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将 正文 第七章 书中的秘密

黄尔月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


离开医院地下室的西门一兵决定先想办法回到上海,到和信林罡约好的文莱书店去碰碰运气,看看能在哪里见到特派员。他一路走走停停,饿了就要点饭填饱肚子,累了就找个破庙休息休息,一路走的很慢以便恢复身体。几天后回到了上海,时近正午,西门边走边打听来到了位于洛阳路的文莱书店的门外,抬脚走了进去,只见里面人不是很多,兵荒马乱的时候能静下心读书的人毕竟是少数。西门正在寻思该怎么开口,就听有人问道,“这位小兄弟买书是打算送人呀,还是侬自己看呢?”西门抬头就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笑眯眯的问自己,西门讪讪的答道,“我不买书。”中年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那表情分明就是你不买书进书店来干吗,消遣老子呀!?西门忙解释到,“我听说一位信先生在这里借宿,我是来找他的。”“信先生?阿拉从来不认识什么信先生啊。”中年人疑惑的说。西门急了,说道,“他和你有几十年的交情,人高高的,胖胖的,留着胡子。”中年人乐了,对西门说,“阿拉认识的又高又胖的人倒是很多,就是没有姓信的,而且都没有几十年的交情。说起几十年的交情倒是有一个人,也是高高胖胖,不过姓任名言字林刚,哈哈,侬找错地方了吧,哈哈,哈...”中年男子笑着笑着表情突然就愣住了,自言自语的说道:“恩?人言不就是信吗,这位小兄弟,侬说的那位信先生叫什么?”西门早就听见了他的自言自语,心内一喜忙回答到:“信先生名讳正是林罡。”男子眼睛嘀咕噜转了转说,“这个老任和阿拉认识这么多年还来这么一手!不过不巧他不在这,前几日他给我来电报说会在近几日来探望我,过去这么多天,我还寻思他这次是不是晃点我呢,搞得我把几笔要到外地去谈的生意都撂下了,他不要太厚道哦!对了。他电报里说了如果最后他没来就让阿拉把他几年前存在这里的几本书交给来找他的人,不过嘛来人得知道他最喜欢的一首唐诗才能证明身份,小兄弟你知道吗?”说完斜着眼睛盯着西门,仿佛要看穿西门一兵是不是一个冒名顶替的李鬼一般。西门怔在那里,这可怎么办,信特派员不在这里,既然他交代要自己从这里取走几本书那就一定有他的用意,可是他喜欢什么唐诗呢?西门犹豫起来,中年男子渐渐的目光不善起来,看来他已经认定西门是个冒牌货了。西门忽然想起这一路上信林罡曾多次当着自己的面吟诵李白的《行路难》,每次吟完都要问他觉得怎么样,想到这些西门一兵不知不觉开口吟到: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等他念完发现书店老板的脸已经笑的和弥勒佛一样了,过来拉住他说,“没错没错,就是这首。和他认识几十年,每次见面他都要念上几遍,跟念经似的烦死了。来来来,到里边说。”说完也不管西门愿不愿意就拽着他进了里间,原来这个书店后面是一个开敞的院落,前面是店铺,后面居家生活,典型的中国江南民俗特点。西门和老板进了后院一间客房,老板让西门少待,自己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包袱,递给西门一兵。西门打开看看,里面是六本薄厚不一的书,西门把包袱重新系好,正打算告辞离开,老板却先一步开口问道,“老任这次也不知怎么搞的啦,他很少爽约的,这次却放了阿拉的鸽子,回头侬见了他可要告诉他阿拉很不爽啦!今天刚好快吃饭了,侬就留下吃个饭再走吧,老任不守诺,阿拉可不学他。”西门连忙表示不用麻烦,但书店老板却一定要留他,最后西门也就不再推辞,毕竟最近没吃过一顿饱饭,加上身体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也需要增加营养,就当打秋风了。

