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游黔西南》:安龙人张之洞PK法国内阁

小和呼唤 收藏 0 174
导读: [img]http://img8.itiexue.net/1365/13658768.jpg[/img] [img]http://img9.itiexue.net/1365/13658769.jpg[/img] [size=14] 中法战争是晚清政府自鸦片战争以来在抵抗列强侵略中唯一取得局部胜利的战争,在当时敌强我弱、列强即将掀起瓜分中国狂潮的前夜,能够取得战争的局部胜利,实属不易。其中,在贵州兴义府(今安龙县)出生的张之洞运筹帷幄,力主抵抗起到砥柱中流、力挽狂澜的


《网游黔西南》:安龙人张之洞PK法国内阁


《网游黔西南》:安龙人张之洞PK法国内阁



中法战争是晚清政府自鸦片战争以来在抵抗列强侵略中唯一取得局部胜利的战争,在当时敌强我弱、列强即将掀起瓜分中国狂潮的前夜,能够取得战争的局部胜利,实属不易。其中,在贵州兴义府(今安龙县)出生的张之洞运筹帷幄,力主抵抗起到砥柱中流、力挽狂澜的作用,功不可没。

一、积极主战,决战越南

中法战争一爆发,清朝统治者内部就出现了两种声音:一派是以李鸿章为首的主降派,主张“不可衅之我开”,“决不可与欧人轻言战事”等。另一派是以左宗棠、张之洞等人为首的抵抗派,力主坚决回击法国的侵略。张之洞是当时朝中较为系统地提出抗法战略策略的人之一。早在他任山西巡抚时就上书提出了“争越、封刘、战粤、防津”的战略策略,“争越”就是出兵越南,抗击法军;“封刘”就是对活动在越南北部的刘永福率领的“黑旗军”许以击退法军,收复失地的重任,“即封以越南世守”,授其官职,资助饷械,鼓舞其士气,使之能大建奇功。“战粤”就是命令两广督抚和将领做好抗法作战准备。“防津”就是加强天津、烟台、旅顺等地防卫,阻止法军从海上进犯,确保北京安全。

1883年12月,法军司令孤拔率军进攻驻扎在越南境内的清军和黑旗军,中法战争爆发。由于清廷和战不定,导致前线清军没有做好应战的准备。桂军、滇军赴越援助接连失败,形势危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慈禧太后认为“非之洞不能担任此危急时期的封疆重任”。1884年5月,张之洞从山西巡抚调任两广总督,防御边疆。张之洞上任不久,法军攻陷台湾基隆、福建马尾,福建水师全军覆灭,法军正欲以海战之威大举进攻两广地区。张之洞审时夺势,积极备战,制定出在两广抵御侵略的战略大计,并上报朝廷:“欲牵制法军,必先助越南,助越南则以重用久居越南之刘永福为上计,并请派现在乞假在闽之吏部主事唐景崧募兵四营出关,与刘永福所部合军御敌。由粤筹助饷银及军械以充实力,必能有功”。最后,张之洞的建议被朝廷采纳。

1884年8月清朝政府在舆论的敦促下被迫对法宣战。张之洞团结两广官兵,积极筹款备战。“虚已礼下,推诚共事,统帅既和衷无间,诸将莫不同命”;“妥善处理各派系的关系,从而使两广防务得以巩固,为抗法斗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为国为民,不分省内省外’”。正是在张之洞的协调统一指挥下,两广清军破除了地域之见,派系之分,空前团结一致,增强了清军的防务能力。张之洞不仅关注两广防务,还筹款500万两白银支援福建、台湾、云南等地的抗法军队。张之洞在《抱冰堂弟子记》中回忆当年在中法战争中的运作情况:“在粤,因法船踞台北,乃倡议奏请攻越南以救台湾,为围魏救赵之计,招回黑旗刘永福为我用,得旨俞允。乃议分三路攻之。岑襄勤滇军攻临洮府,刘唐攻宣光,粤军攻文渊州一路。助滇桂及刘永福、唐景崧之饷银军械,并助台湾饷;滇二百万,桂二百万,刘唐四十万,台湾四十万。” 1884年9月,张之洞为支援台湾刘铭传筹集饷银2万两,洋枪1400支,子弹52万颗,火药600桶,终因法军封锁,只送去了部分饷械。

