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66章 救了八路军

亦浩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1941年底到1942年初,日本军国主义霸权思想日益膨胀,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占领中国和东南亚,意欲向世界扩张,在经过了严密部署以后,太平洋战争终于爆发。 这段时间,八路军和日本鬼子开始了拉锯战,冀中平原上的曹家庄就成了活在八路军个日军锯齿上的屑沫。 前几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1941年底到1942年初,日本军国主义霸权思想日益膨胀,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占领中国和东南亚,意欲向世界扩张,在经过了严密部署以后,太平洋战争终于爆发。


这段时间,八路军和日本鬼子开始了拉锯战,冀中平原上的曹家庄就成了活在八路军个日军锯齿上的屑沫。

前几天,八路军来了,在村外和一队鬼子兵遭遇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打下来,有几个八路军受伤了。战斗结束的时候,正赶上强子外出回来,就顺道背回家来一个。


强子背回来的伤员叫任智,原来是燕京大学的学生,老家是北平的宛平城,宛平城外的那个桥就叫卢沟桥,桥上有很多石头狮子。

1937年7月7日,日本鬼子发动的卢沟桥事件,就是在他们家门口。当时日本鬼子以士兵失踪为借口,要求进城搜捕,遭到中国守军29军的拒绝,后来,日本鬼子冲进宛平城杀了很多人,任智的父母也在七七事变中被杀了。当时,任智还是个学生,听到消息后,一气之下,就弃学从军加入了八路军,现在已经是八路军的指导员了。


川崎里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能帮着妮子和强子做好多事情了,还帮着照顾任智。川崎的日本人的身份已经公开了,妮子也说,川崎要参加八路军的。

都是大学生的缘故吧,川崎和任智很说得来,有时候任智和川崎说话的时候,妮子和强子是插不上嘴的,因为,他们说的东西,妮子和强子完全不懂,这让妮子有些吃醋。

任智到底是八路军指导员,给川崎讲了很多反对战争的道理,尤其是说到,日本人发动的侵华战争伤害的不光是中国人,日本人一样是战争的受害者,这很能得到川崎的认同。时间长了,任智和川崎也就成了朋友。

两个人约定,等任智伤好以后,川崎就跟着任智当八路军去。


一天早上,村外又响起了枪声,强子说,他出去看看,就扛着铁锹走了。

不一会,强子回来说,日本鬼子来了,加上伪军大概有百十人。

鬼子大概是得到消息说,曹家庄里藏着八路军伤员,这次是来搜八路军伤员的。

鬼子伪军进了村子,就挨家挨户的搜。

妮子家里藏着一个日本军人和一个八路军,这要是让日本鬼子搜着了,那可就要出大事了,妮子和强子顿时紧张起来。

任智说,“别紧张,有我呢,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就是我死了,也不能连累你们。”

任智的伤还没好,也只有一支手枪,真要是打起来也不管多大用处,而且,现在四处都是鬼子伪军的,跑也没地方跑上。


这时,川崎倒是十分的冷静,对强子说,“强子哥,把我的军服找出来给我吧。”

强子没明白川崎要干什么,川崎又说了一遍。强子就从院子角落把川崎的日本军服找出来。

川崎穿戴整齐,配上手枪,还是个日本军官的样子,裤子屁股上破了一个大洞,估计是让野狗给咬破了,露出了半个屁股。川崎把手枪握在手里,一向给人柔弱感觉的川崎里俊的眼神里就多了一些坚定。

这时,大家都明白,川崎要干什么了。

还没来得说什么,外边有砸门的声音,妮子还要说什么,川崎说,“别说了,来不及了,你们赶快藏起来,”

砸门声激烈起来,门被砸倒了,进来两个伪军一个鬼子士兵。

川崎迎上去,两个伪军冷不丁看见从里面走出一个日本军官,条件反射似地敬礼,“太君。”

川崎二话没说,“啪啪”两枪,两个伪军应声倒下,那个鬼子兵还没反应过来,也被川崎打了一枪,倒下了。

川崎上前,揪着那个鬼子兵的领子,用日语问了几句,大概是,他们部队的番号和队长的名字,鬼子兵一一答了。

川崎把他扔在地上,又补了一枪,这鬼子兵,到死也没明白怎么回事,打死他的到底是什么人。

听听外边的声音,川崎觉得鬼子离这里还远,就从容的扒下来鬼子兵的裤子,把自己露屁股的裤子换了。川崎又招呼强子和他一起,把死了的鬼子和伪军拖到墙边,用秫秸杆子盖了。


川崎对强子说,“强子哥,我先走了,等战争结束,我会回来找妮子的,你好好护着妮子,拜托了,大哥。”说完,川崎向强子鞠了一躬,又向屋子里的妮子和任智鞠了一躬,整理了一下军服,慢慢走出了院子。

