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九章(5)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医院里,一个穿着武警军官服的人在一张病床前看着床上一个年迈的老人,这里是癌症病房,老人紧紧的抓住军官的手,叮嘱他一定不要辜负国家的培养和期望,自己倒无所谓。军官的手摸了摸老人干枯的头发,忍住已经上到眼角的泪水,笑着答应了老人,过了一会儿,看老人睡着了,军官悄悄的走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医院里,一个穿着武警军官服的人在一张病床前看着床上一个年迈的老人,这里是癌症病房,老人紧紧的抓住军官的手,叮嘱他一定不要辜负国家的培养和期望,自己倒无所谓。军官的手摸了摸老人干枯的头发,忍住已经上到眼角的泪水,笑着答应了老人,过了一会儿,看老人睡着了,军官悄悄的走出去,擦了擦眼角。

外面的两个警察过来,军官伸出手,两个警官互相看看,说:“回车上再说吧。”

军官笑着抬脚,这是最后一次看见自己的母亲了。

看着军官上了警车,一辆有着武警牌照的车一直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车上的人有些骇然。

“为什么不去看他最后一眼?”毛参谋问。

“他不配做我的战士。”沈国固执的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展鹏给他武警军官服来看她母亲最后一眼?”毛参谋揶揄的问。

沈国看着警车开走:“我尊重那样一个母亲。”

毛参谋没说话,看着警车消失在视线里,他发现沈国眼里的那深深的痛心。

“行刑的人找了吗?”沈国的声音有些颤抖。

毛参谋有些不忍:“找了,他最后的心愿完成了。”

上了警车之后吴建伟就把身上的标识拿下来,看着他的动作,随同的警官有些不以为然:“不用这么着急吧?”

吴建伟熟练的拆下来,把配件递给他,说:“我不配。”

一个优秀的军官,在职责和孝道上要做出一个抉择,这样的选择,太过残酷。如果法律有情,那么知情的人都不希望执行最后的判决,但是法律无情,况且还有一个烈士已经牺牲在战场上,悲剧已经酿成,始作俑者就要接受惩罚,对罪人的惩罚也许是对逝者的最好的解释,这个社会需要一个公平也需要执行这个公平的人。一个常人没有准则,他会失去做人的根本,一个军人没有准则,他会迷失自己。

过了几天,一直没有提起上诉的吴建伟接受刑罚,最后一刻他看着天空,我不知道死亡的时候,凝望苍穹竟然那么凄凉,一声一声霰雪鸟的悲鸣,斜斜地掠天而去,我看到你的面容浮现在苍蓝色的天空之上,于是我笑了,因为我看到你,快乐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沈国把一份传真沉重的放在一摞卷宗上面,那是吴建伟最后要求捐赠遗体的书信。


一年的时间,在短暂又漫长的三百多天里悄然而过,今年的冬天不算冷,万家灯火的辉煌映射出城市的生机,这是人们一年的总结,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包囊在这通明的灯火下面,月亮像是知道今夜的欢乐,弯弯的挂在天上,为这五味城市照亮同样的光芒。

于晴收拾好去年的东西,今年她不回家,姑姑姑父虽然催了她很多次,但是经历过这么多的于晴已经累了,她想在这天好好的休息一下,队里举行的晚会,大家的狂欢节目,她过的有些麻木,一个人如果内心真的宁静下来是不会受到外界喧扰的影响的,她趁晚会空隙的时间走出礼堂,看着外面城市上的月亮。

在跟兄弟们闹酒的陈风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但是下一秒就被徐青林拉回去。

刘坤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把一张相片小心的收好。


我们的生活总是在这么一群人的牺牲下面才过的平和安宁,当我们还沉浸在过年之后的喜庆留下的余温里的时候,刑警队的值班电话响起来,接警的小吴立马通知展鹏,紧接着,刑警队值班的成员们马上整装待发。


一伙有预谋的犯罪分子,企图在广场大道制造混乱,先遣的部队已经出发,在这个萦绕着喜庆气氛的日子里,犯罪分子们恰和时机的利用了这么个看似防备最轻的时机,全市的武警特警部队全部出动,就近的警察们已经在和他们对抗。

广场大道附近的人们大部分被紧急疏散,可是广场大道里面的市民,他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们被这伙暴乱分子手里的棍子石块击中,有的人已经受重伤倒在地上,就算是最先赶过去的先头部队也看到有几十人受伤在路上茫然的奔跑,重伤的人躺在地上,其间传来间或的呻吟。

沈国给这批开年就执行这么大任务的队员的要求是:保护市民安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开枪。他不想在新年伊始就让死亡笼罩这座城市。为了保险起见,所有的队员只准带防暴系列器具,可是武器在车上准备着。


武警特警们到了现场之后,马上有组织的进行预先的计划。这次行动甚至动用了直升飞机,飞机里的战士们扔出了一些催泪瓦斯,暴乱的人群马上安静了不少,他们被催泪瓦斯呛的涕泪直流,后面上来的部队套上面具冲上去,制服了中间那些人。