二、 支助黑旗军,取得临洮大捷

黑旗军的首领为刘永福(1837—1917),广东钦州人(今广西防城)。太平军起义时,他聚众参加了广西天地会起义,因他率领的这支武装用七星黑旗为军旗,被称为黑旗军,后来在清军的围剿下,刘永福率部退至越南境内。法国侵略越南时,黑旗军应越南阮氏王朝邀请,配合越南军队先在河内城郊大败法军,打死法军头子安邺;后在纸桥大战中击毙法军司令李维利。黑旗军从此在越南军威大振。刘永福被越南朝廷封为三宣提督。在中法战争中,张之洞提出“牵敌以战越为上策,图越以用刘为实济”的战备方针,积极支助黑旗军。一是改变朝廷借法军之手消除黑旗军的态度,以民族大义为重,充分肯定黑旗军的抗法功绩,主张承认黑旗军的合法地位。在张之洞的努力下,清朝政府授刘永福为“记名提督”,陆续拨给黑旗军饷银7万两。二是大力荐举唐景崧新组粤军,开赴云南,联络黑旗军首领刘永福共同抗法。唐景崧贯彻张之洞的战略思路,密切配合刘永福的军队,最终取得了临洮大捷的辉煌战果。三是筹款支助。在朝廷支助黑旗军的同时,张之洞也积极筹款,“只半年里,张之洞支助黑旗军白银15.5万两,充足的军费饷械大大提高了黑旗军的战斗力,此举使得张之洞‘决战于越南’的策略得以实施”。从而使黑旗军在中法战争中发挥了不可代替的作用,也为后来中越边境大败法军奠定了基础。

三、 起用老将冯子材,取得镇南关大捷

冯子材(1818—1903)广东钦州人,先后任广西、贵州提督。因参劾广西布政使徐延旭而受到排济,告老还乡。中法战争爆发后,张之洞力排众议,起用老将冯子材,坚持认为“冯虽老,未闻衰;旧部多,成军易;由钦往,到越速;在越久,水土习;用土人,补遣便;将才难得,节用取之”。奏请朝廷对冯委以重任。同时亲自出马请冯子材出山。在张之洞的力荐下,朝廷任命冯子材为帮办广西军务,负责指挥广西前线抗法战争。与此同时张之洞还为冯军配备了大量军械,“短短数月内,张之洞筹拨广西冯子材等各军军饷达200万两”。从而使开赴前线的冯子材军队饷械充足,具有较强的战斗力。

1885年初,法军进攻谅山,谅山清军不战而退,法军乘机进攻中越边境的重镇——镇南关,形势万分危急。这时张之洞授予冯子材镇南关前线军事指挥权,全权负责抗法事务。冯子材对张之洞的信任十分感激,他团结将士,精心准备,决心为国捐躯,打退法军,收复镇南关。1885年3月23日,壮烈的镇南关战役打响,冯子材的军队准备充分,指挥得当,年近七旬的冯老将军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法军全线崩溃,终于取得了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对外战争中的第一次胜利。镇南关大捷在当时国内国际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法军被击败的消息传到巴黎后,引起法国政局的极大震动。好战的茹费理内阁在国内本来就不得人心, 失败的消息加剧了法国人民对茹费理内阁的不满,巴黎人民纷纷走上街头,高呼打倒茹费理的口号,要求茹费理立刻下台,“几使巴黎闹成革命”。法国的反对党也乘机猛烈抨击茹费理“是国家的蟊贼”,让茹费理赶紧收拾铺盖滚蛋。3月31日晚,在一片责骂声中,茹费理内阁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轰然倒台

镇南关大捷后,中国军队乘胜追击,连克越南文渊、谅山,重伤法军第2旅指挥官尼格里,将法军逐于郎甲以南。冯子材决定亲率东线全军进攻北宁、河内,将法国侵略军彻底赶出越南北部地区。

