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感动!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 称母亲生我养我就该报答

来生缘 收藏 4 290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365/13657632.jpg[/img] 手术成功后,儿子在病房里为妈妈梳头 [img]http://img3.itiexue.net/1365/13657635.jpg[/img] 彭斯在病房里放着自己获得学位的照片,给妈妈安慰和鼓励 [img]http://img6.itiexue.net/1365/13657638.jpg[/img] 幸福的一家四口 22年前,母亲舍命诞下一对龙凤胎,因为产后大出血,她


(图)感动!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 称母亲生我养我就该报答

手术成功后,儿子在病房里为妈妈梳头


(图)感动!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 称母亲生我养我就该报答

彭斯在病房里放着自己获得学位的照片,给妈妈安慰和鼓励


(图)感动!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 称母亲生我养我就该报答

幸福的一家四口

22年前,母亲舍命诞下一对龙凤胎,因为产后大出血,她被切除子宫紧急输血,命悬一线。22年后,母亲因慢性重型肝炎晚期需进行肝移植手术,再度命悬一线。此时,刚刚在美国大学毕业的儿子闻讯后,立即从美国返回广州,签字成为肝源供体,并在活体移植手术中切除自己右侧肝脏的60%移植入母亲体内。


54岁的母亲叫陈雪梅,22岁的儿子名叫彭斯。手术后,医护人员送给了彭斯一份特别的荣誉证书,“彭斯小朋友,鉴于你帅气、勇敢、坚强的表现,已被授予最佳形象大使奖。”


文/ 记者石善伟


图/ 记者高鹤涛


22年前:母亲舍命诞下龙凤胎



病床边还站着陈雪梅的丈夫彭慧,几年来,丈夫一直陪护在病床边不曾离开,一如当年结婚生子时所做的那样。二十多年前,彭慧和陈雪梅都是中国人保财险广州市分公司的员工,两人从相恋到结婚,从结婚到产子,都是同事眼中羡慕的一对——尤其是当医生告知夫妻俩,妻子腹中孕育的是一对双胞胎。


正所谓儿女的生日就是母亲的蒙难日。二十二年前的7月27日,陈雪梅经历生死两重天,陪在身边的丈夫也一度从天堂掉入地狱,夫妻俩丝毫没有初为人父母的喜悦。那一天,陈雪梅在广州一家医院待产,后来经剖腹产下一对龙凤胎,正是后来的哥哥彭斯和妹妹彭隽。让人无法预料的是,产妇产后大出血,医院立即手术抢救,切除了产妇子宫,并紧急输血才挽回产妇一命。


彭慧告诉记者,很可能正是那一次救命的产后输血,让妻子染上了丙肝,从此埋下病根。


据他说,丙肝有十年的潜伏期,而在当时,国内医院还没有丙肝的概念,加上妻子很快康复出院,丝毫没有染病迹象。一家人欢天喜地,抱着这一对新生的龙凤胎回了家。


母亲五度肝昏迷



在陈雪梅的病床边,摆着两张儿子在大学毕业典礼上的照片,在她心中,儿子一直引以为傲,也是她多年来与病魔抗争的动力。早在2001年,在公司的体检中,她被检出转氨酶偏高,到医院复查,才发现是感染了丙肝。


此后几年,陈雪梅继续上班没有住院,想靠吃中药抗病,可病情持续恶化。到了2009年6月,在医院检查出胆结石和肝硬化,虽然当时手术将胆切除,可肝硬化已有晚期迹象。陈雪梅只有办理病休,断断续续住院治疗。


“从2009年到现在,她一共住了三次医院,每次住3个月左右;前后发生了5次肝昏迷,一次比一次严重。”丈夫彭慧说,此后妻子很少吃肉,因为吃了含蛋白的食物不消化,就容易导致肝昏迷。


丈夫彭慧听医生说,妻子的病情恶化有三种可能:肝癌、胃出血和肝昏迷,而肝昏迷多次后,很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公司捐款16万元



其实从2009年开始,医生就多次建议陈雪梅及早进行肝移植手术。“家里的积蓄已经用光,做移植手术要二三十万元,经济条件不允许。”让彭慧意外的是,妻子所在的中国人保财险广州分公司雪中送炭,在公司内部号召捐款,在短短几个月捐款16万余元,解决了燃眉之急。


手术费不愁了,可肝源问题无法回避。夫妻俩下定决心同意移植手术,可肝源一直紧张,就这么等呀等,直到肝昏迷发生得越来越频繁。


六成右侧肝脏植母亲体内



医护人员授予他“最佳形象大使奖”



7月27日是彭斯22岁的生日,这一天,在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移植科病房里,他和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一起,度过了一个意义不凡的生日。这一天,他还收到了一份特别的荣誉证书,是器官移植科全体医护人员为他颁发的。证书上写着:“彭斯小朋友,鉴于你帅气、勇敢、坚强的表现,已被授予最佳形象大使奖,特发此证,以资鼓励。”医护人员同时祝贺他“生日快乐,母子平安。”


当时彭斯刚刚结束手术第5天,还没办法下床走动。在同一楼层,同一天手术的妈妈陈雪梅从ICU病房搬入普通病房。母亲手术顺利正在康复,对彭斯来说,生日前最欣慰的就是获知这一消息。5天前的手术是一场母子间的肝移植手术,医生切除了儿子近60%的右侧肝脏,移植到母亲的体内。


昨天下午,在进行手术一个多月之后,病床上的陈雪梅还很虚弱,说话有气无力。“比起手术之前,现在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啦!”彭斯笑着对记者说,他坐在病床边递水给妈妈喝,看到记者要拍照,又用梳子小心地帮妈妈梳头。


记者想看看他胸前的手术刀口,他有意背过身去,躲开妈妈的目光。在小伙子的前胸右侧,是一个大大的“人”字形伤疤,拆线后的针孔清晰可辨。也许是伤口有一小处开线,“自作聪明”的他还贴上去一小片创可贴,浑不在意。病床上的妈妈虽然看不到,也忍不住眼含泪花,别过头去。


医生:



供体肝脏3个月可恢复



“病人患慢性重型肝炎,手术之前的病情非常严重,肝功能完全衰竭,胆红素过高,有肝性脑病,肺部感染,抵抗力差。”主治陈雪梅的巫医生表示,病人手术后康复良好,目前主要是控制肺部感染引起的低烧。


“因为传统观念作祟,不少患者认为做肝移植供体的风险太大。”他表示,对于提供肝源的供体来说,在统计上具有0.4%~0.7%的风险,而活体移植手术向来把供体安全摆在首位。而这种风险,主要是术后近期的并发症等,远期来看影响不大。这次手术切除了供体约60%的右侧肝脏,因为肝脏的再生能力强,只需要3个月就可以长回原样。


巫医生介绍,他近期曾接触过几位等待移植的患者,孩子已经同意捐献了,可因为作为父母的患者不同意,未能手术导致病逝。该院何副院长也表示,受制于传统观念,在肝脏移植手术中更常见的是:老的给小的捐,女的给男的捐。而这次肝移植手术,是该院今年完成的第一次孩子为父母做肝源供体的案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