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我们家这一代,自从李沛瑶去世后,还没有人出来走仕途。大都从事科教工作。”1996年2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沛瑶被歹徒杀害,终年63岁。


来到北京的李筱桐,跟随家人搬进了北京西总布胡同5号的“李公馆”,这是一栋由四合院改建的三层楼房。“原来是三套院的平房,因为家人多住不下了,总理在1954年就亲手为我家量身定做,改为了三层楼房”。


李公馆共有大小房间40余间,楼里有一个大客厅,一间大餐厅,一间办公室兼书房,两间会议室、一间台球室、一个储藏室和许多浴室(每两个卧室合用一间)。李筱桐和兄弟姐妹就住在三层。“我们一家那时候在北京共有23人,包括父亲的妻子周月卿、三夫人梁秀莲、5个儿子、8个女儿、4个孙子辈孩子和一个阿姨”。据李沛金回忆,“国家给父亲配备了一个行政助理、三个助手(负责文件、安全和一般事务)、一位医生、两辆轿车及司机、厨师和佣人。楼里驻扎着一个班的警卫人员,每当父亲外出时,警卫人员就随同护送。”


李济深在忙于各项国务活动的同时,又常在家中召集各民主党派领导人举行日常会议。


在李筱桐的印象中,父亲李济深特别喜欢孩子,穿着很随便,“就穿一个大褂,带个瓜皮帽。他经常要参加宴会,在家里吃一点点再去,整天就在那背祝酒词,背为了什么、什么……干杯!他是负责宗教民族问题的国家副主席,有很多宴请,比如侨胞代表团什么的。”


参加完活动,“回来以后就还穿着这身衣服,跟孩子玩。”李筱桐回忆说。


由于李筱桐看上去瘦弱,来家中议事的客人也对她给予了更多的关心。“张伯驹伯伯送给我一只小狗,我给它取名叫家虎。父亲给我喝的牛奶,我总会偷偷分一半儿给家虎。”


童年的筱桐戴着八角帽,她给我们展示了一张戴着八角帽的照片说:“这是在解放区买的衣服,别看我戴着小八角帽,穿着小列宁装,看起来干净精神,可是在我书包里,总是藏着没吃完的馒头夹鸡蛋。”


虽然李济深每月的薪水是500元,但“听说比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正式薪水还高”。但李家是一个大家庭。“虽然父亲很节俭,没有什么奢侈的爱好,他不喝酒,偶尔才抽烟,在家中常穿旧的中式长袍,但这份薪水还是不够的。”

李济深派秘书周泽甫去南京卖了他在钟鼓楼头条巷2号的房子,得款35000元。周恩来听说李济深经济困难后,要拨款给李济深,被谢绝。


“1948年,因为在香港筹办《文汇报》,他卖掉了桂林大屋。“抗美援朝”时,他为国家买飞机,个人捐款占‘民革’捐款的一半。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家在父亲去世后就把北京的李公馆退给了国家,而他所收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恩来(右二)与李济深(右一)等代表步入会场。


藏的数百件珍品也无私捐出。”李筱桐回忆说:“父亲偶尔也在报上发表诗作获得一笔额外的稿费。每当父亲从出版社收到稿费,他就带全家到饭店吃一顿。只有在这时,全家才能享受到一顿好菜、吃顿烤鸭什么的。”


李筱桐说:“毛主席和周总理对我父亲说的话都非常重视。比如迁都,一定在北京,不能在哈尔滨。比如保护国画、围棋、佛教,总理都非常重视。”


“有一批‘左派’,想把我爸爸打成‘右派’。后来,毛主席说:‘民革’里我只认识李济深。”


在“反右”中,“我父亲开会动员大家畅所欲言、提建议,可是这些人都是跟我父亲战斗了几十年的战友,却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这使我父亲非常郁闷。由于长期的心情不愉快,才导致了身体的不适”。


1959年10月9日,李济深因病与世长辞,弥留之际他留下了“我与人民宏愿在,及身要见九州同”的诗句。


父亲在病危的那三天中,周恩来总理天天来探望他。周总理还问李济深在家中书房整理文件道:“李济深的家属安排好了吗孩子们的问题党和国家要负责。”


“总理对我们后代的事都是有交代的,在父亲逝世后还是念念不忘。说‘你们都是党的人,是国家的人’。这些都是总理说的。”李筱桐说,我们这些后人都很怀念周总理。


但是,李济深在生前经常对孩子们说:“一切都要靠自己的真本事,你们不要坐在我的肩膀上。”


“我父亲不希望后代从政,他希望我们学技术,投身到祖国建设的第一线中去。他认为中国是农业大国,就让李沛文去学农业;他看到国家布料短缺,就让我去学纺织。‘抗美援朝’开始后,他让最小的儿子、我的九哥李沛钤参军上战场。我们家还有学林业、水利的,学成后被派往全国各地,你从我们家孩子所选择的行业,也能看出我父亲心中想的是国家经济建设的大事。”


“我们家这一代,自从李沛瑶去世后,还没有人出来走仕途。大都从事科教工作。”1996年2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沛瑶被歹徒杀害,终年63岁。2月2日凌晨,当歹徒进入居所行窃时,他进行了严厉斥责和教育,当歹徒持刀行凶时,他虽年过花甲,仍与凶残的罪犯进行英勇搏斗,不幸牺牲。


“这个警卫叫张金龙,他偷东西被我哥发现了。那个孩子才十六七岁,长得挺好的,眼睫毛特长,父母离异,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从来没受过表扬,就是擒拿格斗受到表扬,结果都用到我哥身上了,我哥哥63岁,打了40分钟啊,没人发现。”李筱桐流泪说。


如今的李筱桐回忆起父亲,最幸福的是与父亲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访谈结束后,李筱桐告诉我们:“父亲的终生为之奋斗的就是为了追求孙中山的振兴中华的目标。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留给我们最大的财富就是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