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城记 第四部 《猛龙过江》 第一五六章 无间之道

龙天霸 收藏 0 2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





我手忙脚乱地穿上忍者服,全身上下顿时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两只眼睛在外面,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忍者,一个超级忍者。

黄玲抱着我就哭,我吻了她一下,故意笑了说:“不要哭,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等仗打完了,你到时候想哭多久都可以。我可以免费给你提供纸巾。”

我转过身对陆百川说:“陆大爷,我等会下去,到时候就由你一个人先守到老鹰岩。不过,我估计,等我回来的时候,骷髅们也不一定能攻到这里。白果林那么大,骷髅们起码要在里面转半天。你到时候就拿上我的袍哥令,抓紧时间去联络一下后面的袍哥,希望他们能够赶到老鹰岩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我们要利用这里的有利地形,争取多杀一些骷髅。不然,到时候我们退到一线天,退到鬼打坡的时候,还会有麻烦。”

陆百川点了点头。

我又对燕子和白面说:“我到时候回来,如果骷髅们已经攻到下面了,我就会在头顶上插根树枝,你们见到了,就不要朝我开枪。千万不要误伤。”

他们都点了点头。我想了想,又对军师说:“军师,现在情势危急,袍哥们又各自为战,肯定要被日本人以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早点唤醒我爷爷,只要他能成为阴兵,我相信,就是没有我大舅他们的帮忙,我们袍哥人家靠自己也可以击败日本人。”

军师点了点头,说:“你就放心吧。你千万要小心,一定要回来。”


我顺着绳子滑到地面,站在老鹰岩那块最大的石头上,看着白果林里袍哥和骷髅混战。日本人准备很充分,基本上就是好几个骷髅围攻一个袍哥,占据优势。袍哥们虽然很善战很亡命,但肯定也坚持不了多久。最要命的是,洼地里的骷髅还在源源不断地钻出来。我都已经看到好几个袍哥被砍翻在地,瞬间就烟消云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的泪水顿时就流了出来。我这个时候才明白,不只对骷髅,就是对阴兵来说,铁制的刀剑那也是最好的利器。

情况很危险,但我必须冷静。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想起了奶奶,想起了奶奶那处变不惊稳若泰山的冷静。我禁不住有些面热。他奶奶的,我不还是厚黑学关门弟子么?还能被这点麻烦就整得失去了方寸?我冷冷一笑,抹了眼泪,拿出手机,拨通了王强的电话。

王强明显是心虚,我还没有开口,他就抢着说:“良蛮子,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大舅会把部队撤下来。你知道的,我,我就是一个小兵。你大舅叫我干啥,我就得干啥。”

我忍住怒火,却哈哈一笑,说:“没有事的,大舅这样安排肯定也是有道理的。现在有个情况要给你们说一下,等会骷髅们会去进攻你们,你赶快去通知我大舅,让他提前做好准备。你就告诉他,洼地才是最好的战场,你们一定要守住壕沟。如果骷髅们钻进了林子,你们将有大麻烦。”

王强非常惊讶,将信将疑,急切地问:“良蛮子,你,你说是骷髅要进攻我们?那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只进攻袍山么?”

我淡淡一笑,说:“那有什么不可能?你不相信就算了,到时候我可以过来帮你收尸,不要你们家出一分钱丧葬费。”


我挂掉电话,朝老鹰咀上的军师他们点了点头,笑了笑,提着菊之刀,冲下老鹰岩。

我潜进白果林,尽量避免和双方对面,争取用最快的时间冲过白果林,就在快要冲下公路的时候,一个和我一般装束的忍者拦住了我,用日语问:“你怎么能后退?快回去,前进,前进。”

我指了指大舅所在的那座山,也用日语说:“我刚才看见对面那座山上有很多敌人,马上就要进攻我们了。现在这个地方我们已经占据优势,我这就下去通知后面的人,让他们去进攻对面那座山。”

他大怒,吼道:“我们的目标是这座山,不是对面那座山。你赶快回去。回去。”

我看看四周正是乱成一片,无人注意,就趁他不备,举起菊之刀就将他从头到脚劈成两半,鲜血和肠子立刻淌了一地。我再看看刀锋,竟然连一滴血都没有沾,真不愧是天皇宝刀啊!

