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五章 过河卒(7)

赤色风铃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将军在上!离忧,你成功了!”当苏离忧随着那块悄无声息缓慢上升的升降平台出现在大厅中央时,李南柯大脑中那些纠结在一块的混乱念头在转瞬间就被激动的浪潮冲得无影无踪。他不得不用最后一点理智控制着自己,以免在情不自禁地跑出自己所处的射击死角——那群该死的“湿婆”战斗机器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将军在上!离忧,你成功了!”当苏离忧随着那块悄无声息缓慢上升的升降平台出现在大厅中央时,李南柯大脑中那些纠结在一块的混乱念头在转瞬间就被激动的浪潮冲得无影无踪。他不得不用最后一点理智控制着自己,以免在情不自禁地跑出自己所处的射击死角——那群该死的“湿婆”战斗机器人现在还端着枪蹲在门外呢。


“只是接近成功而已。”苏离忧右手握着一支20世纪生产的古董柯尔特“巨蟒”手枪,0.44寸口径枪管直指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的额头。与她一起站在升降平台上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其中两人和那个男人一样,穿着银白色的工作服,应该是隶属于“新曙光”组织的志愿工作人员,而第三个人却套着一身颇有些宗教气息的白色带兜帽长袍,活像是刚从某个神秘仪式上离开似的。


“苏上校的意思是,她现在还没有和我们谈妥某些具体条件,”当升降平台的边缘在轻微的“咝咝”声中与大厅地板契合时,被兜帽遮住大半面容的那人说话了。李南柯有些诧异地发现,这个尖细而处处带着难以言表的讥讽语气的女子声音似乎显得有些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在哪听到过这个声音了。当然,不是“天国”远征军的宣传广播,那些外星人更喜欢用圆润而富有激情的合成语音播放各种声明,“噢,上校,其实你应该相信我——这里没有谁对你抱着敌意,如果你能放下枪的话,也许我们谈起来会更容易些。”


苏离忧的嘴角扯出了一个似乎可以称之为微笑的弧度:“你说得对,这里确实没有谁对我抱着敌意——但外面恐怕还是有的,”她朝着被枪榴弹炸开的大门外努了努嘴,“说真的,你们的这些战斗机器人处理突发事件的反应速度确实令人钦佩。”


“噢,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从来不会、也不可能把我们的殉道者们称为‘机器人’,尽管他们确实有着……机器躯壳,”白袍女子耸了耸肩,语气中尖锐的讥讽气息更明显了,“他们是我们的一员,或者说,甚至是高于一般信士的、更接近于‘融合’存在。呵,我想您大概不太容易理解这个概念,但至少……”


“很抱歉,我没心情听您转移话题,‘主席’阁下,”苏离忧一把揪住那个“新曙光”工作人员的肩膀,像猎豹拖走一头被咬住的瞪羚般粗暴地把他拖到了李南柯身边的射击死角里。李南柯注意到,这个男人没有任何恐惧或是抵触的神情,只是在被动力装甲的机械手抓住肩膀时因为疼痛而皱了皱眉毛,“我对你们管那些金属疙瘩叫祖宗还是亲爹没有任何兴趣,但我不喜欢它们机械臂上装着的武器,无论是那些射钉枪还是电磁炮。如果你能请这些你们中的‘一员’退到它们武器有效射程之外的话,我会非常感激的。”


“抱歉,我理解您的心情,苏上校。但我确实没有权限命令基地守卫部队擅离职守或是终止行动,他们只听命于‘万物裁判者’号上的指挥中枢,”白袍女子双手一摊,作无奈状,“但我相信,您应该完全不必害怕他们。罗翔将军既然告诉了你很多,那您就应该知道,殉道者不会随意杀人——而至少现在他们并没有把你视为威胁。”


“得了吧,姬紫宸‘主席’,”苏离忧几乎是从鼻腔里将这句话哼出来的,仿佛那个名字是什么令人厌恶至极、不能用舌头说出来的污秽之物一样,“‘新曙光’的领袖、‘天国’远征军在地球上的代言人,前神圣联盟共和国的四等国务参赞,哈!我该怎么去信任一个我曾经以为已经死了、却又在这种地方、以这种身份用如此充满讽刺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哈,哈哈……你倒是说说,你跨越了大半个地球试图寻找的你所谓的‘生命的真正意义’,难道就是为一帮外星神棍打下手?”