与此相反的是,一味主和的李鸿章在得知镇南关大捷,却跳出来高呼:“谅山已复,若此时平心与和,和款可无大损,否则兵又连矣”,“当藉谅山一胜之威与缔和约,则法人必不再妄求。”怯懦的清政府采用了李鸿章的“乘胜收束”策略,于1885年4月7日,下令宣布停战和撤回前线的军队返回关内。接到停战命令后,前线将士群情激愤,“拔剑所地,恨恨连声”,极为的痛心疾首。许多士兵甚至跑到将帅帐外,写血书,立军令状,“磨拳擦掌,同声请战”,“战如不胜,甘从军法”。张之洞也20多次电奏,反对撤兵、反对议和、抨击投降派的行动。接到停战命令的当天,张之洞就向总理衙门去电:“得法电,新换外部辞职至,法提尼格里毙……冯军刻必进攻北宁,大胜后方可言和”,同日致电冯子材:在停战前,攻下北宁。随后又连续几次电奏,要求宽限撤兵日期,使冯子材等军攻下北宁、河内再说。

清政府接到张之洞的连连上奏,怕他做出对议和不利的行动,于1885年4月12日明发上谕严旨斥责他:“饬令防军如期停战,撤回边界……倘有违延,朝廷固必严惩。”冯子材、王德榜于4月15日致电张之洞,抗议停战命令说:“去岁上谕‘议和者诛’。请上折诛议和之人,士气可奋,法可除,越可复,后患可免。”张之洞接到冯子材的电报,立即去电质问李鸿章:“奉电传上谕:‘法人无理,已饬决战。嗣后如有以和议进者定即军法从事!’等因。此次进和议者为谁?”李鸿章不敢承认是自己进和议,把责任推到了赫德身上,回电答之洞说:“查进和议者‘二赤’,我不过随同画诺而已。”

议和毕竟是进行了,张之洞是无可奈何,他打电报向冯子材说:“事权不一,洞能请之;需饷需械,洞能筹之。班师迫促尽弃前功;已得越疆仍还法虏。事机可惜,边患何穷!”“此次和议,皆赫德一人播弄,中国甘受其愚,可为痛哭流涕!”电文之中,不无忧虑时局、怨愤议和投降的情感。

当时人写诗讽刺清廷说:“十二金牌事,于今复见之。黄龙将痛饮,花目忽生期”,把停战撤军与当年南宋朝廷令岳飞从朱仙镇退兵的金牌诏相比。连清政府派赴广东会筹防务的彭玉麟也愤愤然的赋诗一首:“电飞宰相和戎惯,雷厉班师撤战回。不使黄龙成痛饮,古今一辙使人哀”。就连主持调停的英人赫德私下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如果真能打到底的话,她(按指慈禧太后)会赢的!” (陈霞飞主编:《中国海关密档——赫德、金登干函电汇编》,第 4 卷,第 25 页)

但最后,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在天津与法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法会订越南条约》(又称《中法新约》),这是中国军队在战场上取得重大胜利之后,签订的一个地地道道的不平等条约,也是世界外交史上空前绝后的奇闻。左宗棠闻讯后,怒骂李鸿章“误尽苍生,将落个千古骂名”、“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

张之洞在中法战争中的作用,时人作过十分公允的评价。参加过中法战争,后来任台湾第二任巡抚的唐景崧评镇南关大捷时说:“非南皮尚书(张之洞)豫筹冯(子材)、王(孝祺)协桂之师,则桂军势不能骤振。然则南皮实为功首也”。《近代稗史》中《张之洞与彭玉麟》一文中说:“然甲午中法之役,张在两广总督任上,选将筹饷,调度军事,以有乙酉二月谅山之大捷,其功非小。虽未披坚执锐,而地位实为统帅”,“张氏在粤主军事,则有冯子材等之大捷,战胜泰西强国之师,良足豪焉”。刘熊祥先生著的《中国近代史》(陕西人民出版社)在述及中法战争时说:“当中法第二期大战展开前,清廷在军事上作了一番布置,调主战派张之洞为两广总督,以代替淮系官僚张树声,督军防卫”;“谅山大战前,张之洞即调帮办军务前广西提督冯子材及广西右江总兵王孝祺由龙州赴援” 。这两点就表明在中法战争中张之洞担任两广地区战略指挥者的角色。

前人之见,足以参证。张之洞当年PK法国内阁,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却PK不过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有趣的是,张之洞于中法战争后,“耻言和,阴图自强”,最后在湖北练成的湖北新军,在他死后两年发动了武昌起义,一举推翻了清王朝。当然,这是后话了。(张荣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