而外围的和群众混在一起的,考虑到用瓦斯会伤害群众,隶属于沈国的部队直接拿着防暴棍冲入人群,王志文和刘宏首先把一个想要拿棍子打一个摔倒的小女孩的歹徒制服,王志文抱着小女孩冲出混乱的人群,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回身投入到继续的战斗中。

一把刀刺向一个正在同一个歹徒纠缠的队员,于晴踢开一个歹徒之后正好看见这一幕,眼看着刀尖就要刺上队友的身体,于晴急中生智,手中的防暴棍转着圈的扔出去,正好打在那歹徒的头上,歹徒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号,那个同歹徒纠缠的队员也制服自己身上的歹徒,看着身边抱着头的歹徒和地上的一把刀,头盔下面的脸肯定已经发白,她感激的看了于晴一眼,于晴提醒她危险还没解除。

一个人挥着砍刀红着眼珠子上来,看样子肯定是从中间的战场逃离出来的,他没想到外面这块也已经在军警们的控制之下,于晴轻巧的躲过那把刀,然后闪到他身后,歹徒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于晴已经拿着另一条防暴棍直直的朝着他脑后的部分敲下去,然后看他丧失了攻击力,于晴拿出一幅手铐把他和另一个被陶思然制服的歹徒铐在一起。

周围的居民行人们当中也有不甘示弱,他们有的见义勇为的拿起就手能算得上“武器”的东西冲上来,于晴看着一个拿棍子的歹徒在几个人的“围攻”下倒在地上,然后一个老大爷样子的人拿出一条红裤腰带捆住歹徒:“咦!你个混球还想得瑟,爷老子本命年先收拾你!”

于晴刚刚有些欣慰,忽然发现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小女孩蹲坐在地上哭泣,周围两个人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拿着刀上来,于晴想也没想的从混战的人群中冲过去,她扒拉开一个想冲上来的歹徒,然后从队友身边跳过去,就在歹徒的棍子落到小女孩的头上的时候,于晴手里唯一的防暴棍也扔出去了,防暴棍打掉了持棍歹徒手里的棍棒,棍棒顺着小女孩的头发辫子旁边落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两个歹徒看清来人是个女兵,手里也没有了武器,他们眼里的杀意也更强了些,不过对于于晴他们还是有十分的警惕的,毕竟这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于晴看着两个人朝自己走过来,她现在两手空空,一个人手里拿的是砍刀,而另一个人,从腰后面也抽出一把砍刀。

沉住气,于晴飞起一脚踢飞了一个歹徒手中的刀,另一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上来,然后于晴顺手抓住那只拿砍刀的手,然后像在训练中一样不用一秒钟就来了个过肩摔,那人应声倒在地上,但是第一个没了刀的歹徒捡起第一次掉落的棍子,冲于晴的背后面就是一棍。

于晴皱了皱眉,回过头,歹徒愣住了,他没想到一个女兵竟然有这样的身手,于晴朝后面的歹徒的下巴就是一个高踢,歹徒翻滚着倒在地上,于晴看着又一次掉落在地上的棍子,一脚踢出去,刚刚被棍子敲过的地方还火辣辣的。

潘建国也发现了于晴这里的情况,他冲上来把那个刚刚想跳起来反击的歹徒制服,然后一个后别手把另一个歹徒歹徒制住,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来的手铐已经铐上第二个,他把吃痛的两人扔在地上,狠狠的踹了一脚中间的一个。

“爸爸,不要打我爸爸。”小女孩忽然跳过去,趴在刚刚那个被潘建国踢的歹徒身上。

于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你拿你女儿当诱饵?”潘建国怒不可竭看样子还想来一下,于晴拉住他。

“操!”潘建国骂了一句。


于晴看那小姑娘的可怜的眼睛,别过头,她把周围的一个武器踢出去,叫过两个队员把这两个刚刚制服的歹徒带走,直到歹徒被队友们粗暴的拖起来带走的时候,小女孩还是紧紧的跟上,弄的队员们不知如何是好。

于晴的耳机里传来对话声,一直在总部看着实时传输影像的军官团做出最后决定,沈国对他们下令:“三十分钟,必须把场面控制住。”

于晴捏紧耳机听着命令,然后看着潘建国凝重的脸色,看样子他也在同一时间收到了相同的命令。

看看周围的场面,一个队友把一个制服的罪犯摁在地上之后又把一个群众带出危险区,然后他有些疲惫的回去帮队友的忙。

“怎么办?”潘建国估计这架势三十分钟下来有些难度。这里的来的军警只有一个多中队的人数,但是这里的歹徒数量比提前估计的多出了两倍以上。

于晴把一个冲上来的歹徒一脚踢开,另一边的队友拿着防暴棍敲在那人后背,这样下去队员们的体力也支撑不住了,她抽时间对着耳机说:“A区副指挥于晴请求大队支援,我们的人数不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