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敢和中国公开叫板 利比亚反对派可知后果!

川中名将 收藏 15 20612
导读: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仍处于全面执政的准备阶段,其在国内的执政还面临着诸多困难。在此情况下,‘过渡委’显然迫切需要中国的外交和经济支持。而这也正是中国发展与其关系的好机会。   经过半年的鏖战,利比亚反对派终于就要修成正果,全面接掌国家政权了。目前,包括美、英、法、德、俄等国在内的40多个国家都已经承认了反对派的“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惟一合法政府。   “五常”之中尚未正式承认这个“临时政府”的只有中国了。在“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执政地位已经没有任何悬念的情况下,中国与其关系的下一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仍处于全面执政的准备阶段,其在国内的执政还面临着诸多困难。在此情况下,‘过渡委’显然迫切需要中国的外交和经济支持。而这也正是中国发展与其关系的好机会。


经过半年的鏖战,利比亚反对派终于就要修成正果,全面接掌国家政权了。目前,包括美、英、法、德、俄等国在内的40多个国家都已经承认了反对派的“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惟一合法政府。

“五常”之中尚未正式承认这个“临时政府”的只有中国了。在“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执政地位已经没有任何悬念的情况下,中国与其关系的下一步发展,格外引人注目。

从过去的几个月来看,中国与利比亚的“全国过渡委员会”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接触。

6月初,中国驻埃及使馆外交官两次抵达利比亚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了解当地人道主义状况和中资机构情况,并与“全国过渡委员会”负责人进行了接触;


6月21日至22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局主席马哈茂德·吉卜里勒访华;在反对派攻占首都的黎波里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重视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在解决利问题上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愿与其保持密切接触,推动中利关系平稳向前发展。

但从目前来看,中国与利比亚“过渡委”的关系发展,并不算太顺利。双方不仅尚未正式建立官方关系,而且对彼此的看法也都有所保留。

9月2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翟隽在巴黎会见了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局主席吉卜里勒,明确要求“全国过渡委员会”尊重中国的核心关切,信守承诺,切实保障中方企业在利的权益。

这样的表态显然是有针对性的,从反面表明中资企业在利比亚面临着过高的风险,利“过渡委”可能存在着“行政不作为”的问题。

另一方面,“过渡委”也对中方存在着误解甚至不满。3日,“过渡委”主席贾利勒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中国阻止利比亚在国外被冻结资产全部解冻,目的是以此为筹码要求反对派保护中方在利比亚的投资利益。

综合这些因素来看,中国与利比亚“过渡委”的关系显然需要进一步的调整与改善。

中国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关系发展滞后,是有多方面原因的,既有先天因素,也有后天原因。


从先天上来讲,中国的外交理念一向是尊重别国主权,不干涉别国内政。基于此,在卡扎菲政权尚是国际承认的惟一合法政府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支持尚处“造反”阶段的利比亚反对派。

尽管如此,中国在处理相关问题时也留了一定余地。在今年3月联合国讨论关于利比亚问题的1793号决议时,中国是与俄罗斯一道投了弃权票的。这在客观上就等于为联合国授权西方国家介入利比亚事务放行。

当然,在西方国家出动军事力量打击利比亚政府军时,中方是持明确的反对态度的,当时外交部发言人“呼吁立即停止空袭利比亚,并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利比亚危机”。这些则成为中国与利比亚“过渡委”发展关系的后天障碍。

所有这些,肯定都会对利比亚“过渡委”的对华政策造成影响。

还在刚刚攻下的黎波里的时候,“过渡委”主席穆斯塔法·贾利勒就说,反对派今后将根据其他国家在利比亚冲突中对反对派的支持和贡献施以“回报”。这话从正面来说是要报答西方的“恩”,从反面来说则是暗示要“报复”中俄这样的国家。

对于中国来说,在确立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关系问题上,有几点是非常清楚的,第一,虽然反对派承诺将在8个月内举行大选,但未来的利比亚政府肯定是以“过渡委”的官员为班底;

第二,在“过渡委”的执政地位没有任何悬念的情况下,承认其合法地位不过是早晚的事;

第三,既然如此,越早承认这个组织的“惟一合法政府”地位,越有利于中国在利比亚的外交和经济利益。

目前,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仍处于全面执政的准备阶段,其在国内的执政还面临着诸多困难。


在此情况下,“过渡委”显然迫切需要中国的外交和经济支持。而这也正是中国发展与其关系的好机会。如果等到“过渡委”执政地位稳固以后,中国显然会面临着更多的被动因素。

当然,这也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从目前来看,中方已经表示希望与“过渡委”保持“密切接触”。这表明中国对发展与其的关系是持积极态度的。