我迅速穿过公路,冲出白果林,直下洼地。旁边不停地有骷髅路过,都惊讶地看着我。我一边跑一边指向对面的小山,对他们说:“转身,赶快转身,后面出现敌人,快去攻击。攻击。”

骷髅们顿时停止了脚步,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一时间迟疑不决,不知怎么回事。但还是有几个脑袋不够灵光的骷髅转了身,跟着我冲下洼地,受此传染,然后越来越多的骷髅也都开始转身跟在我的后面,向对面的小山冲去;连已经爬上公路的一些骷髅也都开始掉头。

刚下洼地,我就被一个忍者给拦住了去路,声音是非常的妩媚,我靠,竟然还是个女忍者。上下包裹得非常严实,也看不出来容貌美丑,但胸部明显隆起了不少,显得整个身材是说不出的婀娜多姿,无比霸道。她厉声高喊:“你们站住,站住。赶快回去。回去。”

我指了指对面的小山,说:“我们背后有大量敌人,马上就要从后面攻击我们了。我们必须赶快集合队伍去攻击他们。不然,就来不及了!”

她上下打量我,明显非常怀疑,问:“你是谁?谷川君么?”

我也不回答,打了个哈哈就想开跑。可她一扬刀就拦住了我,说:“后面的敌人你们不用管,赶快带领你的队伍去进攻前面的那座山。”

他奶奶的日本小娘皮,你竟然还敢和我摆聊斋。趁她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我直接就是一刀,将她砍翻在地。她的紧身衣也被砍破,雪白的乳房立刻就跳了出来,衬着黑色紧身服,顿时白花花地刺眼。我根本没有心情想那些,因为我立刻就看到刚才停下来围在旁边的骷髅在那里死死地盯着我,空洞的眼眶里好象在燃烧着无边的怒火。

我高高地举起手中的菊之刀,大声说:“这是天皇陛下的御赐宝刀,现在是我说了算,你们都跟着我去进攻后面的敌人。违令者,格杀勿论。”

菊之刀上的菊花图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无比耀眼。菊花是日本皇室的标志,菊之刀就代表着日本皇室,就代表着天皇御驾亲征。骷髅们再也不敢怀疑了,跟在我的后面朝壕沟冲去。连洼地上那些已经整好队的骷髅也都开始掉头,开始向壕沟进攻。

看看离壕沟差不多距离了,我就开始一边放慢脚步拖沓起来,一边看着那些勇敢的骷髅们高举着武士刀,象潮水一样拼命地向壕沟冲去。到了沟边,好多骷髅因为太激动了,以至于刹不住脚,直接就冲下了壕沟,半天也爬不上来。但也有几个武功很高的骷髅,竟然可以在半空中只用脚点一下沟里的骷髅脑袋,就可以一飞冲过壕沟,向山上冲去。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阵如雷般的吼叫声,立刻就看到无数的士兵高一边举着刀,一边大叫着从林子里冲了出来,领头的正是我的父亲。他高举着战刀,下手很快,进攻凌厉,很快就将两个刚跳过壕沟的骷髅给砍了下去。在他的带领下,那些勇敢的士兵很快就把跳过壕沟的骷髅给砍下了壕沟,稳定了壕沟战线。

于是一群大混战就开始了,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想起当年在川大的那场因为足球而起的上千人大混战。那情那景,是多么相似。我顿时心潮澎湃。

骷髅越挤越多,士兵们也越聚越多,双方就以壕沟为界,在那里大打出手。这一下,就是刚从地里钻出来的骷髅也不再去进攻袍山了,转而开始进攻大舅他们,数量不少,怎么说也有七八百具吧,去掉了三分之一。这一下,袍山的压力顿时就减轻了许多。我心头甚是得意。嘿嘿,大舅,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厚黑学弟子么?那你还跟我玩阴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枪响,立刻就看见一个离我不远正在那里指挥骷髅进攻的忍者在应声倒地。我马上明白过来,大舅他们就跟我的想法一样,开始射杀忍者。我见势不妙,赶快退了回去,转身冲向袍山。再不跑,等着挨枪子么?


