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兵路---从军火工厂到欲望都市

g大队退伍兵 收藏 16 1358

序1:复杂社会中沉浮的退伍老兵

PS:首先还是得声明一下,这是一部虚构的小说,和现实没有太大的联系,大家也就当小说看就好了,没必要展开联想。还有就是本人水平实在有限,如果大家发现有什么情节拖沓,细节出毛病什么的,那不是偶然,那是必然的。先恳请大家多多谅解了,不过一切也极有可能只是我一个人在这里自做多情、自说自话,我写的小说,没准都没人看呢。最后借用一句电视剧常用语---本剧内容,错了,是本文内容纯属于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时间:时间:2011年初春;

地点:东北某沿海城市J市;

地点详细拉进,J市理工学院家属住宅楼一号楼3单元302号房,故事开始的时间是下午16:00。

本文的主人公,退伍老兵郝兵此时正在睡觉,不过,他的神智已经处于半清醒的状态了。他的身体仿佛一个时钟一般,当他睡觉之前,他会设定好起床的时间,通常,不管身体多么疲惫,他都能在预定时间内苏醒,从来没有睡过头过。

这个自动定时的“功能”不是郝兵天生就有的,而是在部队的时候经过训练养成的一种本能。

一般情况下,郝兵睡3个小时,就可以完全恢复体力和精神状态了。

当然,这一切,除了训练养成的本能之外,也有在部队训练和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后遗症的因素在里面。

部队的训练和任务给郝兵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他的神经异常的敏感,从部队回来后,他的睡眠一直不好。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他总是要在枕头下压一把65式侦察兵匕首,做噩梦也是常有的事情。

此时,他的脑海中,就闪现着很多闪影一般的场景:

大雨倾盆,一队队满身泥泞的士兵站在满是泥水的操场上冻的上牙膛撞击下牙膛,他们的身子在发抖,他们的肚子早就已经空了,冰冷的雨无情的吞噬着他们身体里的热量,他们逐渐的感觉不到冷了,而是木了,他们冷冷的看着站在他们前面的一个挂着大校军衔的军官,那个军官也在冷冷的看着他们.

铁丝网下一个个士兵在艰难的爬行,上面挂满了沾了油的棉花和布,那些棉花和布被点着了,散发着呛人的气味,铁丝网下面是水和石子,水里面是各种说也说不上来的垃圾,甚至有可以割开皮肤的碎玻璃和薄铁片,士兵们手臂,和腿脚生疼生疼的.

幽暗的工厂里,连空气中都仿佛弥漫着鲜血和硝烟的味道,敌人如同幽灵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心跳呼吸,仿佛都停掉了.

大山里,几名士兵对着刚捉到的一条活蛇眼睛里迸发出绿色的光芒,那条蛇被小心翼翼的开扒去皮,流出的血被兵们喝了,还在跳动的蛇肉被士兵们分食.兵们一点也不感觉到恐惧和恶心,只想着怎么把闹革命的肚子,赶紧镇压下去.饥饿,都快要把他们吞噬了.可就算是这样,背包里还没开封的761压缩干粮,他们也没打算去吃,都在说:"留着吧,留到关键时刻用."

还是压缩干粮,四周是臭气冲天的烂泥潭,都快没到兵们的胸口了,兵们在教官的催促下,撕开761压缩干粮的包装袋,一阵恶心,有的兵在吐,可教官却悠然自得的品尝着压缩饼干,仿佛那干硬的饼干有多么好吃似的.

一个点燃的炸药包在兵们的手里传递着,每个兵都紧张的要死生怕炸药包提前爆炸;

昏暗的密室里,一个士兵赤着上身被绑在椅子上,这边一盏强光灯在照射着他的眼睛,那边一支手枪上了膛,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那个士兵听的出来,那支手枪不是空仓上膛的,里面有子弹.难道就这么完了吗?枪声响起,那个士兵猛的睁开眼睛,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血.朦胧中,郝兵似乎看到了那个士兵的脸,那个士兵是自己.

一串串能把人逼疯的密码符号和数字,那简直就是天书,郝兵似乎看到当时的自己,无奈而绝望的在说:"妈的,怎么这么难啊,打死我都学不会."

教官郭鬼子冷冷的对郝兵说:“你要记住,你真正的教官不是我,是你将来样面对的对手和敌人,他们教给你的东西,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郝兵仿佛看到了一个满面微笑的穿白大褂的人,幽雅的取出注射器,把一种不知名的淡绿色的药水,注射进了他的身体里,一种奇怪的感觉,顺着他的血管和神经流窜全身.

