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我的事了但却没有背叛你








我的事了。



我实在忍受不了丈夫无休无止的忙碌,我也抵挡不了康-----一个优秀的成功男人不屈不挠的进攻,在经历了几个月的挣扎和考虑后,我终于接受了康的约会。



其实我和老公很恩爱,老公无论在形象上还是在事业上都可以让我自豪,在别人看来,我无论如何也没有的事的理由,老公也觉得我没有的事的风险。每次老公睡得迷迷糊糊时推开我温柔摩挲他的手,我的心里都是充满委屈和怨艾。有时我对老公抱怨,老公总是憨笑着说:“别死心眼纠缠我啊,你也学着找个小白脸解闷儿吧!”我知道这是老公觉得我不会做的事的事情才这么揶揄我的,我就故意逗他:“你觉得我找不到还是不敢找啊?你厌倦了可有人稀罕呢!”



康就是非常“稀罕”我的男人 。康快到“极品”的年龄了,举手投足间那种成熟男人的味道很让公司里的女人们着迷。我本来没有对他动过什么心思,只是很敬重这个大哥。可是有一次,我的工作出了一些失误,我感觉要大难临头了就惶惶不可终日,可等了好几天公司里没有人追究我,我大惑不解的时候好姐妹告诉我原来是康帮我 承担了责任。



我当时好感激好庆幸,就给康发了一个短信:“康头,谢谢你 !”康就回了我一个信息:“谢什么呢?我能有机会帮你我自己都幸福呢!”我的心就跳了几下------都是过来人了,啥话听不出来呢?



从那以后我们就有了信息往来,康给我的信息越来越让我脸红心跳,但又一点也不露骨,这样说吧,就是康的信息能让你明明确确感到他是在给你谈情说爱 ,但你如果拿着他的信息去质询他骚扰良家妇女 却似是而非,从另一个角度说,就是康给你传递着浓浓爱意,却不让你感到紧张和压力。比如,我有事一天没去上班,他就会发信息问:“今天日全食啊!去会网友了?注意安全啊!”我哪天穿一套新衣服,他会发信息说:“你还想不想让我们专心工作了?都心不在焉出了问题咋办呢?”有一次我新做了头发去上班,刚坐下就收到康的信息:“有些人是不是诚心逼着我下决心离婚啊?”我和康的交流既愉快又幸福,不知不觉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渐渐地康的信息已不可或缺,收不到他的信息我就六神无主怅然若失,渐渐地我们用眼睛说话的时候比用嘴巴说话的时候多了。。。。。。



可是我内心深处一直拒绝着这另类的情感,我决心恪守妇道做一个贤妻良母。我也暗暗把康和 老公做过对比,觉得康和老公出了性情的差异以外,也不过是半斤八两 ,各有所长罢了。然而我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斩断和康的这份若有若无的情丝,像有了毒瘾一样欲罢不能。



什么事的发生都有它独特的背景。我和康感情的升温以致越轨也是天造地设的。十月份老公突然被外派到坦桑尼亚,时间至少一个月。我一下感觉到了不曾有过的孤独寂寞。还有,老公远在千万里之外,我心里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是不是有人说过:孤独制造罪恶!我渐渐闻到了罪恶即将发生的味道!



光棍节 的时候公司领导请新招聘的几个大学生吃饭,办公室里的人就谈起光棍的话题。我喜欢打趣,也问领导:“你们请那些小伙子大姑娘的吃饭,怎么不请我们吃饭?”老板问我:“你是光棍吗?我请的是光棍啊!”我脱口而出:“我是!老公外出援外了我不算光棍?”



就在光棍节的晚上,康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我们倾诉着向往和激情,然后,康竟然在深夜敲响了我家的门。



一切都发生了,一切都发生得那么水到渠成,那么势不可挡!