我冲进白果林,立刻发现局势不妙。现在林子里的袍哥人数越来越少,抵抗也越来越弱。腾出手来的骷髅们已经开始在林子里到处乱窜,想找路上山。我看见一棵巨大的白果树下,三个忍者围在一起,拿着张纸正在指指点点说个不休,估计就是拿了地图正在研究,到底哪里才是上山的路。

我偷偷地摸了过去,趁他们不备,立刻出手砍翻两个,但对面的那个忍者由于距离较远,反应又快,只是砍掉了头罩,一头秀发顿时飞了出来。我靠,又是一个女忍者。

她立刻大叫,大叫我是奸细,周围的骷髅立刻就转过身来,死死盯着我,象要吃了我。我不敢恋战,赶紧砍翻一个骷髅,冲了出去。我立刻听到后面在大声叫喊,那个女忍者带着十来个骷髅跟在我后面,紧追不放。

我没有走上山的路,而是在林子里乱窜,最后跑向另外一侧的偏僻所在。这里已经没有战斗了,地上到处就是骷髅的残肢断臂。但袍哥呢,我怎么没有看见他们的尸身?我靠,袍哥是阴兵,哪里来的尸身?肯定是烟消云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这一阵狂奔,速度很快,能跟上来的骷髅果然不多,连那个女忍者在内,就只有5个。我开始停下脚步,转过身,哈哈一笑,挥着刀就冲了上去。他奶奶的,老子的宝刀削铁如泥,几个骷髅的刀和我一碰,武士刀立刻就被砍成两截,只好在那里挥着半把残刀与我搏斗;三下五去二,就被我砍翻在地,削掉脑袋。那个女忍者见势不妙,正要转身逃跑,我一个飞步上去,拦在她的前面,拦腰就是一刀,将她砍倒在地。她两只手还兀自紧紧地握着刀,两只眼睛瞪大了望着我,里面充满了迷惑和恐惧。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竟然是一张非常年轻非常漂亮的脸蛋,多象苍井老师啊!他奶奶的,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女,不去拍AV做女优,却偏要跑到袍山来送死。哎,实在是可惜了。

我禁不住大摇吾头。


我偷偷地潜回小路上山,到了老鹰岩下面,看看后面并没有骷髅跟上来,我就开始脱掉忍者服,朝老鹰咀上的燕子和白面挥手示意,然后赶快蹬上石阶。我这几个小时不是狂奔,就是激战,体力消耗很大,爬上老鹰岩都得靠陆百川帮忙。最后他们七手八脚的用绳子把我拉上了老鹰咀。

我靠在黄玲的怀里,一边大口地喘气,一边大口地喝水。白面朝我竖起大拇指,说:“老良,你刚才真是太帅了!我们在这里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军师和陆百川也是五体投地。军师竟然说:“林良,你简直比你爷爷当年都还厉害。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象你这样智勇双全有勇有谋的人。你们林家可真是个个都是英雄啊。”

燕子却在大叫:“哥,你以后一定要教我武功。你要是不教我,我就把你和黄玲姐姐的事告诉爷爷奶奶。”

黄玲顿时红了个脸,扶着我不知说什么好。我一口气吃了两个午餐肉罐头,又休息了一阵,终于感觉到体力慢慢地恢复了过来。燕子告诉我,大舅他们还在壕沟那里和骷髅激战。骷髅们过不去,大舅他们也不肯过来,就守着壕沟乱打一气。

我笑了笑,说:“燕子,那不是乱打一气。大舅这样做,肯定是想先磨掉骷髅们的锐气,让它们急噪起来。等到把负责指挥的忍者射杀得差不多了,只要骷髅没有人指挥,那他们就会发动进攻的。我们现在不用去管他们,我估计在壕沟那里激战的骷髅们再也不会掉头过来进攻我们了。这样,我们的压力就减轻了不少。”

燕子笑了起来,说:“良子哥,我估计大伯这个时候肯定气得半死,你以后要小心哦,说不定他到时候要揍你。”

大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陆百川去联系后面的袍哥,效果很不理想。袍哥们都说没有爷爷的命令,他们绝对不能擅离职守,连袍哥令都不管用了。我只好摇头苦笑,对军师说:“教条主义真是害死人啊!”

