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雷远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小姐是不是见过什么人?不然你也不会随便问出这么一句。”

焦妍凤看了张云龙一眼,说道:“我和龙哥他们在苏州的时候遇到一些人自称是幽冥鬼母和幽冥十二使,还有一个武功奇高的人自称是是温苍南的孙子温从泷,并自封幽冥鬼帝。”

“你说什么?”雷远瞪大着眼睛,嘴里甚至可以塞进一个鸡蛋,追问道:“幽冥鬼帝?他说自己是温苍南的孙子?”

看着焦妍凤肯定的眼神,雷远喃喃自语道:“想不到幽冥圣域真得又卷土重来了,看来老教主当年的顾虑果然还是发生了。”

焦妍凤开口道:“我小的时候听爷爷说过一些,雷爷爷你能再给我们讲详细点吗?”

雷远哀叹一声,道:“其实我也不是知道的很多,因为毕竟那时候我还未有出生,我所知道的都是后来听老教主口传的。八十年前那一役之所以战败,除了因为幽冥圣域内部的勾心斗角外,也是因为我们毒龙教的临时倒戈才注定了败局。但是老教主心存愧疚之心,所以就网开一面背着轩辕阁和丐帮的人偷偷的将被围困三个月之久的幽冥圣帝以及四大妖神、八大鬼君全部放走,不过在幽冥圣帝等人离开时也发过毒誓,立誓逃生之后从此绝迹江湖。”

叶建平冷哼一声,插言道:“魔门中人的毒誓都是忽悠人的,你们的老教主怎么连这个也相……”

还没等叶建平把话说完,身旁的柳三娘就悄悄的捅了一下他的后腰,而且用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叶建平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急忙尴尬的挠挠头把嘴闭上。

雷远心中虽然有一丝不快,但是毕竟那是焦妍凤的朋友,他也没有表现出来,继续道:“其实老一辈幽冥圣域的人应该都遵守了誓言,那些人中现在即使还活着我想也都有百岁高龄了。”

焦妍凤点点头,道:“我们听希迁大师说,温苍南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作古了,而且由温从泷的话语中我们也可以判断,他似乎和他的祖父温苍南并没有任何联系。”

雷远不解的看着焦妍凤,开口问道:“温苍南怎么和希迁大师还有关系?”

焦妍凤解释道:“温苍南退隐之后就和希迁大师的师父慧能禅师做了邻居,所以希迁大师才认识他的。”

“原来如此!”雷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焦妍凤追问道:“雷爷爷,当年老教主放他们逃生之后是不是后悔了?”

雷远点点头,道:“是的,老教主当时因为心存愧疚才放他们走,可是事后老教主越想越担心他们解困之后重新组织余部卷土重来,原本以为时间已经久了,这种事已经不会发现了,想不到将近百年了,他们真的开始重新出现了。”

焦妍凤叹气道:“雷爷爷,麻烦您将这个消息传到总坛去,也好让我爷爷有个准备,有个应对之策。”

雷远严肃点点头,道:“就算小姐不说,这种大事我也得向教主禀报。”

焦妍凤微笑道:“那就好!雷爷爷,我们今天还有其他事,就不在这里多逗留了。”

雷远赶忙接口道:“现在正是用饭的时间,小姐和你的朋友们不如吃些东西再忙其他事,雷远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焦妍凤摇摇头,笑道:“不用了,我们和其他朋友约好一个时辰后相见的,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哦!那就不耽误小姐的正事了,我叫张旺送你们出去。”话闭,雷远唤了一声“张旺”,刚才那个小二便从院外小跑了进来。

张云龙等人这才和雷远客气了一番,在张旺的带领下离开了盛隆酒家。等他们到了与李宏图等人约定的地点时,李宏图他们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不过张云龙看见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层阴霾,心情似乎都很沉重。

张云龙快步到了众人近前,开口问道:“你们等很久了吧!”

李宏图摆摆手,道:“我们也是刚到一会。”

旁边的叶建平接口问道:“李老弟,我怎么看你们几个脸上各个都是闷闷不乐的?”

没等李宏图说话,一旁的司徒潇潇叹息一声道:“唉,别提了,我们和李大哥到了盛丰商行才意识到,我们没人认识甄永辉长什么模样,就算想让李家的人帮忙查找都无从下手,所以……”

叶建平大大咧咧的笑道:“你们不用不痛快了,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如何找到甄永辉的方法了。”

李宏图和司徒潇潇等人同时将目光看向张云龙和焦妍凤,得到张云龙和焦妍凤的默认以后才确定叶建平说的话是真的,急忙问什么办法,焦妍凤这才将从雷远那里得到的信息和大家说了一遍。

听完这个消息后,司徒潇潇自信满满的看着摄正茗,道:“既然这事与李前辈有关那就好办多了,茗儿的请求他一定会听。”

众人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都多了一些。

李宏图笑道:“既然事情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那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去诸葛家赴约了,明天就立刻启程赶往长安。”

一直没有说话的蓝娇娇插口道:“可是我们并不知道诸葛家在哪啊。”

柳三娘笑着拉过蓝娇娇的手,道:“傻妹子,若是找别人家也许会很难,但是若要找江湖三大世家之一的诸葛家,恐怕扬州城的小朋友都会知道在哪里,那可是威名远扬、家财万贯的大户人家。”

“哦!”蓝娇娇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一行人没有浪费多少口舌,很快的就来到一处硕大的庄院门前,门口立着一对一人多高的石狮子,门匾上赫然写着“诸葛府”,还没等众人上前通禀,便从门内出来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迎上来,问道:“敢为诸位可是李公子和张公子等人?”

李宏图客气的答道:“在下洛阳李宏图,敢问前辈我们可曾认识?”

中年人笑容满面,恭敬的回道:“不敢当、不敢当,小的哪能称得上前辈,我是受我家公子指派,专门在门口等会诸位公子大驾光临的!诸位请随我来!”

就在这时,从院内快步走出两个人,一个当然是诸葛家的大公子诸葛清风;另外一个则是年纪大概在四十岁上下,生了一对虎目,鼻直口方,背后背着一柄月牙形状的兵器。

当李宏图、陆继海等常在江湖上走动的人看见这个人时,都是心生疑惑,暗道:“他来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