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答“海包”先生

朝霞公主 收藏 1 126



――答“海包”先生[/size]



以下是引用海包 在第9楼的发言:

我倒并不认为中国会步苏联的后尘,原因很简单,国情不一样。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不假,但大家不要忘记,他首先是个欧洲国家,他和西欧,美国有着相近的文化传统,大致上说,2个历史文化相近的国家之间出现不同制度,那么,他们优劣会很快比较出来,而做出这种比较的不是政府,而是他们的民众,因为他们的民众拥有同一种文化观念。同一种生活习惯,历史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甚至连饮食习惯和宗教信仰也大致相同,这种时候,一种制度如果治国不善,那么另一种制度马上会引起2方民众的共鸣,且没有任何内外压力压制这种共鸣。但是,如果不是同一种文化之下的2个国家出现这样的比较,就会出现另一个局面,如现在的中东,甚至包括我们自己,再怎么改也不会有人提出全盘西化的说法,就算有也是少数,毕竟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使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成为西方文化的附庸,这点政府不敢,民众更不会去做。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们的政府在治理国家上做的不怎么样,可民众对西方依旧不敢兴趣的原因所在。同样,只要一提到西方和我们的历史纠纷,那我们宁可支持一个不怎么样的政府,也要全民团结,共抗外敌。





鄙人相信“海包”先生的中华情结,更了解“海包”先生对中华政府的包容。但情结归情结,世界许多事情决不会因为“海包”先生的情结而改变。“海包”先生说,中华不会全盘西化的理由是文化传统与历史决定了中华的走向――不会西化。可是过去与当下的景况并不能支持这种理论,恰恰相反,不同的传统与文化正朝着某一共同的目标迈进,当然鄙人并非指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台湾,我们同文同种的同胞兄弟,怎么会在几年前竟全然西化了,用西方的思维模式选择了台湾的领导人?若非西方的选举模式,陈水扁怎么可能登上权力的颠峰?难道大陆之文化与传统和台湾有差异?南北韩怎么有两个不同价值的取向?越南当时怎么有两个不同背景的政权?如果将日本人打入西方世界,就算他自己也说是属于西方世界,可从历史的角度来考量与文字的演化来分析,其文化与传统难道来自遥远的西方?中东埃及、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的文化传统与西方世界可谓格格不入,为何近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中东的文化与传统刹那间就与西方的文化和传统合二为一了?所有的过去与当下的教训均说明,文化在演变,传统在更新,意识在酝酿,谁敢说马列主义是中华固有的文化与传统?可是龙的传人却选择了诞于西方世界的真理――马克思主义。这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世界在改变,文化在发展,传统在更新,观念在变化。如若中华人都是那么的故步自封的话,如何有“五四运动”?如何会有“十年浩劫”?如何会有“六四”动乱?因此,鄙人奉劝对中华不会发生颜色革命的想当然派人物仔细分析历史事件的根源,透过不断发生在我们身边或远离我们疆土的现象作深入的研究,不要被所谓的文化,所谓的传统迷惑了自己的眼睛,以免中华发生类似前苏联、类似埃及和利比亚的惊天之举,延缓了中华的和平崛起脚步。

“海包”先生还说,“毕竟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使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成为西方文化的附庸,这点政府不敢,民众更不会去做。”这也是一种理想主义的说辞。何谓“冒天下之大不韪”?如若没有“冒天下之大不韪”者的“疯狂”之念及“疯狂”之举,何有历朝历代的起义和暴动?如若没有这些“疯狂”之举,如何在东风世界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中华?如若没有这些“疯狂”之举,怎么台湾有个巨贪“总统”陈水扁?如若没有这些“疯狂”之举,穆巴拉克怎么会关在铁笼里受审?如若没有这些疯狂之举,利比亚怎会出现一个反对派引来北约的轰炸?世界在变化,乃由于世界上的人都有求变的欲望,要么向左,要么向右,激流行舟,焉有不进不退之理?因此,将“天下之大不韪”作为麻痹自己神经的理论,其结果必定葬送大好江山。

“海包”先生还说,“一种制度如果治国不善,那么另一种制度马上会引起两方民众的共鸣,且没有任何内外压力压制这种共鸣。”鄙人仅同意“海包”先生这种说辞的前半句――“如果一种制度如果治国不善,那么另一种制度马上会引起两方民众的共鸣。”这才是世界改变的动因。中华由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蒋家王朝的崩溃瓦解,皆为民心对制度的选择,并非什么文化或者传统不可改变。中华的五行八卦、儒家文化同样可以被外来的文化所渲染,谓之包容乃褒义了,若用不好听的话说,那是文化侵略。至于文化的包容性,应该有积极的意义。就是这种包容,这种被认为对侵略的包容,使得世界向一个同一的目标迈进――共同富裕。对于“海包”先生的后半句,鄙人就不敢苟同了,因为不管是中华的变革理念,还是外国的颜色革命,外力的作用肯定或多或少地担当了幕前或幕后的角色。例如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就有西方的理念渗透,台湾的选举显然就是西方模式的延续,埃及和利比亚的变革,里面百分百渗透着西方的强权和理念。因此,“海包”怎么可以说“没有任何内外压力压制这种共鸣”?中华近期的改革开放,同样是对一种制度的选择与唾弃――唾弃了共同贫穷的社会主义,选择了“允许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种选择,同样有着外力的作用――资本主义繁华世界的引诱。诚然,这种制造“贫富悬殊”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然会被“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制度所推翻,所替代,这也是中华必然之路。至于中华政府是否有能力顺应历史潮流,顺应民心,这才是中华是否会发生类似中东或者前苏联发生巨变的根本所在。


本文内容于 2011/9/8 14:45:18 被lyjdfq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