军师也只有苦笑。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太阳正高。大家刚吃过午饭,还没休息一会,燕子就开始大叫起来:“哥,你快来看,骷髅们开过来了。”

他奶奶的,速度还真是快啊。我心里清楚,骷髅虽然很可怕,但完全就是没有思想受人操纵的木偶,真正可怕的就是那些忍者。而且我相信,这些忍者里面一定有非常可怕的高手,可惜我一直没有发现。

我拿过望远镜,看到骷髅们正开始从白果林钻出来,在那里一摇一摆地沿着小道开始上山。一队接一队,完全看不到边,前锋部队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要攻到老鹰岩了。我再看了看远方,洼地里的骷髅基本上都钻出来了,从地里钻出来的也越来越少,而壕沟那边却是激战正酣。我看到了两个非常熟悉的身影,那是父亲和母亲,他们正在那里奋不顾身的作战。我没有看到幺舅和杨大,还有他们的部队。我想了想,明白过来,杨大的主力团和特种部队到时候肯定将用来发动反击,正在山坡后面待命呢。

我和陆百川滑到地面,来到老鹰岩,看到骷髅们正在沿着小路向这里挺进,几个冲得最前面的骷髅竟然就已经冲到了石阶下的那片空地,不知怎的却停了下来,并不爬上来。陆百川开始大声辱骂,极力挑衅,可骷髅们还是看着我们,一脸狐疑,在那里发起呆来。空气刹那间凝固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声音不小,不但把骷髅们吓了一大跳,就是我和陆百川也都吓了一跳。他奶奶的,这谁啊?早不打来晚不打来,偏要在这个紧急关口打来。我看了看那几个骷髅也没有胆子怕上来,想了想,就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钱小美。于是我接通电话,故意大声地说:“小美姐,什么事?”

钱小美不满地说:“良哥,你声音怎么那么大,把我耳朵都震聋了。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


原来是文姐找上门来,要谈收购锦城公司的事。沈小红死后,文姐失去了得力帮手,自己又遭遇感情巨变,顿时心灰意冷,无心打理公司,就来找我谈收购的事。钱小美看到事情巨大,不敢拍板,就赶快找我。可我,可我现在却正在忙着要杀骷髅鬼子呢!

我想了想,说:“小美姐,我现在肯定是回不来了,你就看着办吧。上次我不是授权给你了么?一切都由你做主好了。你就给文姐说,当初我答应她的,现在一样有效。小红走了,她到时候还可以兼任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钱小美说:“良哥,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做得了主哦。你还是赶快回来吧。啊,你旁边怎么有人在吵架?你在干什么啊?”

我哈哈大笑,说:“那不是在吵架,那是我们家陆大爷在骂日本鬼子,让他们上来,好宰了他们。”

“日本鬼子?”钱小美莫名其妙,说:“良哥,你一天到底在做啥子?公司也不管了,还日本鬼子呢!”

我笑了笑,说:“小美,我上次不就说过么,公司的事我都交给你了,你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我相信你会整好的。要是我这次能活着回成都,老子一定找你去开房。哈哈。”

我隔着电话都可以感觉到钱小美脸上的温度,不等她回话,赶快就挂了电话。我真的是百感交集。我,我真的能活着回成都么?如果我不能回去,若非怎么办?莫非怎么办?还有阿绣怎么办?