姬紫宸?不!不可能!李南柯大脑中记忆的闸门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的一瞬间打开了,各种纷杂的记忆席卷着他脑海中的一切。在他的记忆中,这位随“田横”营一起北上密歇根执行调查任务的邦联政府特聘顾问已经和那个姓温的联盟军官一起死在了那座地下基地的中央控制室下方,当时,为了阻止那个一心想要“把这群新哥伦布消灭在美洲海岸上)的偏执狂中校引爆战术核弹,她不得不用一捆集束手榴弹与对方同归于尽,很多在场的“田横”营士兵和共和国卫队特遣队员都在事后证明了这点。不对,苏离忧肯定是搞错了。“新曙光”领袖?据他所知,这个配合“天国”远征军、协助他们管理地表的控制区的组织(“新曙光”再三声明,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教会或政党)从没公布过它的高层人员名单,很多人甚至认定,这个组织不过是一个类似1991年的“科威特共和国政府”的空架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领导层。姬紫宸又怎么可能成为它的领袖?


“我知道你们对‘天国’和‘新曙光’的误解,从我们的目的和动机到我们的实质。这一切源于对未知的恐惧和你们原有的宗教意识形态的影响,然后又因为远征军不得不采取的有限暴力手段而发酵、膨胀。事实上,我曾经和罗翔将军谈论过这一点,但他似乎不太能理解,”“死而复生”的姬紫宸继续平静地侃侃而谈,仿佛完全没看到苏离忧手中那支大口径左轮手枪,“啊哈,李南柯先生!没想到您也在这里,”当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落在李南柯脸上时,姬紫宸颇有些惊讶地说道,“我一直以为,像您这样只想生存的人是绝不可能参加这种形同自杀而又无意义的象征性突袭行动的。他们逼您来的?”


“我是自愿参加行动的,至少在与刘梦炎总统谈过之后是这样。”李南柯答道。


“那可真是不可思议,”姬紫宸缓缓点着头,用一如既往的夸张语气说道,这让李南柯更加确信这位白袍女子就是姬紫宸——她那种很不讨人喜欢的说话方式是别人不大容易模仿得了的,“为什么?呃,让我猜猜,北美邦联公民的义务?任务成功后的奖赏?抑或那个老胖子所谓的‘炎黄子孙的命定责任’之类的鬼东西?噢,不,我记得你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因为你永远只会首先考虑自己的安全。”


“是啊,我为了活下去而参加了斯坦格洛夫的实验,而现在,我后悔了。”李南柯答道。


姬紫宸过度夸张的嘲讽语气变得更加尖刻了:“您?后悔?我一直以为这个词和您完全无关呐!后悔?我一直以为您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为自己的继续生存而庆幸呢。”


“庆幸?”李南柯的声音开始因为愠怒而变得冰冷,“庆幸什么?我原以为可以借助斯坦格洛夫的技术逃过注定痛苦的死亡,但当我重新离开地下实验室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后悔了——命运对我妄图挑战它的愚行开了一个最大而最可怕的玩笑。我逃过了可怕的不治之症,但却选择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未来,并将自己孑然一身流放到了这个过去的我根本无法想象的黑暗恐怖的时代!”他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当我走上纽约废墟的街头时,迎接我的是共和国卫队直升机的12.7毫米机枪弹!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前一刻,你还憧憬着病愈后光明的未来,憧憬着十年后的一切;一眨眼,你就发现你失去了一切——你的房产、存款、家庭、亲友,呃,好吧,其实我在旧文明纪元也没什么真正的朋友。总之,你的一切都成为了一场该死的战争的牺牲品,你回不了你的故乡,见不到一个认识的人,你的时代已经终结,过去理所当然的东西现在全都成了不可企及的奢望,而新文明纪元——这个该死的新纪元用来欢迎你的却是子弹!是啊,我活下来了,活在了一个与地狱几无差别的世界里,所以我要抓住一切机会离开它。”


“于是你就同意了刘梦炎的条件,参加了这种希望渺茫而又毫无实际意义的行动?”