“月,我们还有以后吗?”激情过后,康拥着我,贴在我耳边幽幽地问。



我用手遮挡住床头台灯发出的橘黄色的光,同时也是在掩饰自己脸上的不自在的表情。激情像大海的潮水一样缓缓退去之后,我的思想也像散落着贝壳和鱼蟹的海滩,静谧而杂乱。诚然,和康的幽会满足了我的欲望,抚慰了我心灵的空虚,也让我品尝了偷情的欢愉和刺激,但是,当一切重归寂静,我心里泛起的是负疚和担心:老公会受到伤害吗?我和康的事情以后怎么发展?如果秘密泄露怎么办?我的冲动会不会毁了我的婚姻和我的一生?



康还在亲吻我的耳朵,抚摸着我,可我已经没有了激情。康吧我遮在眼上的手拿开,伏在我身上,目光柔柔地,问我:“我没有让你满意吗?”



我把脸转开,任康 在我的脸上像鸡啄米一样地留下他的吻痕。说实在的,康给我的刺激远远胜过我的老公 ,这一方面由于我们彼此的新鲜感带来的刺激,另一方面是康在床上确实比我老公在实力和技巧上都略胜一筹。他让我无可奈何地抛却了作为女人的矜持和掩饰,她的刺激让我释放出了前所未有的放荡。但是,我这个彻底缴械的女人并不甘心做他的俘虏,相比之下,我倒觉得还是和老公在一起的那种意犹未尽 更适合我。为什么呢?我成了康的荡妇,我感觉颜面尽失,反过来会助长康的勇气,而老公给我的不满足,使老公每次都有一种负疚的心理,老公的负疚成就了我在他面前的偶尔骄横。



康把我的思考和沉默理解为害羞,他也许并不知道我此刻情绪的波动。他依然满脸馋相,欣赏着我的身体,摩挲我丝绸般的肌肤:“月,你真美!我们一生都不分开,好吗?”



我一下把被子拉上,完全地遮住我的身体,用手捉住康不安分的手,反问他:“我们怎么不分开呢?娶我吗?”



康怔了。男人在激情洋溢时的话语,只不过是荷尔蒙催化出的胡话而已,甚至不如醉汉的承诺。猎手在追逐猎物时的激情和力量,在他扔掉最后一块骨头去揩嘴巴上的油腻时已经荡然无存了,即使回味,也只有猎获的喜悦而已。对于康渴望一生和我不分开的欲望,我不怀疑此刻的真实性,但我完全可以怀疑他的理性,况且,我还没有和老公革命投奔莫斯科 的打算呢。



我拒绝了康的第二次激情的要求,送他出去的时候,他深情拥抱我,我却恨不得让他赶快离开,我真担心老公会从天而降,一切将无法收拾。



第二天上班之前,我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老公说他已经定好了返回香港 的机票。老公在电话里破天荒地很缠绵,说恨不得一下飞到我身边,还说在坦桑尼亚满眼都是黑乎乎的女人,更觉得老婆美若天仙啊!老公说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康在办公室看到我时,很夸张地给我打招呼,我却感到很不自在。我想,他是不是在回味我昨晚在床上的放荡?他会不会有一种捕获猎物的喜悦呢?一会儿,康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月,你的美丽和温柔让我今生无悔 !”我却只回了一句:“好好上班。”



我和康幽会的第五天,老公风尘仆仆地回家了。老公回到家之前,我专门洗了一次很彻底的澡,用了艾美伊人宝典,认真清理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更换了所有的床上用品,还在通风之后在家里喷洒了芳香剂。老公一进门,我们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然后,老公把我狠狠地摔到床上,像剥香蕉一样扯去我的睡衣,疯狂地吻我。我的心里充塞着幸福、感动、负疚、担心的混合物,闭着眼睛躺着。老公你会恨我吗?我像蛇一样和老公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热烈地回应着老公的亲吻,心底在呐喊:“老公,我用一生去爱着你!我虽然的事,但我没有背叛,我会用我的一切为你创造幸福,永远做你的女人!”



和老公,我们找回了那迷失已久的激情,找回了久违的浪漫,找回了差点丢失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