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卓越混凝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暴打致残湖北打工仔

公司副总经理指挥并亲自动手将员工打伤,重伤不立案,不追究刑事责任。这是发生在内蒙古乌海市海南区公安检查机关的新闻。事发两个多月,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案情经过:2011年7月3日晚10点许,余工(余行福)叫我开车带他去工地看混凝土质量,确认没问题后他去洗澡,这时李总(李祥)打他电话,我怕有急事就接了,李问余在哪儿,我说他在洗澡,等会让他给您回电话。余回电话,李说工地出质量问题了,叫去看,我们又去看,确认没问题,如实向李汇报,李坚持说有问题,然后两人在电话中发生争吵互骂。李说公司内还有1车有问题,让回来看。我又开车带余直接回到搅拌楼下看质量,停车后余不知去向,我锁车门后去试验室找质检,路过调度室门口时,司机曹贵出来指着鼻子对我说:“过来!”我问:“有什么事?”曹问:“刚才是不是你骂的人?”我说:“跟我没关系,你搞清楚再说。”继续走向实验室,曹扭头进调度室拿了个啤酒瓶向我追来,我看不好,就边解释变退,这时李也从调度室冲出来,我赶紧向李求救,说:“李总,他不知道要打谁,你清楚啊,你快跟他说别打了!”李由于喝醉酒不但不听,也举着拳头向我打来。我退的过程中发现实验室窗口下有个布拖把,就顺手拿起来,把拖把布抱在怀里,把子向左右挥舞,说:“别过来,你们打错了。”这时调度室值班的女调度王也跑出来挡在我们中间,让我把拖把给她,我看有人拉架就给了她,本以为这样李和曹会停止攻击,哪知道见我没东西挡就打的更厉害,我边退边躲。这时余不知从哪里出来了,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李发现余又转身攻击余,曹在别人把我拉开后也帮助攻击余,配外加剂的小畅跟我说:“他们人多,别跟他们搞。”我脱身向宿舍方向走,想躲起来,刚走到1号宿舍门口,李和曹发现我想跑,又追上来,我看门口有把铁锨,又拿起来左右挥舞,并大叫:“别过来,别靠近我!”曹依然拿着啤酒瓶冲过来,李大骂:“还敢拿铁锨,打死他!”也拿了个啤酒瓶追过来。这时有好几个过来拉架的,我想这下不要紧了,其中有人叫我先放下铁锨,我就给了他们,但是李和曹的啤酒瓶依然在手上,又挣脱了冲过来,一直把我追出大门外,我找了个黑暗的地方躲起来没敢动,过了几分钟余俊打电话过来:“没事了,回来睡觉。”我就向大门走去,刚看见余俊,就见李祥拿着酒瓶向我冲过来,余俊赶紧把他抱住,我再次向李解释:“跟我没关系,干吗还要打我?”李挣脱,曹也拿啤酒瓶冲过来,我再次向大门外逃,他们俩一左一右追,终于我无路可退,在左眼太阳穴挨了一拳后我眼冒金星,衣领也被曹抓住,曹和李再次用啤酒瓶向我头部砸来,我使劲挣,曹没打到,李打过来时我只好选择了用右手去挡,啤酒瓶破了,这时候衣服被撕裂我失去重心倒在地上,我想爬起来逃跑,但是发现右手不能用力了,在用左手爬起来后继续向远处跑,李大骂:“小*崽子跑啊,有种就别回来!”曹追不上就把啤酒瓶扔过来砸我,又被我躲开。这时我发觉右手粘糊糊的,才知道受伤了,掏出手机一照,发现手腕伤口很大,血留得很快。赶紧用左手握住往回跑,边跑边说:“我血管断了,快送我去医院!”跑到大门口,李曹二人又冲出来打,围着大门外追了两圈,我终于跑进大门,看见老板娘在门口,赶紧找老板娘求救:“老板娘,快送我去医院,我血管断了,血止不住了!”李曹在后追过来叫:“还想去医院?打死他!”我说:“你们要打就打吧!我再也不跑了,打完了再去医院行不行?”这时候另一个司机王可林冲过来对着我肚子就踹了一脚,李曹二人也追上来拳打脚踢,一直到被人拉开,终于被人拉到车上送往医院,李还在后面叫:“打死他,不准去医院!”

案件处理过程:到海南区人民医院后在医生的提醒下,我报了110,拉僧仲派出所的民警来了3个,简要问了下案发经过,我就赶去乌海人民医院做手术,因为我自己当时被打晕时候受的伤,无法确定是否直接伤害,我就说估计是倒地后被地上玻璃划伤的,过了几天还不见抓人,我感觉不对就去派出所录口供,但是一直到出院案子还是没动静,我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为重伤(右手手腕处肌腱断2根,正中神经断裂,直到现在手恢复还是不好,没力气,肌肉萎缩,半边手掌麻木,大拇指前段麻木,食指和中指无知觉,无名指半边麻木,不能握拳,手腕不能上翻和下翻,咨询了下伤残等级大约7级,对今后生活影响很大)。伤情鉴定结果出来后是重伤,警察叫我直接去法院起诉民事部分,说不能追究刑事责任,我感觉不对,在8月5日下午去找了检察院自述,检察院当时态度很明确,重伤必须立案调查,过了几天派出所又把我叫去做口供,因为第一次叙述不够完整,我把每个细节都回忆补起来了,派出所警官整整对我问了4个小时,态度很不好,说检察院怪他们重伤不立案,取证中不停的骂我,我说你们不能骂人,其中一个警官说骂你还是轻的,别的不说你也清楚。本人害怕被心脏死,没敢继续反驳,一直照着他们的意思把口供做完了。由于打我的是公司副总经理,他是河北人,公司大多数人都是河北的,几乎没人给我作证,我提供的证人,有的派出所根本没有问,由于被告让证人串供,后来案情被弄成我打他们,他们正当防卫,我受伤是自己造成的,跟他们没关系。一直9月5日他们还逍遥法外,我又去了检察院,检察院说你受伤过程由于天黑,再加上由于只有余俊一个人看见(别人没有追出大门),证据太弱,,太单一,检察院也害怕搞错了将来要承担国家赔偿责任,就说不能提起公诉,不好追究刑事责任。我一直纳闷,如果那天晚上我要被打死了,也只有一个证人的话,那他们即使杀人也白杀了?还有一个细节就是第二次完整笔录并没有交给检察院,还是7月11日那份。整个受伤过程不用脑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他们打的过程中造成的,因为针对我的人身侵害一直都没停止过,直到受伤后还打了我好半天,不是故意伤害是什么?

更让人难受的是,我住院期间花费的2万块钱是我自己在公司打欠条借的,公司说谁打的你找谁赔,至今我6月份工资都还没发,公司同事陪护我20多天,结果也不给我同事发工资,说跟公司没关系,我觉得公司做的也不对,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受到人身侵害算工伤也不为过。现在我也没钱打官司,打官司是有钱人的游戏,他们可以找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弱势一方永远没办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利益面前,没有一个人会帮助我们这些最底层的打工人员,老板也好,政府执法部门也好,根本就没把我们当人看!

本案中所有当事人均为内蒙古卓越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员工。李祥是公司副总经理,曹贵和王可林是罐车司机,他们都是河北张家口人。本人郭乐勇,男,湖北十堰人,在公司试验室上班。我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希望网友们能帮我顶贴,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也希望他们能早点接受正义的审判!


伪原创,禁言处理。

本文内容于 2011/9/14 14:05:54 被蓝色调之梦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