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事我自杀,13岁儿子打砸小三家

王二混 收藏 0 418
导读:谢月和马永波原是粤西某贫困县一所高中的教师夫妇,婚后随着一双儿女出生,心比天高的马永波毅然辞职来到深圳创业,头脑聪明的他看到关外很多外来工求知如渴,便在关外一个工业区聚集处办起电脑培训班,一年后妻子也夫唱妇随离职来深辅佐其事业,不出五年,两人便在深圳买车买房,以前一个小小的电脑培训部,也发展成一所颇具规模的综合类培训机构,一双儿女也在深圳读书。 由此,一家人的幸福、安定生活如美丽画卷般展开,谢月更是佩服老公当初的“胆量”,若没当初那股敢丢下“铁饭碗”的魄力,一家人估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谢月和马永波原是粤西某贫困县一所高中的教师夫妇,婚后随着一双儿女出生,心比天高的马永波毅然辞职来到深圳创业,头脑聪明的他看到关外很多外来工求知如渴,便在关外一个工业区聚集处办起电脑培训班,一年后妻子也夫唱妇随离职来深辅佐其事业,不出五年,两人便在深圳买车买房,以前一个小小的电脑培训部,也发展成一所颇具规模的综合类培训机构,一双儿女也在深圳读书。



由此,一家人的幸福、安定生活如美丽画卷般展开,谢月更是佩服老公当初的“胆量”,若没当初那股敢丢下“铁饭碗”的魄力,一家人估计现在还在粤西过着苦日子。只是,钱这东西多了也未必就一定是件好事,丈夫马永波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为人正直、为人师表、老实本份”的老师,腰包鼓起来,说话也大起来了,慢慢变得有些自负、自大,还时不时在谢月面前唠叨“你看我那个做磨具生意的老乡,人家现在日子过得多逍遥,家里一个老婆,外面还有一个小老婆”“我那个同学也是回家吃老婆的饭,出去带小蜜长脸”等等,他总喜欢羡慕那些挣钱又能搞到女人的同学、老乡,这种话在谢月耳边听多了,她就有些担心了:我的老公会不会变坏呢,不过转眼一想,他怎么也是个老师,何况我们两个是同甘共苦过来的,“应该不会背叛我吧”她是这样安慰自己。




只是,前年某日某晚,老公喝醉回家,手机不经意掉在了地上,等谢月服侍晚醉熏熏的他上床睡觉后,手机“嘀”的一声响了,她顺手拿起手机,点击“未读信息”:“老公,你到家了吧,今晚你喝得太多,我担心死了,千万别有事呀,吻你”“老公?”除了我还会有谁这样叫?谢月看到信息署名是一个叫“老李”的人,老李她认识,是老公一个玩得好的老乡,不是很有钱,但对老婆家人很好,比老公还老实,也是谢月最信任最放心老公和他玩的一个人,“这个老李,发这种玩笑逗我呀”谢月偷乐着。




于是,她回了一条,也逗逗老李:“宝贝,我到家了,老婆帮我脱了衣服上床了”,她想这个老李,我也让你看看我们夫妻的恩爱。




不一会,又有短信回来:“你不是说不和你家那个黄脸婆睡一张床了吗,怎么又让她把你脱衣服,是不是我还不能满足呀,呜呜,我伤心了,你这个衰男人”




看完这条,谢月有些蒙了,心也有些紧张了,明显感觉得到自己心跳的加快,也有些气了,看来,此老李是“李鬼”,她深呼吸一口气,拨通了对方的电话,仅仅一声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老公,好些吗?别让你家那个黄脸婆碰你哦,你现在只属于我的人…….”听不下去了,彻底听不下去了,谢月几乎对着电话吼了起来:“婊子,我们正在ML呢,要不要来看呀,臭不要脸的,谁是你老公呀”,对方惊慌失措的“嗯”了一声,赶紧挂断电话,而这是,老公马永波也被谢月的“河东狮吼”彻底惊醒,走出卧室,一把抢走自己的手机,倒在床上“呼呼”装睡去了。




