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武汉“借卵生子”:客户支付十几万捐卵者得一万

私下招募“捐卵志愿者”,为有需求的家庭提供有偿捐卵,俨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民间卵子库”,“卵子黑市”也应运而生。本报记者通过一个月的调查暗访,揭开江城“卵子黑市”面纱,并联合执法部门一举将其捣毁。



透视“借卵生子”,一条黑色利益链条清晰浮出水面。


客户“借卵生子”支付十二三万报酬=“志愿者”捐卵一次得一万元补偿 医疗机构一次收取四万五千费用 剩余六七万成中介公司净得利润


“志愿者”出卖自己的卵子


8月28日中午,武汉突然下起暴雨。正在位于汉南区的学校附近吃饭的小莉,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通知她下午2点到公司来见客户。


20岁的小莉家住潜江农村,家里还有两个姐姐,家里东挪西借才凑齐她这学期的学费,生活费还没着落。这份工作是一周前她在网上应征的,没有笔试也没有面试,直接发了一份简历过去就被录取了,只是简历的内容除了身高体重等情况外,还要几个特殊的项目,包括“女性健康状况、有无遗传疾病、有无不良嗜好、月经时间、月经周期”等等。一起被录用的还有她的同学小怡,老板和客户称她们为“捐卵志愿者”,实际上就是出卖自己的卵子。公司承诺一旦卵子成功捐出,她可以获得补偿,而且对身体没有损伤。


每次获得万元左右补偿


下午2点,小莉坐公交车准时来到洪山区雄楚大道边的阳光美墅小区,公司位于小区B座903室。她的客户是一对结婚10年未孕的武汉夫妇,他们需要别人捐卵生子。


第一次见客户,小莉有些紧张,坐在沙发上下意识的搓手。对方的目光让她觉得很难受,像挑选商品一样审视着她,还问一些很隐私的问题。10分钟后,客户给了她100元路费让她回家,老板说对方没看中,让她回去继续等。


小莉知道这个行业竞争力不小,公司大约有100多名捐卵志愿者,根据长相、身材、学历和年龄,分为不同的档次,每次捐卵的补偿费从6000元—4万元不等,一般在一万元左右。学历高、相貌好的年轻女孩客户都喜欢要,补偿费也拿得高,像同事小月3个月内就捐了两次,补偿费每次高达3万元。


“民间卵子库”悄然形成


小莉所说的这家公司叫“中国长江代孕网”,老板姓吴,是宜昌人。他与另一家叫“五洲代孕网”的老板是兄弟,两人既合作又竞争,组建并掌控着武汉一个庞大的地下“民间卵子库”。


这个“民间卵子库”两年内已招募了100多名捐卵者,最小的年仅19岁。他们除了在各处张贴广告外,还在网上组建了捐卵QQ群和网站,通过网络招募捐卵者。由于他们鼓吹手术简单,对身体完全无害,一些年轻女性被高额的补偿金吸引,捐卵志愿者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记者暗访发现,中介公司通过网络将一些捐卵志愿者的信息发给客户,客户选择有意向的一两人进行面谈,面谈后确定捐赠者,再与中介公司签订捐赠协议,然后预付一万元定金,用于支付捐卵者体检费、手术前调整生理期的费用和营养费等等,然后三方一起到医院登记体检和调整生理周期。15天后,捐卵者取卵的同时取精,再过3天后进行受精卵移植。


整个过程,客户需要支付的费用大约在十二三万元左右。如果一次不成功,捐卵者还需再次捐赠,直到成功为止。从一次捐卵前后过程计算,除了付给“志愿者”万元左右的补偿费,付给医院4万元的医药费和5000元的卵子冷冻费,中介公司可以净得六七万元的利润。吴某亦自称,今年前八个月该公司已成功操作了100多例捐卵,而公司的年利润在千万元左右。


多部门联合捣毁“卵子黑市”


根据记者多日调查的情况,洪山区政府决定进行一次多部门联合执法,取缔并捣毁这一“民间卵子库“的经营链条。


昨日上午9时30分,在洪山区政府的组织下,洪山区工商分局、卫生局、计生委、卓刀泉派出所、卓刀泉街道办事处等多个部门的执法人员和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位于阳光美墅小区B座903室的中介公司办公地点。


执法人员敲开公司大门后,迅速将里面的女职员控制,并拷贝了电脑上的经营资料。这时,“五洲代孕网”的老板吴某和另一名职员拿着油条边吃边走了进来,一看到执法人员,马上转身准备开溜,当即被执法人员拦下。



接着,执法人员现场进行了逐一审讯。吴某一口咬定自己是另一名男职员的好友,只是来串门的与此事无关,乘执法人员审讯其他人时,偷偷发短信给哥哥“中国长江代孕网”的老板,告诉其“联合执法在查被控制”。此举动被执法人员察觉,随后从吴某的手机上发现了许多捐卵者和客户的电话,以及业务往来的短信。


执法人员在现场还发现了大量年轻女性的孕前检查结果、客户签订捐卵协议和收费的单据,此外还有大量刺激雌性激素分泌的药物等等。


根据现场查获资料来看,该公司无营业执照,客户有来自武汉本地的,也有省内的,还有不少来自广东、福建、江苏、辽宁、江西等地的外地夫妇。


洪山区政府联合执法专班的负责人介绍,按照卫生部的规定,赠卵者仅限于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取卵的妇女,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对于中介公司和相关医疗机构的违法行为,执法部门将给予严厉打击。(文中“志愿者”均为化名)


