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65章 妮子和强子(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原先,川崎是称呼强子叫他曹先生的,强子就说,“什么先生先死的,我们这里只对教书的才叫先生呢,我大字不识一个的,别叫了,听着寒碜我。”

说是这么说,可是,强子也不知道该让川崎怎么称呼他,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川崎总是哼哈的,可刚才,就是刚才,川崎突然叫出一句“强子哥”,这令强子包括川崎自己都觉得奇怪。以前咋就没想到这么叫呢。


妮子说,“那年我哥出去扛活,我着心里老是挂挂着,哥的脾气倔,看不惯的事吧,就总得说道两句,弄不好就吃点亏,在家吧,乡里乡亲的都知道我哥的脾气,说多说少的也不算啥,出去给日本人干活,那可是吊着脑袋的,日本人哪还和咱讲理啊。

这不,出去没几个月,回来了,好好的走的,回来少了支胳膊,看着哥这样子了,我哭了好几天,哥那会才二十多一点,气盛得很整天想着报仇。开始,哥也想着参加八路军打鬼子来,后来,觉得自己个残废人,端不了枪,参加八路军不是给人添乱吗?所以,哥啊,就用他自己的办法打鬼子,就整天盯着找那些掉队的单个日本鬼子,只要让他碰上就没得活了。

那回,一个日本鬼子,在隔壁院子里,要糟蹋那个妹子,妹子撕心裂肺的叫喊着,我哥贴着墙听准了是一个鬼子,就提了铁锹摸过去,一铁锹就把鬼子的脑袋拍开了花,白花花的脑浆子喷了一院子,就这么着救了我们隔壁的妹子。这回啊,要不是你及时的说,你没杀过人,你也完蛋了。”

妮子说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川崎里俊能感觉到这里面复杂的情感。


强子对川崎说,“你的衣服还有挎包什么的让我给埋起来了,唯独把你的手枪和手雷带回来了,我就琢磨着,有合适的机会,这么干掉鬼子,我一只胳膊一样打鬼子报仇。”川崎里俊看得出强子属于那种铮铮铁骨说一不二的男人。


这年轻男人女人吧,只要开始相互不反感,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总得擦出点事来。

妮子和川崎之间,强子早就看出苗头来了,强子甚至还提醒过妮子,“妮子,我可是警告你啊,川崎可是日本人啊,你们别整出什么事来啊。”

妮子也不回避,“日本人怎么了?他又没有杀过人。川崎说了,他绝对不会杀害咱们中国人的。”

这话是真的,川崎里俊曾经向妮子保证过,说,“妮子,你和强子对我这么好,还有里洪叔,中国人这么善良,我不会伤害中国人的,就是我死了,我也不会。”


说是这么说,但是,毕竟川崎是日本人这事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兄妹两人小心的维护着。这不,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没人知道川崎是日本人。


川崎的肩膀已经没事了,没伤着筋骨恢复得很快,已经可以自如的活动了。川崎一直惦记着自己皮包里的日记本,他知道,那些东西是在他昏迷的时候,被强子藏起来了。

川崎就对强子说,“强子哥,我那些东西还能找着吗?”

强子说,“能啊,我埋的,能找着。”

川崎就说,“那,强子哥,我那个皮包里有日记本,我从当兵了以后,就记的日记。能帮我找回来吗?”

强子说,“行,等到天黑了,我去给你起出来。”


天黑了以后,强子就扛着个铁锹走了。

走到那天埋川崎东西的地方,强子就解开裤裆撒尿,一边撒尿一边前后左右张望了一圈,看看附近没有人就放心了,这事是不能让人看见的。

撒完尿,强子收拾好裤裆,河北农村老式的大裤裆裤子是很麻烦的,然后,走到高粱地边上,寻找那天他做的记号。找了一会没找着,强子正纳闷呢,难道被人发现起走了?不能啊,这个地方平时是没人来的。又扩大范围找,结果发现川崎的皮包,裸露在田边的地沟里,循着过去,就发现他埋的坑已经被刨开了,还在不远处看到了川崎的军装的上衣,裤子却没有找到。

强子拿着皮包端详了一会,他打开看看里面的东西还在,放心了一些。强子想,这东西八成是被野狗什么的刨出来的,要是让人挖出来,东西不会还在的,幸亏是野狗,要是人发现这些东西,可就麻烦了。

别看强子的头脑简单,分析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强子把找到的东西卷了一个卷,掖在裤腰里,就扛着铁锹回家了。