谢月见老公此状,继续发作,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把170多斤的马永波从床上拽到地上,还顺势猛打一拳:“你说,刚刚是那个野女人,你不说就别想睡觉”,马永波被老婆这突如其来的威力搞蒙了,唯以沉默应对,任由谢月哭闹。




夫妻两人如此大动作自然惊醒了家中正在熟睡的儿女,兄妹两一边擦着眼睛一边走到父母房边,胆小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儿子站在那里象小男子汉般看着父母的“武戏”不语。




谢月见都惊动了孩子们,停住哭声先哄好他们,再回到房间,这时马永波坐在床边抽烟,吐出一个烟圈后,终于开口,承认了自己和电话里那个女孩的故事,他说,那个女孩是自己培训中心下属某报名点一个业务人员,一次去报名点收款时“邂逅”她,两人一来二往,就突破了老板和下属的关系,他还承认两人相爱足足有两年多了,这个女孩知道老板娘的存在,但她说不在乎这些,愿意一辈子甘心做他背后那个默默无闻的女人,还说,只要马永波愿意,她也可以为其生儿育女,给他一个爱的港湾,正是她的这种不要名分的“默默奉献”,马永波由当初偷情的胆怯、害怕老婆知道,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心安理得,他当初在谢月面前唠叨身边其他男人“家外有家”那阵子,自己就已经和这个女员工好上了,只是他见谢月如此平静、信任,就更放肆了,这也难怪谢月这两年感觉到老公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了,夫妻生活也大不如前了,这些变化谢月不是没想过,但总是站在老公的角度想他的好,想他的不容易,现如今,没想到,自己被骗了!




次日,谢月决定不动声色的去会会老公这个背后的女人,当她到了那个培训点时,人家却请病假休息了,谢月让同事以有事为由让她赶紧回来上班,对方就是不接招,谢月第一次只好作罢,让她想不到的是,没几天,人家辞工了。谢月想想,她应该是怕我了,就躲起来了,她走了,老公也就断了念想。




她哪里知道,这些都是老公的“把戏”,在老公回归家庭正常两个月后,他们两人的“地下情”又展开了,三个月后,还是儿子一次上学回家,看到一个女人在自己家小区门口下车,然后走到对面的小区里,儿子当时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妈妈,第二天谢月在自家对面的小区守株待兔,果真发现老公和女员工亲热有加、恩爱如初。




这以后,谢月的幸福生活就被老公这个女员工彻底破灭,马永波见反正都让老婆知道,索性耐下性子来“劝降”妻子:“这有什么呢,现在有钱的男人有几个外面没有女人呀,我又不是不管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婚抛下你和孩子们”“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况要非得把别人往死里逼呢”“你敢闹,我就让你滚出家们,你不闹,我会比以前对你更好”,等等。除了自己劝说妻子,马永波还以金钱为诱惑让自己的大姐、大哥等亲戚来劝说谢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你现在日子过得好好的,就这样过下去吧”“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真要离婚,你还有现在这么好的日子过么”“没事的,他玩过这几年就自然会回来的”等等。




谢月感觉到自己被孤立起来,性情也大变了,慢慢的她觉得自己有点神经兮兮了,身体也大不如以前好了,倒是一双儿女老是安慰自己,给自己以唯一活下去的理由,特别是儿子才13岁,感觉他忽然长大,象一个小男人一样,老是说要保护妈妈,女儿太小只懂得回家就陪在妈妈身边。




上个月,谢月因一点小事再次和马永波在家里吵起来,她的情绪坏到了极点,吵架过后,马永波甩门而去,又去对面陪小情人了,谢月伤心绝望,一气之下打开家里煤气阀门,又用刀片割腕自杀,她想到死,不久她就晕了过去,她以为她这次就会解脱了。。。。。。