中饭相当丰盛,老板夫人看来也是一个比较好客的人,几个人客套一番纷纷拿起筷子吃饭。几个人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就说起前一段时间发生在火车站的惨案,老板夫人边说便用手笔划,好像当时她就在场似的。西门忍不住问道,“你知道不知道日本人最后抓了什么人没有?”老板夫人一听来了劲头,停下筷子说,“我听人说啊,日本人后来把人都赶到一块,逼一个共党现身。否则就要把人全部杀掉的啦!结果那个共党还真是一个好汉勒,自己就走出来啦,对着自己的脑袋啪就是一枪就死掉啦,结果其他的人也没能跑掉全部给日本人杀掉的啦。要不是有人在远处的楼顶看见这些,那些人怎么死的都没得人知道啦!”“什么?信特派员死了?”西门一兵失声问道。书店老板一愣,问道,“什么特派员,侬说老任是那个自己把自己咔嚓掉的共党?”西门一兵猛地惊醒,信特派员的身份看来他这位朋友并不知晓,那就不能把这位老板当成自己的同志般看待,有些事情还是得瞒着他。于是掩饰道,“没有什么了,刚才有些失态,可能有些过于担心信老板吧!”书店老板娘疑惑的看看他,没说什么低头吃起饭来。老板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西门一兵,也不再追根刨底。

老板娘三下五除二扒拉完饭,站起来说我去隔壁王妈家拿一下昨天借给她的鞋样,老板奇怪的问道,“今天早上她不是过来还给侬了吗?”老板娘头也不回的说,“她走的时候又随手拿走啦!”说完人已经在门外了。老板摇摇头叹息一声,“这些个女人,整天就知道说些家长里短,风言传闻,也不看看那些个话能说啦,日本人要起了坏心,不要太狠啦!”西门一兵只是陪着笑笑也不好多说什么。当下两人无语,默默吃饭。

很快吃完饭,西门一兵不好意思拍屁股走人,主动到厨房洗了碗筷,老板倒也没拦他。收拾完后,西门和老板又闲聊两句,正打算告辞时就听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好像还夹杂有上膛的声音,多年的行伍生活让西门一兵的神经非常的敏感,一霎那他就意识到情况不妙,老板娘根本就是跑去警局告发自己可能是共党同伙,可能是担心连累到自己,所以第一时间跑去告密,因为怕老板阻拦,干脆连老板也瞒着了。想到这些,西门哪敢在犹豫片刻,冲正惊疑不定的老板拱拱手背起包袱就走。书店老板不明所以,连忙挽留,西门心下一转,回身一记重手敲到老板后脑上,当时将他打晕。出到院子里,打开通往后院的门,做出已从后院逃脱的假象,自己顺势躲在了墙角的灌木丛里。

十几个汪伪警察冲进了院子,老板娘紧张的跟在后面,看见屋门大开老板躺在地上,顿时大哭起来,嘴里念念叨叨说些不让侬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侬就是不听这下可好啦,让我咋办呀...警察见跑了老板娘所说的人,抬头看见后院门开着,发声喊就直追了出去。一个跑在后面的警察回头冲老板娘喊,“别嚎了,只是晕过去了,人还活着呢。”老板娘一听低头细看可不是嘛,这才破涕而笑。看警察已经追往后院,老板娘又急着给老板掐人中,灌热汤,西门悄悄的溜出来,从书店里若无其事的走出来,见没人主意加快脚步一阵暴走。

看看已经安全,西门停下来喘口气,这里是一个车站,四通八达人流不息,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安全上的问题。西门找个台阶坐了下来,放下包袱,心里对信林罡让自己和他到文莱书店会合满是问号,这个地方很明显不是组织的后备的联络站,刚才真是太危险了。眼睛瞥见了包袱里的书,不由打开来看看信林罡都在文莱书店存了些什么书,既然信林罡让书店老板在自己不能出现时把书交给西门一兵,那么总该有理由才是,莫非这些书里有什么秘密不成?这个念头一浮现在脑海里,西门不由的紧张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