但“过渡委”官员却在解冻利比亚海外资产的问题上,对中国公开发出指责。给人的感觉是,“过渡委”虽然羽翼未丰,但较前段时间已经底气充足多了——

竟然到了敢和大国公开叫板的地步了。这必将给双方的关系发展带来负面影响。这是没有执政经验的“过渡委”必须清楚的。


外交部:承认利比亚“过渡委”需水到渠成




外交部网站消息,2011年9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就中国公司人员与卡扎菲政权代表进行接触发表了一些言论。利“过渡委”是否就此与中方进行沟通?“过渡委”是否要求中方作出解释?你昨天提到,中国政府主管部门将严肃处理此事,请介绍相关情况。

答:我在昨天的记者会上已就此事介绍了相关情况和中方立场。中方与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的沟通渠道是顺畅的。我想强调,这是一起中国公司个别人员的行为,这种接触并没有导致实际的出口行为。我愿重申,中国政府会继续严格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也会进一步加强对军品出口的管理。相信军贸主管部门会依据相关法规认真、严肃对待此事。

中方支持利比亚未来的政治、经济重建,并愿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为利比亚重建发挥应有的作用。利比亚的动荡是暂时的,中利友好却是长久的。中方重视“过渡委”的地位和作用,愿与其保持密切接触,推动中利关系平稳向前发展。

问:中方是否担心中国军贸公司与卡扎菲政权代表接触这一事件会让利比亚“过渡委”感到不快,使其更倾向于让英法参与利比亚重建进程?

答:关于中国公司参与利战后重建,我想有关公司会进行评估决策。中方一贯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原则,与包括利比亚在内的国家开展经贸合作。中方重视与利比亚“过渡委”的关系,支持其在利战后发挥重要作用,我们相信中利关系会继续向前发展。

近期,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在巴黎会见了“过渡委”负责人,就有关问题交换了意见。“过渡委”重申信守承诺,遵守同中国原有的经贸合同,切实保障中国企业在利权益,并采取切实措施保障中国在利人员和资产安全。中方愿为利比亚战后重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问:中方为何到现在还不承认利比亚“过渡委”?

答:这要水到渠成。




俄媒:利比亚反对派最好不要得罪中国




日前,有关国家向安理会制裁委提交的解冻利比亚政府在其境内被冻结资产的申请,由安理会制裁委经协商一致通过。但有媒体报道称,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表示,中国对解冻利比亚资产进行了“阻挠”,该方曾同中方接触,以进一步了解中方立场。

针对上述疑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9月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中方对解冻利比亚资产原则上没有困难,本着对利比亚人民负责任的精神,中方及安理会其他一些成员认为上述申请需进一步明确有关资金用途和监管机制。她说,在申请国提交进一步信息后,有关申请已在安理会制裁委经协商一致获得通过。中方参与了协商一致。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还曾表示,中方重视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在解决利比亚问题上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中方支持未来利比亚开展政治经济重建,愿在互利共赢基础上,为利比亚重建发挥积极作用。中方愿与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保持密切接触。

事实上,利比亚战事爆发以来,中方一直高度关注利比亚人道主义状况。在冲突初期,中方就向利比亚的邻国提供了援助,用于帮助安置利比亚难民。随后,中方也向利比亚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

对于中方的建设性表态和努力,阿拉伯国家舆论给予了很多积极评价。卡塔尔《旗帜报》发表评论指出,在重建期间,中国作为重要的经济体,其作用应得到必要的尊重。

“伊拉夫”网站撰文指出,中国十分重视利比亚的战后重建,还派外交部副部长带队赴巴黎参加“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会见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的高官,并与西方国家进行接触,以协调战后重建等有关事宜。中国的姿态表明,中方希望加强利中两国合作,以实现互利共赢。

在突尼斯开俱乐部的利比亚商人侯赛因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此前中国的建筑公司在利比亚建设之中占有不小的份额,并在利比亚民众中赢得良好声誉。相信中国会成为利比亚重建中一个积极因素。

埃及金字塔战略研究中心利比亚问题专家扎伊德阿格里对本报记者说,中国一贯坚持公正、合理的外交政策,不会对利比亚民众的利益视而不见,相信未来随着利比亚重建进程的加速,中国作为重要的世界大国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阿格里认为,利比亚新政府要获得最大程度的国际支持,就不能绕开中国。利比亚此前的很多大型工程都是外包给其他国家的,中国在其中占有一定的份额,利比亚有必要再把中国公司请回去。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oysoys 在第3楼的发言:
除了石油他没什么可以出口的,军事上离你十万八千里。中国在那里又没有驻军。怕你什么???

难道怕你不买它的石油???

白痴,世界上只有五大常任理事国,都具有一票否决的权力,利比亚反对派要接替原卡扎菲政权在世界性的各种组织的成员国身份的话,绕不过中国的!

中国在卡扎菲时代,在利比亚只有价值200亿美元的合约利益

要是得罪中国,在世界性组织任何关于利比亚的提案中稍微阻扰一下,反对派会付出远超200亿美元的代价

所以,姜瑜说了:要水到渠成!!汉语里的水是啥意思呢??大家都懂滴,估计就你和反对派那帮傻逼不懂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