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8月10号哈马市内街头被焚烧的警车

本报驻叙利亚特约记者许清 本报驻约旦、埃及、美国、加拿大记者 刘欣 黄培昭 关一然 陶短房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出现了买车热和装修热,市内无论是停电还是物资供应等“老问题”甚至得到了缓解。这在很多人看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这是《环球时报》记者在大马士革看到的真实场景。另一方面,记者也发现,市内在星期五的中午格外冷清,不仅商家都关门闭户,清真寺周围也遍布军警。如今的叙利亚就是这样充满反差,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人群给记者的感受可能是截然相反的。甚至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在叙利亚的不同地方也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

贯穿始终的新闻攻防战

自半年前叙利亚从德拉省开始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后,叙政府一直在和西方媒体展开“新闻战”。路透社是最早报道叙利亚军队和示威群众冲突的媒体,当时路透社驻叙记者有英国和叙利亚双重国籍,但很快这名记者被叙利亚新闻部吊销记者证,并被驱逐出境。

紧接着“触电”的是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半岛台此前和叙利亚政府关系很好,叙专门批准其在首都大马士革的黄金地段马扎大街开设办事处。近来,由于半岛台对叙游行示威的报道太过“积极”,引发支持叙政府的民众强烈不满,并遭民众持续多日的围攻和封锁。

《环球时报》记者曾目睹半岛台办事处遭围攻的情景,一群青年打着各种标语和旗帜来到办事处大门口,将写有痛斥卡塔尔和半岛台的大字报贴满整个门口。最醒目的一张大字报是“谎言和另一个谎言”。半岛电视台的口号是“观点和另一个观点”,以此彰显他们所秉持的中立的新闻立场,但在大马士革,许多人认为半岛台记者和西方记者一样在公开说谎。有叙利亚朋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千万别相信他们,昨天他们报道说大马士革某个地方在游行,我当时就在那里,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他还强烈建议记者改看叙利亚国家电视台,当时国家电视台的节目正是在驳斥半岛电视台的造谣举动。遭围攻后,半岛台曾向叙政府提出抗议,但没有任何结果。半岛台随后关闭在大马士革的办事处。而卡塔尔驻叙大使也在不久后离开大马士革,至今未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8月10日被焚毁的哈马市警察局

大马士革出现购车装修热

9月2日,欧盟宣布开始对叙利亚实行石油进口禁令。美联社称,这是对“巴沙尔独裁政权的最致命打击”。但叙利亚官方报纸《革命报》3日反击称,欧盟对叙石油禁运是“殖民时代的霸权逻辑”、“信息时代不合时宜的复古梦想”。实际上,与一般人的惯性思维不同,爆发游行示威后,大马士革的各种物资供应不仅没有紧张,反而在一些方面更丰富了。叙利亚的石油资源并不丰富,基本上只够自给自足,但由于叙没有足够的炼油能力,只能靠出口原油换取外汇再从欧洲购进成品油,据称九成进口汽油来自欧洲。

听说欧盟对叙利亚开始实施石油禁令,《环球时报》记者来到大马士革一家加油站,但并没有看到抢购风,这里的汽油价格也没变化。而且原来加油站只供应93号汽油,现在反而出现欧洲进口的95号汽油。一名叙司机嘲讽地说,“欧洲搞这个石油禁令原来只是为了赚更多钱呀”。

由于电力系统老化和燃料不足,大马士革夏天停电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以前《环球时报》记者曾经向一名叙利亚朋友抱怨,说住的小区每天要停5次电,每次1小时。这个朋友说他家每天只停一次电,记者刚要说你家那边真好,叙利亚朋友马上说,一次就停5小时。可记者近来发现,这个夏天的大马士革从未出现过大范围长时间停电。

不仅是汽油、电力,叙利亚多数生活必需品供应和价格都很平稳。叙利亚大饼1公斤只要十几个叙利亚镑(1美元约合47叙镑),这个价格据说已维持20年不变,1公斤羊肉约20美元,这个价格也有两年没上涨过。最能反映叙利亚物价和人心稳定与否的是美元的黑市价格。在叙利亚,美元的官方兑换价格是1美元兑47叙镑,在叙形势最紧张时黑市价格曾涨到1美元兑55叙镑,最近回落到50叙镑。不过,从欧洲进口的奶酪和食用油的价格近来涨了不少。当地有人认为是西方黑心商人借机涨价,但也有人认为是最近叙政府下令将工资上涨30%导致的。

在大马士革,支持巴沙尔总统的人还是占绝大多数,他们对于政府最近做出的上调工资及减税、缩短兵役期限等涉及民生的改革举措都表示支持。《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一个国营菜站的小伙计,这个小伙子兴奋地说,由于工资上涨,而商品的价格保持稳定,因此许多市民近来兴起装修房子和买汽车的热潮。他说他自己也准备买一辆车。他说:“这么活跃的市场,你认为叙利亚会是那种西方说的动荡国家吗?”

