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警之血火1928 正文 5 震动 武器 剿匪

guangfuhuaxia2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size][/URL] “你就是贺瓠子?”宅男满脸怀疑的打量着面前这位据说是黑龙江土匪中最大的一股绺子的头领,这不是一个土都埋了半截的瘦老头吗?怎么看也不像传说中的座天雕一类的人啊。 不提宅男心中的惊讶,看到自己竟然是败在这样一个小年轻手里,贺瓠子心里充满了苦涩,看样子自己真的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


“你就是贺瓠子?”宅男满脸怀疑的打量着面前这位据说是黑龙江土匪中最大的一股绺子的头领,这不是一个土都埋了半截的瘦老头吗?怎么看也不像传说中的座天雕一类的人啊。

不提宅男心中的惊讶,看到自己竟然是败在这样一个小年轻手里,贺瓠子心里充满了苦涩,看样子自己真的是老了。虽然心中沮丧,但贺瓠子也不愿让人小觑了自己,大不了一死而已,行走绿林这么多年,贺瓠子早有了面对这样一天的心理准备,“老朽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你所说的贺瓠子,攻打你是老朽的主意,与其他人无关,你要杀要剐我一个人接着,只求你能给我手下的弟兄们一条生路。”嘴里说着哀求的话,但是老者脸上却没有一丝求人的低三下四。

放你妹啊,宅男心中暗暗怒道,娘的,老子损失这么多人,是你一条活不了几天的命能抵消的了吗?听到老者的话,宅男气得快笑了,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偷袭了别人,被别人抓住后,还能若无其事的装大爷,看样子我不拿出点狠招,你们还以为哥是hello cat呢。宅男恶狠狠的看着那帮群情愤涌的家伙,一个个整人的狠招从心底冒了出来。

贺瓠子大败的消息在事后的第四天就已经在黑龙江的黑白两道中传的沸沸扬扬的了。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不是土匪而是那些受过宅男荼毒的商人,这些人耳目灵通,贺瓠子一伙人的异动,他们一早就知道了,纷纷派出了探子在贺瓠子的寨子旁边打探消息,生怕对方这是冲着他们来的,后来直到贺瓠子开始进攻他们才知道他们是对宅男下手,松了一口气的商人们纷纷拍手叫好,希望贺瓠子把这个意外冒出来的祸害给灭掉。然而事情的结果却出人意料,攻打别人的贺瓠子反而被对方给灭了,据那些尾随贺瓠子一行人的家人们回报,贺瓠子一行人进了山谷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只听见山谷里的炒豆子般的枪声是一阵高过一阵,吓得他们只好躲在山口处,等待着贺瓠子等人的出现,在他们有限的见识里,贺瓠子一行近两千人的队伍,对付一个人数不到五百的绺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何况贺瓠子他们还是偷袭,这样的战斗根本没有悬念。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在山口处守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终于有人出来了,然而不等他们上前打探消息,一个眼尖的家伙就发现了不对,出来的人不是贺瓠子的人,而是山谷里那伙人,他曾经和老爷一起被这个山谷里的胡子抓住过,对那伙人中那位蛮不讲理死要钱的首领可是印象深刻,这个家伙比较机灵,见到情况不妙,撒开脚丫子就往远处跑去,他的动作让其他豪商派出来的人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家伙在发什么疯,不过接下来的枪声让他们明白了对方如此动作的原因,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跑到宅男一行人的旁边询问山谷里那伙人死干净没有,正为被人偷袭而郁闷的宅男一句废话没说,直接下令开枪,结果当然是这群没有眼色的家伙倒了大霉,在生化兵变态的枪法下和三八大盖超长的射程下,他们的尸体再一次证明了人是跑不过子弹的,除了那个之前就逃跑的家伙,其他人纷纷倒地而亡。

那些豪商刚开始接到这个消息还不相信,直到贺瓠子的山寨被不明人员挑了的消息传开之后,他们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妈呀,这帮家伙得有多强的实力啊,奉军都收拾不了的贺瓠子就这样被人给一锅烩了,惊恐过后就是一阵欣喜,幸亏我们没有跟着贺瓠子一伙人去捡便宜,要不然得罪了这个贪婪的阎王,不知道又要脱几层皮。不过这种高兴没有持续多久,他们想到了自己派出去的家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会是被他们抓住了吧,一想到这个可能,这些人心都凉了,要是让这伙人知道自己事先知道对方要袭击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是和贺瓠子一伙的,哎呀,贺瓠子你这个大祸害,也不掂量下自己的轻重,手里没本事就不要招惹人家,现在好了,别人没灭掉,自己先完了。又惊又怕的豪商们此时都选择性的忘记了当初自己不也是信誓旦旦的认为贺瓠子会赢吗。随着宅男消灭贺瓠子的情况一步步被证实,越想越害怕的豪商们再也坐不住了,纷纷提上礼物跑到宅男的老巢去祝贺这次辉煌的胜利顺便探探宅男的口风,如果可能的话还要和宅男拉上点关系,以后好办事。