专家观点


捐卵并发症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生殖中心主任谢守珍说,女人从青春期开始到停经为止,除了怀孕,每个月都会有数个卵泡开始发育,但其中只有1个卵泡会完全成熟,然后排卵,且通常是由2个卵巢交替释放出卵子,一生中只有400-600个卵泡会成熟排出。捐卵者要进行试管婴儿,需一次性取出5—10个卵子,医生需要用激素类的药物将闭锁的卵泡“催熟”,促排卵,如果掌握不好分寸,容易引起并发症——卵巢过度刺激症,引发水肿、腹水、肺栓塞等。由于女性22岁以后,卵细胞才会发育成熟,如果过早或频繁的“催熟”,还会导致卵巢早衰。


为何一些夫妇要冒着巨大的风险,用高昂的价格去购买来源不明的卵子?近日,记者走访调查了武汉市各大医院的生殖中心,发现“借卵生子”是不孕女性背负社会与家庭压力下的无奈选择,然而就是这样无奈的选择也难以实现。


无奈之举


一些女性为了家庭来“借卵”


35岁的王女士结婚已10年,患有卵巢早衰,排不出卵子。而丈夫是家里独子,公公婆婆都想抱孙子,丈夫也非常喜欢孩子。随着自己年龄越来越大,家里的气氛也越来越凝重。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她跑遍了武汉的各大医院,医生的结论都一样:想怀孕只能借卵,借来的卵子和丈夫的精子在体外受精,形成受精卵后移植回她的子宫内发育成胎儿,但生下的孩子与她没有血缘关系。“如果借卵,生下来的孩子根本不是自己的;但如果不借,家庭可能就没了。”王女士为此十分矛盾。


近日,记者从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省人民医院、中南医院、省妇幼保健院等多家医院了解到,近年来需要“借卵生子”的女性越来越多,有的是先天性无卵巢或卵巢早衰;有的是因肿瘤等疾病破坏了卵巢功能;有的是因为有遗传病或染色体异常,无法使用自己的卵子。


统计表明,我国有生育障碍的夫妇比例为10%-15%,其中卵巢因素引起的不孕约占不孕症的5%~6%,卵巢不排卵即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这些患者必须依靠第三方的卵子来生子。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生殖中心主任谢守珍说,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和人类行为方式的改变,女性不孕症发病率持续上升,女性35岁以后卵子的质量就开始下降,吸烟、腮腺炎病史、休息差、青春期内衣过紧、不良情绪、有毒有害接触史、月经初潮较早等等都是导致卵巢早衰的诱因。


无奈现实


合法“赠卵”来源极其有限


当王女士迫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无奈之下,最终下定决心“借卵生子”时,她才发现根本就“无卵可借”。


记者从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省人民医院、省妇幼保健院了解到,各大医院在2006年前后曾经进行过数百名“借卵”患者的登记,但患者往往需要等很长时间,少则2年最多的5年,真正能够获得赠卵的患者不到一成。近年来,这些医院都不再接受普通患者的“借卵”登记,“赠卵生子”几乎停摆。而之后又先后开展试管婴儿技术的中南医院、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也不开展“赠卵生子”。


协和医院生殖中心主任高颖介绍,借卵治疗的需求量其实很大,但最终成功进行手术的人不足一成,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卵源。按照卫生部的规定,借卵治疗只能限于做试管婴儿的女性剩余的卵子捐赠出来,由于赠卵者本身就是需要“求子”的母亲,她们的卵子是她们孕育的希望,她们不愿意捐赠。同时,她们也担心自己的卵子与别人的精子结合,那个孩子继承了自己的血脉,将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伦理问题。


据业内人士介绍,从技术上说,只要是卫生部批准可以开展试管婴儿技术的医疗机构,就可开展“借卵生子”,但实际操作很难。因为捐赠双方必须“双盲”,这其中“穿针引线”的工作,需要全部由医生来完成。虽然也允许卵子捐献者获得一定的补偿,但女性捐卵的过程比男性捐精要复杂得多,除了基本的肝炎、艾滋病检查和遗传疾病咨询以外,还要注射促排卵针剂,取卵时还会有些痛苦。因卵子来源被严格限定,赠卵试管婴儿手术耗时太长、程序复杂,繁忙的大医院无法为此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专家呼吁


建立合法卵子库避免伦理悲剧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在正规渠道难以取到卵源的情况下,一部分人会转而求助一些中介公司,采取一些不正规或非法渠道获得卵子。在网上,征集卵子的广告屡见不鲜。据了解,目前还有一些不具备资质的医院生殖中心暗中委托中介公司,在各地招募年轻女孩作为卵源。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些行为潜存着法律和伦理问题,日后难免引发纠纷。一方面,如果卵源由社会上的中介公司操纵,公司为牟取更多的利润,可能会将一名女性多次排出的卵子出售给多名不孕症女性,这样做不但卵子质量难以保证,日后还有可能引发伦理悲剧。另一方面,这些违规行为不受法律的约束与保护,将来一旦发生经济纠纷、伦理纠纷,最终很可能自食苦果。


对此,医学界人士表示担忧,应当为那些无排卵能力的女性提供一条合法的途径,黑市就会自然消亡。他们认为,解决上述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在政府部门的统一规划监督下建立卵子库。同济医学院医学生殖中心院长熊承良介绍,卵子库的存在是很有必要的,目前技术也已经成熟,一方面可以帮助完全没有卵子的患者供卵,另一方面也可以给有其他疾病的患者,提供保存生殖能力的机会,它的出现不仅能够为众多有需要的女性带来希望,而且能够在国家政策法规的管理、疏导下进行规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