郝兵仿佛看到自己被吊了起来,脚下的一个火盆被点燃;

一份份战俘惨遭虐待的图片和文件摆到了兵们的面前,兵们此时才感觉到,经受的训练,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教官拿着手枪,告诉兵们:“记住,子弹,要给自己留一颗,中国特种兵,不能有俘虏。

郝兵仿佛看到了红的如血一般颜色的闪电利剑战旗,一群戴着黑色蓓蕾帽的士兵在旗帜下敬礼.

郝兵仿佛看到了一个即将被他们小组捕获的美国特工微笑着看着他们,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用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郝兵仿佛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美国特种兵象一头受伤的狼一般狠狠的盯着他.

"啊---"郝兵从睡梦中惊醒,浑身冰冷,他习惯性的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边抓起枕头下的65式侦察兵匕首.稳定了一下情绪,看到周围没什么异常.郝兵摇了摇头:"又他妈的在睡觉的时候胡思乱想了."多少年了,噩梦一直缠绕着他.挥之不去.

此时他需要找点事情做,让自己稳定下来,他一直很害怕另一个自己,那个很毒辣很狡诈的自己。

(美国电视剧《血战太平洋》里曾经有一个采访片段,是一个参加过太平洋作战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老兵的妻子和女儿的回忆老兵生前的一些事情,这个坚强的老兵虽然从战场上活着回来了,但是他却被噩梦折磨了一辈子,时常在睡梦中被恐怖的场景给惊醒.血腥而残酷的战斗对军人精神的摧残是难以想象的。战场,是完全可以用地狱来形容的一个地方).

郝兵,看了看钟,他妻子小畅快回来了,他赶紧的到厨房准备晚饭,吃完饭后,他就要回到别墅继续做他的保镖,直到24小时后下班。不知道为什么,郝兵特别喜欢做家务尤其是做饭,在整个过程中,他紧张的神经竟然能够得到舒缓.经过他的手,粮食,蔬菜和肉蛋鱼变成美味佳肴,他总能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感觉在身上荡漾.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会感觉到自己象一个真正的人,家里的一只小猫一只小狗,一直在他的身边绕着,又是蹭又是拜的在那撒娇矫情要吃的.看着两个饕餮之徒的谗样,郝兵一阵苦笑:"你们两个没出息的家伙,劳资就是把沃尔玛给搬来,也不够你们吃的.

郝兵很宠他的老婆,因为他一直对老婆心存着一丝愧疚,他和他老婆是裸婚一族,结婚的时候,就是把证一领,双方家长来了个家庭聚餐,上云南旅游了一圈,房子、汽车、戒指,什么都没买,就这么结婚了。其实,这也的确是无奈之举,两家都没钱,小畅的家境原本不错,可惜,小畅在银行工作的父亲,突然患病,不得不提前退休,她家虽然没有因为给父亲治病欠下债务,可也是掏空了家底。他父亲不光在病痛的折磨下虚弱了不少,心灵上也感受到了人头茶凉的悲哀。

本来,双方家长打算合钱买房的,不成想郝兵和小畅两个人不接受,说即使要买房子,也要凭自己的力量去买。

其实两人都知道,要是买房子的话,非得把父母身上最后一点油水榨干不可,两个人都不好意思这么做,尽管他们知道,只要他们开这个口,自己的老妈老妈宁可豁出老脸去借债也会满足他们的,但是,郝兵也好小畅也好都实在开不了这个口,要是为了自己的幸福,把自己老爹老妈都榨成人干,那还是人吗?穷日子,那就凑合过吧,没房子,就先租房子住吧。虽然小畅也并没怨他什么,但不怨,比喋喋不休更让郝兵痛苦.郝兵深知,他的这个家,有多么来之不易。其实他早先和小畅交往的时候,小畅的父母是阻挠的,人之常情,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闺女家到一个富足的人家去?他和小畅的交往过程,也一直是挫折不断。郝兵一直在内心中发誓,一定要让小畅过上好日子。

每一次,郝兵从所在的J市回父母所在的A市看父母的时候,都能听到,老妈对老爸的抱怨.郝兵知道自己的老爹,是坚持原则,古道热肠的人,当警察那么多年,不仅没搞过什么钱填补家用,反而因为帮助这个同事帮助那个战友,花了不少钱.等他想给自己的儿子也攒点钱的时候,也攒不下多少了.每一次,生性倔强的老爸在老妈的抱怨下,都是一脸苦涩.只是沉默

郝兵终于体会到他的老队长郭鬼子在他退役的时候对他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了:"保重啊,你未来的路不好走啊,城市生存比野外生存要难的太多了."