但此时此刻,我还能想那么多么?石阶下的骷髅已经越聚越多,把整个空地都给挤满了。这个时候,一个忍者站了出来,大声叫喊,在他的指挥下,骷髅们开始爬上石阶。我看到那个忍者刚举起刀朝我们挥舞,就听到一声枪响,忍者应声倒地。他奶奶的,燕子的枪法还真不是盖的。这个时候,我立刻看到其他的忍者都警觉起来,开始躲在后面,就驱使骷髅上前。

石阶很光滑,上面又长满了青苔,一个骷髅不小心,立刻就滑倒了,还把后面的两个骷髅给挤下了深渊。我和陆百川守着老鹰岩,只要骷髅冒上来,立刻就是一刀,将它砍翻。骷髅倒下去的时候,还可以连带着把其他骷髅给挤下深渊,效果那是非常的理想。


整整两个小时,我和陆百川不知道杀了多少骷髅,旁边的深渊很快就被骷髅的尸骨给填得差不多了,但骷髅还在前赴后继的往上爬。我的手越来越沉重,出刀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慢;再看陆百川,和我差不多,都是在勉力支撑。陆大爷岁数已经很大了,经过如此剧烈的激战,脸上已经开始在泛红,汗水在那里顺着两颊不停地往下淌。

但,我们必须得坚持。多坚持一会,多杀几个骷髅,我爷爷就能多一点时间变成阴兵。他奶奶的,我爷爷怎么还不变成阴兵啊?我心里开始焦急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军师在我背后说:“林良,不能硬撑,我们还是先退到一线天再说。你和陆百川还是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才能补充体力。”

原来军师在老鹰咀上面看到情况危急,就自己从上面滑了下来。我和陆百川在前面忙着交战,根本没有时间回头,所以没有注意到。军师先跑到后面去搬袍哥,但袍哥们还是不肯离开自己的位置。他没有办法,只好回过头来叫我们赶快退到一线天。他说:“林良,从老鹰岩到一线天,这两公里的山路两边,我们也有几百个袍哥在守,就是骷髅们上来了,他们也可以抵挡好一阵,你们两个还是先退过去休息一下要紧。”

我点了点头,让军师到老鹰咀上面去,可上面燕子和白面在忙着射杀忍者,黄玲在忙着叫醒我爷爷;何况只有只靠白面一个人,根本无法把军师吊上去。没有办法,我只好让军师先撤,看他已经走的远了,我才朝陆百川使了个眼色,叫了一声:“陆大爷,我们走。走。”

我们一边拼尽全力狂奔,一边不停回头看,只见骷髅们拥上了老鹰岩,却并没有来追我们,都在那里仰头看到老鹰咀上面的燕子他们发呆。几个骷髅还拼命试探了一下,妄图爬上悬崖峭壁,最后却无功而返,只好又开始掉头来追我们。军师果然没有说错,虽然袍哥们不肯增援老鹰岩,但一路上却是依靠有利地形对骷髅拼命阻击。于是,一场无比惨烈的阻击战就在老鹰岩和一线天之间的山道上展开。

无数的袍哥从树后面,从山石后面钻了出来,利用有利地形,和骷髅们混战在一起。这里山道崎岖狭窄,阻击的效果比在白果林好多了。在白果林里,基本上是几个骷髅围攻一个袍哥,但在这狭窄的山道上,骷髅们根本展不开,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一时之间,竟然打成了个僵持局面。

我和陆百川气喘吁吁地跑到一线天,军师赶紧把水递了过来。一线天地势比较高,虽然没有老鹰岩那么险要,但里面有两百多米的过道,最宽处只有七八米,最狭窄的地方竟然只有两三米,两边都是高耸如云的悬崖峭壁。人站在里面,抬头上看,只能看到一线天际,所以就叫一线天。

如果我和陆百川守在这里,依靠这两百多米的过道,可以逐步抗击,到时候骷髅们就只能一个一个的上,打成个添油战术。凭我的体力,怎么说也还可以支撑几个小时,甚至支撑到天黑。可,我爷爷怎么还没有动静啊?这“天字一号”到了关键时刻,怎么就不灵验了呢?难道我们的方法不对?

我心里顿时就没有了底。我看了一眼军师,军师也明白过来,也在那里摇头苦笑。

坐了一阵,我想了想,站了起来,坚定地说:“军师,陆大爷,你们放心,我相信我爷爷一定会起来帮我们的。一定。”

不是么?现在,除了信心,我还能有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