村道上伪军鬼子来回的跑着,胡乱打枪,乱得很。川崎就站在院子门口外边,几个要进到院子里的鬼子伪军,都让川崎指挥到别的地方去了。最后,川崎随着鬼子伪军,跑到晒场集合地了。


川崎到了晒谷场,看到一个佩戴大尉军衔的日军军官,便跑过去,“叭”一个敬礼。

“报告渡边大尉,大日本皇军华北方面军义田大队准尉川崎里俊伤愈归队,向您报到。”

渡边大尉一愣,嗯?这是哪里来的个川崎里俊?不过,上下前后认真看看川崎,的确是个日本军官,而且番号称谓都是准确的。

川崎还说,义田伍男中佐可以为他佐证。

渡边一听,问,“你认识义田大佐?”

川崎听出来了,义田已经升任大佐了,就说,“是的,是义田大佐把我从横须贺带来中国的。可以请他为我佐证。”

渡边有点信了。

川崎就简单把自己的情况,受伤以及养伤的经过,向渡边大尉做了报告,并且说,自己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几个月,也见到过八路军的伤员,八路军还向他策反,他口头答应了,可还是想着归队,说得渡边不得不信了。


川崎看到空地上绳子捆了几个人,有的是八路军伤员,他见过的,有的就是村民,肯定是抓了充数的。

川崎问,“这几个人是八路军?”

渡边说,“从村子抓到的,八路的干活。”

川崎就趴在渡边的耳边说,“村里昨晚来了一支八路军的队伍,把伤员都带走了,你们来晚了,这些都是村里的人,我都认识的。”

渡边看看捆着的人,又看看川崎,川崎点点头。

渡边一听,这不是白忙活了吗?恼羞成怒喊着,“杀了他们。”

就听日本兵哗哗拉枪栓的声音。

川崎喊了一声,“慢点。”又附在渡边的耳边说,“冈村宁次司令官说了,对中国人要怀柔。这是策略,不要杀了,再说,这些农民也成不了什么事。”

说完,也不管渡边什么态度,走到被捆绑的人旁边,说,“我们渡边队长说了,放了你们,大日本皇军对你们大大的好,回去做个良民,好好干活,为皇军种粮食。”就让士兵给他们松了绑。


把那些八路军和村民放走了,川崎转身随了渡边的队伍走了。

路过妮子和强子救他的那个水塘的时候,川崎特意停下,去水塘边喝了一口水洗了把脸,算是和妮子的亲热了,川崎的心里默默的说,“妮子,我会回来找你的。”


几个八路军被川崎救下以后,回到村子,找到指导员任智,把他们看到的情况说了。

任智说,“川崎是一个日本反战义士,了不起啊。”

妮子在一旁听了,默默的流着眼泪,她不知道川崎这一走,什么时候还能见着,是不是真的还能活着回来找她。但愿挂在他胸前的那个佛玉能保佑他的平安。


渡边自己也很奇怪,怎么就凭着川崎的几句话,稀里糊涂的就把人放了。这一点,他也说不清楚,可是,事实就是放了,他越想这事越不对,回去没法向上峰交代。

本来,按照渡边的资历应该早就是少佐了,可是,事事总是不顺,连着出了几次差错,上次还差点让大佐拉出去枪毙了,所以,这次失手他得找个合适的托辞才行。

在回去的路上,川崎一直跟在渡边的身边,左一个渡边队长右一个渡边大尉,对渡边真是崇敬有加。像渡边这样的下级军官,整天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风餐露宿的打仗,哪天说没命就没命了,还时常因为战斗不利受到上级的打骂,本该晋级的也得不到提升,今天,冷不丁出来一个拍马屁的准尉,还跟义田大佐很熟悉,这让他感觉很是受用。

毕竟是没抓到八路军的伤员,他得和川崎合计好了,回去怎么交代。

川崎说,“这个好办,你都推给我,我跟大佐说。”

渡边听川崎这么说,觉得川崎这小准尉还挺仗义,就和他如此这般的谋划了一番,觉得能交了差就行了,不过,渡边对于川崎这大包大揽的话觉得不太靠谱,心里还是没底,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连死的准备都有了。

回到县城,就是渡边队长他们占领的地盘,也是义田伍男大佐的指挥部所在地。

义田大佐对于这次渡边的空手而归,十分气愤。

眼线提供的情报,不会有错的,怎么去了就扑空了呢?义田大佐越想越来气,顺手甩了渡边几个耳光,嘴里大声斥骂着,“笨蛋,蠢猪,真是个蠢猪。”

渡边笔直挺胸的站着挨着耳光,嘴里还要“嗨嗨”的回应着。

义田大佐打完了,稍微消了点气。渡边才有机会如此这般的做了一番解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