小畅回来了,一进门就嚷嚷:"诶呀,兵子,今可累死我了,快来帮我捏捏."在享受了郝兵的热茶和按摩之后,小畅还魂了:"今天这天也真邪门了,这一路我赶回来,都把我冻透了.这天气怎么这么怪啊."郝兵笑了:"那没办法,你跟谁喊冤去?跟老天爷?再者说了,现在还没到夏天呢,你就把裙子穿上了,你不自己找冻吗?"小畅的眼睛忽然间的瞪了起来,刚脱下来的丝袜被她卷成一团,当成武器扔向郝兵,郝兵赶紧求饶,他怕小畅收不住手,把高跟鞋扔过来,他是身法灵活,绝对能躲的开,可是万一要是砸坏了什么东西,可就太不值了,家里就这么点家当,经不起折腾。

看着郝兵道歉态度诚恳,小畅也就不说什么了,她吩咐郝兵赶紧开饭,她饿了;

小畅很满意的看着郝兵准备的晚餐,晚饭很简单,郝兵看天气很凉,用前天熬的牛肉汤下了一锅面条,为了增加营养,郝兵还加了一些胡萝卜、鸡蛋和青菜.再配着郝兵的独门特色小菜---香菜干油煸干辣椒一起吃。小畅在外面很淑女,还曾经上过银行的宣传广告,可在家,完全是一副不朽边幅的样子,吃饭更是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相反郝兵这边却吃的文雅的多,小两口热热乎乎的吃了一顿面条,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家里家外的事情,晚餐就结束了.郝兵虽然不如小畅吃的猛,却也很快,几乎和小畅同一时间吃完.接着,盛下的面条和汤到了小猫小狗的碗里,两个谗鬼吃的也是风卷残云,连汤都没剩下.

郝兵用很快的速度,洗完了碗,收拾完了厨房,小畅则悠哉悠哉的披头散发的躺在沙发上,看起了昨天还没完的电影《The Bourne Identity》.突然小畅问郝兵:“兵子,你以前是不是特种部队的啊?感觉你有时跟这个Bourne挺象的(Bourne是电影《The Bourne Identity》的男主角,一个身怀绝技却失去了记忆的美国CIA执行暗杀任务的BLACK ).郝兵走过过去,用手刮了一下小畅的鼻子:"纯粹是大片看多了,看谁都象是间谍或者特种兵什么的.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个小女孩似的,我是娶老婆还是养孩子啊?"

小畅骂道:滚,越说越不着调了,还不是你把我给拉下水的啊."郝兵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我原来就寻思着带你看点刺激的,怎么着也比你成天的看那个台湾的爱情剧哭天抹泪的好不是?"说着郝兵开始反问小畅:“:"你说说看,我怎么和Bourne象了呢?"小畅幽幽的说"有时候感觉你很普通很温和,可有时候,觉得你特别狠,特别让人害怕."她没有和郝兵在开玩笑,她说的是实话.和郝兵在一起,她感觉很开心很幸福,可有的时候,她又觉得,郝兵又让她感觉到压迫、恐惧、甚至窒息.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郝兵不再和小畅斗嘴了,郝兵对着小畅的额头亲了一口:“宝贝,我走了,晚上关好门啊。”小畅轻轻一笑,脱下高跟鞋晃了晃:“谁敢惹老娘,老娘用鞋底子把他抽医院里去。” 郝兵笑着:“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

走在街上看着万家灯火的都市,郝兵一时感觉到莫名的惆怅,他想到了以前的自己,那个曾经桀骜不逊的自己如今仿佛成为了他的前世一般,消失的无影无综了.看到还在工地干活的农民工师傅们,郝兵心里生出一股子同命相怜:"穷人劳碌命啊."

突然,行走在街边的一家三口,引起了郝兵的注意,尤其是那对年轻夫妻的孩子,一个长的如同洋娃娃一般精致美丽的小女孩.看着孩子那天真无邪的笑脸,和清澈的眼神,郝兵有了一种被瓦解和融化的感觉.一种想当父亲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内心.可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啊,他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养孩子啊?

