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九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一家电影院里,一对年轻的情侣从里面走出来,男的出来的时候觉得外面的天挺冷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女孩身上,女孩不肯接,拗不过女孩,男孩只好把外套穿回自己身上,然后牵着女孩的手走下楼梯,女孩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忽然,女孩身上一重,向前扑倒,男的赶紧上前抱住她,让她不至于倒在地上,周围过来几个人帮他。

“刘坤,刘坤,醒醒。”秦朝阳焦急的看着怀里的刘坤。

周围的人上来想帮秦朝阳的忙,秦朝阳死死的抱住刘坤不放开,然后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慢慢的他发现刘坤有了些气色。

刘坤慢慢的苏醒过来,她看看周围的人和秦朝阳焦急的脸庞,说:“刚刚头有些疼,没事的。”

秦朝阳的样子快哭了,他把刘坤抱的更紧了。

刘坤勉强把他推开,说:“我没事,着什么急啊?”她挣扎着坐起来,周围的人看刘坤已经醒了,也逐渐慢慢离开,这个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

“你怎么了?”待人群散开后,秦朝阳细心的问。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些发昏,可能是坐久了的缘故。”刘坤微笑着说,不难看出她脸上的疲惫。

秦朝阳抓住刘坤的手,传给他的是揪心的冰凉,他说:“你的病情在加重知不知道?”

刘坤淡然的点头:“我知道。”

“刘坤……”秦朝阳痛苦的说。

“答应我一件事,”刘坤把秦朝阳凌乱的刘海抚齐,“我走了以后,找个更好的女孩子。”

“不。”秦朝阳没等她把话说完就拒绝了。

“我会治好你的病,不要再说这种傻话。“他轻轻堵住刘坤的嘴。

刘坤感动的看着他,她觉得再多说一句都是残忍。


于晴手上水壶从手里滑落,于晴觉得心口的地方紧了一下,她愣来了一会儿,然后捡起突然掉落的水壶,刚刚突然的感觉很奇怪,她很快忘了这件事,收拾收拾睡觉去了。

第二天,刘坤拨通了肖丽娟的手机,对方关机,刘坤又拨通了一个公共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但是熟练的声音:“您好,这里是武警XX中队办公室,请问有什么事?”

“请问肖丽娟在吗?告诉她我是刘坤。”刘坤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对方干脆的答应了,然后把电话递给肖丽娟,过了一会儿,肖丽娟的声音传来:“刘坤,最近我这禁严,有什么长话短说。”

刘坤说:“哦,我说你手机不通呢,能见你一面吗?我身体最近不太好。”

肖丽娟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干脆的回答:“没问题。”她知道,刘坤说出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了就是真的病发了。她下班的时候找到沈国,沈国还是相信她的,给她开了一个短期假条。

来到刘坤的公寓里,肖丽娟看刘坤的茶几上的那一大堆药,惊讶的说:“你跟我说实话。”

刘坤疲倦的笑笑,这让肖丽娟觉得更加不好了,因为这次的刘坤比上次她犯病的时候的样子更加疲倦:“我只告诉你,我感觉我的时间不多了,今天找你来,就是交待一些事给你的。对不起,每次都让你给我收拾残局。”

“别说了。”肖丽娟眼眶潮湿了,刘坤的样子让她很担心。


刘坤拿出一个硬盘,把硬盘推过去说:“这个数据交给你了,你以后就是它的主人了,我没用过,但是数据拼合了,它的威力强大到你我都难以想象,所以,保护好它,如果它不能用在有用的地方,也不要让它害人!”她有些艰难的说。

肖丽娟滑落一滴眼泪,这是刘坤第一次看她流泪.

“呵呵,原来铁血娘子也会哭啊。”刘坤笑了。

肖丽娟擦擦脸上的泪珠,说:“没哭。先不说这,你怎么办?”

刘坤淡然一笑:“有个人你照顾好了,她就是我的妹妹,于晴。”


肖丽娟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要找的刘坤的妹妹就是于晴,就天天生活在自己身边,她甚至忘记了为刘坤伤心,说:“我去找她,她的血型跟你也许相配。”

“不,”刘坤拉住就要站起来的肖丽娟,“结果我看了,不行,再说,我这已经没有太大的机会了。”

“你哪儿来的结果?”肖丽娟问。

“特战大队的。”刘坤撒谎,其实于晴的跟她的匹配几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可是谁见过只有一个肾脏的特战一线队员呢?为了于晴,她对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撒了谎。

肖丽娟颓废的坐回去,失望的说:“说吧,你想怎么办。”

