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五十五

greeksu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size][/URL] 第八节 楚芊自黑暗中站起身来,扭扭搭搭地走向明处的日军机枪组。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只是这饵下得实在太重;相较之下,被色诱的日军正副射手,根本不值一提。我十分鄙视自己,尽管这损招儿是楚丫头自告奋勇的。 两个机枪组,四名以上日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八节


楚芊自黑暗中站起身来,扭扭搭搭地走向明处的日军机枪组。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只是这饵下得实在太重;相较之下,被色诱的日军正副射手,根本不值一提。我十分鄙视自己,尽管这损招儿是楚丫头自告奋勇的。

两个机枪组,四名以上日军。只需要一点响动,我们就得面对两挺机枪的夹攻,以及更多蜂拥而来的敌人……偷袭将提前变成灾难。只有先悄无声息地做掉一个机枪组,余下十米开外的那两个才短命鬼才有可能从容解决。的确,楚芊是唯一的机会。

可是,假如她突然害怕、根本不敢上前去,或是举止失常,引起对方怀疑怎么办?日军神经过敏、而且也不懂怜香惜玉,还没等她靠近就直接拉栓射击怎么办?就算把两个色迷心窍的玩艺儿引了过来,解决的时候动静太大,招致另一挺机枪的扫射怎么办?我们这里一切顺利,而郭影秋那边出了状况,没能按时发起佯攻怎么办?……我脑袋大得几乎涨破军帽。当个连排长真好,蒙头进攻、蒙头撤退、蒙头地死与蒙头地活,哪里需要琢磨这些伎俩!

¥※%¥#……一个日本兵听到了动静,问了一声——人家也害怕伤了自己人。另一个则下意识地转动枪口,朝着人声的方向。

“丛惠死丫头,我帮你打鬼子了!”楚芊银铃般的声音让对方略有松懈。都到了这时候,她还不忘欺负人,哪怕只是逞口舌之快。

转眼之间,楚芊就出现在机枪掩体前,三个人似乎一时间都不知所措,就那么呆头呆脑地对望着,如同一个走错门的新媳妇迎面撞上两个没钱买春的嫖客,或是两只陆地的豹子瞪着一只海里的豹子。

“妈呀!”楚芊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惊叫一声然后扭头就往回跑。两个死催的日本兵也如梦初醒地跳出掩体,空着手就追了上来……另一侧的日军机枪组大概也看明白了这边的艳遇,用我们听不懂的下流话起哄助威,站起身来兴致勃勃地朝这边张望。


让过楚芊之后,岳杰双手握柄,大刀抡过头顶,朝着追至眼前的黑影死命地斜劈了下去,咔嚓一声,对方的脑袋连着一只右臂掉落下来,没了头的身体仍然惯性地向前冲了两步,这才直直栽倒。另一边的我已经用工兵铲的木把死死勒住第二个日军的脖子,令他出声不得,彭四紧跟着扑了上来,把一柄短剑自软肋直攮到对方腋下,我的双手几乎都能感觉到剑锋撞击人体肋骨时的震感。日军的身体逐渐瘫软,我这下缓缓蹲下,把尸体轻轻放倒在地上……一切都是在黑暗中完成的,就仿佛吞噬他们的,是黑夜里的中国魑魅。

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里慢慢弥散,楚芊开始呕吐。我几乎不再呼吸,两颗手榴弹已经在握。

我在等,我们都在等……郭影秋们为什么还没有打响?是这边行动早了,还是……

另一组日军机枪手已经察觉到异样儿,他们不再站着说笑,而是边嚷嚷着大约是在询问同伴发生了什么,一边重新窝回掩体,枪口也转向了这边。

“轰”,坡上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由于农舍的遮挡,我们没能看见火光。紧接着又是两声,中间夹杂着的快慢机清脆的枪声。对从梦中惊醒的日军来说,驳壳枪的连发,确实很像捷克轻机枪的短点。

一切都顺利得如同演习,我甚至已经听见几百米外卡车引擎的轰鸣。

不远处的日军机枪组开始在犹豫,正拧回头向身后的坡上张望,甚至没有留意脚下正在哧哧窜烟的手榴弹……

“撤!快撤!”我急促地下令。卡车正在驶经我们身后,我能感觉到岳杰和彭四已经奔下短坡。就要结束了,我的心怦怦直跳,扣着另一枚手榴弹的右手食指痉挛般地跳动。

日军占据的村子像被踹了一脚的蜂巢,叫喊声此起彼伏。搞不清状况的日军士兵玩了命地向山顶的方向漫射,挟着火光的子弹划过天际……

第四颗,第五颗……我在心中默数着手榴弹的爆炸声,大半个村子的火力都被吸引到了山顶,郭影秋们干的不错,我也是时候跑路了。

我刚一转身,赫然发觉身后竟然还趴着一个。大惊之下,右手的手榴弹几乎本能地就要抡过去。

“怎么是你!不是让你们撤了吗!”是楚芊!我愤怒地咆哮,几乎忘记了日军就在眼前。“我……”她答不上来,声音中透着委曲。

我抓起她的胳膊,掉头就往坡下跑。不知道是不是有日军士兵察觉到了动静,开始有零星的步枪子弹吡吡啪啪落在身后……我们俩一口气跑出一里多,这才停下脚来。从来没有亡命经历的楚芊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手扶双膝只剩下大口地出气儿。我已经听见了不远处卡车发动机短粗的呻吟——他们在等我们。

楚芊开始哭,坐在地上哭,抽泣声断断续续。我蹲下身,捧起她的脸。借着从云层缝隙中投出的一缕月光,我认认真真地端详,然后猛地把她的半个人揽入怀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