豪商们大都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中的一户人可是真正的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胖子一家其实在事先就知道了贺瓠子要对宅男动手的消息,胖子本想通知宅男的,但他那个和他一样的守财奴老爹却拦住了他,他可一直没有忘记宅男当初敲走了他家的那一百五十万大洋,“哼,他死了最好,你还要给他通风报信,就他手里那几杆枪能干过贺瓠子吗?”胖子本想给老爹解释,对方可不是一般的绺子,他们可是执行特殊使命的大日本皇军,这是宅男忽悠他时的原话,不过天地良心,宅男真的没有想到胖子竟然真的信了,话到嘴边,胖子突然想起宅男警告过他不能将他们的身份外露,否则出了什么事儿,第一个跑不了的就是他胖子。现在好了,贺瓠子傻傻的送上门去被对方给干掉了,他们家在宅男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在一边看热闹,不知道宅男会怎么对付自己一家人。

蜂拥而至上门拜访的商人让宅男很高兴,光收的礼物都堆成了一座小山,“看样子这个世界上弱者是没有任何地位的。”了解到这些人前来送礼的真实目的,宅男不由得感叹道,心中却是更加坚定了要把毛xx那句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路走到底。

虽然胖子之前做的有些不地道,但是宅男还是很大度的表示只要胖子知错就改,以后我们还是好兄弟,只不过这认错的代价有些大,足足付出了十万大洋他才换得了宅男这具轻飘飘的话。宅男的一番话让胖子激动地眼泪都流出来了,可不是吗,那可是十万大洋啊。

宅男可没有心思去考虑胖子的眼泪为何而流,好不容易打发走这帮子烦人的苍蝇,宅男才有空听取空姐关于这次战斗缴获的汇报。

贺瓠子不愧是纵横黑龙江绿林多年的胡子,手里积攒的财富自然不是宅男以前破的那些小寨子可以比拟的,光金条就足足有三百余根,大洋差不多有五十万,各种纸币合计价值八十余万元,那些珠宝古董则因为基地不能鉴定暂时没有计算出价值,其他还有大量的粮食布匹等财物。这次之所以能在贺瓠子老巢里缴获到这么多金条大洋,主要还是因为贺瓠子是老派人物出身,对那些纸币天生的不信任,千方百计的把抢到的纸币兑换成了金条大洋,这下贺瓠子的辛苦可便宜了宅男,账上一下子多了近二百万的资金。

富起来的宅男自然关心起来自己的安全起来,这次贺瓠子一伙土匪的偷袭就给宅男敲响了警钟。人说有钱的的人都怕死,这句话果然是真理,宅男晋升为大尉大队长之后手下就拥有1100人的编制了,花了十万元把手下的兵员补充完整之后,宅男不得不面对自己手下军队的武器配置问题,步枪上还好办,毫无疑问的选择38大盖,此枪使用6.5mm子弹,穿透力大,射程远,发射时无烟火焰比较隐蔽,而且可感后坐力不大,便于射手发挥水平,实战射击精度高,尤其适合那些初上战场的新兵,最关键的是此枪是针对亚洲人身材比较单薄的特征设计的,非常适合中国军队,不像毛瑟步枪系列,后座力大,枪身比较重,不是经年训练的老兵根本无法发挥它的威力。此枪美中不足的是它使用的6.5mm子弹弹头长径比大,击中人体后不会发生翻转造成附带伤害,在没命中人体重要部位的情况下,对人体的伤害比其他子弹小,不过这些对宅男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他的假想敌小鬼子和老毛子都是在远离本土的地方战斗,缺少补给,打伤他们一个士兵,他们还得派人照顾,用那些本不宽裕的药品救治伤兵,而且宅男在军事上极度奉行毛xx的理论,打十场击溃战不如打一场歼灭战,即使他不死也得把老子的战俘营坐穿,况且以后使用7.7mm的九九式步枪在基地出产之后,就可以完全解决这个问题。麻烦的是手枪和冲锋枪,日本在二战中的精品手枪只有三款:南部式特型袖珍手枪、九四式手枪、南部式16连发自动手枪,其中就属南部式16连发自动手枪适合于正规军,其良好的精度和可靠的稳定性为部队提供了近距离的突击火力,尤其是其使用的8mm南部子弹十分恶毒,无防护人员遇上都是非死即伤。冲锋枪对于宅男来说绝对是一种无解的问题,日本第一支冲锋枪——南部式冲锋枪要等到1935年才出现,所以宅男只好加大手枪的配备密度,基本上一个班就有三支南部式16连发自动手枪,弥补冲锋枪缺口带来的近战火力不足。