不过,她没有死,是儿子救了她!原来在她自杀晕死过去后,儿子正好放学回家,一进家门就闻到一股没气味,还见到躺在客厅的妈妈左右流血不止,懂事的他异常的冷静,先是果断的关掉家里煤气总阀,迅速打开门窗,然后抱着妈妈冲下楼,在小区门口求一个小区叔叔将妈妈送到附近医院。




等谢月睁开眼睛时,儿子在一旁无声的流泪,女儿也在旁边大哭,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儿子的通知下来到了医院,谢月也是伤心不已,事后几天她问儿子,当时你怎么不打120呢,儿子说,我怕路上堵车,反正你很瘦,我长大了,背得起你,她又问:你那天打了爸爸电话么,儿子答:没有,他不配救你,他也不再是我爸爸了。




从这以后,儿子真的和爸爸象仇人一样,不再理会爸爸,心里也充满了对小三的仇恨,在一次爸爸几夜不回家后,儿子真的找到了爸爸和阿姨在对面的家,先是用石头砸坏了爸爸的车,接连又砸碎了小三家的玻璃,还在窗户底下狂叫:“你这个死女人,有本事露头,我就杀了你”,直到那个小区的保安最后硬把他架了出去,见他是个小孩才哭笑不得,他爸爸和小三猫在家里不敢露面,邻居见了,也是一笑而过。




等到当晚爸爸回到家里,儿子又与其发生一次激烈的争吵,扬言一定要杀了小三,替妈妈报仇,还坚决要与爸爸断绝关系!不过,谢月说,儿子那次“打砸”小三家事件后,他爸爸似乎好了很多,那个小三也赶紧搬离了那个小区,据说是回老家去了,至今没在露头。只是,儿子还不相信,依旧还对小三充满仇恨,多次去小三住处寻仇,她劝了几次都无果,他爸爸只得保持沉默,在外面和一些朋友说:“我这一辈子恐怕是失去这个儿子了”。




至于老公现在还有没有和小三断绝关系,谢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经历那次自杀事件后,她猛然醒悟,自己还得为两个孩子好好活着,至于这个老公是不是自己的不重要了,那个小三还是否甘心情愿一辈子做小,她也不知道了,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她说,她明显的感觉到儿子在心理上有了一些变化,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很多,儿子的班主任也多次找到她,希望她和老公能多关心关心儿子的成长。




以上情况是谢月在两个月前向我求助时所说的,她和我见面时,流着泪告诉我,她曾经有带儿子去康宁医院就诊过,可儿子一到医院门口就说自己没神经病,死活不肯进去,最后自己搭车跑了,她还带着儿子去找过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在心理咨询师面前,他又变得异常开朗起来,还替妈妈向咨询师问了不少问题,搞得人家也不相信孩子心理有问题。




她找到我,说是被我博客头上那一句话所打动,再加上儿子的问题也确实是因老公的的事引起的,她看了我很多博文才下定决心向我求助,这也难怪,她在第一次给我电话时说:“郑先生,我想请你帮忙,但不是我老公的事的事情,而是我儿子的心理问题”,当时我有些诧异,本不想接这个案子,后来她和我见面时把自己的事情前因后果的讲出来,我才感到很震惊,也很心疼!




也正是这个原因,我答应要帮助她的儿子走出父亲的事的阴影,但鉴于此案现在尚在我的介入中,不便讲述这以后的相关情况,但从我介入后到现在来看,我很欣慰的看到了谢月儿子的一些变化,比如愿意和父亲交流了,比如不再在母亲面前说一些气话了,只是,要彻底打开他的心结,还需要一些时间,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让这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小男人找回真正属于自己的快乐。




无疑置疑,这个案子就是*带给孩子最为直接的伤害的佐证。我更希望此文中的儿子尽可能少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但愿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健康、快乐的成长!但愿此案能给更多的事者们一些深思,希望你们收敛自己的行为,别再伤害无辜的孩子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