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


“发射。”上尉说道。

米格27机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一股火舌从厚实的固定边条下飞出。上尉眼不离显示器,操控着炸弹滑翔飞向裂缝。投掷KAB500型炸弹,他早已驾轻就熟,不过要击中如此小的裂缝确实有些勉为其难,这种炸弹的精度是印度武器库中最好的,但是也只适合于不小于5X5的目标,大致上这个尺寸和一座碉堡差不多。而前方那道贯穿大坝上下的巨大裂缝,就如同侦察卫星拍摄的那样,只有2米宽,而且并不是笔直的。

导弹的视场内,摇摇晃晃的+ 标志正迅速飞向那道细缝。潘迪特上尉小心控制着炸弹的方向。如果能击中的话,很好,这段录像可以成为他在蝎子中队的后辈飞行员面前炫耀技术的资本,如果一击不中,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上尉与略显天真的萨奇中尉不同,他从来没指望着靠着一颗500公斤的炸弹可以让眼前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塌。

“上尉,我看到右侧河岸边有敌军步兵扛着火箭筒在活动。”电台里,萨奇中尉说道,语气似乎有些吃不准。

潘迪特大吃一惊,丢下飞行中的炸弹,猛抬头向右侧搜索,他知道用RPG打固定翼飞机根本不靠谱,不过他还知道萨奇中尉的观察能力更不靠谱。

“该死的,是毒刺,赶紧规避。”上尉喊道。他已经看到了树林边有一道白烟腾空而起,直冲编队后方的某一架飞机。萨奇中尉把拆掉了IFF天线的毒刺误认为火箭筒可是一个致命的玩笑。

编队中的第3号机,赶紧朝一侧盘旋,但是动作很迟缓。在他开始释放红外干扰弹的时候,毒刺导弹已经到了飞机的一侧,飞行员想急速盘旋,但是速度一时提不起来。一道闪光过后,潘迪特眼看着这架蝎子中对的飞机冒着浓烟下坠,时间有如定格。他拼命回头看着巨大的米格27缓缓盘旋下滑,等着队友跳伞,直到这架飞机撞倒了河岸边的突破上,也没见到弹射座椅飞出机舱。

“真是无耻。”上尉小声骂道,这是最近十天,在他率领下损失的第3架飞机了。他受不了中队长马昆达在听取自己解释,如何又损失一名飞行员时的那种黯然神伤的表情。潘迪特上尉当然能够体会中队长的心情,因为自己站在中队长面前时的那种负疚感,与中队长通宵煎熬,给那些可怜的寡妇写信时的感觉很可能是一样的。

“混蛋,为什么要没完没了地轰炸这座大坝?”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不过这个关头可不是分神的时候。

与此同时,树林边缘,又有几道火光闪烁,不用多想,这里肯定埋伏着一个毒刺阵地。

“放弃进攻,闪避。”

潘迪特飞速压下机头,将油门推到加力,然后反手拉下机翼控制手柄,这是增加空速并转弯最有效的办法。虽然他没看到任何一枚导弹飞向了自己,但是鉴于米格27的向后的视野不是很好,他必须在侧转中再确认一遍四周没有导弹。他看到天空中,一枚毒刺导弹留下的尾迹,正盘旋着尾随着编队中最后一架飞机。那架飞机刚刚开始侧转并发射红外干扰弹,这些飞行员都太年轻,又太专注于投弹,躲闪动作迟缓而又难看,一切明显已经晚了。

上尉急速转弯向树林俯冲过去,他还有2组火箭弹,也许可以压制那些躲在树林里的偷袭者,报一箭之仇,他从来不是一个冒失的人,不过今天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上尉将瞄准准星,对准了大致的地方。略微控制了一下速度,按下了火炮按钮。6管23毫米机炮喷射出的火舌,将小树林打得土木横飞。他没时间精确计算提前量,只是用机炮炮弹的白色弹道 略微修正了一下,然随机将2组64枚57毫米火箭全部射向了大致的地方,火箭弹的弹道比炮弹略微上漂一些,散布的也大得多。眼前的这片树林在几秒钟内,被炸成了一片火海。

“上尉,我们的4号机也被击落了,我没有看到跳伞。”电台里,萨奇慌张地地说道。他刚刚很勉强地躲过了一枚毒刺的追击,此时仍然心有余悸。

“我知道了,我们立即返航。”上尉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看到有几名巴基斯坦步兵,拖着伤员从燃烧着的树林里逃了出来,但是其他的攻击结果他没有看到。只知道大致一公顷(大致60X160米左右)的森林被自己铲平了。

“堡垒,这一带有不少毒刺阵地,没我建议后续飞机不要进行低空轰炸,全部改成水平轰炸。”

预警机没有立即回答上尉的请求,他们也许在询问更高阶的军官。

随即到达的第2批美洲虎攻击机果然不敢继续低空接近,他们中的一部分,只得使用普通航空炸弹,对着大坝地区又进行了一次漫无边际的水平轰炸,大部分炸弹都丢在了水坝的附近与正上方。这样的攻击似乎对摧毁水坝,毫无作用。而另一部分激光制导炸弹虽然精确击中了大坝正面,但是效果仍不明显。只是凭空增加了密密麻麻的弹坑。

用少数精确武器钻进裂缝内部爆破,似乎是破坏这种混凝土重力坝最有效的办法,但是今天,因为几枚毒刺的干扰,计划又一次功亏一篑了。

完成轰炸的攻击机群开始离开空袭区分头返航,潘迪特上尉仍然是满腔的怒火,不过,并不针对巴基斯坦的刁钻的毒刺,而是这个莫名其妙的计划。

在上尉带队进行的这些无意义的行动中,蝎子并飞行子弹中队,已经损失了4架战斗机。而且全部4名飞行员都没能跳伞。他很难理解,上面为什么要和一座水泥疙瘩过不去,那里没有军队集结,没有雷达、火炮、或者任何其它有用的军事装备,而且杰赫勒姆水坝很可能是世界上最结实的目标。他知道以往的战争中,要击毁这样的水坝,必须用到数吨重的巨型弹药,印度没有这样的武器,但是,这不应该成为上层拼命拿飞行员的生命来填这个无底洞的理由。这座水坝到底意味着什么?

“西部苏莱曼山区,有大批敌机出现。”预警机引导员平和地说道,就像在播报早上的天气预报一样。正在走神的上尉被吓了一跳,他知道巴基斯坦从中国新弄到的重型战斗机很可能就隐藏在山那边靠阿富汗的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