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这是转得网上的一篇文章,如果以后的警察是这样,那不仅是警察的悲哀,还是所有守法公民的悲哀”

燕小刘 收藏 3 2430
导读:第七章 时钟指向了夜里8点,天已经黑了。忙碌了一天的百姓大都赶回家洗菜做饭享受天伦之乐了。 然而东海市××分局指挥中心的大厅里依旧灯火通明,温三民局长刚从局长专用食堂出来,边剔着嵌满鲍鱼、澳龙残垢的牙边打着饱嗝踱着四方步走进了指挥中心,嘴里嘟哝着对今天值班的不满,原本今天是安遥局长值班,可安局长临时与他换班,温三民只得推掉了原本与小蜜的约会,悻悻地代替安遥值班。 百无聊赖的他懒得听调度员的喋喋不休,坐进自己的办公桌里随手打开了电脑浏览国保青年论坛,他照例进入了灌水区,突发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七章

时钟指向了夜里8点,天已经黑了。忙碌了一天的百姓大都赶回家洗菜做饭享受天伦之乐了。

然而东海市××分局指挥中心的大厅里依旧灯火通明,温三民局长刚从局长专用食堂出来,边剔着嵌满鲍鱼、澳龙残垢的牙边打着饱嗝踱着四方步走进了指挥中心,嘴里嘟哝着对今天值班的不满,原本今天是安遥局长值班,可安局长临时与他换班,温三民只得推掉了原本与小蜜的约会,悻悻地代替安遥值班。

百无聊赖的他懒得听调度员的喋喋不休,坐进自己的办公桌里随手打开了电脑浏览国保青年论坛,他照例进入了灌水区,突发奇想地点击了第97856页,猛然看到了一篇网络小说名为:《2050年警察的一天》。

怀局长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

“呵呵,40多年前的傻冒竟然写我们现在的事情,有意思!”

刚看了一个开头,指挥中心一名警号1208的调度员(1+2+0=3故又称之为三八)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嘴里还气急败坏地大叫:

“怀局长,不好了,投诉街派出所被人持枪武装劫持,所长赵刚以及内勤紫依等一干30多名民警被劫为人质,您看怎么办啊?!!”

温三民听罢一下子站了起来,忙问:

“怎么回事?我们民警是不是又得罪群众了?唉,发生群体性事件领导可是要**的呀!这下可怎么好?真倒霉偏偏是我值班!”

调度员可没心情听怀局长的感叹与牢骚

怀局长,您看总得想办法解决呀!”

温三民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

“马上调分局思想教育应急小分队驾车赶赴现场,由赖星队长和曾大志副队长亲自带队务必做好群众的思想教育工作,另外叫分局刑警队李广队长和方建国教导员带队火速跑步到现场,在思想教育小分队与持枪群众之间设置封锁线,务必保证一线督察民警的安全!现场一切情况由赖星队长负责指挥协调,我在指挥中心听汇报。电告市局思想教育支队,请他们协助一下。”

温三民局长一口气发布了一系列命令后马上穿衣走到了指挥中心。

刑警队这里,李广队长和方建国教导员正在和黎兵谈心,三人到督察队被赖星、曾大志训斥了一下午刚回到队里,两名领导正在教育黎兵要端正思想,正确认识此次事件的当口,指挥中心的电话来了,李广队长听完电话马上抓起外套叫上方建国,黎兵以及另外在队里加班的10多名刑警跑出门外,刚想向投诉街派出所跑去,方建国教导员拦住了去路:

“队长,我看在出发前还是让大家整理好警容风纪吧,别忘了,今晚的行动督察队是主力而且靠前指挥,我们刑警队若是警容风纪不整搞不好又要被全局通报了。”

李广队长听了方教导的一席话,低头看了看自己敞开的衣领,松散的领带,猛然醒悟了过来。

他迅速让全体列队,由方建国教导员从着装到发型、指甲、袜子等几乎从头到脚检查完毕没有问题以后,一行人发疯似的跑到了投诉街派出所门前。

李广等人赶到以后立即被一股从来没见过的如临大敌气氛惊呆了。

投诉街派出所地处闹市,四周布满了商家和店铺,门口由于不敢管理的原因,小商小贩、 无证设摊的挤满了半条街,平时都要民警求爷爷告奶奶哀求半天才肯让出派出所门口通道的小商贩们今天出奇地都纷纷躲到了远处,派出所门口第一次象现在这样畅通无阻。

首先赶到现场的交巡警3中队队长杨八怪早已组织警力将派出所的院落围了个水泄不通。

现场除了从院子里传出零星的一两下枪声外,整个方圆100米内安静的令人恐惧。

大结局

赖星队长和曾大志副队长带领着分局思想教育应急小分队的5名干警终于赶到了现场,车门打开干瘦干瘦的两名领导首先下车,随后五名一看就吃得脑满肠肥、红光满面的民警鱼贯而出,紧紧跟在两位领导身后。

李广队长和方建国教导员一见马上上前敬礼报告现场状况:

“报告悦队,据我们刚才走访了解,现场内有3名嫌犯,持有AK47和沙鹰手枪等火力较强的武器,估计他们是在傍晚7:30许进入派出所,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直到后来嫌犯在所里开枪后,隔壁邻居认为是派出所放鞭炮打了110投诉热线后交警赶到才发觉派出所民警已被劫持,目前嫌犯劫持人质的目的和下一步行动我们还不清楚,报告完毕。”

赖星队长毫无表情地听完汇报,先指了指李广队长的领子,随后说: “李队长,你看看你自己警用衬衫领口的领花!你难道不知道着装规定吗?穿春秋制服时应该内着无领花的蓝色警用衬衫,你这样带头违反着装规定,怎么带得好队伍?!这件事解决后将对你做出处理。”

随后一转身向毛三副队长说道:

“先别管里面的事,警察不能因为一些紧急状况就可以在老百姓面前不注意形象!毛队,你马上和其他同志们一起先对在场所有干警警容风纪进行现场督察,检查完毕后再说!”