至于轻重机枪和火炮,宅男就没有做出多大的调整,直接按照日军的编制上走,只不过把原本配给小队的掷弹筒配到了步兵班一级,在步兵小队有一个配备了三个八九式掷弹筒的掷弹筒班,步兵中队一级则配备了两门大正十一年式37mm直射步兵炮,用以摧毁对方的机枪阵地与各种掩体,最后在步兵大队一级上宅男装备了目前能够生产的最大口径火炮大正十一年式70mm曲射步兵炮。本着质量不行,数量赶上来的原则,宅男足足塞了十门火炮进去。

由于日本人的工业能力低下,在旅团一级才配备了少量的卡车、装甲车,为了弥补基层部队的机动力不足,日本人很重视畜力的运用,国内的战马养殖非常发达,据说在1945年日本投降之前,他们的战马存栏数还能完全满足军队的需求。宅男目前的军衔还不能生产战马,只能生产少量的驮马,当然这也完全是生化兽,这让宅男组建骑兵队的想法只能往后迁延了。

把自己手下的1100人武装到牙齿之后,宅男也不忘加强基地的防御,毫不在乎钱似的一口气修了六座炮楼,有命令手下的士兵挖了三条战壕,把整个山谷口堵得严严实实的。

宅男的小心事后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就在他在一旁磨着自己的爪子的时候,百里之外的齐齐哈尔市几个人正在聊着关于他的事情。

“你们说,这翟楠到底是何许人也?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短短几月就能窜了起来,连黑龙江一霸的贺瓠子也栽在他的手里,这个人倒也有些本事。”一个一脸严肃的老者皱着眉看着手上的文卷。

“东翁,我看这伙人背后可不简单啊,这情报上说他们手上用的枪械可是日本人的现役武器,有消息说,他们甚至就是日本人假扮的,我看我们还是要小心从事为妙。”

“日本人,日本人怎么了,这不是他们东洋,别以为张大帅死了,这东北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任他们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他们休想,这东北从前是中国人的,现在也是,今后也一定是中国人的。”老者激动的挥舞着手臂,仿佛要扫走什么一样,脸上原本的疲劳此时已经一扫而空。

先前说话的中年人望着激动的老者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好一会儿,华服老者才恢复平静,抱歉的苦笑道,“不好意思啊,老伙计,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啊。”

中年人闻言一笑,“东翁,您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吗,自从跟随您左右以来,不觉已有二十多年了,东翁您一直没变,做事还是那么较真。”

“唉,我这辈子就是这个毛病改不过来,不管吃多少亏,还是拗不过这个弯来,呵呵,现在老了,要想改变看样子只有等到下辈子了,呵呵。”华服老者丝毫不在意对方话中的不恭,反而是开朗的一笑道。

“东翁这是哪里话,您才五十出头,身强体壮的活到一百岁没有问题。”

“哈哈,远平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种讨巧的话了,人生六十古来稀,我活了这么几十年也算是运道了,真要让我活个七老八十,我还受不了呢。”即使老者对于生死并没有多少执着,但是说到这里仍免不了有些唏嘘。

中年人见谈话的气氛有些沉闷,急忙转变了话题,“东翁,那伙胡子我们还真不能大意,依我看,他们不是日本人假冒的就是日本人的傀儡,东翁您可要防备他们有意挑衅。现在大帅刚去,奉军内部不稳,如果日本人这个时候发难,我们还真的不好应付。”

一说起大帅,华府老者的表情又有些激动,原本扶着椅子的手“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把杯里的茶水都震出了几滴。

“哼,大帅的事我还没有找他们算账呢,他们到找上门来了,这样也好,我要新仇旧恨一起报。”看到中年人又要劝阻,老者一摆手说道,“远平,你别劝我,我这不是一时冲动,你和日本人打交道不深,不知道他们的德行,我和这帮人斗过,他们都是属狗的,不打不长记性,你越是让他们,他们越是欺负你,只有把他们打怕了,他们才会收回去自己的爪子,这匪老夫是剿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