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自梳女恢复中国国籍 最大心愿是进敬老院


百岁自梳女恢复中国国籍 最大心愿是进敬老院

图为民警给自梳女陈有娣恢复国籍。记者海国摄

百岁自梳女恢复中国国籍 最大心愿是进敬老院

梁检群。记者海国摄


已有33名莞籍自梳女恢复国籍申请被受理 东莞首批4人获准恢复国籍


上世纪30年代,不少东莞籍女性前往东南亚新加坡、马来西亚一带打工,由于一直未婚,这些“自梳女”并未融入当地社会,在年老体衰之后回到了国内。由于历史原因,她们没有中国国籍,无法享受社保、医疗等福利,生活困难。据了解,东莞目前有40多名这样的自梳女,普遍年龄都在80岁以上。


今年以来,广东省以及东莞市有关部门积极为这40余名自梳女恢复国籍而努力。据了解,目前已经有33名莞籍自梳女恢复国籍申请的受理工作完成,有关部门在7月底将材料上报了公安部,目前东莞已有首批4人获准恢复中国国籍。昨日,自梳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证件首发仪式在望牛墩公安分局举行,记者在昨日的仪式现场见到了2名得以恢复国籍的自梳女,其中一名已百岁高龄,另外一名95岁。


首批4人获准恢复中国国籍


上世纪30年代,珠江三角洲地区蚕丝业衰落,许多年轻女性听说南洋打工收入丰厚,遂结伴同行,部分女性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打工多年,没有谈婚论嫁,成为自梳女。据东莞侨联不完全统计,东莞目前有40多名这样的自梳女,居住在东莞的14个镇街,年纪最轻的也有70多岁,其他的都年逾80岁,也不乏陈有娣这样的百岁老人。


这些自梳女在回国后基本都是靠着自己几十年打工所得来的积蓄生活,并无任何其他来源的她们“坐吃山空”,在积蓄花完之后,她们的生活保障都成问题,只能靠亲戚资助。虽然今年东莞市政府开始每个季度给她们发1400元的困难补助,但她们年老体弱,失去了工作能力,而且没有中国国籍,享受不到社保、医疗补助,村里的分红也没有份,有些人生病住院,动辄要花费上千元。这些始终是返回故乡的自梳女们面前一个绕不过的难题。


能否帮助她恢复中国国籍呢?今年3月,广东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东莞市公安局、侨务局等部门在当地的支持下,到各镇逐家逐户调查核实有关情况,核实她们的资料。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已经有33名莞籍自梳女恢复国籍申请的受理工作完成,7月底将材料上报公安部。近日,首批4人获准恢复中国国籍。


链接


上世纪30年代,珠江三角洲地区蚕丝业衰落,许多年轻女性听说南洋打工收入丰厚,遂结伴同行,部分女性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打工多年,没有谈婚论嫁,成为自梳女。据东莞侨联不完全统计,东莞目前有40多名这样的自梳女。

百岁自梳女恢复中国国籍 最大心愿是进敬老院

101岁的“自梳女”陈有娣老人昨日终于恢复了国籍,并拥有了东莞的户口,和她一起恢复国籍的还有另外3位老人 东莞时报记者马闪山 摄


百岁陈有娣:现在最想进敬老院


已经百岁高龄的自梳女陈有娣已无法记得自己具体多少岁了,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生日,只记得她和村里的一个人同龄。据了解,根据警方的调查核实,陈有娣已经有百岁高龄。


陈有娣告诉记者,她大概是二十来岁的时候去新加坡的,在那边一直是给大户人家做保姆,煮饭洗衣等,直到2002年她90岁高龄。


年老体衰之后,在新加坡无法继续打工的陈有娣在2002年回到了家乡望牛墩,她告诉记者,当时她侄子在望牛墩有块地,于是她也出了点钱建了现在所居住的这栋房子。再后来,陈有娣的侄子一家也搬了出去,房子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住,没人照顾的她在百岁高龄还自己洗衣做饭。


百岁高龄的陈有娣身体也有一些问题,她告诉记者,两个月前她的脚踝上起了个黑点,慢慢烂到像鸡蛋那么大,去医院看了几次还是没有治好,现在走路很不方便。


陈有娣目前一个人住在望牛墩,并没有人照顾,侄子们虽然还是偶尔过来看看她,有病的时候也会送她去医院,但他们自己也要工作,也有家庭,对她也照顾不了多少,陈有娣觉得她现在“很孤单很凄凉”。


对于为何自梳这个问题,陈有娣告诉记者,当时那个年代去南洋打工的年轻人都是想赚点钱的,没有想结婚的,而且在那边,以她自己的身份也找不到像样的人来嫁,而等到她年纪大了之后也就嫁不出了。


陈有娣告诉记者,在新加坡生活了六七十年,英语、马来语她都能听懂,但是却还是不会说。


陈有娣说,她去年去找过敬老院,但是因为没有户口进不了。她告诉记者,恢复国籍后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去敬老院,想有人照顾。

百岁自梳女恢复中国国籍 最大心愿是进敬老院

95岁的“自梳女”梁检群老人是第一个领到复籍证书的


95岁梁检群:


18岁出国打工补贴家用


“我姐姐回国17年,我们也帮她跑了十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95岁的梁检群昨天领到了公安部门颁发的复籍证书,她70多岁的弟弟梁润林两次泣不成声,“其实她年纪大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的想法是她在这里长大,现在年纪大了,回来了,总要有个户口才叫落叶归根,现在我觉得很安慰。”


梁检群是东莞首批恢复国籍的4名自梳女之一,她已经95岁高龄。梁润林告诉记者,梁检群18岁就去了南洋打工,当时家里有兄弟姐妹九人,生活困难,一家人靠着她打工的收入帮补家用。“姐姐在南洋的时候一直有跟家里通信,大概两个月一封,多是说说自己身体情况挺好,叫家人不要挂心,有时也会提到在那边帮人打工的艰辛。”


梁润林介绍,梁检群一去便是60多年,在新加坡一直当保姆、做洗衣工,一直到15年前,80岁高龄的她无法再工作,于是才回到故乡望牛墩。


回国时,梁检群带着毕生积蓄下来的十万元。梁润林告诉记者,由于梁检群连中国国籍都没有,更别说东莞的户籍了,所以在社保、医疗等方面都无法获得补助,15年来完全是坐吃山空。


梁检群的积蓄慢慢用完之后,只能靠着亲戚接济度日,虽然今年东莞市政府每个季度给她发1400元的困难补助,但日子仍然过得很艰难。


“姐姐回来十几年,我一直在为给她恢复国籍奔走,其实她年纪大了,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说要户口什么的。但是,我自己想,她是在这里长大的,现在年纪大了,回来了,总要有个户口才叫落叶归根。”梁润林说,一想到他自己这十几年的奔走,很心酸,总感觉自己帮不到姐姐什么,“现在姐姐终于恢复了国籍,感谢党和政府。”(文/记者谢华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