在大马士革,一些外交人士认为,叙政府为稳住民心,调集了一切资源确保各大城市的供应,特别是大马士革和哈勒颇这两个最大城市的市场供应。这两座城市的常驻人口和流动人口加起来超过100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一半。稳住这两座城市,就等于确保全国一半以上的人支持政府。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市民担心“紧张星期五”

大马士革城里的生活可以说基本如常,只有每周五的中午是气氛最紧张的时候。反对派通常都在周五中午聚礼之后举行抗议活动,所以安全人员在周五基本上遍布城内所有清真寺。由于清真寺成为对抗最激烈的地点,部分穆斯林不得不改变以前周五中午去清真寺聚礼的习惯,改为一家人在家中聚礼。

哈拉斯塔位于大马士革城区北部,是大马士革的汽车交易中心。几乎所有品牌的汽车在这里都有4S店。为了采访“购车热”,记者上周四下午去看车,发现所有展厅里都是空空荡荡的。销售人员说,这是公司统一规定,由于周五放假,而局势又不太稳定,为防止有人趁火打劫,所以周四下午就把车都从展厅开进仓库,周六上班再开回来。在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爆发前,绝大部分大马士革城里的商户都会在聚礼结束的下午开门迎客,但从3月中旬开始,几乎没有商铺会在周五开门。

为了展现自己拥有来自人民强大的支持,大马士革近来举行了数次有上百万人参加的大游行,支持政府的改革措施。叙各大电视台和电台对这些游行进行现场直播。但西方媒体却对此嗤之以鼻。BBC对叙利亚首都举行的支持总统的大游行讽刺道,“如果巴沙尔拥有如此广泛的支持,为什么不愿意进行多候选人的总统直选呢?”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大马士革城外如临大敌

与此相比,大马士革城外的气氛更加紧张。大马士革总共有三个主要出城方向,依次是向北前往霍姆斯和哈马方向,向南前往德拉省方向,向西前往黎巴嫩方向。这三个方向的进城公路上,在距大马士革城20公里处基本都设有检查站,由武装人员把守。在局势最为紧张的五六月间,这些检查站还都配备有坦克或者装甲车等重型装备,负责把守的也都是穿着制服的正规军人。7月以后局势有所好转,驻守这些检查站的坦克和装甲车都撤走了,留守的武装人员也换成着便衣的民兵组织成员。有叙利亚官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大马士革周边的检查站主要是防止武器流入首都,因此检查重点是往来车辆的车厢和后备箱。

近一段时间,德拉省示威愈演愈烈,在从大马士革通往德拉的高速公路旁,基本上每个大村镇入口都设有检查站。这些检查站主要是通过查验身份证确认试图进入村镇的人是否是本村镇的居民。在每周五的敏感时期,基本禁止外地人进入城镇,目的是防止反对派串联。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叙民众对西方心态矛盾

在大马士革,当《环球时报》记者提起美欧等西方国家,许多叙民众都表示愤怒。不久前,美国驻叙利亚大使福特秘密访问哈马、德拉等城市,并与叙利亚反对派进行会谈。在福特访问哈马之后,大马士革的青年人围攻并砸毁了美国驻叙利亚大使馆,并扯下美国使馆楼顶上的国旗。尽管叙利亚警察最终制止了进一步行动,但美国方面一直指责是叙利亚政府煽动并策划了这起袭击。美国驻叙利亚使馆还借此暂停对外领事业务。这一下给叙利亚人带来麻烦,因为有很多叙利亚人的亲属在美国工作和学习。有叙利亚人对记者抱怨说,他每年夏天都要去美国探望在那边工作的亲属,今年则由于美国使馆停止办理领事业务,导致他要么今年放弃去美国探亲,要么就到邻国去办相关手续。

在国际上,俄罗斯和中国对叙利亚现政府一直持与西方国家不同的立场,反对使用制裁和武力解决叙利亚危机。对俄中这一立场,大马士革内外的叙利亚人反应截然不同。在大马士革,青年联合会等各社会团体纷纷前往俄中两国驻叙利亚使馆表示感谢,还赠送很多牌匾。大马士革的街头巷尾也悬挂着很多横幅,写满了感谢中俄两国的词句。但在首都之外的那些示威频频发生的城市,则是另一幅光景。据称,反对派曾多次组织游行,抗议这些国家对叙利亚现政府的支持。很多在大马士革的华人华侨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们现在都不知道在公共场合该不该说自己是中国人。因为有时候“中国人”的答案能换来尊重和方便,而有时候换来的却是白眼。后来有人半开玩笑说,干脆就说自己是韩国人,这样谁也不得罪。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路牌,由于军队和武装分子交火而布满弹孔。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叙土边境的村庄,入驻的军人在注视村内的老人。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6月初大马士革街头的景象。5月底6月初的大马士革,与现在的气氛十分相似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大马士革街头,你可以看到格力空调的大广告。5月底6月初的大马士革,与现在的气氛十分相似。

记者在叙利亚首都感受局部紧张

著名的大马士革哈密迪亚市场,交易一切如常。5月底6月初的大马士革,与现在的气氛十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