“我活着的时候不要告诉她,我只要你找个恰当的时候告诉她真相,告诉她的真正的生身父母,为什么当初一生下来就把她送人。”刘坤把憋了多年的秘密全部倾诉出来,那一刻,她感觉轻松多了。

“你怎么知道于晴就是你妹妹的?”肖丽娟忘了最重要的一环。

“戒指,于晴离开特战出去执行任务不小心落下的戒指,”刘坤从脖子上掏出一个挂坠,上面也有一个戒指,“这戒指当初是定做的,内侧的花纹两个拼在一起就能看出文字,那天我拿过于晴遗落的戒指试了。”

刘坤看着那个戒指,内侧的确有一些刻痕。

“你不告诉她,她能后悔一辈子。”刘坤实在头疼了。

“国家利益,首当其冲。只要进了‘匕首’一辈子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有这种精神。能找回于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可你们还有任务和责任,这是我们军人的选择。”刘坤苍白的手握紧肖丽娟。

肖丽娟眼眶潮湿了,她能理解,但无怨无悔。


肖丽娟麻木的回到基地,她不能出来太久,安顿好刘坤之后,她就离开了,除了失去刘坤,她别无选择,想到这,她的泪水又要流下来,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能哭。

销完假,肖丽娟早早的回到办公室,把自己一个人锁在里面,对外宣称要调试设备,她其实什么也没干,自己在布满设备的办公室里什么也没做,甚至只有一个姿势的呆了一下午。

晚上的休息活动时间,于晴想到还有一份计划在电脑上没弄好,她回办公室打开电脑,可是开机后就是死机,她问旁边找东西的陶思然怎么回事,陶思然说可能是中毒了,于晴没有装过这里的系统,而何石花所在的班组正好组织学习,不想去打扰她们,这个时候她第一个想到了肖丽娟,她尝试着去找这位大硕士试试。


于晴轻轻敲开肖丽娟的门,里面一个疲倦的声音传出来:“进来。”

于晴推门进去,肖丽娟看来人是于晴之后,她手上拿着的一摞单子差点没拿住,她把单子放在桌子上放好,问:“于晴来啦,有什么事?”

于晴有些惊讶肖丽娟突然的吃惊,这个时候才发现肖丽娟脸上是意外的疲倦,连上次作战演习的时候都没见过她这么疲倦:“那个,你累了吗?”于晴尝试着问,她有些后悔来这趟了。

“没有,就是看了一下午的资料,”肖丽娟用眼睛示意一下那摞刚拿出来的资料,“有事直说。”

“哦,我的电脑坏了,急着把里面的一个东西整理好,可是我不会捣鼓,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你了。”于晴抱歉的说。

看着于晴,肖丽娟想到了今天下午刘坤对她说的话,等她走后才能说。肖丽娟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肖参谋?”于晴见肖丽娟长时间没有反应,提示性的叫了一声。

肖丽娟回过神,哦了好半天,说:“那个系统是系统时间的问题吧,我去看看。”说完她拿了一个**盒就出去,于晴高兴的跟上去。

刘坤很快就帮于晴捣鼓好了电脑,本来她们估计需要重装的系统也很快恢复好,做完最后的检查,肖丽娟说:“没什么大毛病,上次的杀毒软件没卸干净,换了一种杀毒软件系统起冲突了。”

“哦,谢谢哈。”于晴感激的说,她看了一眼陶思然,后者不好意思的继续把自己埋在资料里。

“没什么,别的方面不敢说,不过以后这方面有问题你尽管找我就好了。”肖丽娟打着保票说。

“那感情好啊!”于晴笑着说,这么一个大人才肯屈尊帮自己的忙,真不容易。

陶思然也从文件里抬起头,说:“谢谢啦,今天要不是你来帮忙,明天就要交的那份资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哦,我想起来了,你们的技术组在学习呢,得到晚上十点以后吧?”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办公室里有挂钟,但是她只看自己的手表,这和她平时偶尔表现出的自负也有些关系——只相信自己。

于晴看看墙上的挂钟说:“是啊,最近不让外出,怕她们在队里憋得难受,加大了一些学习和训练的力度。”

“也好,让她们学到的多一些。”肖丽娟说完这句话就告别了,陶思然和于晴想送她到楼下的,结果在门口肖丽娟就让她们止步。

于晴和陶思然相互看看,她们感觉肖丽娟今天有些不大正常。

肖丽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把今天从刘坤那拿来的硬盘插入电脑,看到这份程序,她内心又难受起来,这是她和刘坤在军校一起开发的,她们本来说要拿这个一起用在军事上的,于公于私都有好处,还有她们说好要一起走下来的,看着现在要自己独自带着这个走下去,肖丽娟第一次体会到何以为继的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