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闲扯:鲁林杨肩上的人——天人武松——行者路上的悲歌.

wangdongshan123 收藏 17 175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什么鲁林杨出场在武之前?为什么单独一个武松,占了一个整十回?为何有人赞武松惊为天人?


我一直认为,欲读武松,必先读鲁林杨,读了鲁林杨,你才能读出武松的滋味。武十回,实际上是林鲁杨的升华版本。或者说在我的理解中,武松这个人物的诞生,来源于施公对林鲁杨三人性格和行为上的反思和总结。也正因如此,武十回实为水浒之魂。


有人说,关于武松章节,须和鲁达对比。其实我认为不完全对,武松的经历,几乎就是鲁林杨落草经历的缩影。你总能再其中找到相似对应之处。之于鲁达,五台山对应柴家庄,状元桥对应狮子楼。瓦官寺对应蜈蚣岭。之于林冲,野猪林对应飞云浦。山神庙对应鸳鸯楼,白虎堂对应都监府,柴东庄对应孔太庄。之于杨志,黄泥岗对应十字坡,杀牛二对应打蒋忠……


在写正文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一些闲扯。


武松第一次用戒刀杀人,是在哪里?蜈蚣庵,对手两个道士,出家人,配角,一妇女。鲁达第一次禅杖染血,是在哪里?瓦官寺,对手一僧一道,出家人,配角,一妇女。两者的经历惊人相似。(鲁达戏份里多了一些老和尚的配角。)为什么原施公先写鲁达瓦官寺这个故事后,又攥写了武松蜈蚣岭呢?要揭秘其中疑问,我们不防来先看故事。


先说鲁达。瓦官寺亡命大概是鲁大和尚生平的最大污点,一路上,大和尚被崔道成和邱小乙追得屁滚尿流,险些老命不保。崔邱二人很厉害吗?非也,从交手来看,崔道成接了饿晕之花和尚十四五回合,便抵挡不住,可以得知,饿晕了的花和尚解决一个崔道成,还是绰绰有余的。而邱小乙作为崔和尚跑腿卖菜兼当电灯泡的地位来看,显然还要弱很多。再从鲁大和尚跑了数里还能饿着肚子和史进干仗的情形来看,如果崔邱二人排队一个个来,只要不夹击。大和尚还是包赢不输的。


那究竟什么原因让鲁达吃了这个大亏呢?有人说那是因为鲁达长途跋涉,饥饿,纯属妇人之见。


两个关键词,判断力,时机把握。本来,如果鲁达的判断力足够好,是有一个绝佳时机杀掉此一僧一道的。这个时间段,崔邱二人手无器械,且邱道人还处于绝佳的被偷袭状态。但可惜的是,值此良机,半文盲的鲁提辖居然想冒充福尔摩斯,事情都明摆在那里了,他还要频繁穿梭于两帮之间调查取证。结果呢,在被崔邱二人一阵忽悠后,大和尚成了“卖拐“里的范伟,大好除恶良机,就此失去。这下好了,当鲁大和尚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一大堆台词来质问崔邱二人时,迎接他的是一阵群殴,打得一路逃窜。好歹,毕竟施公对待大和尚还算不薄,让崔邱二弱智停了脚步,没有赶尽杀绝。又安排林子里掉下个史大郎,大和尚才总算顺利过关。勉强算是完成了次亡羊补牢之举。


看看花和尚瓦官寺这段厮杀经历——尾随,被忽悠,回头找老和尚,再回头求证,被群殴打跑,林子遇帮手,吃东西,回马枪杀僧道,再吃东西,搜钱,烧寺。其中过程那是一个累啊,还险些老命不保。成就呢?相当惨淡,恶虽除了,但善没有扬成。妇人投井,老和尚上吊。毁掉寺庙一座(本来可以修补来给老和尚用),可以说整个拯救行动完全失败。最让人想不通的是,就这么两个小贼,鲁达还得配了个帮手才予以解决。唯一便利是鲁史二人分得一大包盘缠。


看了大和尚的拖拉疲沓,再看武松的蜈蚣岭经历。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杀副手,杀道士,问妇人,吃东西。烧庵。好一个快字了得,连搜钱都省了。(钱是妇人自己搜的)。其中过程是顺顺当当,自身安安全全。成就呢?杀了恶人一个,救得良妇一个。被怀疑误杀道童一个。毁掉邪庵一座(毫无用处),银子全部给了妇女养身。


王道人的武功怎么样呢?和武松斗了十余回合,其差距大概相当于鲁智深与崔道成的差距。道童的武功怎么样呢?书上没说,因为武二没给他机会,一开门就砍了。常规理解,应该是不如邱小乙。但这只是猜测,邱小乙是崔道成的跑腿,道童是王道人的徒弟,你就说徒弟的威胁一定比跑腿的小?


