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金三角 第一卷 亡命金三角 8与狼共舞

wo94tang 收藏 0 1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29.html


“怎么样,下面的犲狗一人一个?”吴邪对凌峰挑衅道,“敢不敢?”吴邪那股来自骨子里的争强好胜的劲儿又上来了,此时他的眼里只有凌峰,那个曾经在“蓝剑”特种大队他最最崇拜的老大哥,至于龙靓,吴邪根本就没有在意她的存在。

凌峰是临危也坐怀不乱极为稳重的人,怎么会去冒这种危险?再说没必要为什么要去招惹剩下的两只豺狗?只要稍等上一会儿它们就会自动离开,还没等凌峰拒绝,吴邪早已扶着树干一跃而下,忽的一下跳到两只犲狗面前。

突如其来的庞然大物把俩犲狗着实惊得髭毛横竖,连连后退,龇牙咧嘴。凌峰犹豫了一会儿扭过头望着龙靓,“你待在上面。”然后毫不犹豫的跟着吴邪从树上一前一后跃下,犲狗虽然不敌野狼,对付人类还是绰绰有余,它们天生就是在陆地上厮杀的好手。

龙靓安静的伏在树上,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望凌峰的身影,脑海里浮现出那个一直挥之不去的画面,在热带丛林里,一个身上缠着染血布带的男人用沾满鲜血的夜王刺在位她开道,那一抹身影早已深深的定格在她的脑子里。

犲狗的凶残激发了吴邪好战的本性,两只眼睛红彤彤的好像浸在血液里,他就地一个翻滚滚到野狼倒下的地方从浸满血液的泥土里拔出鬼头刀,作出搏击的架势,回头对凌峰说道:“一人一只,看谁先宰了它。”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凌峰迅速抽出夜王刺摆出格斗的架势,犀利的眼睛里燃烧起熊熊烈火,作为优秀的战士,骨子里他也是好战的。俩犲狗慢慢分开距离,它们也知道一对一的道理,没有把两条腿的人类放在眼里。

“吼吼~~”吴邪大吼两声举起鬼头刀冲向他看中的那只犲狗,飕飕的风声在他的耳边急急擦过,路旁矮小的野草随之弯身。凌峰心下大惊,和野兽搏击防御是人类的本能,吴邪居然主动进攻!除非是那人有十分的把握,要不就是他找死!

犲狗可不会坐以待毙,吴邪出击的同一时间它们就随之起身,咧开嘴巴露出锋芒的尖利的犬牙,不知道那一颗颗白色的尖牙曾经划破多少动物的喉咙,舔舐过多少鲜红的血液。

一只犲狗高高跃起,直扑凌峰过来,凌峰后退几步躲开犲狗的进攻,不曾想到后面的一根朽木将他绊倒,接连三个翻滚才避开犲狗扑咬。稍一定神,凌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跃起,重新和犲狗对峙。

吴邪快要冲到犲狗面前时忽然止步不动,呆愣愣地立在原地,犲狗张开血盆大口直逼他的喉咙,而吴邪就好像中了定身咒一般一动不动。犲狗的进攻没有停止,面目中露出狡诈阴险的笑,一排尖利的犬牙眼看就要扣住吴邪的喉管,说时迟那时快,吴邪的右手直臂一挥,距离刚刚好,鬼头刀锋利的刀刃刚好贴到犲狗张开的血盆大口。

哧哧~~犲狗的嘴巴硬生生被鬼头刀的利刃划成两半,下颌耸拉在脖颈上,鲜血如注血肉模糊,犲狗惊恐的连连后却,吴邪怎肯给它逃脱的机会,一记飞腿踢掉它耸拉的下巴,硬生生的将皮肉撕裂开,犲狗的脑袋上只剩下上颌在不断喷涌着鲜红的血液,吴邪又一记重拳将犲狗击翻在地,紧跟着一跃而起膝盖猛磕在犲狗的喉咙上,咔嚓一声,犲狗的喉管让挫断,它的眼睛瞪得列圆,死不瞑目。

吴邪把被他挑中的犲狗搞定的同时,凌峰在犲狗从头顶越过的时候高举夜王刺,将它柔软的白花花的腹部‘哧啦~~’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接着大肠,小肠,肝脏等等腹腔内的脏器哗的一声落在地上。犲狗惨叫一声夺路而逃,长长的内脏连着皮肉拖拉在乱糟糟的草甸上,一道鲜红的血迹赫然在目,还没走出五步犲狗就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穿过中国警方的封锁线,越过缅甸边境,穿越荒无人烟的热带丛林,复兴部队历经九死一生终于脱离困境,可是~~何处才是他们的落脚之地?缅甸政府会让一支全副武装的雇佣兵集团兵长期居住吗?

复兴公司临时驻扎在热带丛林边缘的一片草地上,江萨大老板席地盘腿而坐,吧嗒吧嗒的抽着香烟,浓浓的烟圈儿从他的鼻孔里冒出来,邓克宝站在他面前扶了扶金边眼镜,“大老板,咱们下一步该去哪儿落脚?我们的行踪迟早会被缅甸政府知道,到时候可就是大兵压境啦!”

“老邓啊,哥哥我也正为这件事发愁呢!”江萨抽了一口烟儿,深沉的说道,“这三不管的金三角有枪有人就是老大,可咱们一路逃出来兄弟死的死伤的伤,现在咱们拼不过人家啊!”

“不知道大哥现在是何打算?”邓克宝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慢慢坐在江萨身边。

“咱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实话告诉你哥哥我还是一头雾水啊!”江萨猛吸几口烟,沉浸在一片云雾缭绕中,那双大眼睛浑然暗不见底。

“不知道大哥也没有听说过西楚霸王项羽?”邓克宝没有直接回答江萨的话,而是扯到另一个问题上。

“西楚霸王?”江萨自言自语了一声,他不明白邓克宝是何意,追问道,“就是力拔山河和刘邦争天下的项羽?”

“不错,正是此人。”邓克宝微笑着点点头,“当初项羽拥有十万雄兵和刘邦对峙,拥有绝对的优势,可是为什么却把江山输给了刘邦?”

“还不是因为他骄傲自大刚愎自用,并且暴戾无常不得民心。”江萨据实说道,不过他还是不明白邓克宝的意思,复兴公司的去留和项羽有什么关系?

“非也!非也!”邓克宝轻笑着摇摇头,慢悠悠的抽一口烟继续道,“项羽兵败是不假,可是堂堂的西楚霸王这点儿本钱还是输得起的!他之所以会输给刘邦是因为他把面子看得太重!如果当初项羽渡过乌江回到江东重整兵马,几年之后他定可再与刘邦一决雌雄,凭着他的勇猛天下绝对不会是刘姓汉家王朝!”

江萨被邓克宝的一席话惊得哑口无言,愣愣的抽着闷烟儿,半天才从烟雾中抬起头,“老弟的意思是?”

邓克宝见江萨已经被他说的心动,便继续慷慨激昂的说道,“没错,大哥就是当年的西楚霸王!只要咱们渡了乌江,天下还是咱们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