乐活动,现在却让战士们无所适从,这恐怕也是李想没料到的禁烟副作用吧。

沈鸿向大家喊到:“弟兄们,来,来,来,别光坐着,热闹热闹,我先给大家唱首歌,怎么样,谁会别的什么,别藏着,都给大家露一手儿。”

“好,好。。。”沉闷的阵地立刻热闹了起来,沈鸿一挥手,几个警卫班的战士有的吹笛,有的和唱,和沈鸿一起唱了起来,这是李想从后世带来的改编歌曲,反正几十年以后才出现的,自己心里好接受一点儿吧,正是那首广为传唱的歌唱祖国:

猎猎军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我们勤劳,我们勇敢,

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

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

才得到今天的解放!

我们爱和平,我们爱家乡.

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

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猎猎军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开始还是几个人的小合唱,渐渐变成了几百人的大合唱,歌词有些内容大家还不太明白,可北六县的变化,却是这些土生土长的官兵心知肚明的。

对面赵登禹团正在休息,等着夜间的恶战,听着对面阵地上传来的歌声,渐渐汇成几百人的大合唱,歌声嘹亮高亢,回荡在四野,听得直军官兵议论纷纷,但不管说什么,对面的士气丝毫没有动摇是真的,这让赵登禹有点不解,对面明显处于劣势的一个营,在遭受了重大杀伤之后,怎么还有这么高昂的士气。完全不同于其它军队,这让他对夜晚的战斗并没有多少信心。

夜深,伸手不见五指,赵登禹亲自率领的大刀队摸黑接近陕军的阵地,人人都是大刀短枪。眼看就要爬上陕军阵地了,突然,几声尖锐的啸叫传来,几支烟花飞起,照亮半空,这就是杨竽笙将烟花改装的绊发式信号弹。

随着尖啸声响起,一声爆喝道:“投弹。”无数的手榴弹从黑暗的战壕里飞出来,在直军的进攻队伍中炸响,炸的大刀队人仰马翻,赵登禹立刻改为强攻,趁着夜色,杀入陕军阵地,时隐时现的火光和闪亮的弹道,交织成煊丽的死亡图景,双方不断不有人倒下,又有人补上,双方都是悍不畏死,不到生命最后一刻,就决不放弃拼杀,伤亡直线上升,赵登禹部占有人数上的极大优势,还是难以在短时间化为战果,最后,他的大刀和短枪发挥了巨大作用,自来得的连续火力压倒了对手的单发步枪,经过一夜的激战,于拂晓前终于占领了南张村的前沿阵地,算是有了个立足之地,正当赵登禹准备巩固阵地,扩大突破口时,传令兵却急来报告,昨夜已方阵地遭到陕军夜袭,对方全部使用自动火器,给已方造成重大伤亡,指挥所也遭受攻击,警卫连几乎伤亡一半,再打下去,自己突入敌方阵地的大刀队可能就有去无回了,眼见到手的胜利又被对方化解。看着死伤累累的弟兄,赵登禹咬着牙,不得已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