说到道童,较为可笑的是,每每读到此段,往往有道德高人来质疑武松的行为。如何不考证了道士行为了,如何不先对道童进行说服教育了,迂腐之极,读书读到这个程度,也真算迂腐到家了。好了我们先不说道童是否无辜,来看原文——道童喝道:“你是甚人!如何敢半夜三更,大惊小怪,敲门打户做甚么!”这里,该道童无论态度和语气都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道童的立场是和王道士是一致的。从王道士的语气:“谁敢杀我道童”来看,姑且不管是不是掳掠来的,他和这个道童是有一定感情基础和依赖关系的。所以,道童的存在绝对是武松的潜在威胁。


如果真按照迂腐子们的思维能力,诸如武松应该先调查取证道人妇人是否两情相悦了,,道童你到底愿意帮我还是帮王道人了等等,诸如这个道童即使打也能力不强等等……那么蜈蚣岭很可能发生这一情景——道童和王道人一路狂追,口里嚷嚷:“兀那头陀,快纳命来“武松一路狂奔,大声疾呼“史大郎啊,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我好饿啊我好饿”。;坟庵里,该妇女目光呆滞的把绳索悬在梁上……


武松就是武松,鲁智深就是鲁智深,判断力和行动能力决定了二人的命运。鲁智深在目睹了老僧喝粥,崔邱酒肉、妇女相伴的情形下,没有及时作出善恶判断,导致狼狈不堪。而武松在听到嬉笑,继而目睹王道人搂着妇人戏笑,道童怒喝的情形下,瞬间作出判断和行动。这就是二人的不同。


王道人搂住妇人戏笑的细节是怎么样的呢?施公没写,再说施公要是写这个细节,那他就不是施耐庵而是郭敬明了。不过,我们从武松杀道留妇的行为上进行推测,武松已经看出来妇女道士绝非正常人的关系。道人是恶道人,妇女可能不是可能是。写到这里,想起以前有位水浒评家对武松的质疑,不免好笑。该作者说,道士不同于和尚,是可以结婚的。所以王道人和该妇女可能是合法夫妻,武松有莽撞之嫌。我觉得说这种话简直没脑子,一对男女亲热,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两情相悦,还是委屈求全,还是胁迫调戏,还是暴力强奸。如果武松在亲眼目睹的境况下还看不出来其中差别的话,那武松的思维能力也就和李逵差不多了。


武松当然不是李逵,他的判断力非常惊人。三个例子1,杀兄案,一句问话找到破案关键何九,2.十字坡,孙二娘细微的漏洞(多看了包裹两眼)让他识破其伎俩3,飞云浦,察言观色看穿解差,并准确的预测到对方作案的人数地点(有人认为飞云浦是施恩之功,这个以后我会说)。


正是基于这种敏锐的判断力,武松当机立断,先除爪牙,再杀主谋。最后询问被调戏的妇女,一列成功解救妇女的案例诞生。


类似的经历,不同的结局,所以说施公写武行者夜行蜈蚣岭,在我理解,实际上是施公对鲁智深火烧瓦官市庙的行为纠正(颠覆谈不上)。对比两个不同人物在对待类似事件时的不同结局。


据此,我们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如果是武松出现在瓦官寺会怎么样呢?


破壁子里望见一个道人,头戴皂巾,身穿布衫,腰系杂色条,脚穿麻鞋,挑着一担儿,--一头是个竹篮儿,里面露出鱼尾,并荷叶托着些肉;一头担着一瓶酒,也是荷叶盖着。


--口里嘲歌着,唱道∶你在东时我在西,你无男子我无妻。


我无妻时犹闲可,你无夫时好孤凄!那几个老和尚赶出来,摇着手,悄悄地指与武松,道:“这个道人便是飞天夜叉邱小乙!”


武松见指说了,便拔出戒刀,随后跟去。


那道人不知武松在后面跟去,只顾走入方丈后墙里去。


武松随即跟到里面看时,见绿槐树下放着一条桌子,铺着些盘馔,三个盏子,三双筷子。


当中坐着一个胖和尚,生得眉如漆刷,脸似墨装,褡的一身横肉,胸脯下露出黑肚皮来。


边厢坐着一个年幼妇人。


那道人把竹篮放下来,正欲坐地。武松忽地闪出,一刀将那道人劈倒,倒在地下挣命。


那和尚吃了一惊,跳起身来,欲斗武松,怎奈手无器械。却将桌子掀翻,拔身便走。武松哪里容他脱身,飞起一脚踢开桌椅,喝道“哪里去”,赶上,往后心只一刀,砍翻在地。


……

最后,武松将寺庙中搜到的金银分了小半给妇人,大半给了老和尚们重建寺庙。一起成功劫杀僧道救护人质的佳话自此流传。史大郎自此少了一笔发横财的机会。


金圣叹说鲁智深,想他也是人中绝顶,但与武松一比,似乎事事颇有不及。哪里不及?瓦官寺的经历告诉我们至少一项:判断能力,时机把握能力,行动能力。


好了,最后说下王道人的个人能力。不做评价,提供这么点东西,古书写人一般有个习惯,武器好次某种程度上代表人物能力高低。在水浒书中出现的龙套中,王道人是唯一一个手持宝剑的倒霉蛋——那先生手轮著两口宝剑,“月明之下,四道寒光旋成一圈冷气”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让我郁闷的是:为什么宋江这个武功不行、没有才能、还没财力,甚至有小人之心的人会得到这么多英雄好汉的敬仰?施公这么整,实在是看着郁闷。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