然而,他看了看自己,又生出一股悲凉,他感觉到,追求家人幸福的路程,比他当年走的从军路似乎还要艰难.

尽管他不愿意去想起在部队中那段根本说不上火暴牛B,反而是一路泥泞的那段生活.但他又总是很想部队,那个时候,他感觉活的真的是很塌实,很过瘾,尽管那种生活也很累,可如今,他的生活,充满了无奈,充满了迷茫.

他一般上班不走固定路线,几乎没有规律,唯一可以说的上是脉络的东西,就是他的行走路线上,基本上,都会有部队单位.

而J市作为东北的军事重镇,军队驻扎的数量很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兵城,这也算不得什么.至于说郝兵为什么不走固定路线,甚至是骑车、步行、打车都来回变,则纯粹是当警察的时候留下来的习惯。

郝兵最喜欢去看的是驻扎在J市的一个部队机关大楼,每回到那,他总是要停下来多看一会,多年过去了,站岗的兵换了好几茬了,连服装都换成07军装,枪也换成95步枪了.可那种看到军装的塌实感觉,一直没变淡不说,反而越变越浓了.这一次郝兵也不例外,他还是驻足默默的看着大楼,看着进进出出的军人.

虽然是机关办公楼,可停车场上,也基本上没有太高级的车辆,要是和政府还有大公司的车比起来,那简直可以说是寒酸.

郝兵知道,网络上的很多豪华军车的说法甚至是照片,其实大部分都是挂着假军牌的套牌车.不知道底细的人,还真以为,军队是个有多奢侈的地方呢.

突然,几名年轻的士兵让郝兵的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开始加快分泌,那几个士兵,身上穿的是郝兵报道阅兵训练的照片上看到的新型数码猎人迷彩.脚上的黑色作战靴、还有那熟悉的闪电利剑标志.那几名士兵,上了门口一辆勇士越野车走了.

郝兵看着他们,一种怀念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郝兵踏着夜色来到他工作的豪华海滨别墅,这个别墅位于郊区,戒备森严---有钱人在安全这方面也还是很舍得投资的.

就跟小沈阳说的:"保镖不白雇,有事真上啊."郝兵在雇主,商业巨头欧先生的众多保镖中,是十分低调的人.他的同事也只是知道,郝兵原来是警察.至于说郝兵为什么放着好好的警察不干来给老板当保镖,其他保镖的猜测是郝兵可能是没跟领导混明白,让人家给清洗了.其实即使是欧先生也不完全知道郝兵的出身,欧先生也只是知道,郝兵原来是市公安局特警队的队员,他的父亲在刑警学校教书,而郝兵真的当过兵,虽然资料显示,郝兵服役的部队是战略导弹部队(也就是二炮)某部的后勤保障部队,但欧先生凭借他多年的经验判断,郝兵绝不只是一个后勤兵那么简单,这个年轻人的心思之缜密之沉稳,或者说是阴险狡诈更合适,远远超过他这个年龄了,在某些方面都不在他之下.但他的外表他的行为他的言语给人的印象却又是那么的普通,那么的容易让人忽略,他推测郝兵原是特种部队的特战队员或者是特勤,警卫,侦察部队出身的人.欧先生的猜测没错误,郝兵的确在特种部队呆过.

只不过郝兵所在的部队,别说是或欧先生查不到底细,就是中国军方内部人员,知道的也不是太多。

郝兵服役的部队,是隶属于第2炮兵部队的827特种作战大队,即使在3星保密级别的中国军方秘密资料中,827也只是一个秘密的军火工厂。

郝兵基本上没跟人提起过,他当过特种兵,不光是因为保密纪律,他也知道,反正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即使是对部队很了解的人,也基本上没多少人相信,中国的第2炮兵部队,有自己的特种部队。所以,就连和郝兵很亲近的人,郝兵也只是说,自己不是后勤兵,而是在一个导弹基地的警卫部队服役。尽管,2炮不光有特种部队没,还不止一支。但没人相信啊,连郝兵的保镖同事李伟军,这个曾经在930集团军侦察大队服役过的老侦察兵,在看到CCTV暴光中国2炮特种部队的时候,也是感到十分的意外。

年轻人都喜欢追求时尚,郝兵那一代士兵也不例外,他们给自己的部队,起了一个很酷的很洋味的称呼---Ghost Recon ,其实这个称呼完全是借鉴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Force Recon的称呼,后来演变成了G大队这个自称.

本文内容于 2011/9/8 11:31:11 被g大队退伍兵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