“再渺茫的希望也是希望。如果你让一个终身监禁的囚犯得到一次逃亡的机会,那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去赌上一把的——哪怕那只有万分之一的成功几率。绝望有时会给人以不可思议的勇气,”。李南柯摇了摇头,“确实,我不知道那个‘天国’是个怎样的世界,但这是我离开这个绝望时代的唯一机会。”


姬紫宸笑了笑:“那你大可以举着白旗走过火线,也能实现这个愿望——从理论上讲,‘新曙光’可以自由选择移民到‘天国’的任何宜居星球,‘天国’可不像旧文明纪元的地球,人口压力并不大。”


“我已经听够这些东西了!姬紫宸,如果一个小时后我们的全体幸存队员不能获得一架可以自动驾驶、能够把我们送进‘天国’大气层内的穿梭机的话,我并不介意把你们全部干掉。毕竟诸位的背叛行为都已经犯下了货真价实的反人类罪,任何人都可以格杀勿论,”苏离忧厉声打断了她的话,“话说回来,至少命运这次站在了我们这边——能在这种地方遇上‘新曙光’的高级领袖,这倒是完全出乎我们预料之外。”


“这和命运无关,如果你们只是想弄一架穿梭机去安贞琳那行星的话,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应该阻止你们的理由。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朝我开一枪——这完全无所谓,一切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姬紫宸镇静地朝前走了一步,“难道罗翔没告诉过你关于意识副本技术的事?想要在这里玩挟持人质那套是毫无意义的,你完全用不着这么做。”


“哦?毫无意义?”苏离忧一把将那个男人递到了右臂的臂弯中,用力夹紧了他的胸部。她没有继续用手枪指向那人,毕竟,FD-75的机械外骨骼的力量完全可以像碾碎晒干的稻秆一样轻易压断人的肋骨,任何与穿着这种动力装甲的人搏斗的想法都是极端愚蠢的,“如果我现在做的这一切毫无意义,那你的那些玩具们为什么不现在就冲进来把我就地缴械?”她胸有成竹地笑道,“呵,别告诉我这些战斗机器人也被禁止伤害智慧生命。我在一小时前才目睹了它们在龙门岭上干掉了我一大半的队员和一整个连的共和国卫队步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意识副本’技术也并不是那么无所不能——或许这种技术只能对特定的部分人员起作用,要么你们就压根没给大多数人做备份。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既然你现在还不敢动手,那就证明了我的做法是有用的。”


“你根本无法理解我的意思,离忧,”姬紫宸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满是怜悯地盯着正在冷笑的苏离忧,“你生活在一个与‘天国’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你只能看到、也只能懂得与生存直接相关的一切——是的,过去的我也是那样的。无穷尽的危机和困厄让我们没有闲暇去思考更多。我们就像是地道里的鼹鼠,在纯粹的求生本能驱使下行动。直到我在安贞琳那再度醒来时,我才理解了更多……”


“我对你理解的那些不感兴趣,我的突击队员们在哪?穿梭机在哪?”苏离忧不耐烦地说道。


“你的突击队员还剩下十二个人——其中有八个还能行动的。起降场防御部队已经停止了对他们的攻击,我想,他们半个小时后就会赶到这里。”姬紫宸的声音重归平淡,与此同时,守在门外的战斗机器人也迅速折叠起了昆虫肢体般的机械臂,重新蜷缩成了无害的球状,“起降场上有穿梭机,每一艘都可以通过自动驾驶前往安贞琳那,我们没有为这些穿梭机设置任何安保措施,我想你很快就会发现,操作这些高度自动化的航天器不比骑自行车困难多少。”


“但愿如此,”苏离忧威胁性地晃了晃被她挟持的那个倒霉男人,然后用另一只手向李南柯做了个“离开”的手势,“不过,我还得提醒你,如果你们打算耍什么花样的话——”她用动力装甲的指节敲了敲人质的喉结,“我们不希望被跟踪或是遭到阻拦,更不希望在穿过跃迁节点后撞进包围圈里。所以,这位先生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当我们安全到达目的地并确认未被跟踪后,他就可以离开。”


“那你一定不会失望的。”姬紫宸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路顺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