回到家,强子先把其他东西都藏在院子角落里,只把皮包给了川崎,说,“那些东西我给你藏起来了,放在外边没好处。”

川崎打开皮包看了一眼,他要的东西还在,就说了声谢谢,没再问什么。

川崎翻开日记本写下来两个多月以来的最新的一篇。


1941年8月26日

受伤了,险些丧命,遇见两个好人救了我,强子哥妮子妹妹。

强子哥是独臂,给我们干活被我们的人砍掉的,作孽啊,觉得对不起他们。


上次扫荡过后,日本鬼子有一段时间没到曹家庄来了。

眼看就要秋收了,乡亲们说,这要是秋粮一收了,鬼子就该来抢粮食了,往年都是这样的。

这空挡里,八路军武工队的人,插空来过几回。

八路军上回来的时候,妮子在村子里还见着了,就是在她们家养伤的那个齐教员,这会当了武工队的小队长了。本来,妮子想把齐教员叫到家里来,把川崎的事详细跟他说说,结果,走到半道上,还没顾得说呢,齐教员就被人匆匆叫走了,这一走就出村了再没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川崎在妮子家里住着,有妮子和强子照顾着,腿伤也好了,扶着墙能下地了。

虽然老话说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吧,可川崎年轻,骨头长得快,再说,年轻人也躺不住,不到五十天,就能走路了,强子给他削了根拐杖,拄着拐杖,还帮着强子搭下手把房子修了。后来,拐杖也不用了,还帮着妮子家里收了庄稼。

这一来二去,村里人还真的就把他当成八路军里面的日本人了,就是八路军里面的那些从日军中争取过来的反战同盟,这倒也好,再也不用回避村里人了。

而妮子和川崎走得越来越近了。


农民的想法简单感情也很简单,川崎在他们家里待的时间长了,强子也觉得,妮子真要是和川崎好了,也没什么不好,八路军里面也有日本人嘛,让川崎参加八路军就是了,是他们兄妹还给八路军争取了一个反战战士呢。

其实,妮子也是这么想的,等八路军回来的时候,就让川崎参加八路军,而且,妮子试探着问了川崎几次,川崎也没表示反对,而且,川崎一再表示说,他坚决不会对着中国人开枪的。


强子家里一直有一个祖传的宝物,就是一个玉坠。

说起来,这东西本身不值几个钱,但是,据强子说,那是他们家几代传下来的,传女不传男,只传给长女,到了强子和妮子这一辈已经是第八代,掰着指头算算,八代人也有二百多年了。妮子出生以后不久,娘就把这玉坠挂在了妮子脖子上,就那么十多年了一直挂着,就算是一个护身符了。


妮子和川崎好了以后,川崎一直想送给妮子一个礼物当做定情的信物。

川崎想,要是在日本,怎么都好办,可现在,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送给妮子做纪念的。

这是在川崎的脑袋里想了好几天,川崎想起里洪叔从他腿上取出来子弹头,他找了出来,在手里攥了好几天,妮子看着就问,“川崎,你那么喜欢这颗子弹头啊?”

川崎就说,“这是从我身上取出来的,也是你救我性命的一个纪念,我很珍惜。”说的妮子直点头,觉得川崎是个重感情有情意的人,心里就暖暖的。

妮子从川崎手里吧子弹头接过来,放在自己的手心里,说,“是呀,这颗子弹头,还真是你性命的一部分。”

川崎就说,“我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你要是喜欢,我就把这个送给你吧。”

妮子盯着手里的子弹头,又抬起头来看着川崎的眼睛,用力点点头。

过了一会,妮子从自己脖子上把玉坠摘了下来,要挂在川崎的脖子上,川崎说,“这可不行,你们家里祖传的宝物,我怎么可以要呢。”

妮子说,“川崎,这是我的护身符,以前挂在我的脖子上保佑我的平安,现在我要挂在你的脖子上,会保佑你平安的。盼着战争早点结束,盼着你早点回家和你的爸爸妈妈妹妹团圆。”

妮子的一席话,把川崎说的眼睛湿润了,一下握紧了妮子的手,说,“妮子,等战争结束了,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娶你,让你做我的新娘。”

妮子就把手放在川崎的手里,说,“你会活着的,你是好人,好人一生都会平安的。”说完,妮子便依偎在川崎的怀里,陷入对于未来深深的憧憬之中。


这一切,都让靠在门边上的强子看在了眼里。

强子心里就说,川崎这个日本鬼子真是好福气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