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深了,几场雨后西安的秋天已经有了丝丝凉意,和朋友在外面吃酒回来晚了,打的到昆明路公交站牌,下车后看见一辆电动摩托车孤零零停在站牌下,车主在后座上,静静地等人的样子,在这秋夜里这车、这站牌、还有车主。他们仿佛一幅凝固的油画,我的惊扰车主猛地转过头去,我不由得注意他了,多么熟悉的身影,我的职工—刘永忠,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我呼喊他的名字,他冲我笑一笑,即使在夜里的路灯下,我仍能感觉到他脸上的羞色,他为了生计,趁夜带人挣点生活费。西化已经停产21天了,职工都放假了,一点再生产的迹象都没有了,这些可爱的职工丢了饭碗,没有了依靠,但还要生存,一个个开始走上了寻找生计的“流浪”之路,是啊,没有了机器的轰鸣,就没有了工人的称号,没有了工人,我们这些领导也就不是什么领导了,顶多一个“光杆”,但面对这些无助、无奈的职工,我们是有责任的,谁也推托不了,这种责任不只是愧疚,在某种程度上可谓“天良丧尽”。

今夜这一幕已经自停产放假以来不是我看到的第一次,面几天在周围办事,经过一小区门口,我也曾看见我的职工杨春军在给小区当门卫。那一次是我背过脸去。诚然,他们自谋生计无可厚非,但这些活计是和进城的的农民工在挣食啊,他们曾经是骄傲的工人阶级;他们曾经为了安全产业在岗位上默默奉献,他们有时出点小事故、违个纪、睡个岗……但他们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是那么敬业,平凡中时时闪耀着伟大。现在他们下岗了,弱小的没有一句发言权,朴实地没有一句怨言,顶多发个牢骚,他们依靠西化,有的是自己一个人,有的是夫妻俩,有的更是一大家子,我不敢想象他们未来的经济压力。他们有的刚步入岗位几年,有的人到中年,有的即将退休,我更不敢妄猜他们心中对西化的情感留恋的失落感。

西化,这个58年建厂的基础原材料化工企业,这个曾经全市企业学习的榜样,三代人铸就的丰碑轰然倒下,突然地象飓风过岗,让人难以情感接受!这究竟是为什么?是战略延长重组失败?绝对不是,兼并重组恰恰是当前中小企业的必由之路,大企业要做大做强,小企业要找避风港。这是很好的战略眼光,我们要存活、要发展,这是唯一出路,更何况延长已经在两年多时间里为企业融资上亿元。是产品结构老化被淘汰?绝对不是,我们是基础原材料化工产品,通俗地说我们是工业农民,粮食再便宜,人总要吃粮,而且液体有毒有害无机产品有其销售局限性,更何况西化停产,引来关中地区烧碱液氯市场涨价就是明显的例证,就算是产品结构有问题,也不至于混到完全停产。是金融环境行业危机?绝对不是,任何企业在大的金融环境下都是公平的,不存在厚此薄彼,上半年全国工业企业产值增长强劲,我们不增怎么还亏?行业环境更无可谈,我们搞氯碱时,别人还未出生呢,正如开包子铺,我们也算老字号了,怎么突然就关门了?我看只有一个答案了,就是无能,是管理的失败,我们三年了一直在坚持,企业职工收入没有跟上GDP增速反而拿着80%在坚守,在这个经济速食时代,他们怀里揣的只有两个原动力,一个是对西化的感情,一个是对领导的希望,但他们最终是失望和感情破碎。三年的坚守,我们的管理者更像一群低能儿,不是摇尾乞怜地出卖可怜相讨来一点钱苟延残喘,就是白痴般地坐以待毙,从来没有自力更生,主动出击,没有从体制机制上创新,直接导致企业病入膏肓,不可救药的地步;三年的坚守,我们的管理者更像一群小脚老太太,在祖上留下的家业里,他们优哉优哉逸享天年。他们再耗着,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没几天活头了,享个清福,不折腾,不思儿孙,他们真老残啊,耗完了,连丧葬费儿子都没得掏了,只好扔到荒野喂狗了!三年的坚守,我们的管理者更像豢养的一圈猪,吃饱了,相拥在一起睡觉打呼噜是那么让人感到和谐和团结,一旦饿了抢食,不是猪拱就是撕咬,贪婪和自私相暴露地赤裸裸。

西化将不在,西化人情感也将烟消云散,十七载的耕耘,我的青春、我的梦想也将随之埋葬,面对现实,我无可奈何,我有怨无悔。面对即将离去的职工,我祝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