毛队长答应一声后带着五名干警分头进行了检查,40分钟后回来向悦队长进行汇报:

“报告,经检查,刑警队共有5人、交巡警共有18人警容风纪不整,我已经将他们全部记录在案。”

赖星:“好,回去向局领导汇报以后要严肃处理!现在,阿队长,你马上带你的部下到院子里布置封锁线,在办公楼与大门之间你们排成两排,对了,你们带防弹衣了吗?”

“带了,不过只有2件,因为我区多年没有重大刑事案件发生,市局早就把防弹衣都收回了。这两件还是2003年我们老责任区刑警队规范化建设时遗留下来的,前几天刚整理材料时翻出来,还没来得及上缴。”

“嗯,你们平时遇到案件的确不应穿防弹衣,这将给老百姓造成多大恐慌啊?我们区前几天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件已经被零点公司调查为全市最不安全区了,你们再穿防弹衣老百姓就更没有安全感了。这样下去我们怎么向区领导交代啊!因此,我们必须以血肉之躯去面对嫌犯,为了百姓的安全感,我们流血牺牲在所不惜!你先把那两件防弹衣拿来给我和曾大志队长穿上。”

赖星队长和曾大志副队长穿好防弹衣,站在两排刑警的身后,拿起电喇叭柔声地向室内喊话:

“屋里的先生们你们好,请不要在公共场所随意开枪,影响到我区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环境就不好了嘛!你们作为人民群众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尽量满足,千万不要上访或闹出群体事件。一切都是我们民警的错,你们要投诉谁、想处罚谁大家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嘛!”

屋里的歹徒陈易听见赖星的喊话,随即叫格格五和林茨雪赶紧隐蔽并看好所里的民警,然后从窗户口探出脑袋向赖星大声叫到:

“没什么可说的,我们早就想把你们派出所盘下来开一家武器商店,你们非但不肯搬走,而且还说我们违法!要抓我们,好啊,今天我们就看看到底鹿死谁手!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警告你们不要乱来,我们带了10公斤C4炸药!”

陈易说完,抬手用AK47向着院子里就是一个点射,刑警队的侦察员当场倒下3名,赖星和曾大志吓得马上趴倒在地,并且声嘶力竭地大叫:

“你们前面的站好,不许动,否则回去办你们一个不作为!”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已经过了4个小时,双方经过了长时间的对峙都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时候,再看刑警队这边,只剩李广,方建国,黎兵三人挺直了腰板站着,其余兄弟都倒在了地上,哀鸣声不绝于耳,而赖星和曾大志仍旧在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作着思想工作:

“你们不要乱开枪啊!打着小朋友多危险啊,就算打不着小朋友,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屋里的陈易见向外射击没有效果,随即在人质里把涂郑一把揪了出来带到了门口,陈易掏出沙鹰手枪抬手一枪将涂郑爆头,血流当场。随后,陈易、格格五、林茨雪又分别把赵刚、紫依、小德押到门口,准备继续屠杀人质。

李广,方建国,黎兵虽都已负伤,但大家心里都明白,退回去将被办个不作为,那也是死路一条,冲上去,也是死路一条。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坚定了必死的决心。只听 三人突发一声呐喊:“跟他们拼啦!!”

不管身后赖星和曾大志“不许胡来,降发案是第一要务…..”的叫嚣一拥而上。

方建国首当其冲被陈易7发子弹击中胸口,趁三名歹徒一愣神的机会,李广首先抢过格格五手里的AK47,黎兵拼死抱住了陈易和林茨雪,李广扣动扳机一个点射将格格五打得血溅当场,随即调转枪口对准了陈易和林茨雪,这是黎兵已经被陈易和林茨雪两把沙鹰打得满身窟窿,躺倒在地。李广的AK47和陈易、林茨雪的沙鹰几乎同时射击。

林茨雪当场头部中弹5发爆头倒地,陈易胸口中枪也倒在地上,李广同时也被对方沙鹰连续6枪击中腹部,鲜血从李广的身上狂喷而出。但他心里明白,今天他是一名真正的警察了;一名永远不再受窝囊气的铁血刑警!!

就在赵刚、紫依、小德怀着激动的心情为准备为李广包扎时,歹徒陈易也拼尽最后一口气爬到C4炸药面前按下了起爆按钮。

整个派出所随着轰然一声巨响化为灰烬,只有李广和黎兵离门口较近被气浪震出门外,黎兵艰难地转过头满嘴吐血地看了李广一眼奄奄一息地说:

“李广,….我们…咳咳….当初…干嘛要干警察啊!”

李广此时满脸是血,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听见黎兵的声音,他循着声音的方向扭过头去:

“兄弟,…咳咳…..不能这么说啊!….怪只怪自己…咳咳……谁叫我们是三线警察啊!!!!!!”

二人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