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63.深入虎穴

周于仲谋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既定的作战计划一旦开始执行,仲谋绝对不会让任何事情影响到自己。小梅肯定有苦衷,要么不便明示男人,要么情况异常特殊,发生情感纠葛的可能性不大,剩下的只能与钱有关。 唉,钱呀,你这个让所有人表面鄙视但在内心又不得不视若珍宝的小妖精,尘世间,有多少人在为你疯狂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既定的作战计划一旦开始执行,仲谋绝对不会让任何事情影响到自己。小梅肯定有苦衷,要么不便明示男人,要么情况异常特殊,发生情感纠葛的可能性不大,剩下的只能与钱有关。

唉,钱呀,你这个让所有人表面鄙视但在内心又不得不视若珍宝的小妖精,尘世间,有多少人在为你疯狂为你愁?

把玩着手中不会说话的哑巴铁兄弟,人心情糟透。

谭君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无法猜到她的心思?走的道路与自己心中所想天差地别;而小梅背负的压力,常人没法想象,眼睁睁看着小梅往下陷,自己却束手无策,嗐,枉自堂堂七尺男儿?

“谋哥,枪收好,这很危险!”撇着上司手中正在转动的手枪,李尧小心提示,“心情不好吗?谋哥?”

“哦···”人慢慢醒过神,“没事,既没上膛也关着保险呢,对了,你今晚上放出风,就说我明天要出趟远门,动静闹得越大越好,让门口的的哥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快去!”

龙少能掌握自己的每一步行踪,这帮的哥必定功不可没,暂且利用他们去麻痹龙少的神经,以便进行下一步行动。

“小梅,给我半个月时间,我或许能帮你解决难题?”堵住正欲下班的小女人,仲谋神色凝重,“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在为钱而发愁?对吗?”

“哥,你是个聪明人,也瞒不过你,爸爸最终必须换肾,现在家中已是债台高筑,除了我···呜呜···没有谁能想出办法弄到一大笔钱?”眼神凄迷的望着小伙,小梅泪撒罗衫,心如刀绞。

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去背叛?不是我不愿意跟哥哥你双宿双飞、举案齐眉,爸爸卧病床榻,弟弟少不更事,作为老大,我怎能眼见父亲就这样散手人寰?

“这样,如果在你的亲人中能找到血型相匹配而且愿意捐肾的人,换肾的手术费我或许能解决,但需要时间。听着,梅,你着手进行前面所说的事,这几天我要实施一项大的计划,一旦成功,既能一劳永逸解决被龙少追杀的燃眉之急,又可以获得所急需的手术费,请耐心等待结果,不要胡乱自作主张,明白吗?”一字一顿的铿锵话语从小伙的嘴中迸出,“记住,一天成为我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我仲谋的小女人,除非···”

“哥···”人泪眼婆娑,语不成声,“我···我···我听你的!”翕动的红唇封住还待告诫的厚唇。

“唔···这段时间恐怕不能陪你,等我的消息···唔···”才脱离为之癫狂的小女人惑唇,马上又被死死堵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

“龙少只是针对我,安心办你的事,去吧!”目送小梅离开,小伙万分惆怅返回监控室。

刚才其实很想留下小梅,可又怕让他人知晓,特别是秋蝉姐;随小梅去,杀手肯定会跟踪而至。唉,留也留不得,送又不敢送,龙少,我一定会让你为之付出惨重的代价。

“谋哥,龙少在凌晨2点14分开车离开洗浴城,随行有三个保镖,一直不敢报信,躲远了才给你回的电话。”晓飞语气中还带着惊慌。

“好,不用害怕,没有人会为难你,今晚收工,但明晚只要他出门就马上通知我。从今以后,你和你的朋友就是我仲谋的铁杆兄弟,我不会亏待你们!”日后办事少不了帮手,少年为人处事还算精明,暂且收下他。

寂寥的夜里,嗅着床上小梅留下的淡淡体香味,小伙久久难以入眠。朦朦胧胧中,娇羞的女人还拥在怀内,耳鬓厮磨间留下的温度,抵死缠绵的销魂,犹如疯狂滋长的嫩芽,在漆黑的长夜,肆意蔓延,渗入肺腑,落叶生根!

温存终会散去,惟有追忆长留心中。

“李尧,我们换服装,等会你和建波大摇大摆出门,但不要让的哥看清楚你的面容,懂吗?走远些后马上瞅机会把衣服换回,建波,你带上他的备用制服!”监控台旁,仲谋仔细交代两位部下,疏忽不得,不然有可能会给李尧带来危险, “我们同时出发,注意安全,OK?”

“OK!”两得力干将夸张的伸出拳头,三只铁拳轻轻触碰。

扣上头盔,正正脑袋上的贝雷帽,两个哑巴兄弟一左一右温顺的摩擦着小腿,做个先行的手势。

撇着两人离开停车场,走上街道对面拦车的时候,仲谋发动摩托车,“嗡嗡···”引擎低沉的吼叫声令人热血澎湃,快速拐上街道,车沿着早就打听好的路线直奔香蜜湖路的“龙豪”洗浴城。

午夜的街道中,车流稀疏,耳旁不断呼啸而过的风声提示着小伙,老鼠抓猫的行动正式展开。

把车停好在洗浴城斜对面远处的巷弄内,蹲在路边,仲谋静静蛰伏。

等待的时间显得特别漫长,无聊的抽着香烟,发霉的思绪又回到从前。谭君,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来深圳?难道跟义哥还藕断丝连···?嗐,女人的心,海底的针!

手机铃声打断回忆,“谋哥,龙少今晚走的早,他现在正上车···”晓风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坐的啥车?”

“黑色的奔驰,人全部上了同一辆车!”

娱乐城的停车场内缓缓开出一辆奔驰,“收工,先挂了!”瞥着车朝自己的方向开来,仲谋拉下面部防护罩,快速进巷发动摩托。

不紧不慢跟在后面,小伙不慌不忙,宽敞的大街上车辆本就不多,奔驰非常显眼,不会跟丢。

顺着香蜜湖路一路向北,上立交桥沿环形右拐,反正深夜也没有交警执勤,仲谋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紧跟不舍。路面上的车辆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淹没在同向行驶的车流中,摩托车像一个幽灵跟着奔驰不放。

眨眼间,一前一后的两辆车过大学城,拐上西丽路,在山脚公路中快速前行,同行的车辆越来越少,小伙慢慢拉开间距,万一被发现可就前功尽弃。

盯着奔驰左拐进入庐陵别墅的大门,人开始犯难,摩托车肯定进不了大门,停在哪里为好?还得快些,要不等龙少把车倒入车库,一个个寻找可就更麻烦?

撇撇门口值班的保安,计上心来,把车熄火,径直推到门口,“兄弟,抽烟,能帮个忙吗?车突然打不着火,能否暂时先放在你这儿?我明天清晨就会来推,行吗?放心,都是同行,我知道规矩,这是一百块,兄弟去买包烟抽。”

可能是小伙身上的全套保安服发挥了作用,青年并不反感,“这,万一被部长发现就惨了?”

“兄弟请绝对放心,实在不行,我马上请修车的朋友开车过来,能修则修,不能修直接拉走,不会让兄弟你为难的···”又递过去一支烟,“知道龙少吗?”

“刚进去的人不就是他,你是?”青年没接烟,狐疑的眼神瞥着小伙。

“嗐,命苦呀,当他的跟班不容易,这几天有人在找龙哥麻烦,我们这些跟屁虫只能加班,本来安全送到门口就可以回家休息,你看···”用手指指摩托车,“唉,它又不争气,今晚上恐怕要折腾咯!”

“来,兄弟,抽烟,都是苦命人,半夜三更也不能睡觉,唉!”夸张的叹气,力图引起青年共鸣。

“可不是,唉!”缩缩脖颈,青年愤愤不平,“妈的,有钱就能抱女人睡觉,我们这些穷光蛋还得替他们守夜,我靠!”

“唉!”陪着叹气,“哥们,这几天有香港来的杀手盯着龙哥,你可得小心点,他住的那套1···瞧瞧我这记性,嗐,那套1··1啥的别墅所处位置可不大好···”拍拍脑门,人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是17栋,兄弟,你没去过吧?”吸着香烟,青年按仲谋所想不假思索说出地址。

“对,对,17栋,不瞒兄弟,真没去过,小跟班哪有资格···?”索性把烟全部塞给青年,转身撒腿就走,“哥们,我去找朋友来修车,你等着!”

绕到保安的视线死角,人悄悄蹲下,瞅着青年走入值班室,四周无人之际,矮着身体小跑来到围墙边。

别墅群的围墙也与众不同,足足有2米2高,好在上面还不是用玻璃渣镶着,造型古朴的仿欧美矮铁花整齐排列。吸气,退步,蹬墙,抓住铁花,顺势双臂叫劲,人屈肘悬在围墙上。

轮番换手掌小心穿过铁花的大空隙,抓稳墙体与铁花的结合部分,力臂撑猛然使出,全身冲上高墙的同时腿部绞住铁花,调整好身体姿势,蹲在围墙上,看准落脚地,人跳下高墙。

一路小跑找到17栋别墅,看看腕表上的时间,3点09分,嗯,图个吉利,3点48分准时发动夜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